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一臉吃驚的看著囡囡道:「你不是修為降到靈仙境了嘛,怎麼還能夠煉製神器?」


囡囡不屑的癟嘴道:「誰說製造神器需要神境的力量,我的天賦能力就是法則加持,只要天賦技能在,別說是靈仙,就算是人仙也能夠煉製神器。當然,這種情況下煉製出來的神器自然沒法同那些真正強大神器媲美,頂多也就是具有神器功能的偽神器罷了。」

「就算是偽神器也非常強大了,畢竟將來我們去天邪大世界可是很少能夠遇到神靈的,一件偽神器絕對能夠起到難以想象的作用。」

囡囡對於葉凡讚揚完全就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她皺眉道:「你到底還要在天玄世界呆多久,如果沒有太過重要的事情,咱們還是早點進入天邪大世界的好。」

葉凡看著一旁的裹兒道:「這次進入天邪大世界不能帶著裹兒他們一道過去,我自然需要在天玄世界多留一些時間了,我想你不會連這點時間都無法等吧。」

囡囡皺眉,這時裹兒可憐兮兮的看著她道:「囡囡姐姐,就在這裡多帶一些時間吧,裹兒太長時間見不到葉哥哥跟你肯定會想念的。」

囡囡猶豫片刻,這才點頭道:「好吧,我暫時不催他了,不過他可不能耽擱太久的時間。」

裹兒立時大喜過望道:「太好了,囡囡姐姐最疼裹兒了。」

囡囡看著一臉開心的裹兒,臉上不由露出由衷的笑容來。

葉凡看著囡囡,又看了看裹兒,他突然間感覺她們兩個都有那種小女孩的稚氣味道。腦中閃過這樣念頭,葉凡突然一愣,裹兒有這種感覺也就罷了,畢竟她是被強行催熟的,而囡囡又怎麼會是這種情況?

葉凡感覺囡囡應當不會有跟裹兒一樣的稚氣未脫,不過很快他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囡囡雖然是神靈,但她未必就如那些神靈一樣,是一步步修鍊上去的,或許乾脆就是歷經了無數年月的神靈。

囡囡是天生神靈!

葉凡突然間意識到最為關鍵的問題,囡囡絕對是剛一出生就是神靈,或許她的年齡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葉凡一下子想到自己對征服囡囡時心中的那種抗拒感覺,難道他早就潛意識的感應到囡囡的真實年齡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突然心中咯噔一下,能夠讓他潛意識裡抗拒,這就表明囡囡最少跟當初的裹兒跟萌兒一樣,完全就是小蘿莉,或許她的真實年齡還要更小。不要認為囡囡顯得如此成熟而絕對不可思議,一尊真正的神靈,就算她的年齡再小,那也是真正的神靈,而只要是神靈,那掌握成年人難以掌握的知識跟經驗,絕對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看著顯得格外甜美動人的囡囡,葉凡輕咳一聲道:「囡囡啊,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囡囡黛眉蹙了蹙,最終還是點頭道:「我是你的貼身侍女,那自然就是你的人,你叫我囡囡自然不會有問題。」

葉凡若無其事的看著裹兒道:「你為何叫囡囡是姐姐?」

裹兒歪著頭道:「囡囡姐姐那麼厲害,自然就是姐姐了。」

葉凡翻白眼道:「化可不能這麼說,你囡囡姐姐可是天生就強,她說不定一出生實力就達到別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裹兒立時吃驚道:「囡囡姐姐出生就這麼厲害?」

囡囡笑道:「我的情況比較特殊,一出生實力就要比一般人厲害。」

裹兒點頭道:「根據爹爹跟娘說,裹兒出生時也要比常人厲害了,只是沒有囡囡姐姐這麼誇張,這麼說來囡囡的爹娘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喏。」

囡囡淡然道:「我爹娘的實力不算什麼,頂多也就是比一般人厲害一點。」

裹兒笑嘻嘻道:「那囡囡姐姐現在多大了,裹兒真實年齡可是有二十多歲了。」

囡囡皺眉道:「我出生的地方時間換算跟你們這裡不同,如果按照我們家鄉的時間來算的話,我頂多也就十多歲吧。」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聞言葉凡在一旁直翻白眼,他從囡囡的語氣中聽出來了,她絕對將自己的名字報大了,說不定真實年齡還要更小。葉凡很是無語,難怪會讓他心裡抗拒,試問他如何對一個真實年齡還沒有成年的小女孩下手,他還沒有禽獸到那個地步。

葉凡心情異常的鬱悶,在意識到囡囡的真實年齡還太小之後,他就暫時熄滅了先前那個征服的念頭,給時間他或許能夠想出一個更好的辦法來,現在嘛還是解決掉天玄世界中所有的事情吧。

「這個天玄世界本來是有界王的,不過上一任界王被人幹掉了,如今這個職位空缺,不知道大人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囡囡笑道:「這只是小問題罷了,大人早就做好安排,這裡的一切都聽你的,你想讓誰做界王,誰就能夠做界王。而且大人還非常照顧你哦,這個一般這種小世界的界王職位最高也就武仙,而大人給你的界王職位卻是神靈職位,只要你挑選出來的人將來繼續修鍊下去,絕對能夠成為一尊真正的神靈。」

一尊神靈職位是無法打動葉凡的,這種東西他完全可以批發,豈會在乎這樣的東西。當然葉凡雖然不在乎,但他的臉上還是露出喜悅之色來,似乎這東西真的對他很重要。

既然有了界王這個神職,葉凡自然會挑選出一個自己的心腹來,至於挑選誰他本來要將這個權利交給母青,只是還未等他將這個付諸行動,葉丹琴就找上門來。這個女人一身盛裝,雖然她想要讓自己顯得嫵媚動人,但是她那種女皇氣質卻非常強烈,不管是誰看了,心中第一感覺就會生出一股敬畏之情來。

「相公!」

葉丹琴的臉上露出嫵媚之極的笑容,幾乎瞬間她毫不客氣的投懷送抱,吻第一時間清晰,還顯得格外生澀的扭動廝磨,似乎想要借用這種方式挑逗她。

葉凡仍有葉丹琴施展渾身解數,好一會兒他才道:「想要做什麼直接說就是,你這種手段實在是太生疏了,哪裡比得上那些專勾人的狐狸精。」 葉丹琴笑靨如花道:「妾身也是沒有辦法啊,論感情自然比不上那些常年跟著相公的人,所以妾身就只能初次下策了。」

葉凡淡然道:「你想要幹什麼就直說,只要是我的女人,我絕對不會虧待她。」

葉丹琴狠狠親了葉凡一口,她雙目放光道:「這次相公要獨自一人前往天邪大世界,我們可以這些人都會留在天玄世界中,不知道相公打算如何處理天玄世界的事情?」

葉凡笑道:「我不是將事情都交給母青了嘛,想要知道該如何辦你的去問她,這個我可不是很清楚。」

葉丹琴道:「妾身跟青姐可不熟,怎麼好意思去問啊,還是問相公比較好。」

葉凡搖頭道:「你問我,我最終還不是要去問她,你這樣做純粹就是多此一舉。」

葉凡自然知道葉丹琴找自己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這女人做皇帝做上癮了,肯定想要玩一把更大的,做整個天玄世界的女皇。只不過葉凡對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感興趣,對於天玄世界最終會弄成怎樣,他相信母青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望。

「相公啊,你出面自然跟我出面情況完全不一樣嘛。」

葉丹琴開始沖葉凡撒嬌,那神態嬌媚得很,尤其是她還試圖用自己的豐滿挑逗他,雙臂抱住他的胳膊,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絕對能夠讓無數男人心碎。

說實話葉丹琴的胸脯還是很有料的,尤其是她的廝磨讓他葉凡清晰感應到她根本就沒有穿胸衣,這種親密接觸甚至可以讓他感受到絕世珍寶的奪目光華,一顆心蠢蠢欲動,壓都壓不住。

葉凡雖然身邊女人無數,但他發現自從得到【霸王卸甲】這個天賦技能之後,**就變得愈來愈強烈,心中對於不斷出現的女人始終充滿一顆獵艷的心。就像此刻,面對葉丹琴並不專業的挑逗,葉凡就發現自己的**在蠢蠢欲動,很快一切都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另一隻空閑的手將葉丹琴摟入懷中,大嘴直接堵住她的紅唇,品味她香舌與紅唇的嬌媚動人。這是一種非常簡單而**的**,只要是男人都會有,而葉凡因為天賦技能的緣故,這種**異常的強烈,當女人投懷入抱,緊擁她們嬌美動人的**時,一切根本壓不住。

一顆心就像似掉入滾燙的神泉中,無數美妙的力量滲透而來,葉凡感覺自己登入仙境,血脈這一刻極度賁張,屬於男人的渴望如熾如燒。葉丹琴雖然已經是葉凡的女人,但她絕對還是正兒八經的雛,當葉凡對其發動攻勢時,屬於處女的羞澀油然而生。

這一刻的葉丹琴絕對的有人,這是純自然的流露,遠比那種可以的討好強上無數倍。葉凡撕碎一切偽裝,一瞬間就強勢的助其褪去所有的青澀。

……

葉凡雖然將葉丹琴給吃了,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出面去見母青,對於他的決定,葉凡琴倒沒有什麼後悔的感覺,她知道相比讓他出面,這次將身體交給他才是真正最大的收穫。只要是葉凡的女人,今後的天玄世界總會有她的一席之地,只要經營得好,做一個一統整個天玄世界的女皇還是有很大的幾率的。

葉丹琴很明白一點,母青是真正的神靈,她不會在天玄世界逗留太久,所以說天玄世界的全力最終還是會交出來,只要她有耐心,整個天玄遲早有一天都會屬於她。

葉凡雖然對葉丹琴的事情不是很上心,不過他還是知道這個女人的心思的,對於這些他只是置之一笑,既然她喜歡,那將來留給她就是了。這裡畢竟是葉凡的故鄉,他絕對留給自己的女人管理,總歸是一件好事。

葉凡這段時間絕對的忙,剛剛應付完葉凡琴,他發現葉家的人找上門來,這些傢伙不知道從哪裡知道天邪大世界中的葉家倒霉了,他們想要依附他。對於葉家的事情,葉凡不置可否,雖然當初沒有真正找葉家的負責人談,但是整個葉家明顯就是想要捨棄當初的盟約,跟天邪大世界中的葉家走,如今天邪大世界中的葉家倒霉了,他們又想倒向他,他能給這些傢伙好臉色才怪。

如今有了葉神撐腰,葉凡完全可以隨意決定葉家的生死,對於這些當初選擇葉家的人,他根本沒有必要給其任何好臉色看。葉凡沒有理會葉家的人,他將這一切都交給葉璇處理,雖然她對這個家族沒有太大的感情,但她還是決定讓她來負責一切。

對於葉凡的安排,葉璇還是接受了,她跟月娥一道直接接見了葉家的人,如今的情況完全不同了,當初葉家降臨時,整個葉家的人可是第一時間相當於將葉璇軟禁,而現在一個個站在她的面前,就連大氣都不敢亂出。

葉璇一身公子哥裝扮,她似乎很喜歡這種裝束,面對葉家這次過來的一群代表,她始終坐在那裡喝茶,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並不是對葉家有感而發,而是因為尤仙的茶藝隨著修為晉陞,已經達到一種無法言語的境界,小抿一口讓人有種如登臨仙境一般的美妙滋味。

葉家的代表全都是葉璇的長輩,他們雖然處於弱勢,但是對於葉璇的態度都異常的不滿,年齡大的自然能夠容忍,可是那些年輕一輩,臉上的表情都異常的難看。

「葉璇,你這是什麼態度?」

葉厚宇一臉憤怒的看著葉璇,要不是周遭無數鸞衛虎視眈眈的目光,他絕對要衝上去給葉璇以顏色看。

葉凡嘴角綻起一個譏誚的弧度,她並未理會葉厚宇的憤怒,仍然沉浸在尤仙的茶藝中,彷彿這傢伙的憤怒質問就是蒼蠅在亂飛,渾然沒有在意。

「葉璇,你就是這樣對我們這些長輩的?」

這個時候一個婦人也忍不住開口了,她是葉璇的姑姑葉玲,一身修為只有神魂境,如今葉家的家主就是她的父親,這次過來可以說她代表的就是葉家的家主。

葉璇的目光掃過這些所謂長輩,她的嘴角綻著冷笑道:「你們過來是幹什麼的?」

葉琳冷著臉道:「我們這次過來是代表葉家打算跟世子殿下聯盟的,你作為咱們葉家一員,難道不應該從中斡旋,幫助我們葉家嘛。」

葉璇譏笑道:「你們想要跟我男人聯盟?」

葉厚宇厲聲道:「葉璇,你這是跟姑姑說話的態度嘛。我們葉家歷史悠久,是真正的古老家族,論實力如今的天玄世界有幾個能夠比得上,怎麼就不能跟他結盟?」

葉璇譏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如今你們的靠山天邪大世界中的葉家毫無生路,而現在整個天玄世界是誰在做主?你們提出聯盟不覺得很可笑嘛,我男人有必要跟你們結盟?他想要掌控整個天玄甚至連自己都不用動手,你們根本沒有任何談判的資本,唯一的選擇就是徹底臣服,不然天邪大世界中的葉家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葉厚宇厲聲道:「葉璇,你這是什麼話,天玄世界是大家的天玄世界,什麼時候成為他的天玄世界了。還有不要忘了你可是我們葉家的人,這個時候不是應該站在我們葉家的角度考慮問題嘛。」

葉璇還沒有開口,一旁的月娥不屑道:「天玄世界如今就是我男人的地盤,你們不會真不知道吧,掌權整個邪魔宇宙國的界之主宰已經發話,這裡將作為我男人的領地,也就是說你們所有人都是我男人的手下,你們這個時候跑來這裡跟我男人談判,-是不是腦子燒糊塗了。」

說到這裡,月娥嗤笑道:「還有你們不是說要聯盟嘛,怎麼沒有看到家主過來,難道我男人還不值得驚動他?則!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葉玲臉色難看道:「我爹並不是什麼架子大,他只不過是想要過來探探口風,我……」

葉璇不耐煩擺手道:「你們不要廢話了,直接回去告訴他,就說想要聯盟那是痴心妄想,整個葉家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成為附庸家族,這件事情沒有任何商量餘地,你們不要指望可以到天邪大世界中去避難,如今整個天玄已經被我們的人封鎖,而且就算你們真的有辦法過去,等著你們的將是邪魔宇宙國的制裁,那樣你們將死的更慘。」

「葉璇,你欺人太甚!」

「葉璇,你可是咱們葉家的人,這個時候怎麼可以完全向著外人!」

「葉璇,你爹娘如今都還在葉家,你難道就不顧忌他們了?」

葉家所有代表立時挑起來,他們一個個憤怒填膺,恨不得找葉璇拚命,更有甚者忍不住破口大罵。

「啪啪啪……」

根本就不用葉璇動手,這些破口大罵的葉家子弟全都被鸞衛的巴掌扇飛,一個個瞬間就昏死過去。

鸞衛閃電間出手,一下子就將葉家的人震懾住了,這些鸞衛每一個都表現出武仙境的恐怖實力,那種氣息隨便溢出一絲來,都能讓葉家所有人不寒而慄。整個葉家這一刻徹底安靜了,他們似乎才意識到自己所面對之人的恐怖。

葉璇一臉冷笑道服侍著這些靜若寒蟬的葉家長輩,她不屑道:「沒有聽說過一句俗話嘛,嫁出去的女人就是潑出去的水,我如今是他的女人,那自然就是他的人,現在一切都要以他的利益為重。你們馬上.將我的父母送過來,然後讓那個傢伙親自過來投誠,不然下次就是我親自帶人過去要人。」

葉璇開始直接送客,她的方式很是粗暴,讓鸞衛紛紛出手,將這些傢伙直接扔出去。

整個過程葉凡自然都看到了,是實話他還真沒有想到葉璇的處理方式竟然會如此不留情面,這讓他明白,葉璇平日里在葉家肯定是沒有少受這些傢伙的欺負,如今正想藉助這次機會徹底羞辱這些傢伙。

既然葉璇想要玩,葉凡自然權利支持了,葉家根本就不足為慮,他直接調配一千鸞衛給她,讓她好好將這個葉家收拾一番。天玄世界的葉家由葉璇出面解決,不過葉凡還必須解決一直留在傳承之塔中的葉月仙,她好像在邪神分身的手上,這件事情絕對馬虎不得,萬一沒弄好這個跟自己簽訂了婚約的美女還沒有睡過一次就掛了。

邪神雖然只是一具分身,但實力絕對恐怖,就算結合母源神殿跟傳承之塔的封印之力,這傢伙的實力還是遠遠超過他。當然,葉凡並非孤身一人,他還有其它主神可以調用。葉凡並不想將這些主神幹掉,他很清楚每一尊主神只要收服了,那將是難以想象的財富,將來某個時間段肯定會給他帶來難以想象的好處。

葉凡直接進入到傳承之塔,當然他是選擇自己的分身進入其中,這具分身完全是由生命母巢跟光明母巢聯手創造。

被封印在母源神殿中的神族多不勝數,加起來完全可以組建一個大世界,這是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只不過要收服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進入傳承之塔,葉凡自然不可能直接殺入母源神殿中,他先一步找到傳承之塔器靈道:「現在要如何搞定這些神靈?」

傳承之塔器靈搖頭道:「一般的神靈或許不成問題,但是那些主神就比較麻煩了,主人現在還沒有能力掌控他們,還是等主人的實力真正突破到神境才說吧。」

葉凡皺眉道:「一定要等到那個時候?」

傳承之塔點頭道:「就算有壓制存在,我們也不可能收服這些神族,不過主人也不用擔心,雖然不能夠直接收服他們,但是可以通過收服一隻只神族讓他們逐漸征服每一個神族,逼迫他們簽下神靈契約,那樣基本上就會聽從主人調遣了。」

「這樣太麻煩了。」

葉凡皺眉。

傳承之塔器靈嘆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要收服這些神靈只能通過一步步來,而且還必須由主人親自參與到征服這些神靈的戰爭中,這樣他們才會選擇向主人效忠。」 葉凡雖然感到遺憾跟不甘,但他相信傳承之塔器靈的話,征服母源神殿中的這些神族任道重遠,他沒有必要急於一時。當然,收服神族不用急於一時,可將葉月仙救出來卻勢在必行。

「有什麼辦法將她救出來?」

傳承之塔器靈皺眉,葉月仙在邪神分身的手中,這傢伙雖然只是一尊分身,但卻是真正的神靈,直接搶人絕不是明知選擇。

「要救人最好辦法莫過於找出足矣抗衡邪神分身的人出來,主人現在身邊到時有四尊主神級強者,但是真正能夠媲美邪神分身的暫時只有一個。」

葉凡自然知道傳承之塔器靈說的人是誰,這不由讓他眉頭緊皺起來,他如何不知道母青是對付邪神最好的選擇,可他從內心深處來講非常抗拒這個方法。畢竟母青曾是邪神的女人,讓他們見面他心中中有種怪怪的感覺,雖然知道邪神分身不可能跟母青的分身發生什麼,但他還是難以介懷。

葉凡知道這是一種妒忌的情緒,雖然現在母青徹徹底底屬於自己,但她曾今卻屬於別人,這對於一個佔有慾異常強烈的男人來說,是無法忍受的一種事情。邪神從很早一起就處於葉凡的對立面,雖然他從邪神的遺贈中獲益不少,但總體來說沒有一點好感,如今再加上母青的事情,他們之間絕對沒有任何合併相處的跡象。

一定要幹掉邪神!

葉凡心中對邪神充滿強烈的殺意,這讓他明白只有徹底將邪神幹掉,他心中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才會消失。

只是要如何幹掉邪神這具分身了?

葉凡的眉頭緊皺著,邪神的分身能夠發揮出仙皇鏡的武力值來,雖然母青能夠發揮出這一等級的實力,但要想將那傢伙幹掉太難了。

必須另想辦法!

葉凡腦中無數念頭閃動,第一個能夠想到自然是葉神,這傢伙要幹掉邪神的分身簡直太輕鬆了,可是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就被他否定了。葉神的確有這個實力,就算邪神正處於巔峰狀態,他也能夠戰勝對方,但他可不想暴露傳承之塔的存在,就算沒有暴露,他也不想讓葉神聯想到什麼。

腦中無數念頭閃躲,葉凡一瞬間就想到邪艷,她雖然只有仙王境的實力,但她的本體可是一尊真正的主神啊。想到邪艷,葉凡自然也想到了光明系神族那些陷入沉睡中的神靈,當初在母源神殿中她們出手有顧忌,可是現在可是在傳承之塔中啊,這樣應當不會暴露她們。

「可否讓光明系神族那些處於沉睡中的神靈出手?」

傳承之塔器靈點頭道:「完全可以,不過她們的實力都消耗太大,只空有身體跟境界,並不具備這一境界所具備的的力量。」

葉凡興奮的道:「只有神體這也沒有關係,在特定的環境下武者僅僅依靠肉身力量完全可以打爆同階武者。」

葉凡一點也不含糊,直接將神鸞、神狐召喚過來,兩女對於他的提議自然不會拒絕,不過要讓沉睡中的神靈蘇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特殊方法激活。

「要什麼方法激活?」

葉凡微微皺眉。

「不知道主人要激活那一等級的神靈?」

神狐屁股一盪,瞬間就出現在葉凡的身邊,她惹火的身體順勢就依入他的懷中,雖然是在詢問,但她一雙魅惑的眼眸凝視著他,一切都在不言而喻中。

葉凡的手掌落在神狐的屁股上,說實話那種手感絕對是一種享受,尤其還是光明系神族那種獨有的衝動屬性,讓這種感覺無限升華,根本就停不下來。葉凡緊摟著神狐,雙掌感受著光明系神族美女獨有的美麗,他喜歡這種愛不釋手,根本停不下來的感覺,這讓他陶醉其中根本不願脫離出來。不過雖然享受,葉凡還是感到深深的遺憾,不管是神狐,還是神鸞,這些最頂級的母神都只能看與摸,絕對不能夠真正玩,不然那可是會出問題的。

葉凡陶醉的跟神狐熱吻一番,這才笑道:「自然是將你們幾個最強的激活了,不過我想這一定要求很高吧,不知道我需要怎樣做才能真正將你們的本體激活。」

神狐的一隻嬌嫩**順著葉凡的褲帶就鑽了進去,如意神甲就算有意阻攔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神狐玉臉含嬌綻媚道:「主人要想激活我們輕鬆容易得很,只要用主人最強的天賦技能【霸王卸甲】攻擊我們就行,保證一擊就能見效。」

葉凡翻白眼道:「你說的這個方法倒是一擊見效,可這樣一來本公子絕對要死在你們的肚皮上,還是說一些可行的方法出來吧。」

神狐吃吃笑道:「我們的本體要想蘇醒過來其實容易得很,主人完全就是瞎操心。」

神鸞附和道:「的確很容易,只要我們的這些分身回歸本體,本體就會在最短時間內蘇醒,不過蘇醒之後就有些麻煩了,我們要想再度陷入沉睡要耗費不少時間。」

葉凡笑眯眯的道:「有什麼條件就直說吧,用不著拐彎抹角。」

神狐笑道:「我們依靠藏身於母巢中恢復力量這本身就對母巢的負荷很大,主人啊,您可否求一求傳曾之塔器靈啊,讓我們的本體都進入其中,那樣恢復起來就要快很多。」

神鸞意識點頭附和道:「沒錯啊,如果我們這些主神級別的神靈離開,母神就能夠將龐大的能量全都用來製造全新的神靈跟神族,這樣才是真正提升主人手中實力的最好辦法。」

葉凡點頭道:「我想這個問題傳承之塔器靈絕對會答應的。」

傳承之塔器靈自然聽到兩女的話,他不由冷哼道:「我現在只有第一層,一切都處於最原始狀態,你們想要進入其中自然沒有問題,不過這樣一來對我的負荷就會增大,有很多東西在使用時就會受到限制。除非主人能夠儘快找到第二層傳承之塔,不然你們就算進入其中,也很難恢復太多的實力。」

神狐喜道:「我們自然知道要想讓我們的實力完全恢復很難,但在傳承之塔內明顯要比在母巢的體內恢復得更快。至於找尋第二層傳承之塔的事情,我想主人洪福齊天,應當很快就能夠找到的。」

「沒錯,主人的氣運向來就強,我感覺主人只要進入天邪大世界,說不定就能夠找到第二層傳承之塔。」

傳承之塔器靈直接將兩女的話過濾,他看著葉凡道:「讓她們都進入傳承之塔也好,將來等進入天邪大世界就可以製造出更多的神族戰士,這樣更有利於你提升是實力,。更快的打入幽影族內部。」

「還真要打入幽影族內部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