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到軒轅楓的話,菜菜終於是安靜了不少,然後道:“小子,你一定得幫本尊將那東西弄到手,只要你將那東西弄給本尊,本尊以後就聽你的,你說什麼就什麼,本尊絕對不二話。”


“要抓那東西,那你也得跟我說下它的情況吧!否則我也沒辦法抓是不?只要我能弄到,我絕對幫你弄到那東西,你先跟我說說那東西的情況。”聽到菜菜這死鳥竟然這麼在乎那焚天紫焰,軒轅楓更加好奇了。

“好,好,好,本尊馬上跟你說,那東西叫‘焚天紫焰’,是先天之火中的一種,所謂的先天之火,就是在創世之時或者創世之前就存在的火焰,他們都是修煉火系功法的人所夢寐以求的至寶。”菜菜也就有些激動的解釋道。

“先天之火,這我知道,只是聽說那先天之火不是都很強大嗎?剛纔那火焰隨意也不錯,但是也就只是不錯而已,恐怕連星空階的強都傷不了吧!”軒轅楓疑惑的問道。

先天之火,軒轅楓的確知道,他在創世天尊留下的書籍裏面看到過關於先天之火的介紹,據說先天之火都是在世界誕生時就已經誕生的火焰。

至於先天之火的強弱和種類,沒人能全部知道,實在因爲這先天之火的作用各不相同,無法說誰強誰弱,而種類,那就更無法確定了,畢竟誰也不可能知道這世界誕生是有多少中火焰存在。

不過卻有一個辦法來判定一種火焰是不是先天之火,因爲先天之火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世界不毀,火焰不滅。

也就是隻有這個世界沒有覆滅,那火焰就不會熄滅,甚至世界覆滅了,先天之火都不一定會熄滅,所以先天之火又稱“永生火焰”。

只要是先天之火,那不論你用什麼方法,都是不可弄滅的,而要讓火焰熄滅,其實也不算什麼難事,最簡單的,只要將火焰長時間置於太空之中,一般就會慢慢的熄滅了。

而火焰在太空之中燃燒的時間越長,那說明火焰越強大,畢竟火焰要燃燒,就需要氧氣供給,而在太空中沒有氧氣,火焰要持續燃燒,就必須藉助自身能量燃燒,而自身的能量越強那持續的時間也就越長了。

就像在天空中用火系法術戰鬥,一般火焰只會維持一小段的時間,而不是永不熄滅的燃燒,不過那用火系法術的人收服了某種先天之火,那就不一樣了,只要火焰沾身,用火的人不收回火焰,那麼他就永遠都不會熄滅。

並且想要分離先天之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除非星系階火系高手纔有機會分離沾身的先天之火,當然只些沾身的先天之火只是子火,母火肯定是不可能放出來攻擊敵人的,否則遇上高手,將母火給收走了,那可就虧大發了。

不過想要強行從別人身上收走母火,那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就算本身是控火高手,那修爲也得最少時空階的實力,而如果不懂控火的話,起碼的不死階的人物纔有那本事。

這就是先天之火的一個強大之處,不過這也只是它的一個附帶屬性,而不同的先天之火,還有這各不相同的用處,那纔是他的真正強項。

然而,據軒轅楓所知,先天之火卻是創世之時便誕生的存在,基本上都能覆滅宇宙階的存在,只有時空階的強者纔敢收服,而先前那紫色的火焰雖然有點厲害,但是怎麼看都不可能厲害道讓宇宙階的強者退避的程度。

這倒不是軒轅楓懷疑菜菜的眼力,而是實在無法理解,就剛纔那火焰,別宇宙階了,就算是他恐怕也能在那火焰下逃生的,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先天之火纔對。

“小子,你說的強大的先天之火,那是自然中的先天之火,那些隨着時間誕生而來的先天之火自然是強橫的一塌糊塗的,但是有一種情況下,先天之火卻是會變得得弱小。”菜菜自然明白軒轅楓的不解,說有解釋了起來。

“哦,先天之火不是不滅的嗎?怎麼會變弱呢?”軒轅楓更不明白了。

“小子,先天之火不滅是真的,我也沒說它會滅,只說它會變弱,變弱並不代表他就會熄滅,他變弱了依然不會熄滅的。”菜菜說道。

“啊!那你是說那焚天紫焰是變弱了是吧!”對於菜菜的話,軒轅楓還是相信的,雖然這死鳥經常會坑人,但是也只是少說或者樓說一些事情來坑人,而不是說假話,只要他說過的話,基本都是真的,這個軒轅楓還是比較放心的。

“當然,不然你以爲這個星球還能存在嗎?”菜菜不屑的說道。

“哦,那你說這先天之火會變弱,那又是怎麼回事?”軒轅楓不再去糾纏那先天之火強大的情況,而是問起了這變弱的事情。

“先天之火只有一種情況下會變強,也只有一種情況下會變弱,那就是本強者收服,本收服了之後,先天之火就會想伴生獸一樣,隨着強者的增強而增強,但這世界是公平的,就像我們伴生獸,只要主人不是,伴生獸就永遠不會死,但主人死了,那我們也就死了。”

“而先天之火雖說不會熄滅,但是如果他的主人死了,那他的能量就會慢慢流逝,一直流逝到尊者階,然後他便會重生,開始慢慢的增強,直接達到先天之火的本身的極限水平,也相當於宇宙階的極限水平。”菜菜解釋道。

“那也就是說,我們遇到了簇能量只有尊者五級左右的先天之火?”聽了菜菜的解釋,軒轅楓眼睛有不有的亮了起來。

這先天之火可是好東西啊,就算時空階的高手都是夢寐以求的,甚至一些不死階的人物都要出**奪的寶貝啊! “不,雖然那焚天紫焰的確很弱了,但是恐怕最少好有着星球十級,甚至星空階的實力。”聽到軒轅楓的話,菜菜否定道。

“星空階?怎麼可能,剛纔那火焰我看最多也就尊者六級就了不起了吧!樣真是星空階,那我們剛纔就不是那麼容易躲開了吧!就算躲開恐怕也的受傷纔對啊!”軒轅楓再次迷糊了。

“小子,你怎麼說出這麼沒見識的話來,還好沒別人聽到,否則本尊的臉都要被你丟完了,你以爲你幹才遇到的是什麼,焚天紫焰的母火嗎?那只是兩道子火而已,真是沒文化。”菜菜聽到軒轅楓這話,馬上數落了起來。

不過對於菜菜的數落,軒轅楓倒是沒什麼過激的反應,反正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也不在乎多讓它數落這麼一次。

“那我們怎麼對付它,星空階的實力,我可沒辦法收拾,要不我們先去弄了宇宙結晶,等提升了是來再來,反正這火焰在這裏又不會跑掉,就是這雷火陣減弱了,甚至那紫色的子火也減弱了,但是母火肯定不會減弱的,這星球上恐怕沒人能收走那焚天紫焰吧!”

聽到星空階的實力,軒轅楓馬上知道,如果沒有特殊辦法,那他暫時也是沒辦法的,不過這個他倒是不急,但是這星球上就沒有星空階的強者,就算有,也不可能認識焚天紫焰的。

現在他收不了,大不了等弄得了宇宙結晶,然後提升實力之後,再來收拾這東西也不遲,反正沒人跟他搶,一切以安全起見。

“放心吧小子,真沒出息,你難道忘了本尊的身份了嗎?”聽到軒轅楓居然打退堂鼓,菜菜鄙視了說道。

“好吧,既然你有辦法那就先收了也行,免得夜長夢多,你說說看怎麼弄吧!”對於菜菜的鄙視,軒轅楓視如無睹,直接問怎麼收這焚天紫焰。

畢竟能提前收服這東西,總部拖着好,有這星空階的先天之火在,也多有張底牌,跟聖殿的人幹起來也更有底氣些。

“這個簡單,你只要找到一團子火,然後跟着它就行,其他的交給我便是了。”菜菜自信滿滿的說道。

聽到這麼簡單,軒轅楓心中馬上變的毛毛的,畢竟這也太簡單了,簡單得有些反常,而是他什麼都不知道,心裏總是不怎麼踏實。

所以軒轅楓並沒有聽從菜菜的,而是問道:“你還是跟我仔細說一下吧!不知道情況我心裏不踏實,你說下情況,我也好提前做些準備。”

“你小子真是麻煩,跟你說了你也幫不上什麼忙,讓你找糰子火跟着,那自然是因爲出來的子火最後都會回到母火裏面的,這樣我們自然就能找到母火,至於找到母火之後,那就沒你什麼事了,本尊是地獄鳳凰,對火焰有天生的掌控力,雖然本尊現在實力沒有恢復,只有原來的百分之一二,但是一極爲接近星空階了,而且本尊本身的實力可是星區階別的,只要那焚天紫焰不要超過星羣階,他就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菜菜得瑟的說道。

“就這麼簡單?”軒轅楓將信將疑的問道,畢竟被坑的次數太多了,都產生心理陰影了。

“當然,你以爲有多難嗎?”菜菜不屑地道。

“好吧,小爺就信你一次,要是你敢騙小爺,那你就別想去報仇了。”軒轅楓猶豫了一會兒,然後狠狠的說道。

“恩,本尊絕對沒有騙你,真的就這麼簡單,不過本尊可得先提醒你,那母火附近肯定有不少的子火,你那些手下就不要去了,然他們自己先離開雷火陣,或者在這裏等着,否則去到母火附近,他們連自保能力都沒有。”菜菜心虛的提醒道。

“恩,這個我知道。”對於母火附近子火比較多這事,軒轅楓自然是分析得出來的,畢竟菜菜都說了,所以子火都會回母火,而子火又是母火放出來的,那母火附近子火特別多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完,軒轅楓便轉向身後的幾人道:“我要去一個相當危險的地方,你們幾個跟着去我照看不過來,你們先在這裏等我回來或者自己離開雷火陣吧!”

幾人從避開紫火之後就一直站在軒轅楓身後沒有動,因爲軒轅楓一直在跟菜菜交流,而他們卻不知道,還以爲軒轅楓在觀察情況,擔心亂走會出現危險。

等了一會兒,卻聽到軒轅楓讓他們等着這裏或者自己離開,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們跟着軒轅楓的目的便是不想讓軒轅楓以身試險,但是現在軒轅楓要求冒險,卻是不讓他們跟着,這樣一來,他們就失去了跟來的意義了。

只是軒轅楓是他們的老大,老大吩咐了,要是不聽,那便是抗命,一時間他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十四人面面相覷。

“公子,這個…”衆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都面露難色的看着軒轅楓。

看到他們的樣子,軒轅楓自然是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對此軒轅楓也比較欣慰,不過這更加堅定了不帶他們去冒險了。

畢竟那焚天紫焰的子火對他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對其他幾人威脅可是很多的,而軒轅楓又不可能看着他們死,所以帶着他們去不但幫不了什麼忙,反而要成爲累贅。

“放心吧!我就說去看看剛纔那紫色的火焰,那東西對我有用,你們也見過那東西了,對你們有致命的威脅,而對我威脅卻是不大,就算抓不到,但是逃走還是沒問題的,要是你們跟去了,到時候我還得照顧你們,反而不好了。”軒轅楓解釋道。

衆人聽了軒轅楓的話,再次猶豫了起來,他們也知道軒轅楓說的沒錯,那東西對他們絕對有致命的威脅,他們去了不但幫不上忙,反而要拖累軒轅楓,但是不跟去,他們有不放心,所以一時間糾結了起來。

“好了,你們也不必多說,你們就在這裏等我,這是命令。”看着糾結的衆人,軒轅楓也懶得多廢話,直接下命令了。

聽到軒轅楓的命令,幾人也只能無奈了,軒轅楓都這麼說了,他們自然也只能聽從安排,乖乖的在原地等待這軒轅楓回來。

說完,軒轅楓也不耽誤,一個人快速向着雷火陣中走去,當然,軒轅楓這次並不在想先去那邊朝着一個放心走,而是在真正亂轉,並且放慢了速度,仔細的感應這周圍。

還真別說,這陣中的紫火還真不多,選研發轉了半天,愣是沒再遇到紫火,至於傳說中的紫雷,軒轅楓跟隨從來沒有遇到過。

“菜菜,你說那紫火是焚天紫焰,那麼那紫雷有是什麼呢!會不會也是什麼厲害的東西?”在尋找紫火半天,沒找到的時候,軒轅楓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哼,真不知道應該說你是文盲,還是說你想寶貝想瘋了,連這都不知道,那雷電根本就不是什麼寶貝,只是普通雷電而已,真要說他有特別的地方,那就是他沾染了一些焚天紫焰的氣息,所以出現了一點變異,成爲了比一般雷電更厲害的雷電。”菜菜再次嘲諷道。

“哼,你怎麼就知道他不是寶貝呢!難道他就不可能是什麼厲害的之色雷電嗎?”軒轅楓不服氣的說道。

“說你文盲你還不信,難道你不知道先天之火的附近不可能再有先天之物嗎?而紫色的雷電就只有先天劫雷纔是紫色的,其他有金色的,銀色的、七彩的、黑色的、白色的,甚至紅色的都有,但就沒紫色的,只有先天之火,自然不會再有先天劫雷存在,就算人爲的也不可能將他們弄到一起。”菜菜再次嘲笑道。

“額!”被這麼一說,軒轅楓還真是無話可說了,他剛纔只是一時沒想到這個而已,菜菜一說,他也想起來了,的確想菜菜說的那樣,畢竟這有先天劫雷的話根本不可能。

畢竟雷電不想火焰,火焰的話先天之火是可以藏在普通火焰中的,兩個可以共存,而雷電卻不行,如果這裏又先天劫雷,那沒這裏的雷電早被全部同化成紫色雷電了,而不是像現在這便,時不時的出現一道紫色雷電。

這種時不時的出現一道紫色雷電,自由一種可能,那就是普通雷電沾上了先天之火的先天氣息,因此變異成了紫雷。

“現在無話可說了吧!”看着軒轅楓不說話,菜菜還不忘得瑟的問一句。

“恩?”

軒轅楓剛要說話,突然感應到了危險的氣息,瞬間,他便發現了再他右方不遠的地方,突然劃過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子火!”

軒轅楓一愣,快速掠身追了過去,他這轉了老半天才發現一道焚天紫焰的子火,自然不會錯過,否則,天知道逃什麼時候他才能在遇上下一團呢!

“小子,快放本尊出來,你做到本尊的身世,否則萬一這子火突然改變方向沾到你身上,你要受傷!”聽到軒轅楓的驚駭,菜菜自然也知道軒轅楓遇到了焚天紫焰的子火。

“難道你不怕這東西嗎?”軒轅楓順口問道,不過話一出口馬上就知道自己問了白癡問題,菜菜是什麼?那可是鳳凰,他連母火都不怕,會怕毛的子火。

“小子,你這是在侮辱本尊嗎?”果然,菜菜馬上咆哮了起來。

軒轅不敢再廢話,馬上放出了菜菜,飛身上了菜菜的背上,旋即一人一鳥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焚天紫焰的子火追去。 “嗖!嗖!”

兩道光芒在火海中劃過,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在前面,其後卻是一道白芒,兩道光芒在火海中留下了模糊的殘影。

“嗖!”

在兩道光芒遠去之後,火海中再次掠來一道紫芒,同樣向着先前那兩道光芒遠去的方向劃去,雖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大體的方向還是相同的。

“小子,小心一點,我們距離母火應該很近了,一路過來我們已經遇到了超過十道的子火了,並且遇到的頻率越來越高了。”菜菜的聲音在軒轅楓腦海中響起。

自從軒轅楓發現了子火之後,便一路跟了過來,緊緊的吊在子火的後面,而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發現了越來越多的子火,並且這些子火劃過的方向幾乎都是大同小異的。

當然,子火的速度卻是各不相同的,否則軒轅楓也就不可能遇到其他的子火了,而就在幹才,他又發現了自己的身後有糰子火追來,並且按照他的感應,那子火的速度比他和前面的子火要快速一籌。

菜菜自然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纔出聲提醒軒轅楓,讓其小心一些安全,雖然這東西一下子要不了軒轅楓的命,但是也不是鬧着玩的,捱上一些,就算軒轅楓肉體強橫,恐怕也要受不輕的傷害。

如今又在這雷火陣之中,要是多捱上幾下,那軒轅楓恐怕也不用去尋找母火了,就算找到了那也是去找死的,根本沒多少可能活着回來。

“恩,我知道。”軒轅楓面色嚴肅的應了一聲,然後便高度集中了精力注意着一前一後的兩糰子火,與兩糰子火保持這相當的距離,免得發生意外。

軒轅楓的精神力蔓延開來,時刻警惕着周圍的動靜,從那得知這東西是焚天紫焰之後,他便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先天之火的威名可不是鬧着玩的,雖然這大陣裏面的焚天紫焰已經很弱很弱了,但是他卻知道,要是大意的話,此處就在自己的葬身之地。

“嗯?”

就在軒轅楓不斷的探測中,突然,他發現那前方的子火速度居然慢了幾分,旋即,他又發現身後的子火速度同樣也在緩緩的慢了下來。

“這是什麼情況?”發現了這異樣,軒轅楓馬上向菜菜問道。

“你是說子火的速度在減慢?”聽到軒轅楓的話,菜菜略微激動的問道。

“恩,是在減慢,怎麼?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聽到菜菜的情緒有些不對,軒轅楓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沒,沒什麼不對,不過小子你得更加小心了,這子火的速度變慢了,那說明母火應該就在附近了,並且這附近肯定還有更多的子火,以及更純淨的子火,那威力可比你現在所見的這子火強大多了,就算以你如今的實力,捱上一下恐怕也得重傷。”菜菜興奮之餘又鄭重的提醒了軒轅楓一下。

“嗖!嗖!嗖…”

在菜菜的提醒下,軒轅楓變得更加謹慎起來,就在菜菜提醒之後沒多久,在他前方的火海中突然出現了強烈的異動,只見那瀰漫的火海中,猛然間有着一道道紫火閃爍,在那紫光的中心處,卻是一枚枚拳頭大小的紫褐色火焰,火焰之中所散發而出的死寂,卻是令得軒轅楓眼瞳微微一縮。

“焚天紫焰!小子先別靠近它。”

對於這些奇怪的火焰,菜菜顯然第一時間認出了它們的底細,當即面色便是凝重的提醒軒轅楓,讓其不要靠近那恐怖的東西。

菜菜很清楚,這焚天紫焰現在雖然很虛弱,但是那也只是相對他原本的實力而言,對於軒轅楓來說,那東西依舊是相當恐怖的存在,因爲那東西如今依舊能輕鬆焚殺星球階的人。

“我知道,現在我們要怎麼弄?”軒轅楓自然也不蠢,在他一看到那紫火的時候,他就感應到了那紫火之中的危險氣息,就算菜菜不說,他也不會輕易接近那危險東西。

“你別動,這東西有點辣手,我本來以爲這母火應該也就星空階初段的實力,沒想到這東西居然是星空階巔峯的實力,不過還好這東西被人給禁錮在了這裏,根本無法自由移動,否則還真是麻煩了。”菜菜收起了心思,面色疑重的道。

聽到菜菜這話,軒轅楓也知道,這東西恐怕是真的辣手了,不過他也很無奈,對此他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看菜菜的本事了。

軒轅楓靜靜的站在焚天紫焰遠處觀看這那死寂的火焰,並沒有去打擾沉思的菜菜,同時軒轅楓還注意了那紫褐色火焰周圍的紫紅色的火團。

“這應該就是菜菜口中的那純淨的子火了吧!”看着紫紅色的火焰,軒轅楓暗自思量着。

“小子,你將本尊放出去,然後退開守住心神,其他事情交給本尊來做。”菜菜沉默了一會兒,終於是開口說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