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華董事說完就掛斷了。


蘇健趕忙問道:“怎麼樣?他答應了嗎?”

蘇軍貴臉色難看,“華老九變聰明瞭,居然沒忽悠到他。哼,十個億,老子一時半會哪裏有,就算有,也絕不會給他。”

蘇健焦急道:“爸,都怪你,你看這下連華董事都離我們而去了,難道就任由蘇若雅和林絕繼續佔有蘇氏嗎?”

“你個廢物點心,你能給我安靜點嗎?”

蘇軍貴暴怒了,“你特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就是指望老子給你打江山,然後你好坐享其成,你個坑爹的孽子。誰說就沒辦法了,華董事不是有一個小兒子嗎?”

蘇健神色一下就猙獰了,“對,有個上一年級的小兒子,那可是華董事的寶貝心肝,只要把他這小兒子弄到手,不愁那老東西不就範,乖乖給我們送上股份。”

兩父子對望一眼,都露出了心狠手辣的眼神。

“健兒,去請你方叔出馬,自從上次被林絕那混蛋打傷後,他就潛心修煉,實力大增,收拾了華董事,再收拾林絕,綽綽有餘。”

蘇家,龍湖別墅。

蘇若兮飛奔過來和蘇若雅抱在一起:“姐姐,你終於回來了,這幾天你不在,人家真的好想你。”

蘇若雅看着妹妹通紅的眼圈,心疼道:“你啊,怎麼回事,是不是又熬夜出去玩了?”

重生末世原女主逆襲nbsp;nbsp; 蘇若兮委屈巴巴:“你冤枉人家了,自從你不在,人家就乖乖學習,足不出戶。”

林絕扶額,小姨子這謊話一套一套的。

要不是他事先識破了蘇若兮的本來面目,都要相信了。

蘇若兮朝她扮了個鬼臉,眼神警告,示意林絕不準亂說話。

蘇若兮突然恨恨道:“姐姐,你不在這幾天,方家豪經常來家裏,這混蛋討厭死了。”

蘇若雅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他沒對你怎麼樣吧?我這就去給他幾巴掌,這個不要臉的畜生。”

她倒是不用太擔心,蘇軍強一直都暗中派人保護着蘇若兮的。

蘇若兮臉兒通紅,嗔道:“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樣啦。他要是敢對我怎樣?我廢了他的命根子。”

林絕蛋疼,想想也是,蘇若兮這瘋丫頭,鬼精鬼精的,方家豪那白癡,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蘇若兮道:“方家豪這個不要臉的,一開始是來家裏找你的。見你不在家,他就看上我了,連續好幾晚上都過來,想騙我出去玩,我沒答應他。”

蘇若雅白了妹妹一眼,“你一個女孩子家,不準這樣說話,會讓人家看笑話的。你呀,離方家豪這個人遠一點,他是個壞蛋。”

蘇若兮驕哼道:“早看出來了,色眯眯的。他今晚上可能也要過來呢,我準備收拾一下他。”

林絕笑道:“要不我們三來搭配,一起收拾一下這個不要臉的。”

蘇若兮立刻就贊同了。

吃過晚飯後,林絕把計謀和蘇家兩姐妹說了。

蘇若雅立刻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你這法子真的好壞啊。”

蘇若兮卻是興奮得眼神炯炯:“好主意,就按姐夫你說的這個來,哈哈,一會方家豪非得爆炸不可,姐夫我才發現,你搞笑的天賦,跟我也差不了太多嘛。”

林絕撇嘴道:“論搞笑,你姐夫從不當第二。”

夜色下。

方家豪的跑車停在了龍湖別墅門前。

下車後,方家豪忍不住有些興奮。

之前一直醉心於蘇若雅的美貌,沒留心其他女人。

沒想到碰到蘇若兮後,方家豪頓時驚爲天人。

年輕,皮膚好,有彈性,充滿青春與活力。

和蘇若雅有九分神似,一分的差異,導致兩位美人一個溫婉嫺靜如處子。

一個跳脫奔放如八月熱火,令他乾渴。

“以我的魅力,趁蘇若雅不在這段期間,一定能征服蘇若兮,到時候一躍成爲蘇若雅的妹夫,哈哈,想想都刺激。等我拿下蘇若兮,再把蘇若雅也弄到手,絕色姐妹花左擁右抱,還附帶一個蘇氏集團,太特麼美妙了。”

越想方家豪越快活,吩咐兩位保鏢:“你們在這看着車,沒我的允許,不準進來。”

兩位保鏢有些猶豫,上次方家豪被林絕整得差點抑鬱,躺牀上好多天,方家家主都以爲寶貝兒子要完了。

好不容易方家豪恢復,方家家主再也不敢大意,隨時指派兩個保鏢隨身,以防不測。

“放心,少爺我吃過一次虧,不會再吃第二次了,就算再見那個林絕,老子不主動招惹他就是。”

說完,方家豪就走進了龍湖別墅。

客廳裏,蘇若兮美得像個小天使,正安靜地吃着牛排。

“家豪哥哥,你來了。”

方家豪一進門,蘇若兮就嬌滴滴地喊了一聲。

“若兮妹妹,對不起,嘉豪哥哥來晚了,我特意給你帶來了紅酒,陪你喝一杯吧。”

方家豪整個骨子都酥了,色眯眯地盯着蘇若兮瞧個不停。

蘇若兮暗惱,但爲了大計,忍了,“好啊好啊,人家還沒喝過酒呢,第一次就陪嘉豪哥哥吧。”

方家豪那叫一個爽啊,都答應喝酒了,那喝完酒的事,不就順理成章嗎?

方家豪一股邪火就竄了上來,舔着乾澀的嘴脣,給蘇若兮和自己都到了滿滿的一大杯酒。

“來,乾杯。”

“哇,家豪哥哥真棒,一口就喝完了,再滿上吧,陪兮兮多喝一點。”

方家豪如癡如醉,立刻又倒滿一杯。

蘇若兮只是輕輕的抿了一口應付,又勸方家豪喝下兩杯後,甜甜笑道:“家豪哥哥,人家不行了,先去樓上休息了,你自便。”

說着,蘇若兮留給方家豪一個優美的背影,上樓去了。

方家豪一臉豬哥相:“不行了?哈哈,好機會。自便,那不就是在告訴我,怎樣都行嘛,小妖精,讓哥哥好好疼愛你吧。”

方家豪屁顛屁顛也跟着上樓,急躁得不行。

蘇若兮閃進房間,朝事先躺在被子下的林絕拍了一下,意思是色狼上鉤了。

然後蘇若兮躲進了牀對面的衣櫃,裏面還藏了一個蘇若雅。

林絕靜待着方家豪的到來。

蘇若雅給他化了一個萬聖夜的魔鬼妝容,只是對着鏡子照一下,林絕也嚇得不輕。

方家豪一進門,看到被子微微隆起,整個人由內而外就沸騰了。

“兮兮,家豪哥哥來了。”

一個飛撲,方家豪來到牀頭,迫不及待就拉開了被子。

然後……

一聲驚恐到了極點的慘叫捅破了夜的寂靜。

ωωω▪ ttкan▪ ¢ 〇 方家豪看着被子下的東西,這哪裏是蘇若兮絕美的小臉,這分明是惡鬼啊。

青面獠牙,正獰笑的瞪着他,就要一口把他吞噬。

方家豪兩眼一翻,直接嚇昏死過去,口吐白沫。

林絕嫌棄地一腳將他踹滾下牀,從牀上彈起來,“若雅,兮兮,快出來,這色鬼已經嚇得昏死了。”

蘇若兮和蘇若雅立刻從衣櫃裏出來,看着臉色慘白扭曲的方家豪,紛紛笑了出來。

“哈哈,姐夫,你真棒,這傢伙怕被你嚇得不舉了。”

蘇若兮雀躍地揮舞着手臂。

蘇若雅趕緊捂住妹妹的嘴,氣笑道:“你這死丫頭,從哪裏學來的流氓說辭,不準再說這樣的話。”

林絕笑道:“這小子,怕是再也不敢來我們這別墅了。”

林絕拖着方家豪,直接扔到了門口大路上。

兩個保鏢立刻慌了,“少爺,少爺你怎麼了?”

林絕嘆息道:“快帶你家少爺回去吧,他剛纔碰到鬼了,嚇得非常慘。”

兩保鏢神色大變,敢情剛纔聽到的那聲嚇人的慘叫,是少爺發出的?

可是,他們都以爲是少爺在陪蘇小姐看恐怖片呢,好增進感情。

“你給我等着,要是我家少爺有個三長兩短,不會放過你的。”

兩保鏢丟下一句威脅,顧不上和林絕扯皮,立刻把方家豪拖走。

“切,他可是被鬼給嚇到了,我又沒怎麼樣他,關我屁事。”

林絕罵了一句,回到了別墅。

蘇若雅臉色不太好看,看到他回來,怒道:“蘇軍貴這個老混蛋,又要召開董事會,不曉得又要鬧什麼花樣。”

林絕沒想到蘇軍貴這麼快就反擊了,“放心,他已經翻不起什麼風浪,且看他能幹什麼,我們都接着。”

一夜無話。

第二天,林絕陪着蘇若雅來到集團。

趙雅急道:“蘇總,林總,公司都在傳,蘇董事似乎得到了華董事的股份,這樣一來,就威脅到蘇總你了。”

蘇若雅冷笑道:“華董事難不成傻了,會把股份賣給蘇軍貴?”

林絕道:“不用猜了,去會會蘇軍貴就知道了。”

會議室中,蘇軍貴正和其他董事大聲談笑着,又恢復了那勝券在握的風範。

門打開,蘇若雅進來了。

蘇軍貴得意笑道:“若雅來了,快請坐,這次的董事會很重要,華董事的股份就要轉給我了,這樣,我就佔有蘇氏一半以上的股份,擁有全部決策權。”

蘇若雅怒道:“蘇軍貴,到這一步你還不收手嗎?非要鬧到不可挽回是吧?”

蘇軍貴臉色一下陰沉下來,“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告訴你,我不是在鬧,我非常認真,各憑實力競爭,總裁的位置你最好讓出來。”

蘇若雅深吸一口氣,堅定道:“我決定了,和你不死不休。你不但得不到總裁的位置,連你第一董事的位置,很快也要不保。”

蘇軍貴怒極反笑,“好大的口氣,等着吧,華董事馬上把股份讓給我,我再對付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