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花雨落在汪與舟這個實力強勁的人幫助下,很快掌握了花家的武裝實力。


至於商業那邊,有花中堂在,花雨落也不怎麼擔憂。

而現在,花雨落穩住了局面。

接下去就是復仇,對那兩個黑袍人發起複仇。

對害死自家爹爹的整個吳城勢力復仇。

「與舟,讓你調查的東西怎麼樣了?」花雨落坐在主位上,語氣冰冷。

汪與舟講道:「屬下已經調查清楚,當初那兩個黑袍人都是貧民窟的拾荒者成員。」

「但是小姐,據屬下調查,貧民窟里的勢力錯綜複雜,更加有強者坐鎮,就算是我也無法撼動那人分毫。」

「強者嗎?」花雨落尋思著:「那就再過些日子,等我徹底激活了紫鳳之血,任由他再厲害,也得跪在我的身前。」

汪與舟繼續問道:「孫家家主的屍體該如何處置?」

花雨落露出一個殘忍又帶著瘋癲的笑容。

「掛在吳城門口,暴晒三日,以祭奠我爹的在天之靈。」

「是。」汪與舟領命離開。

…地底世界。

曹魏和林東在紀藝的帶領下,來到了通道盡頭。

此時通道內不斷有地底生物爬出。

曹魏現在很糾結,要不要進去看看,探查清楚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時紀藝講道:「神子大人稍等,等我去抓個洞穴蜘蛛問一下。」

曹魏點頭表示同意。

雖說不知道紀藝要用什麼辦法,從洞穴蜘蛛嘴裡敲出信息,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

紀藝很快來到了通道口。

隨便抓了只洞穴蜘蛛后,雙眼變得漆黑一片。

很快,洞穴蜘蛛便死球了。

而紀藝則是笑嘻嘻的跑回到了二者身旁。

「神子大人,據那隻洞穴蜘蛛所看到的,通往地表的通道被人族炸毀了。」

「炸了!」林東很吃驚。

沒想到外面的那群人,既然會放棄對地底世界的探索。

至於曹魏則是很淡定。

畢竟最近經常聽聞吳漢林說起,通道內偶爾有狼嚎聲傳來。

顯然代表裡面有什麼厲害的類人型怪物。

「曹老弟,看樣子我們是徹底回不去了。」林東看起來很悲催,很絕望。

紀藝暗自竊喜,這樣一來,帥氣的神子大人就可以一直呆在恐人村落了。

「我們回去吧。」曹魏說了聲,心裡尋思著這應該如何是好。

紀藝異常的開心,甚至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神子大人我們回村。」

「嗯。」曹魏跟在紀藝身後,離開了通道口。

這時通道里的三個狼人鑽了出來。

因為對於人族的氣味很熟悉的緣故。

很快就找到了曹魏和林東剛剛停留過的地方。

「老大,這裡有人族的氣味。」老三狼人對著一個身材高大,全身漆黑的狼人說著。

老大用鼻子再次嗅了嗅:「還有弱小者的氣味,看來我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老二很安靜的站在兩頭兩人身後,等到他們跑向一個方向時,才跟隨其後。

至於曹魏和林東,心裡各自想著事情。

各自回了各自的屋子。

次日,等曹魏睡醒時。

安德雷已經開始安排一眾新搬遷過來的蜥蜴人建築房屋。

而吳漢林則是很不悅的跑來向曹魏抱怨。

「神子大人,為什麼你會同意讓這群骯髒的蜥蜴人,跑來跟我們同居。」

曹魏解釋道:「漢林啊,為了我們部落能夠變得更強大,我們有時候不得不去接受更多的事物。」

「就好像劍道一樣,如果我們守著本份,永遠也成為不了真正的俠客,只能成為守著財產的家奴。」

吳漢林聽完,好似領悟了什麼。

立即跑出了屋子,喊上那些還在訓練的恐人,去幫助蜥蜴人們建築房子。

對此曹魏感覺很欣慰。

紀藝這時也是走了過來:「神子大人,看來這一切都好起來了呢。」

曹魏滿意的點著頭。

突然系統跳了出來:「警告!警告!有危險生物靠近。」

「危險生物?」曹魏被嚇了一跳。

急忙打開系統地圖,只見三個亮著紅點的傢伙,正在飛速靠近村子。

「小藝藝,去通知小雷子和漢林,有可怕的生物正在靠近。」曹魏很平靜的說著。 「可怕的生物?」紀藝很迷糊,不知道什麼物種,比偉大的神子大人還可怕。

不過還是聽話的去喊來了吳漢林和安德雷。

「神子大人。」吳漢林和安德雷和睦的走來。

曹魏立即講道:「有三個可怕的生物正在靠近,保衛族群的時候到了各位。」

「願意為神子大人效勞。」吳漢林看著很從容。

安德雷更加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而這時,系統地圖上的三個紅點,已經到達了村子外圍。

觀察著這個由恐人和蜥蜴人組成的族群。

「大哥,那兩個人族是不是被這群怪物給抓了?」老二初次來到地底世界,暫時還搞不懂眼前這些是什麼生物。

大哥卻不同,他原本就屬於地底生物。

獨家寵溺:陸先生輕點寵 對蜥蜴人這種好鬥的種族也有所了解。

現在見到了蜥蜴人在這裡,八成是這群恐人被蜥蜴人奴役了。

至於那兩位人族,應該也遭遇了不幸。

「唉,算了我們走吧。」大狼準備離開。

這時村裡走出四個人。

其中一個正是之前嗅到氣味的人族。

「老大快看,那裡真有個人族。」二狼興奮了。

三狼見到曹魏的瞬間,也興奮了起來。

大狼看著四人,感覺很困惑。

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蜥蜴人奴役了恐人,再將人族抓起來才是。

可現在看來,其中的蜥蜴人不但沒有任何奴役兩個恐人的意思,反倒還和他們談笑風生,就好像多年的老友。

「詭異,實在太詭異了。」大狼站在原地思考著人生。

曹魏這時已經帶人走到了三頭狼人的身前。

「喂,你們這群骯髒的臭蟲,休想踏入我家村子一步。」吳漢林上前囂張的喊著。

二狼頓時感覺不爽了。

雖說自己初來地底世界,並未有多少人認識自己。

可自己在通道內時,那可是讓人族聞風喪膽的二狼。

「小子,信不信我用利爪撕開你的肚子,讓鮮血遍布你的全身?」

吳漢林不屑撇過頭去。

「神子大人,這群廢物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很本不需要其他人動手。」

曹魏對於吳漢林的實力表示肯定。

自己也懶得去動手,要呆在眾人身後,做一個沉穩的領袖。

「你們上,速戰速決,等會還得回去吃早飯呢。」

「好嘞。」吳漢林拔出白沙劍,用劍尖指著二狼:「骯髒的傢伙,來和我死斗如何?」

「不管你是哪條道上的,從今天開始,你被我鎖定,盡量用你手裡牙籤讓我興奮,不然你會死的很凄慘。」二狼說了一大堆廢話。

雙眼逐漸變得血紅,帶著一聲癲狂的狼嚎聲,向著吳漢林撲來。

吳漢林一點也不慌,雙眼死死的鎖定二狼。

儘管他的動作再快,也無法逃脫那如同野獸般的眼神。

「來吧!來吧來吧…讓我品嘗品嘗新物種的鮮血。」二狼飛身躍起,左手向後傾斜,手掌上的利爪衍生成了一米長的利刃。

「破綻百出,實在是個悲哀的傢伙。」吳漢林不屑的說了聲。

當他出劍的那一刻,二狼瞬間感覺身體劇烈的疼痛。

倒在地上的瞬間,不斷抽搐著。

「奇怪,實在太奇怪了,弱小的恐人既然爆發出了這麼強的力量。」大狼摸著下巴,走上前。

曹魏看著大狼,總感覺這人是一個披著狼皮的叫獸。

「那個…我沒有敵意,只是想問問你到底是如何晉陞的?」大狼收起了狼人猙獰的樣貌,露出看似和藹可親的樣子。

安德雷不爽的道:「滾!像你這麼卑賤的狼人,我早就看膩歪了。」

「不不不…這位蜥蜴人先生可不能這麼說,雖然許多狼人都是外婆屬性的,但是我卻高貴的很,屬於那種崇尚自然之力的老實狼。」大狼自信的說著,同時還邁步走到了吳漢林身旁,想要從中看出些什麼。

「別碰我!骯髒的傢伙。」吳漢林一腳踹開大狼。

此時二狼從地上爬了起來。

剛剛被吳漢林用劍斬出來的傷口,此時也已經癒合。

傀儡妻:總裁老公別太毒 「大哥,我和這小子的戰鬥還未結束。」二狼嚷嚷著要動手。

可大狼卻根本不給他機會,一巴掌將他呼飛。

「悲哀的二弟,現在不是進食的時候,沒看見大哥我正在和這幾位愉快的交談嗎?」

「呵呵呵…」曹魏在一旁冷笑。

從始至終這位大狼沒用正眼看過自己。

所以對於這位狼外婆…不,應該是狼先生也沒有任何好感。

「神子大人,要不我趕他們走?「紀藝在一旁小聲說著。

曹魏點頭:「漢林我餓了,這邊就交給你們了。」

吳漢林點頭,再次揮動長劍準備干一架。

大狼此時露出驚訝的表情,沒想到這麼強的恐人,既然會聽從一個肉食人族?

「我尊敬的恐人先生,雖然不知道這位人族給你下了什麼詛咒,但是身為黑暗的信徒,你可絕不能被這位愚蠢的人族所矇騙啊。」

「你才被矇騙!你才愚蠢!敢對大人不敬,看來不讓你挖幾年土,是不知道該怎麼好好說話了。」安德雷不爽的謾罵著。

大狼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激怒了這位蜥蜴人。

還想開口勸說些什麼。

可安德雷卻直接動手了,一巴掌將還想廢話的大狼扇翻在地。

二狼看了非常吃驚。

沒想到在人族面前威風八面的大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