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於更多的奧秘,或許以後能夠解開,現在是不行了,想太多隻會頭大。


范浪收了收心,又捏了捏鼻子,乾脆封鎖了嗅覺,這是一種小能力,跟潛水龜息相似,隨隨便便就能辦到。

失去了嗅覺,他反而覺得舒服多了,騎著黑月麟落了下去。

在他等待的那群人來之前,他要一直留在這裡,與周圍的屍山骨林為伴,或者說為敵。

「一路上辛苦了,吃點東西吧。呃,如果你還有胃口的話。」

范浪取出一隻冷掉的烤鴨,遞給了黑月麟吃。

妖寵可以存入卡中,但不代表可以餓肚子,平日里是要餵食的,喂一些特殊的食物,甚至還可以提升妖寵的實力。

黑月麟的胃口比范浪想象的要好得多,張開滿是尖牙的大嘴,幾口就把烤鴨吃乾淨了,然後朝著范浪張嘴吐舌,顯然還沒吃飽。

范浪笑了笑,又取出各種食物餵給黑月麟,喂的飽飽之後,才使其化為卡牌,收進了捆在手臂上的卡包。

范浪一步步走向眼前的洞口,走了一段路,就聽路邊的一具魔族屍體發出了古怪的聲音。他瞥眼看去,魔族屍體正好抬起了頭,與他對視了一眼,入目的是一張完全腐爛的臉,有小蟲子在眼眶附近的爛肉中穿行。

詐屍了!

這種事情放在別的地方很少見,放在無底魔冢就很常見了,每天都會發生。

此地死氣濃郁,屍體受到死氣的侵染,久而久之就有可能詐屍,由屍體轉化為殭屍。至於那些骷髏白骨,也可能「復活」。

死亡之後,靈魂註定要前往黃泉世界,那裡才是歸宿。屍體詐屍之後,只是一具空殼,沒有任何的思想,只有一些殘存的本能。

「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嚇唬我可就不對了。」

范浪拔劍出鞘,隨手一揮,寒光閃爍而出,將那具殭屍的腦袋斬開,同時斬滅了裡面的「屍心」。

所謂的屍心,就是殭屍體內力量的凝聚之處,每個殭屍的屍心位置不同,毀掉屍心才能徹底殺死殭屍,否則砍掉腦袋都沒用。

洞口周圍的殭屍與骷髏精,全都是最弱的,隨隨便便就能殺死,給的經驗值少的可憐。

范浪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忽略了周圍的那些殭屍,徑直走到洞口附近,縱身跳了下去。

真正厲害的殭屍在下面!

反正也要等關鍵的人來,索性在這裡好好練級,爭取把等級衝到玄尊九級。

范浪縱身下落,張開了背後的涅槃天翼,翼展冒起紅光,照亮了四周。

周圍是地底岩壁,開鑿了螺旋形的道路,這是運送屍體的道路,但是並不深,延伸出一段距離就消失了。

岩壁並不規則,有些凸起的地方,堆積了很多屍骨,當然也有不安分的殭屍。岩壁上有一些地洞,裡面彷彿藏著黑暗的秘密。

最底處才是最危險的,無數的屍體堆積在深淵之中,由於死氣的遮擋,難以看清下面的情況,肯定觸目驚心就是了。

這裡是死亡之地,生人勿近,范浪的到來,驚動了長眠的死者,一雙雙沒有感情的眼睛望向了他。他身上所散發的活人氣息,在這裡是一種危險的信號。

「嘰嘰!」

下方忽然響起了一陣鳥叫聲,一群妖鳥飛了上來,一個個長得怪模怪樣,有點像是禿鷲,只不過渾身無毛,比禿鷲丑得多。

這些是食屍鳥,喜歡吃腐肉,還喜歡吸食死氣,對活人有進攻性,單體實力在五星左右。

范浪根本不把這些食屍鳥放在眼裡,直接扇動涅槃天翼,施展出破滅天羽技能,化作千百道羽毛寒光,將食屍鳥統統射殺,收割了一小波經驗值。

這算是無底魔冢跟范浪打了個招呼,真正的危險還在後面。

范浪繼續下潛,不斷深入。

三百米、五百米、一千米……

來到這麼深的地方,竟然還沒到底,甚至還差得很遠。

嗖!嗖!嗖!

幾具實力不俗的殭屍突然從周圍撲了過來,這些殭屍的星級都在六星,他們可以凌空虛踏,還保留了一部分生前的戰鬥本能。

從現在開始,遇到的敵人多少像點樣了。

范浪抽出龍鱗劍,猛然扇動雙翼,施展火鳳燎原焚燒衝過來的殭屍,火光大盛,令周圍變得更加明亮,卻還是無法照徹濃郁的死氣。

有的殭屍被直接燒死,身體焚化,屍心毀滅。

還有的殭屍挺了過來,范浪出劍補了幾下,這才把來襲的殭屍殺了個乾淨。

繼續下潛,又有新的敵人冒了出來。

這次的敵人是白骨組成的一條大蜈蚣,體長足有幾百米,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具屍骨。

頭骨、胸骨、手骨、腿骨、雞*雞骨等等,胡亂的拼裝連接到一起,形成了蜈蚣的形狀。

這是連骨屍蟲,七星級的怪物,就算身體被打碎,還是能重新組合到一起,非常的難纏。

當然,所謂的難纏是相對的。

以范浪的實力,滅殺連骨屍蟲沒問題。

佛蓮怒斬!

范浪釋放佛力,在劍上凝聚出一朵金色蓮花,對著連骨屍蟲攻了過去,蓮花綻放,花瓣飄飛,將整個連骨屍蟲籠罩在內。

就聽咔嚓脆響連連響起,連骨屍蟲被劍氣蓮花切碎,化作了無數的碎片。

僅僅一次交鋒,連骨屍蟲就被幹掉了。

七星級的連骨屍蟲與玄王相對應,但是要比人族玄王差很多,畢竟人族的各種戰鬥手段更多,還有各種卡牌裝備相助。

繼續往下走,遇到的敵人越來越厲害,甚至有一些八星級殭屍出沒。

「差不多了,就在這裡練級吧!」

范浪停下了腳步,決定在這裡一邊殺怪一邊等待。 「五叔,我想出去吃。」姜小時根本就對管理公司沒什麼興趣,要讓她把那些資料都看完,她表示相當的困難。

「還是去以前的老地方?」

「好。」

傅辰修把外套穿上,拿上車鑰匙,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姜小時在路過莫江湘的位置時,腦子一轉,停下腳步,不放過任何一個好的機會,「莫秘書,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飯?」

在一旁教莫江湘的羅亦頭皮一緊,驚嚇的看著姜小時,想開口幫自己可憐的徒弟說兩句,「小小姐……」

「小小姐,我已經吃過早飯了,祝你用餐愉快。」莫江湘面含微笑的拒絕了姜小時。

羅亦滿意的在心裡為自己的徒弟點了一個贊,做的好,聰明,不去肖想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姜小時,「……」

傅辰修牽著某人的手微微用力,姜小時就直接就比強制性的拉走。

……

姜小時吃著清粥小菜,偶爾偷瞄一下大佬,女主現在對大佬無感,那麼大佬了,或許大佬對女主有感覺了。

姜小時的小腦袋瓜子轉的快,絲毫都沒有感覺自己是走在作死的路上。

「五叔……」

「嗯。」傅辰修淡淡的看著表情不自然的某人。

姜小時淺淺吸了一口氣,故作閑聊,「五叔,你絕對莫江湘是秘書的那塊材料嗎?」

傅辰修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白水,表情絲毫沒有變化,「你喜歡,就算她不是,我也會讓羅亦把她培養出來。」

姜小時,「……」

「五叔,你覺得莫江湘漂亮嗎?……」

傅辰修眼皮微掀,幽邃的黑眸靜默的看了她兩秒,單手挑起她下巴,嗓音帶著蠱惑人心的意味,「小時,五叔眼裡只有一個女人,也只會覺得一個女人漂亮,那個人就是你。」

姜小時小臉在他說完話的瞬間就爆紅起來,從脖頸紅到耳朵尖,心臟撲通撲通的毫無節奏的跳起來了,密集如扇的睫毛輕輕的顫抖著。

母胎單身二十多年的她,接二連三的被這麼一個大帥哥表白試問誰受的了,雖然心裡知道大佬是在對著這具身體表白,但是還是忍不住心跳加快。

「五叔……我們之間是不可以的……」姜小時紅著臉蛋,將頭偏在一邊。

傅辰修根本就不給她逃避的機會,強迫她跟自己對視,眉目犀利冷銳,「我說可以就可以,小時,五叔允許你調皮,不過你不要來挑戰五叔的底線,五叔的耐心被你耗光,後果不是你自己可以承受的。」

姜小時吞喉嚨,惶惶然的看著傅辰修,她怎麼有種錯覺,大佬好像已經把她心裡的小九九看穿,在警告她……

「五叔……我知道了……」姜小時被大佬的目光給看慫了,她現在裝乖巧老實才是正確的,走之前就安分守己。

「知道就好,過來。」傅辰修放開她,對著她勾了手指。

姜小時乖巧的過去,心裡疑狐,眼中茫然的看著大佬。

「親我。」傅辰修指著自己的薄唇,說道。 殺戮,戰鬥,再殺戮,再戰鬥,彷彿無窮無盡。

反正這裡的殭屍跟骷髏精本來就沒有生命,范浪殺起來自然不會手軟,收割著一波又一波經驗值。

此時此刻,范浪正跟一名魔族高手交戰,對方實力不弱,要稍微花費一點力氣才能取勝。

無底魔冢死氣濃郁,適合修鍊一些與死氣有關的功法,再加上這裡的屍體也有一些價值,能發死人財,故此偶爾會有一些魔族來到此地涉險。

正在跟范浪交手的這位魔族高手,就是這種類型。

能在這裡遇到范浪,只能說這位魔族高手太倒霉。

殺!

范浪甚至都沒有進入人龍形態,直接以正常狀態戰鬥,施展出萬影劍法,化作萬千劍影,將那魔族高手生生斬殺,連屍體都沒留下,免得將來再詐屍。

幹掉這位魔族高手,爆出了不少經驗值,剛好成為臨門一腳,幫助范浪升了一級。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尊9級,玄力+1500,生命值+1500。】

玄尊九級!

范浪經歷那麼多場戰鬥,腳踩著屍山血海,終於達到了玄尊所能達到的巔峰,再進一步就是玄王境界,獲得逆天象的能力。

成為真正的玄王,可以直接扭轉天象,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何等氣派,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要藉助天象珠才能辦到。自己的力量跟外力,絕對是兩個概念。

范浪真是恨不得現在就踏入玄王境界,結果一看經驗值就傻眼了,差的實在太多,恐怕要殺一捆玄王敵人才能升級。

「升級所需的經驗值翻了倍的往上漲,真是坑爹,偏偏這玩意改不了,改好多次都直接崩潰,比小姑娘還脆弱。」

范浪暗暗抱怨。

要是能直接修改經驗值總量,他早就下刀子了,哪會拖到現在。

當然,所謂的能改與不能改,全都只是暫時的,沒準哪天攻克了難題,找到了新的方法,亦或者重新構建經驗值系統,也許就可以修改了,到時候等級暴漲,肯定很過癮!

范浪意*淫了一下。

接著他又看了看自己的總戰力,這是一個綜合性的數值,是等級、攻擊力、生命值、裝備屬性等等加在一起之後重新計算而得出的結果。

一百點玄力能夠折算成一點總戰力,所以總戰力的數值看起來不會那麼嚇人,但確實能體現出玩家的總體實力,是衡量實力進步的一個重要標尺。

范浪現在的總戰力是26872,已經算是高的離譜了,很多玄王都只有他的三分之一!

升了一級,時間也差不多了,范浪決定暫停升級,前去濟融潭所在之處。算起來,那伙「特定」的人,應該就快到了。

魔武紀元存在著一條時間線,有些任務只有到了那個時間才會發生,范浪接下來要參與的任務就屬於這類。

范浪張開雙翼,飛到了一處特定的地方,這裡有著一處地洞。

像是這類地洞,周圍有很多,全都大同小異,有的還彼此連接。

范浪進入洞中,來到了最深處。這裡有著一面凹凸不平的岩壁,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實際上暗藏玄機。

范浪握緊拳頭,單單讓整條手臂進入人龍形態,肌膚上覆蓋了一層金屬般的龍鱗,燃起熊熊的玄力,對著岩壁一拳轟出。

轟隆……

震耳巨響,地動山搖,前面的岩壁被生生轟碎,後面竟然別有洞天,有著一條隱藏的通道!

無底魔冢屬於一個大墓地,而裡面是另外一處墓地,墓中套墓,濟融潭就在墓地的最深處,是一位古代強者的埋骨之地。

按理講,要用另一種特殊的方式才能開啟墓門,奈何這座墓遇到了范浪這個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傢伙,直接用拳頭把墓門轟爆了。

如果盜墓真的分為南派北派,那范浪一定是北派的,簡單粗暴。

范浪走進通道,一路上平安無事,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順利的走到了盡頭,這裡有著一處拐彎轉折。他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進入人龍形態,然後猛然衝出。

拐角對面是另一條通道,通道盡頭處是一面牆壁,牆上刻著猙獰的雕刻,還有相應的陣法。

陣法察覺到有人闖入,立即啟動,凝聚死氣,化作一道光束,激射向范浪。

無底魔冢死氣濃郁,這處陣法一直在積年累月的吸收死氣,發出的死氣攻擊,總量足有五十萬點,比范浪的判官印還要更勝一籌!

就算范浪都要小心應對,若是被光束擊中,後果不堪設想,他靠龍之眼的洞悉效果鎖定攻擊,急忙閃身躲避,光束從身邊飛了過去,打在了牆上,令牆壁化為飛灰,多出一個大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對面陣法的第二波攻擊緊隨而至,這次乾脆打出了一道充斥整個通道的黑風,氣勢洶洶的撲了過來,根本躲無可躲。

相比之下,這道攻擊面積更大,但也更為稀薄,威力要比之前的光束略遜一籌。

范浪雙掌一推,一手釋放生氣,一手釋放佛光,一白一金兩道光芒亮起,起到了剋制死氣的作用。

黑氣與光芒相撞,開始迅速的湮滅光芒,向著范浪本人逼近。

范浪咬牙支撐,以最快的速度往前沖,生生破開一條道路,衝到了通道盡頭。死氣不斷逼近,甚至傷到了他的肌膚跟身上的裝備,原本閃亮的金屬,瞬間暗淡下來,接著變得銹跡斑斑。

在傷害繼續擴大之前,范浪雙拳齊出,轟在牆壁之上,將刻著陣法的牆壁轟的粉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