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若不是他從小沐浴大荒獸血長大,身軀強橫,恐怕剛才林寒那一劍,已經將其握著戰戈的兩條手臂給震碎了。


這一幕,讓周圍眾人神色大驚。

無論是薛羽帶來的一眾銀甲衛,還是那幾個九王府莊園的族老,都是感到不可思議。

一眾銀甲衛感到震驚的是,這林寒,一個無名之輩,竟然能夠擋住他們大統領的一招,甚至是,佔據了上風。

而幾個九王府莊園的族老震驚的是,他們看得很清楚,林寒剛才根本沒有使用劍心通明的劍意,只是以純粹的肉身之力劈出一劍,竟然將薛羽給轟退。

這是何等的戰力!

「好強大的肉身之力!」

薛羽心中產生一瞬間的詫異,但下一刻,他臉色變得愈加冷冽,雙眼綻放銀光,如同兩柄利劍,道:「本來以為五成實力足夠壓制你,沒想到,你的實力出乎了我的預料,這樣的話,我也不再留手。」

嗡!

一股龐大的氣勢,從薛羽身上散發開來,他後背「唰」的一聲,生出了一雙光翅,銀輝流淌,像是澆築了秘銀,堅不可摧。

「這是大統領的武魂,銀翼雙翅!」

周圍,一眾銀甲衛神色露出震動之色,他們沒想到,薛羽竟然如此重視林寒,連武魂都激發了出來。

林寒青衫獵獵,寒風吹起他的黑髮,在空中凌亂飄舞,顯得英姿不凡,他目光無懼,冷聲笑道:「為了對付我一個小小的神宮境武者,你竟然連武魂都激發出來,真的是受寵若驚。」

林寒話音落下,周圍不少人一瞬間紛紛瞳孔一縮。

是啊。

這林寒,似乎才神宮境的修為,而薛羽,則是一位化龍境武者。

兩者差距這麼大,但依舊棋逢對手,林寒絲毫不落下風。

剛才林寒那一劍劈退薛羽,讓眾人下意識忽略了林寒的武道修為,現在回想起來,林寒只是一個神宮境武者,眾人頓時都是眼瞳震動。

這林寒,未免太過妖孽。

只是神宮境修為,就可以硬撼一位大晉真龍榜上的天驕了?

若是他踏入了化龍境,戰力該會飆升到什麼程度,到時候,恐怕只有大晉真龍榜排名前二十,甚至是前十的天驕,才能夠壓得住他吧。

想到這裡,眾人都是疑惑林寒的身份,這青衫少年,資質逆天,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之前根本就沒聽說過大晉疆域中出現過這種恐怖的年輕天才。

「林寒…林寒?難道,這青衫少年,就是乾坤劍宗第一天驕楚驚才下令追捕的那個天才劍修?」

突然,一個銀甲衛似乎是想起來了什麼,頓時出聲道。

一言激起千層浪。

就在這個銀甲衛話落的瞬間,不僅是其他銀甲衛,甚至是九王府莊園的幾個族老,還有薛羽,都是神色猛地一動。

這林寒,難道是乾坤劍宗中那個一人挑釁整個青帝盟,甚至是挑釁大晉六傑之一楚驚才這種恐怖人物的那個瘋子?

林寒當日在乾坤劍宗的外宗大比中震撼人心的事迹,經過這麼長時間,已經從乾坤劍宗傳播出去,被不少人知曉。

總裁大人壞壞愛 可以說,林寒的名號,在整個大晉,已經算是小有名氣。

畢竟,敢和青帝盟對著干,敢挑釁楚驚才的人,太少太少,只要出現一個,便會被各大勢力密切關注。

「原來,你就是乾坤劍宗的那個叛徒林寒。」

薛羽冷笑一聲。

林寒搖了搖頭,道:「你若是想用這種方法來擾亂我的心緒,那我只能說,你太過幼稚。」

從踏入武道一途,林寒不知道經過多少磨難和腥風血雨,豈會因為薛羽的一句譏諷話語,就亂了心境。

薛羽看到林寒神色真的沒有任何變化,似乎對於自己說他是叛徒的話語根本一點都不在意,他眼神一沉,道:「我想要殺你,何須用擾亂你心境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破軍!」

薛羽背後一雙銀光凝聚的羽翅猛地一扇,他的速度,比之剛才瞬間提升了兩倍都不止。

唰!

一道銀光閃過,薛羽已經出現了林寒的背後,手中銀色戰戈轟然劈下,像一條銀龍從九霄墜落下來,擁有著不可阻擋的無匹之勢。

這一次,林寒明顯感受到了薛羽的實力,一瞬間強大了不止一個檔次。

「鏘!」

他手中長劍化為一道劍光,刺向身後,以一個及其刁鑽的角度,竟然點在了薛羽手中的銀色戰戈尖端,精準度讓人驚嘆。

這一瞬間,林寒沒有任何猶豫,右手猛地伸出,變成了一隻黃金色的大手,一瞬間堅若神鐵,打在了薛羽的胸膛上。

「砰!」

像是一道驚雷炸響,薛羽胸膛前的鎧甲被拍得碎裂開來,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只覺得胸膛像是被一柄重若萬斤的鐵鎚給轟中。

這一刻,薛羽終於明白過來,林寒的肉身,到底有多麼恐怖,他胸膛前的銀色鎧甲上,本是鱗次櫛比的甲胄,凹陷了下去,出現了五個深深的指印。

「嘶!」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尤其是那些圍著兩人的銀甲衛,更是大驚失色。

「大統領身上的鎧甲,可是以一頭銀焰麒麟的獨角所鑄煉出來的甲胄,堅不可摧,硬度絕對媲美一尊極品法寶,沒想到被這林寒被一巴掌差點拍碎了。」

「太可怕了,這種肉身之力,簡直比同境界的大荒凶獸幼崽還要強橫。」

「大統領這一次是真的踢到鐵板了。」

……

周圍的話語,讓薛羽神色陰沉到極點。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一次用了十成的力量,卻是依舊奈何不了林寒,甚至是被其擊傷。

「誰敢在我九王府莊園放肆!」

突然,一道清冷的女子喝聲從遠處傳來。

「薛羽,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強行闖入我九王府莊園!」

一道婀娜的藍衣身影閃爍而來,正是西門清雪,此時她走到了林寒和薛羽中間,一雙美麗眸子盯著薛羽,帶著一種刺骨的冷意,道:「林寒是我九王府莊園的貴客。」

「清雪郡主。」

薛羽看著西門清雪,抱了抱拳,但眼神中根本就沒有任何敬畏之色,他擦去嘴角溢出的血液,陰沉一笑,看向林寒,道:「今日我就給清雪郡主一個面子,暫時留你一命,但你記住,只要你踏出九王府莊園一步,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被林寒鎮壓得這麼慘,還敢說大話,真是笑死本帝了!」

小白從四聖圖中竄出來,肥胖的貓軀扭了扭,對著薛羽譏諷說道。

薛羽聽此,臉上的神色猛地一僵,他死死盯了小白一眼,道:「小小一隻肥貓,也敢自稱本帝,我看你活得不耐煩了。」

「有本事你來打我啊。」

小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繼續道:「薛羽是吧,還什麼真龍榜上的天驕,簡直是可笑,我看你就是一個廢物,連林寒這小子都打不過。」

話音落下,在場不少人都是目光露出疑惑。

是啊。

這隻肥貓說的似乎沒有錯。

薛羽,一個堂堂化龍境強者,竟然連一個神宮境武者都擋不住,似乎……真的有點廢物。

薛羽看到了周圍人的目光變化,心中暗恨,他想要解釋林寒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神宮境武者,而是一個變態到極點的傢伙。

但若是這麼解釋,豈不是顯得自己更加廢物和懦弱。

感受著周圍一雙雙投射到自己身上的懷疑眼神,薛羽想要解釋又沒法解釋,幾乎氣得吐血,一世英名,今日被一隻肥貓給毀了。

「你們給我等著。」

薛羽被氣得咳出一口鮮血,隨即猛地轉身,帶著一眾銀甲衛灰溜溜離去。

小白見此,狠狠磨了磨牙,貓嘴咧著,看著薛羽離去的方向,道:「哼,跟本帝鬥嘴,你小子還嫩了點。」

一陣香風襲來,西門清雪來到了林寒身前,青絲隨風舞動,發出清香,她伸出纖纖玉指,將林寒握劍的左手虎口處溢出的鮮血擦去,輕聲道:「沒事吧。」

沒錯。

剛才林寒以劍抵擋薛羽的戰戈,也是受到了一些傷害,握劍的虎口處,皮膚崩裂,差點將骨頭震碎。

由此可見,薛羽的實力,也是十分強橫,只是,他太過輕視林寒,沒有想到林寒的一巴掌,竟然具有那麼強的破壞力。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林寒看著面前的絕美佳人,搖了搖頭,道:「一點點皮肉傷,無妨。」

話音落下,林寒沉默片刻,繼續道:「清雪師姐,不知道這莊園中有沒有丹房?」

「丹房?」

西門清雪美眸閃過一絲詫異,道:「有,不過丹房被一位煉丹大師給『霸佔』了,你若是想要煉丹,可能有些麻煩。」

沒錯。

和薛羽一戰之後,雖然將其擊退,但林寒並沒有得意的心情,反而,他對自己目前的修為境界太低,產生了一種危機感。

若是薛羽不輕敵,自己今日絕對沒有擊敗薛羽的機會。

林寒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修為,他想到的第一個途經,自然是煉製丹藥。

他身上如今靈晶幾乎消耗完畢,無法從丹閣購買聚靈丹,只能自己煉製丹藥,這方面,有著小白這位知識淵博的萬古老魔頭,林寒根本不擔心。

他現在缺少的,就是一個丹房。

林寒對著西門清雪微微一笑,道:「帶我去看看吧,說不定,我能讓那煉丹大師,將丹房暫時借給我使用數日。」

西門清雪知道那位丹道大師的脾性,簡直不可理喻,就算是她這個郡主,那丹道大師都是不給面子,更何況林寒。

但看到了林寒那臉上的淡然笑容,似乎充滿自信,西門清雪咬了咬銀牙,道:「好,我帶你去,不過,若是你被那丹道大師給轟出來,可別怪我。」 當西門清雪和林寒從丹房中出來的時候,輕咬貝齒,絕美臉蛋上的震驚之色,怎麼也掩飾不住。

西門清雪兩道秀眉如纖美彎月,一身藍衣,襯得肌膚如雪,她收斂玉顏上的震驚之色,一雙美眸滿是好奇,檀口輕動,看向身旁的林寒,道:「古大師,可是風雲主城中罕見的丹道大師,一手煉丹術,出神入化,就算是本郡主,他都不怎麼待見,沒想到,你只是給他看了你那團藍色的丹火,他就給你一切便利,讓你無償使用丹房。」

西門清雪確實十分震驚。

她本來以為林寒遇到這古大師,會碰壁,但沒想到,林寒風輕雲淡,便是解決了所有的難題。

難道,那團藍色的丹火,在丹師中,預示著什麼高貴的身份不成?

西門清雪心中疑惑,帶著一絲好奇。

不過她怎麼也不知道,林寒那團藍色丹火,乃是丹道中的帝王丹火,任何煉丹師,都對其十分尊敬。

身具帝王丹火之人,必能得到所有丹道大師的看重和尊敬。

只不過,若是遇到了一些心術不正的丹道大師,那就另當別論。

林寒知曉,這古大師,乃是九王府莊園中德高望重的丹道大師,以其身份和境界,不可能掠奪自己的帝王丹火。

再說,就算那古大師想要掠奪,也沒有任何辦法。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磨合,帝王丹火,已經和林寒融為一體,密不可分。

送走了西門清雪,林寒回到了丹房之中。

此時,小白和那古大師,正在一尊青銅鑄造的爐鼎前交流丹道。

一隻肥貓,和一個老頭,一起討論丹道,場面十分怪異。

林寒沒有管這麼多,他將身上以前掠奪的天材地寶,全部都交給了小白,讓它幫助煉製丹藥,無論是現在提升修為使用,還是日後需要什麼丹藥,正好作為儲備。

交代好了這一切,林寒來到丹房后的一處靜閉的修鍊室。

轟隆轟隆……

古青色的沉重石門緩緩閉合,整個修鍊石室中,只剩下林寒一個人。

他盤膝端坐地上,開始思考目前的境況。

林寒知道,自己在這風雲主城中樹敵眾多,還有楚驚才這種恐怖人物在暗處虎視眈眈,別說去屍閻殿救師尊赤天歌的魂魄,就是自保,如今都是十分艱難。

提升實力,刻不容緩。

林寒閉上雙目,靜心思考。

他如今要想提升實力,有四個方向。

第一,提升武道修為境界,這是最直接的辦法。

第二,提升武魂的等級,要知道,林寒如今武魂的等級,不過玄級二階,別說和大晉六傑這種蓋世天驕相比,就是和一些頂級天才,都是無法媲美。

第三,加深對於魂師一道的修行,提升靈魂力的等階,如今林寒的魂力等級是六階,雖然不知道提升一階,能不能再開啟一顆新的魂師天眼,但林寒知道的是,若是自己魂力提升一階,自己在靈魂上的攻擊力量,將會增強很多。

第四,則是太古龍帝訣的提升,若是能夠得到足夠的龍血,提升太古龍帝訣的層次,不僅能夠提升吞噬領域的威能,還有開拓肉身的力量上限,甚至是得到黃金神火中的太古傳承。

要知道,在太古龍帝訣踏入第一重天的時候,林寒得到了龍帝戰體,第二重天得到帝皇龍爪,第三重天,則是得到雙生武魂。

林寒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踏入第四重天,但他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將太古龍帝訣修行到第四重天,黃金神火中封印的太古傳承,將會再次開啟,屆時自己的實力,絕對能大幅度提升。

不過除了這四個方向,林寒知道,若是能將自己的劍道進一步提升,也會讓實力暴漲。

但如今,劍道領悟到劍心通明初階,林寒感到,短時間內,自己的劍道境界,無法再有顯著的提升。

而去屍閻殿找尋師尊赤天歌的魂魄『至尊劍魂』,林寒也不想再拖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