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於羽箭,這個好說,從哪些屍體上取就好,雖然之前不是我操縱身體,但是,某些技能還是有些印象的。況且,TA離開的時候,告訴了我一些關於紅霧的事情,大體上能猜個八九不離十,只要在驗證一下就好了。


相比惡魔狀態的我,現在的狀態,操控元素還是有點困難的,雙臂伸展,左手搭在右手上,這樣可以加強對風的操控,閉上眼睛,感受元素的存在,幻想一直巨手……

遠處,某具屍體上插著的羽箭,像是被什麼吸引一樣,開始劇烈擺動起來,然後越來越劇烈……

「嗖!」羽箭飛起。

「嗚…嗚…嗚」在空中飛舞著,形成破空的生意。

接下來,就是如何收回來了,稍微分心,就可能給自己來個透心涼,或者幹掉身邊的隊友。

時間在一秒、一秒的流逝,如果不能加快速度,班前輩那邊就危險了,紅霧本身就迷惑心智的能力,這也是我為什麼選擇用這種方法取回羽箭,而班的變身將這種危險放大了數十倍。

心情開始急躁起來,

「啪!」

羽箭突然承受不了外力,斷裂。

「再來!」

「平靜…平靜…」我不停的安慰自己。

終於,成功了一次,雖然有所偏差,弓箭收回后,扎進了我旁邊的牆壁上…,一回生二回熟,之後的事就好解決了。

「李!」

某聖騎士屁顛屁顛的過來點點頭,開始著手給羽箭施展聖光,接下來,遊俠取下弓箭,看著紅霧,大搞估算了下通道的方位,射出一箭。

「嗖!」

果然和預想的一樣,羽箭接觸霧氣的那一刻,霧氣迅速避開,閃出一路來。

「能行!」

「所有人向我靠攏!」

待所有人靠過來以後罵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按照一開始的估算,以及霧氣合攏的速度,大家要做的就是這樣…這樣…」

「都明白了么?」

「明白了!」

看著聖光施展完成,我悄悄念出咒語,

「金木水火土,皆聽我命,以五行為媒,風系加持……」

手中的風元素聚集,單手一揮,撒向在場的所有人,「這個可以持續15秒,能不能活著出去,就看之後的運氣了……」

「好運!」

「好運!」*2

遊俠彎弓搭箭,

「所有人準備……」

「嗖…」

羽箭幾乎是貼著地面出去的,同時破空的風壓,將劍體上的聖光,拉伸著最大化。

「跑!」

由於風系速度加持,所有人頃刻間便消失在原地,壓低身姿,緊追著羽箭…,第一箭,速度剛顯減緩,遊俠的第二箭就補上了,接著是第三箭。

終於……

「嗖……」

六個聲音出現在紅霧的另一側,所有人都癱坐在地上,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這裡面最累的當屬某位騎士了,厚重的騎士鎧外加十字盾,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像他居然能跑起來。

以「大」字躺在地上,抬頭望向洞口,外面射進來的月光,告訴我,我們活著。 「哎!是他們…他們回來了!」聲音里充滿了激動。

把守在洞口的守衛看到了我們,急忙招呼人跳下來,七手八腳的將所有人抬上去,之所以用抬,是幾個人現在都脫力了,現在別說走路了,能站起來都很困難。

當月光侵撒在我的皮膚上時,我感到自己的體力慢慢恢復,雖然很慢,卻能感受到。

直到這時,我才知道,在我們下去后不久,營地就派出了支援部隊,見我們許久不見沒有迴音,便又派出了搜索隊下去,除我們以外,先後下去了四支隊伍,均是一去不返……

我說紅霧裡的污染體怎麼那麼多,原來是這麼事,看來,在我們之後下去的人,都成了紅霧的犧牲品了,現在想想,可能是我們進入宮殿後,紅霧才開啟的…

「算了!不想了,好歹我們是活下來了。」

躺在臨時帳篷的床榻上,困意襲來,但願這是我來到帝都后,睡的最安心的一覺吧…

……

窒息……

無窮無盡的黑暗

我感覺就死了

快要死了、快要死了

是婭妮,她微笑著朝我走來

我衝過去,想要接住她,卻撲了個空,我穿過了婭妮的身體

「別走…等我一下…」

再次陷入黑暗

火火火火火

黑暗中升起一堆無名之火

閃耀著魅惑人心的藍色火苗

然後是一張人臉

是我自己

另一個自己輕盈的走來,撫摸的我的臉龐

「啊!」驚叫

另一個自己突然變了模樣,紫色的皮膚,尖長的耳朵,額頭上更是多出一雙惡魔的尖角

我奮力的想要推開她

「你是誰?」

「嘩啦!」

眼前的另一個自己如同鏡像,突然碎裂,再次陷入黑暗。

「我就是你啊!」

黑暗中到處回蕩著聲音

「那個,謝謝你讓大家脫離困境!」

「我只是想讓你明白這個世界的真理。」

另一個自己再次出現,她的腳邊躺著一個修女

「我只是要你知道,所謂的聖母,她的心到底是不是如人們所說的那麼善良…」

「噗…!」

鮮血四濺,她的手裡握著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

「不!!!」一聲尖叫,

婭妮出現在我們之間,跪倒在地下上,雙手捂著自己的眼睛,痛苦的哭泣著…

突然,婭妮站起來,擦乾眼淚…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46904/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不!不是這樣的!」我努力要解釋一切,但卻無濟於事

婭妮消失

「看吧!人類只相信所謂的表象。」

突然畫面一轉,烽火四起,到處是殘垣斷壁,哭泣聲、叫喊聲……

「咴…兒…」

「嘩啦!」一個騎士騎著戰馬衝破了畫面,然後是無數的騎步兵衝殺在一起。

畫面再次碎裂…

這裡是天堂也是地獄,

人類盼望著天堂,

卻在創造天堂的路上先製造了地獄,

當你絕望的時候,便是你成為我的時候…… 「啊!」

猛的坐起來,「呼.呼.呼.」喘氣……

是夢?單手捂著自己的雙眼,努力回想著一切,如果剛下的是真的話,它代表了什麼?它要告訴我什麼?

「等等!」這是在車上,我伸手撫摸著四周的物件,讓我確信這一點…

「這是在哪?」

「哦!」車篷外伸進一個腦袋,是那個弓箭手,「現在已經離開帝都了,是在前往赫瑪爾頓的路上。」

「哦!」大腦遲鈍了一秒鐘,想不到我是這種方式離開帝都的。

突然想起一件事,猛地站起來,

「砰!」

腦袋碰到車篷頂上的木緣上了,捂著腦袋,卻顧不上疼痛,沖了出去。

「唔!」好刺眼,黑暗中待久了,一下無法適應太陽的光線,用手掌試圖擋住陽光,來迴轉頭望著四周。

「嘻嘻!」

「哈哈!」

遠處的笑聲吸引了我,定睛一看,正是婭妮,另一個是希梅娜,沒有了學院里那種壓抑感某兩人都恢復了他們那個年齡該有的天性,善良、乖巧、可愛、懂事,卻又不失活潑。

看到我醒來,在篝火旁熱食物的巴特端了兩個杯子過來,遞給我一杯。

「這是什麼?」

巴特舉杯示意,「你喝過就知道了!」

「咕!」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巴特,然後輕抿了一口。

「是茶!」我看向巴特,激動的說道,一口熱茶下肚,精神頓時倍感清爽。

巴特微笑著看著我,舉杯表示我回答正確,

「做噩夢了?一路上,你一直在喊你妹妹的名字。」

「啊!算是吧!」我看向遠處和希梅娜玩的正開心的婭妮。

巴特也看向遠處,

「我說過!會讓你們一起走的,我做到了!」

「我該怎麼說呢?」抬頭望著天空緩緩飄過的雲,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了微笑,終於離開那裡了…

「記得我們的交易!」巴特轉身擺了擺手,回到篝火旁,繼續擺弄著架在火上的食物去了。

「只是交易嗎?」低頭自問,不管如何我都得謝謝巴特教官,單憑我一個人力量,想要帶走婭妮,簡直比登天還難,甚至可能讓婭妮拜拜搭上生命,抱憾終身。

不知何時起,婭妮就成為了我精神上的一直寄託,一種依賴,再次看向在玩鬧的兩人,同時婭妮也注意到我在看她。

奮力朝我揮手,「姐姐,你醒了!」

「嗯!是啊!」伸了個懶腰,「睡了個好覺呢!」

婭妮奔跑過來,突然停下腳步,注視著我。

「盯……!」

被盯的有點心裡發毛了,

「怎麼了?」問道。

「幾天沒見,姐姐好像又長高了。」婭妮嘟嘴傲嬌中…

「哈,哈哈!有么?大概是因為我比你能吃能睡吧!」我摸著自己的後腦勺。

看到希梅娜走過來,趕緊轉移話題目標,「希梅娜姐姐好!」

「嗯!小安娜好!」

希梅娜永遠都是鄰家大姐姐的形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