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萬劍鋪天蓋地而來,妖狐在萬劍之中若隱若現,妖氣如絲,纏繞萬劍。


轟隆隆

進入神聖鎮壓之力範圍,萬劍在崩滅,妖氣在蒸發。

鏗鏘!

劍音響徹,妖狐眸光一寒,口中竟是吐出一柄灰色小劍。

灰色小劍散發着凌厲劍氣,瀰漫着一股無堅不摧,洞穿一切的氣息。

江道明眉頭一皺,一步踏出,登高百丈。

鎮天之力,讓虛空禁止,妖氣禁錮。

萬劍一頓,浩蕩崩滅,背後老狸貓身子扭曲,妖邪之氣潰散。

咻!

卻見,灰色小劍震動,凌厲劍氣瀰漫,竟是掙脫了禁錮,速度依舊極快。

江道明面露詫異,再次踏出一步,登高百丈。

龍象登天步,第二步!



隨着第二步踏出,神聖鎮壓之力,籠罩方圓千米,灰色小劍嗡鳴一聲,停頓下來。

凌厲的劍氣,無堅不摧,洞穿一切的灰色小劍,劇烈震動,想要破開鎮壓之力。

只是,第二步的登天步,威能之強,遠超妖狐想象。

咯嚓

灰色小劍,浮現一絲絲裂紋,白裙女子面色一白,嘴角溢血,劍氣長河轟然潰散。

老狸貓也被鎮壓了,吞天之口還張着,卻是發不出一絲威力。

神聖鎮壓之力,諸佛顯化虛空,火龍咆哮,浩蕩而至。

老狸貓眼中滿是驚恐,喉嚨中發出驚恐的嗬嗬聲,卻是動彈不得,只能看着火龍,諸佛鎮殺而來。



身軀炸裂,老狸貓砰然一聲,化作漫天血霧。

狸貓一死,江道明真氣浩蕩,鎮壓灰色小劍。

本已浮現裂紋的灰色小劍,再也承受不住,轟然炸裂,化作絲絲劍氣,被鎮壓之力磨滅。

噗嗤

灰色小劍破碎,白裙女子面如金紙,血水噴涌而出。

萬劍破滅,鋪天蓋地的劍芒消散,白裙女子氣息萎靡,背後浮現一條雪白狐尾。

極力隱藏的狐尾,在這一刻,終於壓制不住,暴露出來。

江道明神情漠然,沒有急着擊殺白裙女子,漠然道:“第一層,有人託我們給你送件東西。”

白裙女子一怔,抹去嘴角血水,面色複雜:“你,見過他了?”

“還是讓他們來說吧。”江道明一擡手,龍象真氣落下,將兩人殘餘酒勁完全蒸發。

Wшw ▪ttkan ▪CΟ

兩人甦醒過來,看着空蕩蕩四周,一時茫然。

就是喝醉了一下,怎麼這四周,被夷爲平地了?

“殿主。”楊玄明仰頭望天,看着江道明。

“這就是你的師嬸。”江道明淡淡道:“那塊玉佩,可以交給她了。”

“楊玄明(莫雲倩)見過師嬸。”

楊玄明二人連忙行禮,從懷中取出白色玉佩:“這是師叔,託玄命轉交給師嬸的。”

龍象真氣包裹玉佩,飛向白裙女子。

白裙女子連忙接過白色玉佩,一股陰冷鬼氣瀰漫,青年道人身影凝聚而出,雙目滿是深情:“你,還好嗎?”

“我很好,比你想象中的好!”白裙女子目光冰冷:“你就爲了問我好不好?”

“當年我對你出手,只是想留你在身邊,不想讓你再造殺孽,無論你是人是妖,我對你的愛,都不曾變過。”青年道人深情地道。

白裙女子沉默了,片刻,她才道:“我知道。”

對於道人的愛意,白裙女子心中清楚,若是不清楚,那些年的緊追不放,她早就下殺手了。 的確,能做的李逸晨已經盡全力做到最好了,至於最終是什麼樣的命運那就只能看王漢山自己的造化了。

若是能在一天內將藥力吸收完而蘇醒過來,那麼王漢山無礙,而若是超過一天,那麼王漢山的生命也不會有危險,只是這一身的修為將會化為烏有,而同時整個洛家也會淪為陪葬。

李逸晨恢復著精神力的同時,亦留意著四周的動靜,雖然此時有龍天行在外操持,但落入這樣的局面,誰也不敢保證洛家人會不會狗急跳牆。

但李逸晨顯然低估了此時自己對洛家造成的震懾,或者說是低估了洛家老祖在洛家人心中的強大。

連洛家老祖都殞落於李逸晨之手,此時洛家眾人又哪裡還生得起半點反抗之心。

三個時辰后,李逸晨的精神力再度飽滿,而此時洛家人卻根本沒有半點動靜,雙眼睜開的李逸晨立刻將目光掃向陣心的王漢山。

「這……」這一看,連李逸晨都雙眼大瞪起來。

李逸晨沒想到在這三個時辰之內,王漢山不僅將自己預計他一天都未盡能吸收得完的藥力一起吸空之外,此時他的丹田還如同一個氣旋一般不段的吸收著靈陣的靈石中的靈力。

原本李逸晨唯恐王漢山受到驚擾,所以在靈陣之上覆蓋了一層隔離陣法,所以哪怕剛才他坐在旁邊也沒有察覺到王漢山的異狀。

此時的王漢山整個人懸浮在陣心,全身的肌膚早已恢復過來,紅潤得如同嬰兒初生一般,丹田處一股強大的吸力不斷的淬取著四周的力量。

雖然李逸晨一時也搞不明白王漢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此時他卻知道王漢山彷彿到了突破的邊緣,而這個突破需要海量的靈力。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自然不會吝嗇,當即將儲物手鐲中的靈石不斷的投入靈陣之中,陣訣一引,那原本分解藥材藥力的靈陣,此時卻開始分解起靈石的靈力。

隨著靈石的不斷投入,王漢山丹田處的氣旋轉動的更加劇烈起來,李逸晨投入的百餘塊中品靈石的靈力眨眼之間便被其吸之一空,而此時的王漢山整個人身上的氣息亦開始緩緩上升起來。

李逸晨知道此時王漢山已經進入突破的關鍵時刻,當即將靈石不要錢一般的投入靈陣之中。

直至李逸晨將靈石砸了近兩千塊的時候,一聲響徹天地的長嘯之聲從王漢山的喉間發出,隨即在王漢山雙眼暴睜之際,一陣陣脆響從王漢山的四周傳開,那組建成靈陣的靈石紛紛爆裂,化著一團團霧氣消失不見。

而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王漢山身上的李逸晨根本沒想到這小子會把靈石衝破,一時不查,受到陣法的反噬,身體不由後退數步,一陣急咳之後才緩過勁來。

「出什麼事了?」此間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龍天行自然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不過當他看到四個時辰之前還奄奄一息彷彿隨時都可能死去的王漢山如今突然變得生龍活虎,彷彿境界上還有所突破,整個人也不由愣在了那裡。

「晨哥……」蘇醒過來的王漢山看到李逸晨先是一愣,再看四周的環境立刻急了起來,「快先離開這裡,洛家老祖出關了,那老傢伙太厲害!」

「洛家老祖已經死了!」看到王漢山緊張的模樣,李逸晨不由微微一笑道。

「死了?你……」王漢山再次一愣,接著發現自己居然看不透李逸晨的修為,而自己剛才的突破已經使得自己邁入聖皇境後期,可即使如此依然看不透李逸晨的修為,「你突破到聖仙境了?」

同樣在外邊的世界的闖蕩過的王漢山自然知道武道的境界並非聖城一直給大家灌輸的那樣。

「是的!」李逸晨點了點頭。

「你把那老傢伙宰了?」此時回過神來的王漢山想到自己之前似乎在洛家地牢被折磨的不成人樣,如今不僅完好,而且修為還有所突破,這肯定是晨哥的功勞,這也說明洛家如今已經沒有半點威懾力。

「是的!」李逸晨再次點頭道。

雖然已經猜到這個可能,雖然李逸晨在他的心中無所不能,雖然在外邊的世界闖蕩了一段時間也知道聖仙境並非那麼的高不可攀,但從小到大都接受著聖城統治下的洗腦,在王漢山的心中,各家老祖還是那種不可戰勝的存在。可是如今李逸晨卻說他已經宰了洛家老祖。

對於李逸晨的話王漢山自然不會懷疑,只不過心中還是震驚於這個事實。

但這個神經大條的傢伙很快又回過神來,「宰了好,這段時間我在這地牢可沒少受罪,現在終於輪到小爺去報仇了!」

「走吧,洛家所有人都留著的,就是等著王少來處理!」看著王漢山安然無恙,輕鬆下來的李逸晨也打趣起來。

「那就讓你看看本少的手段!」聽到李逸晨的打趣,王漢山也彷彿回到學院生活一般,捲起衣袖向前大步邁開。

當三人從地牢中走出來之際,只見洛四海以及一眾洛家之人已經站在前邊。

精神力一掃,王漢山立刻感應到眼前數十人中最弱的也是聖王境以上修為,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李公子,洛家聖王境以上皆在此處,全憑李公子發落,只求李公子給洛家留下幾許血脈!」洛四海低著頭說道。

剛才的氣勢龍天行能感應到,他同樣也能感應到,不過在洛四海看來,那應該是王漢山出事,李逸晨暴怒的氣勢,唯恐李逸晨暴走之下滅了洛家,只得主動帶著洛家強者前來送死,以求為洛家留得一絲血脈。

所以在李逸晨出現之際,洛四海連頭都不敢抬起,所以他也並沒有看到同行的王漢山。

「喲,這不是洛家主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調了?當初招呼小爺的時候,可沒見你這麼好說話!」看著洛四海的模樣,王漢山立刻嗨了起來。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王……王公子,你沒事?」聽到王漢山的聲音,哪怕此時王漢山的話語中充滿著嘲諷之意,但對於洛四海來說卻無異於天籟之音。

「沒事?你到地牢去享受兩個月試試你有沒有事?」王漢山當即急了起來。

「那個……那個……之前對王公子多有不敬,在下願以死謝罪!」洛四海知道在無論王漢山有沒有事,他都必死無疑,此時只求放低自己的姿態為洛家多謀一些生機。

「你……」王漢山雖然一向囂張,但卻有其做人的原則,若是洛四海同樣叫囂,他自然不介意大幹一場,如今洛四海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王漢山反而有些下不起手來。

「所以參與當年追瑤琴仙子之人,所有參與到與龍牙有關之人,所有參與到對王漢山不利之人,不論修為,不論地位,一起自裁!」看著王漢山的模樣,李逸晨也知道他已經沒有主意,當即開口說道。

「是……」洛四海當即點頭,雖然按著李逸晨這三個條件篩選下來,洛家之人絕對難以十存其一,但至少不至於滅門,「請李公子寬限一日時間,等老夫給家眷一些交待!」

「一日之後,若參洛家還有一個參與這三件事之人存活於世,那麼洛家將從此絕後!」李逸晨丟下一句話,便直接向外走去。

「牛……太牛了!」走出洛家,王漢山當即向著李逸晨豎起大拇指來,「誰能想得到,在聖城呼風喚雨這麼多年的洛家在晨哥面前居然會如此的卑微!」

「說說你小子你情況吧?剛才怎麼會突然就突破了呢?」對於王漢山的情況還是有些不解的李逸晨一邊向著林家的方向走去,一邊開口問道。

「當初從域外天境出去之後,那傳送陣似乎將我們傳到了不同的地方,而我好像運氣比較好,無意中進入一個聖尊強者的墓穴中去,然後就得到了一部功訣,再然後這部功訣似乎有些怪異,除了修鍊受傷也能提升修為,當然前提是別掛了!」對於這門功訣王漢山也是有些無奈。

不過也虧得這門功訣,使得他當初獨自在聖域闖蕩,雖然受傷不少,但不僅沒有生命危險反而還修為節節攀升。

當然也是他受傷不夠重的原因,若是像這次在洛家地牢這般的傷,要是沒有李逸晨的出現的話,只怕那功訣再神奇也得把小命丟在此處了。

「還有這等功訣?」李逸晨也是微微一愣,一會到了林家,把功訣背給我看一下,我看看有沒有問題。

「好的!」王漢山沒有半點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下來。

山澗之三教九流 雖然窺探他人功訣乃是武者大忌,但李逸晨和王漢山之間似乎根本不在乎這些,而李逸晨也因為這門功訣有些怪異,怕王漢山修鍊下去會有危險,所以決定還是先讓劍靈來驗上一驗!

林家亦屬六大管事家族,與洛家本就相隔不遠,片刻之間便已經趕到林家,而此時卻正好撞見站立在林家門外的趙、王、鄭三家家主…… “爲什麼?”

青年道人看着她,不明白,明明知道,爲什麼還要這樣?

如果當初妖狐留在身邊,就不會有後來的事情。

不會有挖心之妖,不會引來劍仙,更不會被關在鎮妖塔。

他們能和劍仙,巫師女一樣,雙宿雙飛,恩愛一生。

“沒有爲什麼。”白裙女子目光復雜,背後狐尾搖動:“我回答過很多次了,這就是爲什麼。”

背後的狐尾,是她一生的痛,是她內心深處最大的執念。

“一條尾巴,有那麼重要嗎?”青年道人嘆道:“我不介意的,沒人會介意的。”

“我介意!”

白裙女子面色有些癲狂,長髮亂舞,如同瘋了一般:“你不知道,我每次看着狐尾的時候,我內心有多自卑。”

“我是妖,一個化形不完全的妖,你是斬妖除魔的道長,你不覺得,可笑嗎?”

“不可笑,師嫂是巫師,與妖魔打交道,也不曾有什麼。”青年道人深切地道:“身份並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真的很重要!”白裙女子慘然笑道:“師嫂與妖魔打交道,而我,就是那妖魔。”

“在你們面前,我永遠低人一等,我就想一個下人一般,深愛着你,卻又對你有着幾分畏懼。”

青年道人一怔:“對不起,是我沒考慮到你。”

“不,你考慮到了。”白裙女子搖頭道:“你總是自以爲是,習慣性安排好一切。”

“當年與你相識,你便規劃着我們的未來,闖蕩天下,斬妖除魔,看遍青山綠水,卻從未考慮過我的意見。”

“發現我身份之後,你又想着,留下我,不讓我再殺人,繼續規劃着新的未來。”

“你放棄了斬妖除魔,願意陪我踏遍山川河流,尋找解決狐尾的辦法。”

“你和我講述着,未來多麼美好,你會規劃好一切……”

白裙女子雙目通紅,神態癲狂,訴說着心底的怨氣:“可你不知道,你每次說這些的時候,我的內心,都會更加自卑。”

“憑什麼,憑什麼我不是人?憑什麼我不能變成人!”

“如果我是人,那該多好……”

不能徹底蛻變,無法變成真正的人,她在道人面前,永遠覺得自卑。

道人規劃的未來越美好,只會更加刺激她。

青年道人張了張口,一時無言。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是自己錯了?

自己從未介意,但卻沒想到,她會如此介意。

自己規劃的未來,美好的生活,原來,只是在刺激她,讓她更加極端。

重生之填房 白裙女子也沉默了,將心裏的話說出來,並未有暢快感覺,只有更多的難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