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此,安琪拉不但沒有失落反而興奮道:「這麼說如果獲得方法你也同意造神嘍?!」


「…」伊耶絲無語,但是說實話,確實很感興趣啊!造神啊!他相信只要對神靈之位稍稍有些想法的契約者都對這個所謂的造神產生興趣吧!

「只要你有想法就好!可以一步步來,反正我們時間多!」安琪拉興奮難耐,說不定這回成為她未來進階神階的契機!

要知道當初她之所以死在微型世界之中,便是為了尋求自我突破半神的契機,她可不想按照傳統方式,成為那種受到約束的星神!

「再說吧」伊耶絲使用最萬能的三字回復箴言。

有了伊耶絲之前的探路,三人前行的很快,十來分鐘便抵達了小村裡面,與法蓮娜所說的一樣,在此的自然教派之人實力肯定很差,伊耶絲等人距離他們最多不過幾十米了,他們卻毫無察覺。

貝安娜靠著一堵牆後面,低聲道:「接下來呢?直接上嗎?」

伊耶絲道:「等會,我再靠近點查看一下。」

現在的距離稍稍有些遠,伊耶絲的精神力延伸不到,既然他們實力不咋滴,他也就準備用精神力開路了!

靠近之後,伊耶絲精神力瞬間釋放,將裡面的人全部籠罩,隨著精神力的掃過,他們的實力一一展現在自己面前,一共….兩人?

伊耶絲驚訝!居然只有兩個契約者,而且從實力方面來看,一個中階契約者,一個低階契約者,很低吶。

這實力也太差了吧…居然這樣就敢從自然教派帝國潛入神聖帝國來進行造神計劃,簡直腦子有坑。

「誰?!」正當伊耶絲感慨之時,那位中階契約者動了!她已經發現了伊耶絲!

「我擦嘞!」伊耶絲驚訝!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遇到了一個如同他一般的天才契約者?

發現就發現吧!…沒關係,對付這兩個實力低的契約者,他都不打算用銀之鷹!正好前幾天,安琪拉教了他一個簡單的精神力秘術!可以用來試驗一番!

「上吧!螺旋毒龍鑽!」這是安琪拉給命的名,雖然伊耶絲覺得很羞澀…

隨著伊耶絲的操控,原本分散在周圍的精神力瞬間縮回來,化作一個鑽頭狀,朝著那名中階契約者射去!

這便是螺旋毒龍鑽!安琪拉所教授的最簡單的精神力攻擊秘術,直接攻擊對方的腦海,威力不凡,特別是對於那種精神力弱的生物極為有效!

不過,它也有著缺點,便是一旦使用便會急劇消耗精神力,伊耶絲估摸著自己現在只能釋放一次。

這個神術伊耶絲學了幾個小時便學會了,不得不說他在精神力方面有很強的天賦,便是安琪拉也難得的誇讚了他一句。

隨著螺旋毒龍鑽的襲去,那名中階契約者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麗白卡很震驚!原本她正在為了神殿的復興帶著剩下的唯一一名神殿契約者前來異國進行特殊的計劃,卻不曾想到有個能使用精神力的契約者突然出現,得虧於她曾經的實力,使得她瞬間察覺了!

但是!令她沒想到的是,在她發現之後,一個虛無的力量直接攻擊她的腦部,猝不及防之下,她直接中招,發出一聲慘叫,腦內傳來一股劇痛!周圍的精神力也瞬間縮回腦海。

「那是什麼?!」抱頭蹲在地上的麗白卡心中震驚萬分,同時她泛起苦澀,知道今日在劫難逃了!

麗白卡的突然慘叫,頓時驚醒了正在喊著口號的村民!他們一個個疑惑且震驚的看向麗白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白卡姐!你怎麼了?」旁邊以為看起來很是年輕的小男孩,跑到她的身邊驚慌道,他便是另一名一階契約者。

「快跑,波特!」麗白卡搖晃著疼痛的腦袋,勉強說出這麼一句話。

「不!白卡姐!」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被稱為波特的男孩哭喊道… 在慘叫發出來沒多久后,貝安娜和法蓮娜兩人也趕到了伊耶絲身邊。

「什麼情況?」法蓮娜伸出頭,看到外面一個女的抱著頭呻吟,另外有一個小男孩在一旁哭泣,有些奇怪這種場景。

伊耶絲淡淡道:「這兩個就是罪魁禍首。」

貝安娜驚訝道:「就她們兩個?」不是她不相信,而是這兩人一眼看去完全不像是那種狂熱分子,怎麼也會過來進行那種洗腦式的造神活動。

伊耶絲聳聳肩道:「我也不清楚,反正這裡就只有這兩個傢伙,應該就是她們了,過去審問一下就知道了」

三人不再隱藏,走到人群前面。

看到有陌生人出來,一眾陷入烏鴉神教的狂熱村民騷動起來,一個個如臨大敵般的看著伊耶絲他們,似乎隨時準備攻擊。

他們的樣子看起來還擁有著理智。

「你們退下!」麗白卡冷清的聲音響起,經過短暫的恢復,頭疼暫且消失,不過即便如此,她也知道光憑他們兩人完全不是眼前這三人的對手。

至於周圍的這些村民更是只能送菜。

有了麗白卡的命令,這些村民散開後退,不過他們依舊神情兇狠的看著伊耶絲三人。

法蓮娜驚異道:「他們的樣子似乎有些奇怪,與我之前與大祭司外出清理自然教派那些人時,所見到的被蠱惑的普通人不太一樣。」

伊耶絲問道:「怎麼個不一樣法?」

法蓮娜不確定道:「他們看起來的樣子似乎過於理智,當初我們所遇到的那些被洗腦的普通人時,他們那時候一個個雙目無神,發瘋一樣的衝上來攻擊干擾他們儀式的人,完全不同與眼前這些人。難不成自然教派的蠱惑手段升級了?」

聽到法蓮娜的話語,伊耶絲心中也倍感奇怪。

「你們是什麼人?」伊耶絲上前兩步,走到他們跟前問道,既然搞不懂,那就從罪魁禍首入手便是。

波特擋到麗白卡身前,雖然臉上流滿眼淚,神情害怕,卻依舊壯著膽子張開雙手阻止伊耶絲道:「你們休想傷害白卡姐!」

「…」

此情此景,伊耶絲怎麼覺得他們的角色似乎調換了,好像他們才是邪惡之人,而這兩個傢伙是受害者。

「小屁孩,讓開」伊耶絲手上銀之鷹浮現,銀白色的手槍抵在波特的額頭。

「不讓!」波特犟道,當然主要原因是他不認識伊耶絲手中的手槍是幹啥的。

「有骨氣,法蓮娜,大劍借我用下」伊耶絲回頭對法蓮娜道。

「哦」雖然不知道伊耶絲要去幹嘛,但是法蓮娜還是將大劍扔了過去。

伊耶絲單手接過大劍,手一扭,大劍在他手上漂亮的轉了一圈后,劍鋒對準波特道:「你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

波特看著處在眼前,閃著劍芒的大劍,雙腿頓時劇烈顫抖起來,手槍他不認識,但是大劍可是熟的很,被這東西砍一下,命肯定沒了去!

但是他看了眼位於身後的麗白卡,眼睛一閉,顫聲道:「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呵呵,這是你自找的」伊耶絲冷笑一聲,高舉大劍,用力一劈。

「轟!」的一聲,大地為止顫抖!波特閉著眼睛,發現自己沒死,立馬睜開,只見就在他幾厘米的身旁,地面裂開一條長長的裂縫,顯然是出自眼前這個人的手筆!

「啊!」波特驚喊一聲,后怕的倒退兩步坐在地上。

「波特!」麗白卡驚呼一聲,抱住波特,目光中帶著些許仇恨的看著伊耶絲,「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既然今天被你們所困,你們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但是請放了他,他還是個孩子啊!」

那神情、那語氣,彷彿伊耶絲要對她怎麼樣似得。

「這…」伊耶絲已經無話可說,他現在真的是搞不懂了,「法蓮娜,自然教派的人都是這副德行嗎?」

法蓮娜同樣愣愣的看著麗白卡兩人,道:「應該不是吧…」

伊耶絲試探的問了句,「真的什麼都可以?」

麗白卡悲憤,但是此時為了她和波特能夠活下來,她看著眼前的男人憤然的點頭,「不管你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

「伊耶絲~?」 神醫農夫 貝安娜森然的聲音響起,她眼睛笑眯眯的看著伊耶絲。

伊耶絲立馬道:「安娜,我開玩笑的~」

「哼」貝安娜冷哼一聲,隨即看著麗白卡和波特柔聲道:「我們不是那種人,但是你們作為偷入神聖帝國進行造神活動的不法分子,我們需要對你們進行制裁!」

說完,貝安娜看向法蓮娜道:「蓮娜,這樣說沒問題吧?」

法蓮娜點頭道:「恩,對待他們這種人,要麼武力驅逐,要麼抓起來,都可以」

「你們是?!」麗白卡不禁問道,見他們這番說辭,似是不是壞人。

「你說呢?法蓮娜,上!告訴他們,你是誰?!」伊耶絲道,既然已經身處神聖帝國邊境,自然是用法蓮娜的騎士身份比較好!聖光神殿可是神聖帝國的國教,聖光騎士和祭祀們也負責帝國的治安!

法蓮娜雙手握劍,猛地插入地面,氣勢大方,朗聲道,「我乃聖光神殿二階聖騎士——法蓮娜!」

「聖騎士?!那就好…」出乎伊耶絲等人的意料,聽到法蓮娜的身份后,麗白卡反倒是放輕鬆下來。

其實這很正常,聖騎士的名聲在自然教派中頗為不錯,對於他們而言,面對那群腦袋秀逗,充滿正義感的聖騎士打不過直接投降就好,反正不會出事,還能免費回國,簡直不要太好。許多在神聖帝國呆膩了的偷渡人員,回國採用的方式往往是去聖光神殿自首…然後好吃好喝,靜靜的等待遣返便可…

「沒事了,波特」麗白卡低聲安慰道。

伊耶絲看著他們道:「接下來不用我多說了,不要反抗,讓我們限制神力!」

「恩」麗白卡很是配合,既然有聖騎士在,束手就擒也無所謂,反正不必擔心出事。

神力枷鎖乃是通用神術,一般用來套在作為契約者的囚犯身上,可以阻礙被使用者身上的神力流動,使他們變成普通人。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這個神術是各大學院和神殿的必修神術,因此他們都會。

檢查了一遍后,見麗白卡和波特被限制了神力之後,伊耶絲這才放下戒備,接下來他倒是要好好了解一下,這兩個像受害者更像過瘋狂造神者的自然教派成員到底是怎麼回事?! 解決了兩人,伊耶絲三人便去查看那些村民的狀態,麗白卡和波特兩人則老老實實的跟在他們身後,如今他們身上神力全無,光靠那脆弱的小身板,估計隨便一個人都能打敗他們。

伊耶絲沒有急著審問他們,準備先查看村民的狀態如何。

讓伊耶絲等人奇怪的是,那些村民神態很是奇怪,有害怕、憤怒以及忐忑,就是不見瘋狂。

法蓮娜擔心他們身體是否有異樣,走到一個小女孩身前,之所以是小女孩是因為除了小孩,那些大人此刻全都戒備的看著她,特別是在他們抓了自然教派的那兩人後。

「小妹妹,你手上受傷了,姐姐我幫你治療一下好不好」法蓮娜此時語氣神情格外的溫柔,渾身上下散發著柔和的氣息,在這種時候,她總是格外的溫柔,讓伊耶絲都感覺不認識了一般。

小女孩左顧右盼一會,這才神情緊張道:「嗯…」

「滾開,你們這些暴力之徒,不需要你們假惺惺的!」這時,旁邊一位老人家一把拉回小女孩,突然出聲怒喊道。

他的怒喊彷彿一聲信號,原本受伊耶絲等人戰力影響,不敢吱聲的村民們,頓時情緒爆發出來,紛紛怒喊。

「說的沒錯!快放了麗白卡和波特你們這些兇惡之徒!」

「麗白卡這麼溫柔善良,你們為什麼要傷害她!」

「烏鴉之神保佑我們,大家一起上!咱們人多!從他們手上救回麗白卡和波特。」

隨著喊聲的不斷湧現,村民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大家…」麗白卡有些感動的看著那些村民。

法蓮娜神情有些委屈,作為騎士,她還是第一次被普通人這樣呵斥,特別是按照地理位置劃分,眼前這些還是屬於神聖帝國的人。

不過,說到底這個世界還是契約者為尊,眾多契約者強大詭異的實力深刻的印在普通人的腦海之中,眾多村民雖然喊著激烈,但是依舊無人敢上

伊耶絲看著眼前這些想上又不敢上的村民心中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法蓮娜高聲道:「諸位!我是神聖帝國聖光神殿的聖騎士,不會傷害你們的!」

人群中,最先出聲的那位老者走上前來,「哼!聖騎士!平時有困難見不到你們!現在有人來幫助咱們了,你們又出現,口口聲聲喊著懲奸除惡,把兩位一直幫助我們好心人抓起來!這就是所謂的聖騎士?我們這種小地方可容不下你們!」

聽此,法蓮娜默然,雖然這個老者說的有些過分,但是事實確實如此,神聖帝國這麼大,聖光神殿不可能照顧到每個地方,特別是這種處於邊緣的小村莊有時候幾年不見便已然消亡於天災人禍!

法蓮娜辯解道:「可她們…她們是有其他目的,前來蠱惑你們信仰的啊」

老者道:「那樣如何,這麼久時間下來,她對我們到底是好是壞我們早已心知肚明,她們可不是嘴上光喊著正義的聖騎士」

「老人家,你這…」法蓮娜心中想要解釋,卻又無話可說,她不是那些能言善辯、顛倒是非的人,此刻她無法解釋,無法辯駁,心中百味交雜,備受煎熬。

「法蓮娜,你先退下」見法蓮娜已經失去戰鬥力,伊耶絲果斷代替!

「老爺子,能說說怎麼回事嗎?」伊耶絲微笑道,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他準備先從村民這裡了解了解詳情,再去審問這兩個俘虜。

「哼!一副奸詐嘴臉,笑起來真是噁心!」老者一駐拐杖,不屑說道。

伊耶絲笑容瞬間僵硬在臉上,「看樣子,這些村民已經被洗腦的不輕,特別是這個老頭,已經沒救了,我覺得還是直接凈化了他們比較好。」

伊耶絲並沒有放低聲音,這話一出,村民們頓時不敢再大聲喊叫,瞬間擠在一團。

「伊耶絲,別這樣!他們只是心直口快,有些淳樸,還是讓我來吧」貝安娜上前勸解。

最終還得靠貝安娜出手,不知道為何,她似乎有著特殊的親和力,之前法蓮娜也是,現在眼前這些村民也是,貝安娜微笑上前,剛剛那個脾氣很臭的老頭瞬間不見。

伊耶絲:「…」

算了,不和這些人一般見識。伊耶絲搖了搖頭,懶得在管,他瞧了眼一邊的法蓮娜,只見她蹲在地上,口中不住喃喃自語著什麼。

「算了,也不管她了…」伊耶絲選擇無視,隨即他看向麗白卡和波特,兩人正有些緊張的看著他們。

麗白卡穩了下情緒道:「請你們別傷害那些無辜的村民,他們並沒有做任何壞事」

「難不成在你們眼裡,我是壞人嗎?自然教派的投機分子」伊耶絲冷冷道,受剛才的影響,他心情不太好。

「我們才不是投機分子!」麗白卡還沒說什麼,旁邊的男孩波特便大聲喊道。

「波特!」麗白卡厲聲道,似乎對他的行為感到十分生氣。

「本來就是嘛」波特不滿低語,不過卻也不再說話

伊耶絲倒是被他們勾起了興趣,「蠱惑平民,試圖人為造神,你們還敢說不是投機分子?」

麗白卡低頭不語。

伊耶絲繼續道:「嘛,不過一定要說的話,倒也確實如此,實力如此之低,而且似乎在這裡呆了許久,才蠱惑了這麼點村民,哪有一點造神分子有的精神,以你們的速度估計這輩子也不可能成功造出神靈」

伊耶絲這番話下來,使得麗白卡瞬間抬頭,她的目光盯著伊耶絲,壓抑著憤怒。

「怎麼?不是嗎?」伊耶絲此時就是為了激發她的情緒,撬開她的嘴。

不過顯然,麗白卡並不上當,只是盯了兩眼,便再次低下頭,不再理睬。

「切~」伊耶絲見此也不再和她搭話,估計除非用刑,這傢伙都不會開口,而他又不是那種用刑的人,只能就此打住。

不過對此他也無所謂,反正這是神聖帝國和自然教派的事情,和神風帝國不搭噶,不對,即便和神風帝國有關係也無所謂,他只是一介平民,國家大事與他無關。最多走過路過的時候,力所能及的幫助一下。 伊耶絲走向貝安娜,準備看一下她詢問的進展如何了,剛一靠近,他便聽到了小村村民傳來的話語聲。

「唉,村落現在狀況越來越差,青年們全都外出拼搏,但是現在外面的世界這麼危險,他們能夠活著回來的寥寥無幾,特別是前幾個月的時候山林獸潮,得虧了麗白卡小姐的援助,我們才得以獲救。」

「你們說蠱惑,這是不對的,對於我們而言,信誰不是信呢,既然她們救了我們並且一直在幫助,那麼為了回報她們的恩情,信她們的神靈便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說得對,就是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