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能讓周大志這麼不要命的保護的人對金陽等人來說肯定很重要,如果自己第一個就狙殺了他那對金陽等人的打擊應該很大,想到這裏曹林不再猶豫就直接現身陰笑着逼向盛子文。


曹林一直以爲那次雖然敗在金圓手裏被他打的狼狽而逃,可他的名聲還是有的眼前這小子猛地見到自己要麼就會跪地求饒,要麼就會大叫着救命狼狽逃竄。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盛子文一見他竟然滿臉興奮,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這讓他很不爽,於是他決定要好好的折磨一下這小子,不能讓他就痛痛快快的死。

血天魔功已經第三重大成的曹林,對付一個小小的化神後期菜鳥他還是覺得沒有任何壓力,可不等他出手對面那小子就長嘯一聲,直接向他發起攻擊。

“找死!”

曹林剛自冷笑了一聲霸天劍就已經來到了他面前,曹林正要伸手去抓心裏就猛的一驚霸天劍竟然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彷彿只要他這一把抓下去手指必然會被霸天劍給斬掉。

也多虧他修成血天魔功第三種重後反應靈敏了許多,硬生生的收住身形避開了霸天劍。

盛子文修煉的兵劍講究的就是勇往直前寧折不回的氣勢,曹林剛一避讓,霸天劍就猛地一個掉頭衝着他的脖頸直斬下去。

曹林避無可避之下只能雙手泛起一片紅芒硬接這一劍,倉啷一聲,曹林的雙掌和霸天劍碰撞之後竟發出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音,曹林悶哼一聲雙掌鮮血直流,霸天劍也終於耗盡劍勢順勢飛回盛子文身邊。

曹林縱橫真靈界數百年,就連鄭國玉那樣的老牌大乘期修士都被他輕易打敗,沒想到今天一不小心之下竟然會栽在一個毛頭小子手裏,這讓他簡直怒不可遏,他發誓一定要把這小子的神魂抽出來吃掉才能一解他心頭之恨。

盛子文雖然功法強悍飛劍也厲害,但他畢竟修爲太低和曹林纏鬥了不大一會就漸漸的不支,眼看着盛子文就要在曹林手底下劍折人亡,而曹林也正準備得意的放聲大笑。

就突聽一聲大喝:“狗賊看打。”

嘭的一聲過後,曹林就被一塊又髒又破的牌匾直接給拍的趴在了地上。

“他媽的,你又偷襲我。”

曹林恨恨的罵了一句髒話後直接捨棄了肉身又化作一道血光急慌慌遁走。

盛文子死裏逃生正在發怔就只見金圓搖着頭一臉嘆息的從半空中現身說道:“可惜又被這傢伙給逃掉了,他這一招逃跑的法門還真是不容易對付。”

“大,大哥你又偷襲他?”

盛子文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一臉不可置信的問道。

在他心裏面金圓可是他的偶像,可是一代傳奇人物,他覺得金圓首先要堂堂的現身和曹林大戰一場然後在打得他狼狽逃竄後,豪情萬丈的仰天長笑這樣才符合他的形象,可是兩次見金圓出手都是偷襲,這讓他有點不能接受。

金圓恨恨的瞪了一眼快要傻掉的盛子文道:“小子你最好記清楚,無論在什麼時候打敗敵人保全自己和身邊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事,能力的意義不在於殺戮而在於守護。”

盛子文聞言頓時心有所感連忙一臉肅容向着金圓躬身施禮表示受教。 穿越成爲女兒身 盛子文在那天和曹林一戰後又接著受到金圓的點撥整個人在心境上有了巨大的突破,在加上盛子萱疼愛弟弟又悄悄塞給他一粒青龍拓神丹,於是這傢伙在短短的時間內實力有了巨大的提升,不但修為突破到合體期,虛空劍道也同樣達到了兵劍圓滿。

反過頭來在說曹林這個倒霉鬼,三番五次的被金圓打的失去肉身雖然憑藉著血天魔功能很快就奪舍成功而且還不影響實力,可這麼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於是這傢伙一狠心索性奪舍了一個小宗門的宗主,然後就竭澤而漁的開始瘋狂修鍊。

在這短暫的平靜中,金陽也終於功成出關,眼見大家都還不錯於是就打算去定邊城一趟,趙天兵他們已經很久都沒聯繫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的處境怎麼樣,在飛升仙界之前這些事情都需要安排好。

只是讓金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準備去仙俠宗的時候,此時仙俠宗的駐地里趙天兵正在和幾位同門不停的哀聲嘆氣。

原本憑藉著用落魂仙蓮換回的地盤仙俠宗在趙天兵等人的苦心經營下已經慢慢有了起色,可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一直作為仙俠宗保護傘的落英宗由於在一次兩大宗門的較量中站錯了隊,結果被贏的一方全力打壓。

仙俠宗雖然受到牽連但失去了落英宗的關照,於是各種麻煩就不斷的找上門來,先開始仙俠宗每次只要破點小財就能暫時的安穩一段時間,可到後來來找麻煩的人胃口越來越大,竟然提出要趙天兵等人讓出地盤。

宗門駐地是一個宗派的根本,一旦失去也就意味著這個宗門會被慢慢的淘汰,趙天兵等人當然不會答應。

於是接下來就衝突不斷,趙天兵的師父和師叔為此還丟了性命,可對方不但不就此罷手還揚言要是趙天兵等人在限期內不乖乖讓出地盤他就直接將他們斬盡殺絕。

雖然對方僅只是個中級宗門,但聽說因為攀上了青蓮王宗下轄五大宗門之一的萬象靈宗所以在一般情況下沒人敢得罪他們,更談不上站出來為仙俠宗打抱不平。

趙天兵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只能不顧金陽臨走前的交代直接告訴這個叫做飛熊宗的宗主自己和現如今南靈界風頭最盛的金陽是朋友,誰料對方聽了他的話后狂笑了好半天後一腳將他踹翻在地上,留下一句如果在不滾蛋就直接將他們全部滅了的狠話就揚長而去。

還有半天的時間就是最後的期限,趙天兵絕對相信如果他們到時候不離開對方絕對不會手軟。

形勢比人強幾個人無奈之下只能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趙天兵身上的傳訊符卻突然有了動靜,這個傳訊符是金陽臨離開時留給他的,現在有了動靜那就說明金陽那邊有消息傳來。

趙天兵心情激動之下趕忙接通傳訊符第一句就問對方是不是金陽,果然沒讓他失望是傳訊給他的正是金陽。

金陽告訴他自己正在往來的路上,趙天兵一聽就委屈的把仙俠宗最近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金陽,一聽趙天兵等人都被人給欺負成這樣金陽大怒。

只是他最快也得三天以後才能趕過來,遠水解不了近渴趙天兵他們卻馬上就要被趕出在家園,金陽在那一頭沉吟了良久才傳訊給趙天兵讓他不必理會別是,只管安心的等在宗門駐地就行,其餘的事他自然會辦好。

趙天兵中斷傳訊后心情忐忑的把金陽的話原封不動的轉告給幾位同門,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大傢伙必須先商量一下再說,萬一到時候那個飛熊宗不買賬直接出手斬殺了他們,即便是事後金陽將飛熊宗連根拔起、斬盡殺絕也於事無補。

商量了半天雖然現在都知道金陽的名氣很大,可大家的意見依舊分成兩派,一種是聽金陽的話就留在宗門哪都不去,另外一種當然就先離開宗門等金陽到后再作打算。

就這麼兩派人正僵持不下的時候,仙俠宗的宗門外突然來了一個身穿銀袍的青年自稱是來幫助趙天兵等人,自從仙俠宗和飛熊宗發生衝突以來這還是第一個站出來為仙俠宗說話的人,趙天兵等人大喜之下連忙把這個年輕人迎進了山門。

等客人來到會客大廳,雙方正式見過禮后,趙天兵試探著一打聽這才知道,原來這個看似年輕修士竟然是離此不遠的中級宗門武勝宗的宗主武朝陽,這次他是專門受朋友之託前來調解仙俠宗和飛熊宗的矛盾。

趙天兵等人一聽武朝陽竟也是一位中級宗門的宗主心裡頓時就有了底氣,連忙向他打聽是受了誰的請託,可讓他們失望的是武朝陽說出朋友的姓名後趙天兵等人卻不認識,無奈之下只能打著哈哈應付過去。

武朝陽剛坐下沒多久仙俠宗外就又來了一位,等趙天兵匆匆迎出去后才知道這位也是周圍另外一個中級宗門的宗主,同樣他也是受了朋友之託前來化解仙俠宗和飛熊宗的矛盾。

就這麼不大一會工夫陸陸續續來了七八家中級宗門的宗主都說是特意過來調解兩排矛盾的,這讓趙天兵等人頓時就有了信心。

半天時間轉眼就到,當飛熊宗宗主熊大同帶著人來到仙俠宗的時候就見滿大廳都是前來為兩家說和的宗門。

按理來說大家都同時中級宗門有同時有這麼人為仙俠宗說情,熊大同只要哈哈一笑賣大家一個面這時也就好解決了,可誰知熊大同卻根本不買賬,反倒是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就地斬殺趙天兵等人,這一下他可就算是把在場的人都得罪的死死的。

人和人之間交往最主要的就是一面子,如今見熊大同如此強橫武朝陽就第一個忍不住站了出來怒視著熊大同道:「熊宗主我們大家這次前來調解也是出於一片好心,熊宗主如此不留餘地恐怕不太妥當吧!」

武朝陽原以為熊大同即便是不同意接受調解但態度也不至於太過惡劣,可他沒想熊大同聽他把話說完后就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沒你的事滾一邊去。」

被熊大同這一嗆武朝陽可就受不了了,大家同時中級宗門的宗主你熊大同即便是靠上了萬象靈宗也不能這麼強橫不講道理,於是武朝陽跨前一步擋在熊大同面前一臉怒意的盯著他道:「你既然不講道理那咱們就按不講道理的法子來,別人怕你飛熊宗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

眼見武朝陽馬上就要和熊大同都起手來,不等一旁的眾人勸解就聽熊大同身後一個陰測測的聲音說道:「既然你這麼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就見那人忽的一下閃到武朝陽面前抬手一拳就沖著吳朝陽的丹田轟去。

武朝陽身為中級宗門的宗主本身修為就不弱,見對方一言不合就沖自己痛下殺手當下就勃然大怒,身形一側順手就招出一柄細長的窄刀一刀就跺向對方的脖頸。

那個身影冷哼一聲也不見有太大動作一道青光就直接從吳朝陽的腹部劃過,腹部被開了一道大口子,武朝陽整個人頓時就軟綿綿的倒在地上,那人見武朝陽倒地卻不打算放過,胳膊向下一沉直接就把他的頭給剁了下來。

從兩人開始動手到武朝陽被熊大同身後冒出的修士斬首整個過程發生的極快,一旁圍觀的人甚至都來不及救援武朝陽。

那修士一劍站了武朝陽后這才慢悠悠的用腳扒拉了一下他的屍體冷笑著對周圍圍觀的人群說道:「你們還有誰不服儘管上來,我萬象靈宗替熊大同接著就是。」

原來他是萬象靈宗的人,這一下四周頓時就靜下來,在座前來做和事老的雖然都是中級宗門的宗主但說到底和萬象靈宗這個龐然大物比起來還不在一個層面上。

那修士狂傲的掃視了一圈見沒人敢在站出來反駁就冷笑著沖熊大同擺了擺頭道:「你繼續辦事,這裡有我如果有那個不長眼的還敢跳出來我就直接拿他祭劍。」

熊大同得到授意后就大步走到趙天兵等人的面前獰笑著說道:「別以為請來這些小貓小狗的就能讓你們躲過這一劫,是事情到了現在我也就把話說開了給你們聽,其實今天不管你們滾不滾出這座駐地我都會殺了你們。」

趙天兵一臉不解的看著他問道:「為什麼?」

熊大同突然哈哈狂笑道:「為什麼?當時老子好言好語的勸你們乖乖把那株落魂仙蓮獻出來的時候你們幹什麼去了,現在想起來問已經太晚了。」

趙天兵一臉不可置信的指著熊大同說道:「你,你竟然就為了那麼點小事就記恨到現在,而且還要將我仙俠宗滅門?」

「不錯,一株落魂仙蓮是小事,老子最主要的是要拿你們做個樣子,好讓那些膽敢反對飛熊宗的傢伙知道這一片地方到底是誰說了算。」

熊大同說完就舉起一柄巨刃想要斬下趙天兵的首級。 眼見著熊大同已經對趙天兵舉起了屠刀,就在這時大廳外突然傳來一聲怒喝:「住手。」

有萬象靈宗撐腰對於外面傳來的怒喝聲熊大同根本就懶得理會,手裡的巨刃絲毫沒有停頓的就斬了下去。

「賊子大膽!」

隨著這聲怒喝一道銀芒竟然後發先至直取熊大同的眉心。

熊大同大驚之下顧不上砍殺趙天兵連忙揮動巨刃隔開了銀芒,然後轉頭怒視銀芒射來的方向。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莫英宗的曲建浩,看不出你現在還有心情管這閑事,難道說你莫英宗還嫌麻煩不夠想要惹禍上身不成?」

熊大同看著來人咬牙恨聲說道。

曲建浩沒有理會他,先是掃了一眼見趙天兵等人沒事這才像是大大的鬆了一口道:「仙俠宗的事還輪不到你們飛熊宗來指手畫腳,惹禍上身的應該是你們才對。」

不等熊大同回答,萬象靈宗的那名長老就又陰測測的說道:「哦,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小小的莫英宗怎麼讓我萬象靈宗惹禍上身。」

說完他就略帶得意地瞅著曲建浩等他臉色大變的向自己討饒,誰知還不等曲建浩說話就聽他身後跟著的幾個人中突然有一個人悠悠的說道:「萬象靈宗也不夠看,這個禍事你們惹的太大,估計誰都救不了你們。」

「他媽的是誰,站出來說話。」

這一下不但是萬象靈宗的長老就連熊大同也怒了,兩人一同怒視著曲建浩身後的那人喝道。

那個人不緊不慢的從曲建浩的身後走出來,先是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萬象靈宗的大長老和熊大同接著才輕笑著說道:「你們讓本座站出有什麼事嗎?咱們可先說好想讓我救你們那可辦不到,你們這次惹到的人就連本座見了他也得乖乖地聽他說話。」

熊大同最看不慣這種裝腔作勢的人,手指點著那人張口就罵道:「你他媽的找死,大爺我……」

「啪!」

不等熊大同把話說完,那名萬象靈宗的長老就掄起巴掌一個大嘴巴子把他抽倒在地上,然後才沖著對面那人恭恭敬敬的施禮道:「萬象靈宗內門長老權樂天參見司空宗主。」

熊大同一個區區的中級宗門宗主自然不會認識青蓮王宗的司空平安,可權樂天不同作為大宗門的內門長老萬象靈宗雖然是歸龍雲王宗管,但他卻見過同是三大超級宗門宗主的司空平安。

眼見司空平安竟然站出來替仙俠宗說話,權樂天整個人頓時如墜冰窟,心裡早把熊大同的祖宗八代給罵了個遍。

如果不是貪圖熊大同許諾的財貨,權樂天怎麼可能會一腳踩進這堆爛泥,這下麻煩可大了,現在三大超級勢力親的如同一家,只要司空平安在聞人博藝面前多一句嘴,不但他權樂天吃不了兜著走,恐怕就連萬象靈宗也要受到牽連。

就在權樂天感到將要絕望的時候,司空平安接下來的話又讓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你們不歸我青蓮王宗管轄,只要你們沒傷了仙俠宗的人我就不和你們計較。」

司空平安說完就自顧自的走到趙天兵面前扶著他一同坐在了椅子上。

權樂天一聽這話連忙一腳踹開擋路的熊大同一下子撲到司空平安的身前忙不迭的說道:「前輩我絕對沒有傷任何一個仙俠宗的人,我只是幫他們殺了一個想要調解的修士。」

司空平安鄙夷的撇了他一眼道:「這我可管不著,我只負責仙俠宗所有人的安全,至於怎麼處置你們稍後等聞人宗主到了他自然會有決定。」

就像是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響,權樂天整個人獃滯了好半天才喃喃自語的嘟囔道:「怎麼會這樣,不可能,前輩您一定是在和我開玩笑對吧,晚輩已經知道錯了就請你不要在嚇唬晚輩。」

司空平安搖著頭道:「我沒空嚇唬你,我只所以先到是因為聞人博藝先去了萬象靈宗,我估摸著這會萬象靈宗的宗主正在挨他收拾呢。」

「熊大同,你這畜生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故意害我。」

權樂天聽了司空平安的話后就像是瘋了一樣撲到熊大同身上拚命地撕咬著他,一時之間場面竟然顯得有些混亂起來,司空平安無奈的搖了搖頭隨手一揮權樂天就被封住了全身的靈力,大廳里這才安靜下來。

司空平安掃了一眼聚成一堆正畏懼的看著自己的那些個中級宗門的宗主,擺出一副怒其不爭的模樣訓斥道:「你們一個個好日子過得太久了是不是,讓你們來保護仙俠宗你們可倒好,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做起和事佬來,我看這次事後你們都該把宗主的位子交出來然後好好的閉門思過去才對。」

趙天兵耳聽司空平安訓斥那些中級宗門的宗主,整個人這才算是回過神來,連忙站起身來沖著司空平安一個勁的施禮道謝。

司空平安對別人惡行惡相可對趙天兵卻很客氣,一把拉著他坐下就滿臉笑容的和他閑扯了起來。

聞人博藝要遠比想象中來得快,當然和他一同來的還有已經被他收拾的鼻青臉腫的萬象靈宗宗主。

既然正主到了那麼接下來的事就好辦的多,萬象靈宗的宗主在給了仙俠宗一筆數目大的驚人的賠償后,就帶著權樂天被聞人博藝想趕蒼蠅一樣的給趕了出去。

當然熊大同也交給他,不過聞人博藝特意交代下來如果對熊大同的處罰讓他不滿意那他絕不再給萬象靈宗第二次機會。

乾淨利索的處理掉權樂天和熊大同,聞人博藝又把那些中級宗門的宗主挨個收拾了一遍,要不是趙天兵在一旁求情估計這幫人都得老老實實的交出宗主之位,然後就去面壁思過。

用極快的速度除了好所有的事,聞人博藝又好言好語的安慰了趙天兵半天這才和司空平安等人一起靜候金陽到來。

兩天之後金陽終於趕到了仙俠宗見趙天兵等人都沒事這才放下心來,熱熱鬧鬧的和司空平安他們聚了下,這才告訴趙天兵等人自己想在飛升仙界前把他們全部接去裂天王宗。

畢竟在在裂天王里安全不說眼界也能開闊不少,可誰知道趙天兵卻執意不同意。

趙天兵又他自己的想法,去裂天王宗雖說好處多的說不完,可一旦去那裡仙俠宗註定就會斷了傳承,這讓他感到很對不起他的師父和師叔們。

另外王強他們以後飛升到真靈界還需要有人關照,而裂天王宗又遠離定邊城這樣他很不放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