Blog

聞言,徐剛一喜,心想老哥您總算是手下留人了,隨即,應答一聲,躥了出去,好不容易逮到這麼一個出手的機會,自然要好好熱血一番。


行動之前,林峯給每一個魔鬼訓練營的成員下達了行動路線及目標,可以說,這是一次拉網式、逐個推進的地毯式行動,而林峯這邊,同樣,也是有着固定的目標。

只不過,徐剛並不知道,林峯之所以駐足停留,只因耳麥中,傳來了蘇潔雲的急喚。

監拍畫面中,當蘇潔雲見到杜世澤大手一揮,身後親信拔槍的那一刻,心中暗叫不好,於是,急忙通報給了林峯。

“徐剛,目標人物,由你負責,情況緊急,我另有行動任務。”

當機立斷,林峯毫不遲疑,打開通話頻道,在給徐剛下達命令的同時,林峯的身體,直接掠向了杜家樓房。

此時,林峯已經顧及不了那麼多了,即便自己的目標暴露出來,也得拖住那邊,不論是杜隆、還是杜月、杜雨,林峯都不希望,有任何一方,受到傷害。

由於通話頻道對全行動成員開放,所以,林峯的話,大家都能聽到,不由間,腳下的動作,又迅捷了幾分。

“林峯,一號、二號據點,已拔除。”

黃建深的聲音,在頻道中,忽然響起,顯然,是在提醒林峯。

“好,收到!”

林峯應答,身體一躍,單腳踏上一塊巨石,借力騰空而起的同時,探出雙手,穩穩扣住一建築物的沿臺,臂膀一收,一個打滾,便就翻了上去。

此處正是那二號據點,只不過,此刻的這裏,已經橫躺了一具屍體,是被黃建深一槍爆頭,直接狙殺的。

下一刻,林峯摸出望遠鏡,直接將鏡口對準了杜家樓房的大廳,因爲對方有槍在身,所以,林峯也不好貿貿然的進攻。

通過熱像顯示,大廳內六個人,一邊,其中三人相互間靠的很近,不難猜想,應該就是杜月、杜雨、杜隆三人,另外一邊,一人端坐,左右兩側,四五步的距離外,分列兩人,無疑,中間那一個,正是杜世澤。

從林峯接聽到蘇潔雲的急喚,到現在,其實也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然而,就是這短暫的一分鐘,對於杜家樓房內的姐妹倆人來說,卻是在經歷着一場生死的考驗。

“把他的腿給我廢了!”

杜家大廳內,杜世澤揮手一點,指向杜隆,冷聲道,眼中滿是憤恨。

你不是能跑嗎?老子現在就打斷你的腿,看你還怎麼再跑!

杜世澤的心中,如此冷笑着。

自從杜隆逃離杜家之後,他杜世澤可沒少花精力財力,鰲鷹屢次三番失手,到最後只能再請銀狐出手,爲此,他杜世澤,不得不又拿出了百分之三的股權,這在杜世澤看來,歸根結底,都是面前這杜隆造成,所以,新仇舊恨,這一刻,杜世澤,徹底爆發了出來。

“別傷害我爺爺!”

聞言,杜雨一聲大喊,就要跨步而出,忽然眼前黑影一晃,杜月一個撲身,搶在自己之前,迎了上前,擋在了爺爺的身前,然而,也就在杜月撲身上去的那一剎,砰的一聲,子彈出膛的聲音,是那樣的響亮。

“小月!”

變故來的太過突然,當杜隆反應過來的那一刻,杜月的身體,緩緩倒了下去。

“姐姐!姐,你別嚇小雨!”

杜雨呼喊着,急忙蹲身下去,眼淚唰啦啦的急淌而下,想要攙扶起杜月,怎奈後者一動不動,躺在了那裏,怎麼扶,都是扶不起來,生死不知。

“杜世澤,你個混蛋,畜生……”

杜隆竭聲嘶吼,老眼滿是血紅,就要衝上前去,與杜世澤,生死相搏。

“找死!”

然而,杜隆的身體尚未靠近,身旁,一親信上前,一步跨出,掄起一腳,便就杜隆給踹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說實話,就連杜世澤都是沒有想到,杜月會不要命的撲出身來,替杜隆擋下這枚子彈。

此刻,看着躺在地上,已經沒有了反應的杜月,杜世澤的內心,不免也有一些波動,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宏偉目標與野心,這個波動,轉瞬即逝。

“交出家主令牌,否則,我不介意,再殺一人!”

此刻,杜世澤站起了身來,這個時候,他的眼神已經變得瘋狂、嗜血。

而隨着杜世澤聲音的落下,他的一位親信,這個時候,已經舉槍走向了杜雨,手中的槍口,緩緩上移,對準了杜雨的腦袋,若是這一槍下去,可是硬生生的一個爆頭。

此時的杜隆,顯得有些無力,杜月的死,顯然,對於這一位老人的打擊,是十分巨大的,他一直在守護着整個杜家,守護那個祕密,然而,到頭來卻是發現,他居然連守護自己親人的能力都是沒有,這一剎,杜隆想明白了很多事,以前,似乎是自己太過的放縱和仁慈了。

“咦?”

另外一邊,那將槍口對準杜雨的親信,目光卻是落在了杜月的身上,此刻,他的眼中正在閃爍着一絲狐疑,似乎感覺哪裏有些不對,但是,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噗嗤!”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尖銳的聲音,突兀在大廳內響起,緊接着,嘭的一聲,大門的玻璃,崩裂出一面巨大的蜘蛛網來。

與此同時,剛纔還手持黑漆漆槍口,對準杜雨的男子,此刻,卻是轟然倒了下去,被一槍爆頭。 突兀而來的變故,讓大廳內的所有人,全部呆立全場。

不過,這種愣神只是一閃而過,隨即,杜世澤的身體,直接撲倒在了沙發的一側,至於那個親信,此時,也是掩護了起來。

“老闆,狙擊手!”

親信,驚愕,對方能夠透過玻璃,一槍爆頭,這種槍法堪稱出神,而此時,場外,已經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細聽之下,隱隱中,還有子彈激射,那嗖嗖的破風聲。

“到底是怎麼回事?”

杜世澤咆哮道,周邊層層把關,牢如鐵桶,再者,那些銀狐的倭國人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麼就讓對方給摸了進來。

不過,此刻顯然不是討論研究這些的時候,在短暫的驚慌之後,杜世澤便就冷靜了下來。

“帶上那個小丫頭,走!”

先不論能不能擋住對方,自己的命纔是最爲重要,當即,杜世澤一聲冷吼,下令道,當然,他也不會笨到就這麼給衝出去,眼下,攜帶人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而杜隆腿腳不便,帶着只會是一個累贅,所以,杜世澤的第一選擇,便就放在了杜雨的身上。

然而,他的聲音剛一落下,噗嗤,子彈沒入的聲音,再度傳來。

下一刻,嘭的一聲巨響,原本就如蜘蛛網般崩裂的玻璃大門,此時,終於是徹底的碎裂開去,很快,一道紅色的光線如是劃過黑色的夜空,點了進來。

“老闆?”

這一刻,親信也是慌了,無疑,此時大廳,已被對方的狙擊手鎖定。

“混蛋!這是哪裏冒出來的?”

杜世澤怒吼,狙擊手可不是一般的人,莫非?忽然之間,杜世澤想到了一個可能,軍人?不過,很快,這個念頭,杜世澤就被打消了,這要是軍人,早在數天之前,就已經動手了,何必非要等到現在?

不過,怒吼歸怒吼,眼下杜世澤也知道,今天想要吃下杜隆,恐怕是難了,雖說兩者之間,只是相隔了不到五六米,但是,在狙擊手的鎖定下,誰敢妄動。

這些親信,都是早年他暗中花大價錢培養的精英,絕對忠誠,剛纔已經失去一個,他可不想再少一個,況且,離開這裏,還少不了要親信的出手、保護。

“杜隆,你給我記住,這事沒完,我還會回來的。”

杜世澤咬咬牙,放下狠話,臉上滿是不願和不甘。

“我們走!”

隨即,杜世澤向着親信吆喝了一聲,身體貼着地面,向着大廳右側樓梯旁的一個儲物間爬去。

在儲物間內,有着一條暗道,連接着外面,這是當年杜世澤偷偷讓人由外向內打通的,這一條暗道的存在,當今也只有他杜世澤知道,至於當年挖掘這一條通道的人,都已經被全部殺害。

“峯哥,一定是峯哥來了。”

這邊,杜雨梨花帶雨,姐姐杜月昏迷不醒,爺爺被那親信一腳踹的不輕,嘴角都已經滲血,可能連肋骨都是斷了,躺在那裏,不能動彈,可以說,要不是杜雨相信林峯一定會來救她們,杜雨都不知道,她該怎麼辦了。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果不其然,杜雨的喃喃聲還沒落地,林峯的身形,便就已經躥了進來。

其實,林峯在打出第二槍之後,人便就已經離開了據點,直接奔向杜家樓房,至於那點出的紅色,則是林峯故意而爲,目的,就是要迷惑、牽制對方,哪怕只是幾秒,對於林峯來說,便就已經足夠。

“小雨,沒事吧?”

林峯急聲問道,同時,伸手探在杜月的手腕上,幸好,今晚都穿着防彈衣,杜月只是一時昏迷了過去,並沒有大礙。

“我沒事,就是爺爺,好像受傷了。”

杜雨回答,眼中含着淚水,姐妹倆,就爺爺一個親人。

“姐姐她,沒傷着吧?”

隨即,杜雨的目光,看向林峯,詢問道,在杜月被子彈擊中的那一瞬間,杜雨差一點窒息,好在,想起來姐姐和她,都穿着峯哥準備的防彈衣。

不過,那個時候,杜雨依然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纔會嘗試着去攙扶姐姐,目的,就是確認一下,姐姐到底有沒有受傷,結果,並沒有發現姐姐的身上及地上留有血跡,這才,懸着的一顆心,給放了下來。

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杜雨知道,她並不能表現出來,於是,哪怕就是連爺爺,杜雨都沒能開口告訴,因爲杜雨害怕,對方會再次開槍射擊。

“沒事,只是昏迷了過去。”

林峯說着,伸出手來,確認了一下杜老爺子的傷勢,斷了兩根肋骨,還好沒有傷到內臟。

“黃老哥,幫忙聯繫一下救護車,有傷員。”

林峯打開頻道,喊了一聲,向着杜雨點點頭,示意不用擔心。

隨即,林峯一個凌空翻躍,滾身衝向了那個儲物間,在林峯翻過圍牆躍進來的那一刻,正好見到杜世澤兩人關上了儲物間的門。

林峯棲身而近,並沒有馬上做出行動,而是將耳朵貼在了地上。

“有暗道!”

林峯心中斷定,因爲他依稀的,聽到了一些聲音,另外,還有人,似乎正在等着自己。

不由間,林峯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狡黠的弧度。

“嘭!”

下一刻,林峯側身一腳直接踹在了儲物間緊鎖的大門上。

“噠噠噠!”

在門被踹開的那一剎,正如林峯所料想的那樣,有埋伏,一連串的子彈,激射而來。

可惜,對方錯誤低估了林峯的反應,門口哪裏還有林峯的身影。

“嘖嘖,還有兩手!”

林峯將身體貼在牆壁上,心中一聲冷笑,忽然,林峯想到了什麼,伸出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鐵盒,鐵盒不大,火柴盒那般大小,打開,裏面靜靜躺着一枚子彈,對,確實是一枚子彈,只是這枚子彈,細細看去,會是發現,有些不同,因爲它的材質,似乎並不是金屬。

“能不能將對方連根拔除,就靠你了。”

林峯嘀咕着,伸手從鐵盒中將子彈給摸了出來,直接上了槍膛。

這枚子彈,很特殊,在被激射出去的那一剎,會自動的爆炸開來,其本身,沒有一點的殺傷力,但是,在這枚子彈的內部,卻是儲存着許多芝麻粒狀大小的追蹤電子芯片,換而言之,凡是在爆炸範圍內的人和物,只要被沾染上這種追蹤芯片,那麼,會在毫不知覺的情況下,被監蹤、被鎖定,除非有能力,能夠及時發現,將這些芯片,徹底的清除乾淨。

“裏面的人,聽着,放下武器,舉手投降,否則,就要強攻了。”

心中的計策,得以敲定,林峯毫不遲疑,朝着儲物間內,就是一聲大吼,同時,身形一晃,從門的一邊,閃掠了到了另一側。

“噠噠噠!”

又是一連串的射擊,顯然,對方一直將槍口,鎖定在了門口處。

不過,這正是林峯現在所需要的,根據槍聲傳出的方位,在加上剛纔那驚鴻的一瞥,林峯已經基本確定了暗道的方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