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華韻準備的新房是在市中心,如果開快點過去現場,30分鐘足夠了。


「媳婦,系好安全帶,咱上路。」

蘇木打火,邊踩油門,邊開車道:「媳婦,你剛剛說的咬我,能我挑地方咬嗎?」

「……」

華韻紅了臉,惡狠狠的擠出了兩個字:「滾蛋!」

……

這次的車,開得很素了,

四個輪子滾滾間。

就到了錄製的現場。

雲州體育館。

這次節目可是大製作。

超級大製作。

每一場,都要開出演唱會標準的製作。

開進安保崗位。

在一路上工作人員親切的指路下。

本來今天是以觀眾身份來的蘇木華韻,被友好的指引進了員工通道。

可以直接把車開進體育館的那種通道。

「華總。」

剛下車,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就滿頭大汗的在哪兒候着了。

這個是華盛娛樂綜藝部的部長。

本來這一線現場,加上他今天其實有一件重要的事兒要做,他是不用過來的。

但是得知,蘇老師偕同華總,要一起來的時候。

重要的事?

什麼重要的事?

沒了。

來《音樂銀行》一線,最重要。

「開車路上辛苦了吧。」

走着,那人自動的走在了華韻後邊,殷勤的問著。

蘇木撇了一眼人。

我開的車!你問華韻累不累作甚。

「不累,我老公開車,我不累。」

「哦,原來你老公……」

聲音戛然而止,人身影也直接呆住。

「老……公!」

這兩個字,如同重鎚,一下把他,乃至跟在華韻屁股後邊的一堆人,都給砸暈乎了。

你大爺的,沒聽錯吧?

那兩個字沒接收錯吧?

懵了啊!

部長的包一個不注意就掉到了地上,後邊導演手中的對講機也沒有拿穩,砰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是的,上個月我和蘇老師就領證了。」

華韻是一點都介意給別人說自己的幸福,挽著蘇木用不小的聲音微笑着說。

「啪嗒。」

這次更多人手中的東西都握不穩了。

愣住原地,恍惚好一陣。

一道咽口水的聲音才喚醒了他們。

他們像是如夢初醒一個二個趕快的湊過來,祝福的話語一句句像是不要錢似的往外邊冒。

「恭喜啊,蘇老師,恭喜啊,華總。」

「我早就看出來了,華總你們兩啊,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配呀,配得很,蘇老師,祝你們早生貴子百年好合啊。」

蘇木也是笑着點頭回謝,他也完全沒有一點所謂明星要隱藏結婚的意思。

華總和蘇木結婚了!

這個消息真的太重磅了!

雖然有些突然。

但仔細想想,也沒有那麼不可以接受。

畢竟,華總之前旅遊的時候,那個表現,大家可是看在眼裏的。

那種愛意是掩飾不住的。

好快。

去年集團里還有傳言,說他們華總,只愛工作,無心戀愛。

好傢夥,今年就直接結婚了。

世界變化,還真特么的快。

以前蘇老師只是華總的男朋友,大家還不知道最後走不走得到一起。

現在,蘇老師正式成為華總老公了……

後面這群人的眼神里,更加的敬畏了。

這位,現在可是有法律效應的了。

換古代,這特么是駙馬。

感慨著。

一群人稍微靠後面的人,忽然麻溜的拿出了手機。

一個二個的開始敲擊起鍵盤。

「夭壽了!蘇老師和華總!領證了!」

一時驚起萬重浪!

「???」

「???」

「???」

問號霸了屏!

伴隨着問號的,還有心碎的青春。

公司里的年輕女生不知多少是蘇老師的粉絲,男生不知多少對華韻有過幻想,以前知道兩人戀愛時,人都有僥倖心理,都在說,他們這種層次的人,愛得越高調,就越有可能分手。

可人非但沒有分手。

反而更加高調的結婚了?

好嘛……

酸了嘛。

……

消息傳播是一回事兒。

現在的舞台還是《音樂銀行》的。

在通往觀眾席的路上,

華韻突然問了一句:「憨華呢?就是華勝。」

「哦,在後台準備呢,華總要去看看嗎?」

「不,不用了,讓他好好準備吧。」華韻擺擺手。

「歌,是我給的那首吧?」蘇木也問。

「是的是的,都安排好了。」

蘇木接着問:「今天一共有多少組表演的團體呀?」

「不只是團體,今天一共有十一組上台,4組男團,3組女團,還有5個solo歌手。」那個回過神的綜藝部長明顯下了功夫,回答得十分流暢。

「我的歌有幾首?」蘇木問。

部長:「一首,就是華勝的那一首,壓軸登場的。」

「行,我們的位置在哪兒,麻煩你帶我們過去一下。」

大致明白了的蘇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觀眾席了。

當然,這不是因為他想聽歌,主要是因為,第一次和華韻坐一起現場看節目,這還是第一次。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有些時候嘛,節目不重要,陪你的人才是重要的嘛。

蘇木他們被部長領在前面走着。

他們倆的位置,意外的沒有在想像中的最前排。

而是在最後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