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於將之煉化?煉氣境的菜鳥可無法煉化神器。


現在這口刀,在江沉的手中只能算是一個拉風的大砍刀,甚至他也接觸不到其上的神帝大道,唯有他達到歸墟境之後,才能逐漸的感應到其上的神帝大道,慢慢的開始將其煉化。

那神帝大道,也就是所謂的神帝傳承了。

“多謝前輩提醒,晚輩曉得了!”

江沉朝着天上的毒龍拜了拜。

江沉倒是不擔心,他手上的儲物戒指也是神器,足以鎮壓拉風大砍刀之上的韻律,回去之後給慕傾雪和熊霸天看看,她們兩個都是神王重生,應該可以讓大砍刀之上的神韻收斂。

毒龍點了點頭之後,就消失在黑雲裏,大概是回家睡覺了。

“前輩好走!”

江沉揮了揮手。

“哎呀,頌拓將軍,現在該討論一下咱們兩個的事情了!”

江沉轉過身來,看向頌拓,言語之間有些不客氣。

“叫我頌拓大廚!”

頌拓大義凜然道:“現在我就是公子你麾下第一大廚,負責您的起居飲食!若是您不放心我,就給我吃下鎖心丹,小的一定對您忠心耿耿!”

江沉呆了呆,然後他飄飄然道:“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王霸之氣一顯,虎軀一震,八方小弟納頭便拜?”

“明明是龍軀一震,老子不得不拜!”

頌拓大廚心裏吐槽,但卻大聲的說道:“對,就是英明神武的公子的王霸之氣征服了小的!”

“嗯,你先不忙做飯……現在你去那座大陣裏,把我家霸天和那兩隻狗帶出來。”

雖然知道熊霸天不會有事,但江沉內心深處依舊擔心她。

“小的遵命!”

頌拓將軍如蒙大赦,屁顛屁顛的就朝着山下跑去。

“大廚,你可別趁機逃走了……毒龍前輩就在雲上看着你呢。”

江沉遠遠喊道。

撲通!

頌拓一個跟頭摔倒在地,從山頂滾了下去。

…… 第八十七章

頌拓顯然想跑。

但這裏是莽荒,毒龍臥居雲上,俯視這裏的風吹草動,頌拓敢跑,毒龍第一個滅了他。

頌拓連滾帶爬的朝着大陣的方向而去,也不顧自己是否真的能破開這座大陣。

江沉把太子的傀儡身也裝進儲物戒指之後,也跟着下了山,他閉上眼睛,將一切都交給了第六感。

到了這一刻,江沉才真正的意識到某些事情……他可以憑藉第六感,憑藉直覺,無傷走出這座擁有屠殺毒龍威能的大陣。但是陣中的熊霸天卻被死死困住,無法掙脫,最多隻能自保。

江沉的潛在第六感,比熊霸天更加強大。

至於這第六感是從哪裏來的,江沉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那次被南宮情刺激了一番之後,莫名其妙的就有了。

嗯,不是那個有了。

江沉沒有央求毒龍去救熊霸天,這座大陣本就是爲毒龍準備的,一旦毒龍入陣,必死無疑。

頌拓大廚好似一個愣頭青一樣一頭扎進了大陣裏,連個浪花都沒翻騰出來。

江沉搖了搖頭,他來到先前擊殺靈僕的地方,這裏纔是破陣的關鍵。

“太子臨走的時候將佈陣的關鍵帶走了,這座陣法……嗯,已經沒有威脅了。”

江沉睜開眼睛,徹底放下心來。

這座大陣威能強大,顯然是用某種神器爲陣眼佈置而成,太子離開,自然不會將神器留在這裏。

果然,不大一會,前方的大陣就是一陣地動山搖,轟然解體。然後江沉就看到熊霸天拖着鼻青臉腫的頌拓大廚,從大陣的廢墟里跑了出來。

此刻熊霸天面色焦急,雖然有些狼狽,卻並無大礙。

“腦公!”

見到江沉之後,熊霸天一把將頌拓丟開,然後撲進江沉的懷裏,放聲大哭。

大黑狗把江沉弄丟的那一刻,真的將熊霸天嚇壞了。

兩世爲人,這是她第二次這般焦躁,第一次是在她重生之前,江沉死去的那一刻。

“放心啦,我沒事的,不哭不哭!”

江沉摸了摸熊霸天的小腦袋,笑着說道,“對了,那個廚子呢?”

“汪汪汪!”

大黑狗鬼頭鬼腦的走在前面,狗麒麟則是變成一尺大小跟在後面,順便咬着廚子的腳,將他拖到近前。

熊霸天沒有理會他們,她擦乾眼角的淚痕,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番江沉的全身上下,沒有遺留下任何一個角落。

就在她要扒掉江沉衣服的那一刻,才被江沉阻止。

“脫衣服這種事情,十年後再說!”

這個蘿莉分明是在趁機揩油。

“哦。”

熊霸天嘟着嘴巴,一臉不滿。

“對了腦公,你是從哪裏弄來這個寶貝疙瘩的。”

熊霸天這纔看向頌拓大廚。

“我收服的廚子,專門用來做飯的……嗯,在山上,他已經做好了一桌子好菜!”

然後,江沉又把拉風大砍刀拿了出來,道:“霸天,有辦法收斂其上的神韻嗎?”

“到手了?”

熊霸天的眼睛一亮,吧唧一下在江沉的臉上親了一口,笑道:“腦公真棒!”

“非禮勿視!”

頌拓大廚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這裏怕是不行,等一會咱們去了諸神領域再說。”

熊霸天胸有成竹。

“對了,這貨是不是後世的莽荒神帝?”

江沉小聲的問道。

“不是!”

熊霸天很乾脆的搖頭:“但卻是日後神界的一個大人物!”

“那這貨呢?”

江沉又把太子的傀儡身拿了出來,這傀儡身依舊還保持着太子的樣子。

“好高明的傀儡術!”

熊霸天在見到這傀儡身的剎那間,忍不住嘖嘖驚歎,先前靈僕用此傀儡術,連她都被騙了。

現在在見到這被打回原形的傀儡身,熊霸天哪裏還會認不出來。

“也不是。”

熊霸天搖了搖頭。

“那真正的莽荒神帝,還沒現身?”

江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至於廚子後世會成爲神界什麼大人物,江沉菜不在乎,再大能大得過他?

然後,他將之前在山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熊霸天。

“那刀靈被腦公的丹田吃掉了?”

熊霸天的眼睛一亮,“如果我猜的不錯,無論誰拿到莽荒弒神刀……嗯,拉風大砍刀,最終成爲莽荒神帝的,都是那刀靈!”

Www◆ тTk án◆ c○

“帝級神器受到神器本身限制,無法化形,但若是它能奪捨生靈肉身,便可藉此化形爲生靈……莽荒神帝應該是這大砍刀的刀靈!”

熊霸天十分輕易的就判斷出許多事情來。

換句話說,後世的莽荒神帝已經被江沉吃掉了。

江沉的心情大好,他一把抱起熊霸天,然後笑道:“走,上山吃飯去!”

“吃飯吃飯,肚子好餓!”

熊霸天也眉開眼笑。

頌拓大廚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兩人兩狗的身後。

方纔大黑狗和狗麒麟已經向廚子示威了……它們倆纔是一號和二號跟班,後面還有周肅和崔玥等人,廚子的地位只能繼續往後推。

廚子苦兮兮的跟在後面,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方纔在大陣中,他見到熊霸天的第一瞬間,就被熊霸天一棍子撂倒,他堂堂一個神海境巔峯的強者,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然後,他又被兩隻狗虐了,他那腫脹的臉蛋,其實是被狗咬的。

就算是沒有毒龍,現在他也不敢逃走了。

“對了,你是青雲大陸青天王朝的武者吧?”

忽的,熊霸天問道。

“對,小的確實是青天王朝的將軍!”

廚子趕忙應道。

“既然你是青天王朝的將軍,你的身上一定有進入諸神領域的信物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