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聞言,黎柔的臉更紅了,她只是羞澀的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蕭戰微微笑道:「柔兒慢慢看吧,我還要去戰神殿,就不陪你了。」

說完蕭戰再次親了她一下,然後笑道:「雖然柔兒比喜歡練武,但為了使刀功更上一層樓,還是去一樓多選一些適合自己的刀法記下來,等進入戰神殿後這些刀法都能練到圓滿之境。這可省掉柔兒大把的時間。」

黎柔羞紅著臉道:「阿戰會在戰神殿停留很久嗎?」

蕭戰點頭道:「這次要找秘籍,戰神殿內的藏書可以遠超武閣,可能比較費時。」

黎柔一臉溫柔的道:「那就由柔兒為阿戰準備吃的吧。」

「每天午時送一次就夠了。」

蕭戰微微一笑,再次講述了一番戰神殿的細節后,他才不舍的轉身離去。不多時他就開啟了金色的大門,出現在平台上,看著眼前的九百九十九級台階,他心中一動。這裡的靈氣凝成了液態,如果在其中修鍊的話,絕對能夠事半功倍,數倍的提升自己修鍊的速度。

至於搜尋秘籍,蕭戰決定將這艱巨的任務交給小蜜,由她出馬其效率絕對遠勝於他。將小蜜喚出,交代一番后,蕭戰獨自盤膝坐於台階上,開始了修鍊。

「傲龍心訣」剛剛運起,蕭戰就發現周身液態的天地元氣幾乎是倒灌般沖入身體之內,玄功強悍的轉化能力全開,壓縮、提煉,天地元氣不斷轉化成同屬性的真元。不過由於蕭戰的真元經過了九百九十九級台階時先後九百九十九次的壓縮,使得真元的凝練度遠超常人,他之所以能夠爆發出十倍的攻擊力,除了玄功和招式的加成外,來自真元品質的戰力增幅也佔了一定比例。

不過真元品質越高,要讓天地元氣轉換成真元也越困難,因而非常的耗時,以「傲龍心訣」的霸道都發了蕭戰整整五天的時間,才將經脈中的真元填滿,達到了先天九重天的地步。五天的修鍊,這期間蕭戰除了按時去武閣的四樓享用黎柔準備的豐盛午餐外,他都在九百九十九級台階上忙著修鍊。

開啟戒指的探測功能,一瞬間蕭戰的所有信息跳入腦海。

現在他的修為達到了先天九重天,精神力值為500萬法特,星力值為200晶,真元值為10000晶,肉身力量值為200晶。

看到這段信息蕭戰興奮之極,先天九重天的真元值竟然相當於正常人蛻凡九重天之境,那是否當他的修為達到蛻凡九重天時,他的修為也就相當於涅境九重天了。以此類推,當修為達到破劫九重天時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了?

這一結果真是讓蕭戰期待萬分,不過要達到破劫九重天可不是一件易事,就算他擁有著夢境空間,比常人多了十倍的修鍊時間,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達到的。

收拾心情,蕭戰離開了九百九十九級台階,來到了戰神殿中的武庫。此時小蜜正獨自一人盤坐於地上,無精打採的複製著秘籍,看到蕭戰的到來,她嘟著嘴道:「一眼望去都是飛來飛去的秘籍,簡直無聊死了。」

蕭戰看了一眼堆成小山的秘籍,微微笑道:「找到那兩本秘籍了么?」

小蜜小手一揮,立時堆成山的秘籍中飛出兩本秘籍,落在了蕭戰的手中。然後她一邊複製著秘籍,一邊沒好氣的道:「喏!這就是主人要的秘籍,現在就可以拿去向你那未來岳父交差了。」

對於小蜜分心數用的本事,蕭戰佩服之極,低頭檢查了一番手中的《滅世魔經》和《涅槃輪迴經》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抬頭看著忙碌著的小蜜,不由笑道:「還要多少秘籍才算完?」

小蜜垂頭喪氣的道:「主人的精神體準備凝練出『武道之心』、『刀之心』、『槍之心』、先前凝練的『隻手遮天之心』打算放棄,融入『武道之心』中,為了這就需要海量的武道秘籍,像什麼拳、腿、掌、指、……等等各類不使用兵器的武技都要學,這麼多秘籍要複製忙死了,忙死了啊。」

蕭戰將這堆秘籍收入夢境空間后,就獨自離開了,至於如何挑選秘籍和複製秘籍,就交給小蜜去煩惱了,他沒必要自尋煩惱。接下來蕭戰就在戰神殿安家了,除了每天小睡片刻外,其餘的時間他不是忙著練劍,就是吟唱「萬能破解」。很快五天的時間又過去了,當小蜜一臉解脫之色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時,蕭戰才結束了修鍊,將所有秘籍收入夢境空間后,他重新回到了武閣之內。

此時正是午時,下到一樓時,蕭戰發現武閣內根本沒人了,完全沒有了幾日前的熱鬧。困惑間就見黎柔提著食盒走來,未語先笑,她腳步飛快的來到他的跟前。接過食盒,蕭戰困惑的道:「戰谷是否發生了什麼事兒,怎麼這武閣內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黎柔點頭道:「這次難得戰族五大世界中的青年一輩匯聚戰谷,自然需要決出誰才是這一代的第一人喏。從昨天開始就在練武場內舉行了盛大的比武大會,分做三個年齡段,先決出男女前十來,然後再進入最後的第一之爭。」

聞言,蕭戰雙眼一亮,比武大會這還是他生平頭次遇到,自然要去瞧一瞧了。不過一想到天宓,他又猶豫起來,有些擔心的問道:「天宓那小丫頭最近是否還守在了小樓?」

黎柔抿嘴笑道:「沒錯,柔兒剛剛離開時,她就和戰瑩在樓前院落內練武,連這次的比武大會都懶得參加,只要阿戰回去絕對能夠碰到她。看來她是不將阿戰狠揍一頓,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蕭戰鬱悶的道:「這丫頭還真是鍥而不捨了,都十天了,她竟然還守在小樓,等著我回去自投羅。」

黎柔咯咯笑道:「還不止了,那戰天域昨天放出話來說,要在比武大會上和阿戰一決高低,如果阿戰不去的話,會被人看扁的哦。」

蕭戰心下冷笑,現在他的修為堪比涅境二重天,十倍戰力的增幅絕對相當於破劫二重天的武者,那戰天域的戰力和他相當,但他只要十劍齊出,絕對叫他吃不了兜著走。先前因為他的「蕭盟」盡收十大美女,已成了戰族這一代男人中的公敵,正好可以藉此機會立威,生得讓一群人惦記著。

想到這蕭戰一摟黎柔的腰肢,自信的笑道:「誰怕誰啊,到時我定要讓他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挑釁的。走,陪我用餐去。」 午時剛過,練武場內就已是人頭攢動,氣氛火爆之極,此刻比武並未開始,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一場即將到來的比賽。通過一天多的角逐,男子組的比賽已產生了四強,而即將上演的是一場重頭戲,比武的雙方都是這一代男性族人中的風雲人物。

戰族這一代青年共有兩萬多名族人,除卻一部分外出歷練還未趕回來的族人,基本上都已抵達了戰谷。這次爭奪青年一代第一人的比武參賽者多達上千人,除了幾十個參賽的男子外,其餘的都是女的。

近千名參賽的女性族人中修為最高的達到了破劫九重天之境,最低的則是蛻凡之境。由於人數上千,因而將她們分為了三個年齡組,第一組為24歲以上,第二組為19歲以上,24歲以下,第三組則為18歲以下。當每一組決出第一人後,最後就是頭名之爭。

而男性族人的比武由於人數太少,因而比賽的規則很簡單,就是一對一,勝者進入下一輪。通過一天的對決,現在比賽已經進入到半決賽了,而即將比賽的雙方分別是戰天域和戰牧兩人。戰天域就不用多做介紹了,他是這一代男性族人中的風雲人物,是所有男性族人的公敵,而戰牧在當年可是和戰天域其名之人,只是由於他很早以前就離開了戰族,外出歷練,在現如今的名氣已遠遠遜色於前者了,不過隨著他的回歸,人氣猛漲,據傳圍繞他的「牧盟」即將成立,報名者非常踴躍,據權威人士透露,這個聯盟如果成立,將成為這一代的三大聯盟之一。

蕭戰和黎柔到達練武場時,這場半決賽參賽的雙方還未到來。不過當他踏入練武場的瞬間,一身翠綠的天露就發現了他,小美人雙眼驟亮,立時捨棄身邊同伴,向著他飛奔而來,同時嘴中歡呼道:「阿戰,你來得真是時候,那個戰天域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喏。可惜啦,如果昨天阿戰在的話,現在進入半決賽的人定要換人不可,想那妖女天宓都不是阿戰的對手,這什麼戰天域之流的也遠遠的不是對手喏。」

隨著這丫頭這麼一嚷嚷,練武場內的目光聚焦而來。天露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幾個閃身就已撲入蕭戰的懷中,雙臂緊挽著他的脖子,紅唇老實不客氣的咬住的他的大嘴,香滑的軟舌擠入口腔,有模有樣的熱吻起來。天露這大膽的舉動,立時就成了矚目的焦點,只在瞬間,整個練武場竟然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瞪大著雙眼看著這對熱吻的男女。

對於天露的熱情,蕭戰始料未及,不過回想到他們第一次見面時,這丫頭就敢隔褲摸他的壯舉,他也就釋然了。當眾接吻,對於蕭戰來說算不了,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當下他摟著天露的小蠻腰,主動回吻起來。

良久唇分,蕭戰摟著天露,微微笑道:「你這丫頭還真放得開,竟敢當著這麼多的人的面接吻。」

天露喜滋滋的道:「大庭廣眾之下又如何,只要喜歡露兒隨時都可以和阿戰接吻。嘻嘻!這回我天露總算先諸位姐姐一步和阿戰親嘴喏,嘻嘻!感覺真好。」

蕭戰無奈的道:「這次比武你是否也參加了?」

天露撅著嘴道:「露兒才十六歲,修為也就先天之境而已,戰族這一代十八歲以下的可是有好幾個的修為達到了涅境,露兒上去了又拿不到第一,幹嘛還要上去。不過這次我們『蕭盟』有很多成員都參加了,到時阿戰可要來為她們加油才是。」

說完她跳了下來,拉著蕭戰的手向著決賽的場地奔去,一邊跑還一邊叫道:「那戰天域待會就要比武了,阿戰可要好好觀察一番,找出他的弱點,爭取將那小子揍成豬頭。哼!竟然敢找阿戰的麻煩,要不是有諸位姐姐攔著,我天露一定要整死他,讓他這一輩子都後悔做男人。哎呀!你們快點讓開,別擋了本姑娘的視線,不然我叫你們好看!」

對於這丫頭火急火燎,又肆無忌憚的性格,蕭戰只能報以苦笑。

天露這番蠻橫的舉動自然惹來了無數圍觀之人的不滿,不過這些人倒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都選擇了退避。緊隨其後的蕭戰對於這一情形感覺很是不可思議,這些人中有很多人的修為都要勝過天露,可他們好像很是畏懼這丫頭一般,回想到這丫頭先前說要整得戰天域一輩子都後悔做男人,蕭戰只能暗自猜測,這小丫頭能排進妖女榜,整人定是很有一手,讓人根本不敢得罪她。

有天露開道,蕭戰三人,外加十多個「蕭盟」成員很快就佔據了有利的位置。通過閑聊,蕭戰知道天露和這十多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都是來探聽情報的。自從戰天域放出狠話要收拾蕭戰後,整個「蕭盟」立時運轉起來,所有成員出動收集戰天域的情報。

聽著十多個小美人嘰嘰喳喳的講述著戰天域的情報,大概一盞茶的功夫過後,一群人進入了練武場。走在最前的赫然就是一身青色武士勁裝的戰天域,而在他的身後則是數百名衣著艷麗的美女,如同眾星捧月般擁著他浩浩蕩蕩而來。

囂張!絕對的囂張!

一個男人,領著數百名美女出場,這樣囂張的舉動自然引來全場的關注,不過同時也引來了在場無數男同胞的敵意,就連蕭戰看到他身後那一群美女后,都有一種想要捏死他的衝動。

天露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然後湊到蕭戰耳邊道:「阿戰不用羨慕他,你的『蕭盟』成員雖沒有他多,但美女的質量絕對要勝過他。露兒敢保證,隨著阿戰知名度的提高,到時『蕭盟』絕對能夠成為最強的聯盟,將那什麼『域盟』徹底比下去。」

蕭戰翻了翻白眼,對於她的言論不置可否。

身處焦點中心的戰天域面對全體男同胞的敵意,已經司空見慣了,他泰然自若,老神在在,一臉的傲然之色。隨著他的進場,彷彿出現了一個強大的氣場,竟讓擋在他面前的人下意識的退避,這無形間更是助長了他的氣焰。迎接著一眾男同胞充滿了妒忌和羨慕的目光,戰天域嘴角掛著自信的笑容,臉上的傲氣不知不覺間,越來越濃。

忽然,戰天域發現了站在前排的黎柔,一瞬間他臉上的笑容立綻,可下一瞬間他就見黎柔正和她身邊的蕭戰有說有笑,瞧他們那郎情妾意的模樣只讓他妒火狂燒。如果說面對兩百多名男同胞羨慕和妒忌的眼神,讓戰天域具有強烈的優越感的話,那麼對於蕭戰,他的心中優越感全無,有的只是憤怒和妒忌。

自從「蕭盟」出現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盡收了十大美女,不但將被他視為禁臠的戰飛煙和戰靜瑤給撬了過去,還當著他的面將黎柔也給搶走了。二十多年來,他戰天域一直就是戰族這一代最耀眼的那一個,然而現在有人竟然將他視為囊中之物的女人通通給搶走了,這如何不讓他憤怒,讓他抓狂。

十天來戰天域一直在找機會要狠狠教訓一番蕭戰,可蕭戰一直待在戰神殿,讓他無處下手,只能將滿腔的怒火強壓心頭。現在看著情敵就在眼前,而且還和自己的心上人有說有笑,戰天域就感覺有一定綠油油的帽子壓頂而來,竟讓他有種喘不過起來的感覺!

剎那間,戰天域怒火攻心,怒不可遏,他一手指著蕭戰,吼道:「小子,我要宰了你!」

吼完,戰天域涅境九重天的修為全開,恐怖的氣勢攀至巔峰,他一步一步的向著蕭戰走來,一張俊臉顯得異常猙獰,此刻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今天是比武的日子,修為已至涅境九重天的他,對於只有涅境七重天的戰牧充滿了必勝的信念。一個十四歲的小鬼能厲害到哪裡去,要收拾他易如反掌,就當做比賽之前的熱身好了。想到這戰天域的臉上現出了冷笑,看著蕭戰,他傲氣逼人的道:「小子,我說過要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可敢和我一戰?」

天露一步踏前,擋在了戰天域的身前,很是不屑的道:「都二十五六歲了,欺負一個比自己小了十多歲的人真是不知羞恥。我看你戰天域也就這點本事罷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戰天域臉色一變,他的目光森寒如刀,兇狠的瞪著天露,殺機畢露道:「天露,一邊呆著去,這是咱們男人間的事!」說到這他冷冷的看向蕭戰,冷笑道:「怎麼?你不會是想躲在女人的身後吧?」

天露一瞪眼,叱喝道:「你得意什麼,對付你何須阿戰出馬,我們姐妹就能收拾你!」

蕭戰眉頭一皺,將天露拉到身後,冷冷的看著戰天域,神情淡然道:「要戰就戰,廢話那麼多幹嘛,希望你待會兒還笑得出來。」

說完他向著比武場地走去。

戰天域哼了一聲,眼中殺氣熾閃,看著傲立場地中央的蕭戰,他冷然笑道:「我倒是要見識一番身為戰族最強一脈的人到底有何本事,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戰天域的話音剛落,其身後一名身段高挑,體態豐盈異常的美人踏前一步,想要將寶刀遞給他。戰天域一揮手,傲然道:「用不著,對付這麼一個小鬼,用刀太丟人了,要收拾他赤手空拳足矣。」

說完他踏入了比賽場地。

見他如此託大,蕭戰一臉的冷笑,既然找死那就別怪我下狠手,將你揍得連你媽也不認識。 「白痴!」

一聲不屑的冷哼響起,只讓剛剛進入練武場沒多久的冥鳳愕然回頭,此時的她一身黑色勁裝,高挑的身段,惹火的線條,極是襲人眼球。看著臉色陰沉,雙眼內烏光熾閃的天宓,她黛眉微蹙,不解的道:「宓兒,你罵誰了?」

天宓同樣一襲黑色勁裝,不過相比冥鳳要遜色一籌,目光看向比賽場地中對決的兩人,她不屑的道:「戰天域這傢伙還是那麼的騷包,他除了生了一副好皮囊外,簡直就是一個白痴!用刀他還有希望戰勝那淫賊,赤手空拳?哼!他以為他是誰啊!」

走在最前面的冥玉同她的妹妹一樣,一身黑色勁裝,將她那曲線惹火的身軀勾勒得婀娜妖嬈之極,再配上她那嬌媚迷人的玉容,就算是用傾國傾城,紅顏禍水來形容也不為過。尤其是和冥鳳站在一起時,她們那彷彿一模子刻出來的容貌和身段,只能感嘆造物主的神奇與不可思議。

看著目光緊盯著蕭戰不放的天宓,冥玉微微笑道:「宓兒啊,以你涅境三重天的修為,再加上套裝和功法的增幅,按道理來說是不應該會敗在那戰神一脈的小傢伙手裡才是,難道他作弊了不成?」

天宓俏臉一紅,咬牙切齒道:「那淫賊的攻擊力可以十倍增幅,再加上他雙手可以同時施展十套頂級的劍法,那情形就和十個打一個一樣,連番轟擊之下,我根本打不過他。」

冥鳳一臉困惑的道:「勝敗乃兵家常事,輸了一次吸取教訓就是了。可這十天來你每天都守在他的住處旁,想要找機會收拾他,他到底幹了什麼,竟然讓你將他恨成這樣?」

天宓怒容滿面的道:「那淫賊欺負了我也就罷了,可不知他到底使了什麼手段,讓我爹和娘像似鬼迷了心竅般,竟然要他做我的夫婿。天啦!我天宓恨不得將這淫賊碎屍萬段,讓我嫁給他這事兒門都沒有!」

聞言,冥氏姐妹咯咯笑了起來,齊聲道:「那宓兒打算怎麼辦,你爹和娘強勢得很,從來都是說一不二,想要改變他們的決定難比登天哦。看來宓兒嫁給他已是板上釘釘了,作為好姐妹咱們要在這裡恭喜宓兒尋得如意郎君喏。」

天宓雙拳緊握,一臉殺氣的道:「我爹和娘雖然固執,但只要我來個釜底抽薪,讓這淫賊主動退出,到時爹和娘也就拿我沒辦法了。哼!如果他不答應,我天宓一定要整死他,讓他知道得罪我天宓的下場!」

此刻的蕭戰絲毫不知道天宓已將來了現場,看著一臉傲然之色,渾然不將自己放在眼裡的戰天域,他冷冷笑道:「準備好了?」

戰天域心下冷笑,這小子搶了他的女人,今天他就要讓那些女人明白,跟了這麼一個小鬼是多麼大的一個錯誤。至於什麼欺負小孩,他也無所顧忌了,既然已成了情敵,那就要進行無情的打擊,讓其萬劫不復,永遠翻不了身。當然,他如今已經二十五六了,眾目睽睽之下打一個十四歲的小鬼,難免讓人詬病,有損他的形象,因而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想到這他一揮手,很是隨意的道:「讓你三招,免得讓人說我欺負你。」

蕭戰哈哈笑道:「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可別後悔。」

說話間,蕭戰「傲龍心訣」急轉,幾乎是瞬間,星力和真元化為了一片紅色,熾熱的高溫傳遍身體每一個角落,感覺中他的身體就像那沸騰了的火山,岩漿翻滾,熱浪蒸騰,然後蕭戰卻沒有感到絲毫的不適,隨著真元的流淌,竟似一股清泉,陣陣涼意席捲身心。

隨著話音一落,蕭戰一躍而起,向著戰天域撲去,人在空中,一招「熾星拳」被他使了出來。

頃刻間,300晶的真元怒爆,「熾星拳」一出,蕭戰忽然感覺體內的一顆穴竅竟然和天上的太陽產生了共鳴,只在剎那間他的拳頭彷彿化身為了一顆太陽,天空傾灑而下的陽光像似受到了牽引般,瘋狂的向著他的拳頭匯聚而來。

「呼!」

那一瞬間,練武場內的所有人只覺眼前一暗,接著天空出現了兩顆太陽,光芒萬丈,熾熱的高溫烘烤著整個練武場。首當其衝的戰天域臉色劇變,這一拳的威力竟然相當於一個破劫二重天武者的全力一擊。

此刻,蕭戰這一拳就像一個巴掌般,先聲奪人的扇在了他的臉上,先前他的歉然,故作風度,現在看來就是一種強烈的諷刺。說什麼赤手空拳足矣,說什麼讓對方三招,只看這一拳,所有人都明白他戰天域就算是全力以赴,想要戰勝對方還是一個未知數。

此情此景,此時此刻,戰天域彷彿看到了無數人那充滿了嘲諷的眼神。

拳勢無儔,先聲奪人,十倍戰力的增幅,讓這一拳的威勢攀升到了極致。熾熱的高溫撲面而來,拳勢籠罩中的戰天域感覺自己像似掉入到了滾燙的岩漿之中。

「啊!」

首當其衝的戰天域早已失了先機,他大吼一聲,強提修為,一招「荒古龍拳」迎擊而上。拳招一出,霎時一股荒蠻,狂野的氣息擴散了開來,戰天域眨眼間彷彿化身成了一頭蠻龍,狂暴的力量怒爆。

幾乎是瞬間,戰天域的「荒古龍拳」碰上了氣勢和力量都攀至了巔峰的「熾星拳」,拳頭接觸的剎那,三十萬晶的攻擊力怒爆,彷彿摧枯拉朽,幾乎是一個接觸就將他這倉促的一拳轟得粉碎!

「嘭!」

蕭戰的拳頭像似一顆燃燒著的隕石,狠狠的撞上了戰天域的拳頭之上,狂暴的力量怒爆,將他砸倒在地,慘叫中恐怖的衝擊力將他轟出了十多米,就連地面上的禁制都被引發,爆發出一陣絢麗的光芒。戰天域的身上大火熊熊燃燒起來,將他全身的衣物被燒成了灰燼,一件金光閃爍的內甲露了出來,數個呼吸間,就將他身上熊熊燃燒的火焰盡數熄滅。

這一結果,只讓觀戰之人看得目瞪口呆。

太意外了!蕭戰的修為怎麼看都遠遠不如戰天域,就算是後者託大、輕敵,可一拳就將他擊倒在地,這未免也太過誇張了些!不過雖然吃驚,但在場幾乎所有的男同胞都覺得非常的解氣,先前這戰天域領著數百名美女入場那是何等的囂張,不可一世,簡直就是在視在場男同胞於無物,說什麼赤手空拳足矣,現在慘敗出醜,當真是讓人拍手稱快。

做人不能太囂張,不然可是要招報應的。

一拳敗敵,蕭戰得勢不饒人,向著轟飛的戰天域撲去,他腦域中的「王霸劍心」瘋狂震顫,體內真元性質不變,以指代劍,一招「焚天劍訣」使了出來。

「嗞!」

紅色的劍氣劃出一道妖艷的軌跡,轟然斬向戰天域。

劍氣刺目,戰天域心中警兆長鳴,然而倒地的他卻根本反應不及。剛剛由於託大,倉促間的「荒古龍拳」能爆發出涅境九重天的攻擊力就不錯了,面對蕭戰攻擊力三倍於己的一拳,雖有內甲護身,但自身真元卻差點兒被砸散,此刻的他仍處於恍惚狀態。

蕭戰這兇狠的一劍快若閃電,戰天域根本來不及反應,眨眼間就被劍氣轟中,「嘭!」的一聲巨響,劍氣炸裂,狂暴的力量再次將他擊飛。轟隆隆間,蕭戰的劍指、拳頭如雨點般殺至,直叫內甲保護之下的戰天域就像那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被打得左支右絀,慘不忍睹。特別是他那俊美的臉盤,現如今已成了豬頭狀。

太狂暴了!

蕭戰的攻勢給人的感覺連綿不絕,搶佔上風后就是一陣狂毆、痛揍,那強悍的攻擊力殺得戰天域的毫無喘息之機。瞧見戰天域的慘狀,在場所有男同胞都感同身受,覺得就算是換做他們這結果也好不到哪裡去,說不定還會更慘。原本聽聞蕭戰盡收十大美女,還躍躍欲試的人,在看著被痛揍的戰天域后,現在都偃旗息鼓了。

怒!暴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