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天傾緩緩說道。


他這話說完。

深海魔鯨王就緊隨其後。

「哼,垃圾天龍教,最強的也就是聖主七品罷了,小爺我一錘就能給他砸扁。」

「就你們這垃圾宗門,也好意思拉人入伙,真是扯淡!」

「趕緊滾蛋。」

「從哪裏來的就滾蛋回去哪裏吧。」

他還是一肚子火氣。

顯然是剛剛三長老出場的時候,實在是太嘚瑟了,使得深海魔鯨王很是不爽,

所以便是如此開口。

三長老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何曾受到過這種委屈,這般對待。

以往他無論是走到哪裏,那都是被恭敬對待,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啊,現在可好……直接就被踩進泥里了。

更是被打成這般模樣。

雖然他滿心的驚慌和恐懼,但在擁有驚慌恐懼的同時。

他的內心也滿是憤怒,

無邊的憤怒。

他在水底的拳頭,都不由的攥緊了,怒火在心中瘋狂的燃燒着。

他甚至都在暗暗發誓。

此番自己回到天龍教后。

便是要好好的告一告狀,讓教主來對付他們。

『是,我,我明白了,我會如實轉告的。』

他深吸口氣,不敢造次。

甭管他此刻內心如何想的,但至少表面起得恭敬一些,可不敢造次。

因為他非常的清楚,如果現在的他造次一番的話,那肯定是要被打的半死的。

「滾吧!」

深海魔鯨王道。

三長老從水裏爬出來,趕緊是屁滾尿流的離開。

海生魂滿臉苦笑。

「你也滾蛋!」

深海魔鯨王道。

「是,是!」

海生魂畢恭畢敬離開。

他也是知道深海魔鯨王的厲害。

雖然他也不相信這傢伙就是深海魔鯨王,但他老是這樣稱呼自己,所以海生魂只能稱呼他為魔鯨王。

可在心裏壓根就不信。

但甭管信不信吧。

眼前這不知道是誰的,卻是自稱魔鯨王的傢伙比他強很多倍,這就不是海生魂能招惹的。

而且他也知道!

天魔王和天魔聖主,都已經死在葉天傾和魔鯨王手裏了,他這個一品的聖主那就更不夠看的了。

所以現在面對深海魔鯨王。

他也是非常的老實,完全就不敢有半點的忤逆。

。 哼,肯定是他瞎掰的!

「做夢去把你,你又不是人民幣,我叫你的名字幹什麼?」

「很好……」

聽到緊急按鈴后衝過來的幾位醫生看着病房裏的一幕,都尷尬地不知道是進還是退!

喬席兒用餘光看到門口有人,更是羞的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剛好此時,腦袋一陣眩暈,她直接假裝閉上了眼睛。

察覺到懷裏的小女人停止了掙扎,顧擎天心裏的氣才消散了不少,放開喬席兒后,見她依舊趴在他腿上一動不動時,他臉色大變,直接將喬席兒翻轉了過來。

見喬席兒臉色漲紅,卻毫無動靜時,心中一陣恐懼,「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過來檢查!」

看着那幾個醫生又是拿着儀器翻起了喬席兒的眼皮,又是聽她的心臟,顧擎天緊捏著雙手臉色異常慘白,該死的,她都已經受傷了,他怎麼還跟她計較那麼多呢?

剛剛實在是氣不過才打了她,她哪裏知道打在她身上卻疼在了他心上。

過了好一會兒,一個醫生看着顧擎天冰冷的臉色戰戰兢兢道:「顧總,這位小姐沒什麼大礙,現在暈過去估計是情緒太過激動,她剛醒來,還是要讓她多休息休息。」

「你確定只是暈過去了?」

「是!」

顧擎天緊繃的神經這才鬆了下來,但看到喬席兒手背上的傷口時,蹙眉道:「她剛剛拔掉了吊針,要不要重新插上?」

「嗯,這個是有必要的!」

原本假裝暈倒的喬席兒一聽還要打吊針,一下子就睜開眼睛坐在了床上,一雙黑溜溜地眼睛戒備地盯着顧擎天和那醫生驚慌道:「我不要打吊針,你們誰也別想碰我。」

喬席兒現在不確定有沒有懷上,如果沒有,她會很遺憾也會繼續努力,但如果已經匯合了,萬一她肚子裏已經有了小寶寶,那要是用藥萬一傷害到了寶寶可怎麼辦?

所以當她看到手背上有吊針時,想都沒想就拔了下來。

顧擎天皺着眉靠近了喬席兒,「乖,打了吊針之後你的身體才會好的更快。」

「走開,你別碰我,你這大混蛋……」

他不但打了她的屁股還想傷害她肚子裏的寶寶,沒門兒!

「喬席兒……」

「幹嘛啊,你又想打我了?顧擎天,我爸媽生下我不是讓你打着玩的,你要是太閑可以去找你的未婚妻,別在我這兒浪費時間。」

顧擎天又被氣的不輕,周身都散發着冰冷嗜血的氣息。

「顧總……」一個醫生小心翼翼地開了口,「喬小姐的身體沒什麼大礙,不用吊瓶也可以,只是那樣的話,病好的就慢一些。」

「嗯,你們都出去吧!」

那幾個醫生如釋重負地火速離開了病房,偌大的病房裏瞬間只剩下了臉色陰沉難看的顧擎天和瞪着顧擎天的喬席兒。

誰也沒有說話,病房裏的氣氛安靜的有些詭異。

突然,喬席兒想到下午還有一個圖要趕,立刻掀開被子就下了床。

。 王竇兒從老邱家裡回來時看到有個胖胖的身影在小破院門前走來走去,不敢靠近。

大黑沖著那身影叫得厲害,大寶和小寶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沒人應門。

王竇兒警惕地走向那人,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來人急忙轉過頭看了過來。

是宋花!

宋花看到王竇兒便激動地抓住王竇兒的手差點要給王竇兒跪下。

「總算找到你了。」

王竇兒把大黑叫回窩裡,再請宋花進來。

宋花看著左右走動,似乎隨時都會撲過來咬她的大黑,心驚膽戰。

「你們家這狗可真兇,我才一靠近,它就朝我吠個不停。」宋花抹了抹額上的汗說道。

才幾天沒見,宋花的面色好了些,臉看起來也沒之前那麼腫了。

「你的身體最近怎麼樣,有按時吃藥嗎?」

宋花忙得很,壓根沒時間照鏡子,根本不知道她身體的變化。

只是覺得自從吃了王竇兒給她的葯以後,走路都不喘了。

王竇兒幫她把脈,隔了一會兒,王竇兒點了點頭:「不錯,繼續堅持吃藥,身體會慢慢好起來的。」

宋花本就不覺得她的身體有問題,不過想著若是身體真的如王竇兒所說養好了就能要孩子,她又有些激動。

「我會繼續吃藥的。」

又閑聊了一會,聽著宋大嬸滔滔不絕地東家長西家短的,王竇兒不是很感興趣,但是又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下去。

隔了一會兒,宋花說話太多,舌干口燥。

王竇兒急忙站起來到廚房沖了杯糖水給宋花喝,宋花喜滋滋地喝著甜滋滋的糖水終於安靜了下來。

王竇兒趁機詢問宋花今日過來的目的。

宋花拍大腿,大叫道:「我怎麼忘記正事了。」

她今日過來是來告訴兩小隻,明日就可以回蒙館上課了。

「這麼快?」

「不快了,能走利索了,就不耽誤孩子們的學習。」

劉秀才人老實,收了人銀兩,不好浪費孩子的學習時間。

宋花還說劉秀才的腳恢復得很快,又加上有王竇兒還給他做了個拐杖,用起來怪方便的。

就算腳還沒大好都能行動自如。

現在村裡的人看到劉秀才拐著個拐杖到處跑,都嘖嘖稱奇,紛紛詢問劉秀才的拐杖哪裡來的。

有人拜託劉秀才日後腳傷好后把拐杖讓給他,因為他從小就廢了一條腿,行動十分不方便,現在連個媳婦也沒娶著。

看到劉秀才用拐杖走得飛快,他十分羨慕。

宋花問能不能把拐杖給那人。

王竇兒笑了,她說那個拐杖是劉秀才的,他想給誰都可以。

不過這倒是給了王竇兒一個啟發,如果她做些拐杖到鎮上賣,或許能賺錢。

不過她的手工太粗糙了,要批量生產的話得找工匠。

後世的醫用拐杖用的合金,輕便還不容易損毀,但這裡沒有這種條件。

若是用鐵打造雖比木頭的耐用,但太重,不方便。

思來想去,還是木頭的比較合適。

宋花本想給瞞著家裡的老太太給王竇兒銀兩,王竇兒不肯收,她便把一籃子雞蛋硬塞到王竇兒的手裡。

王竇兒推託不了只好收下。

宋花匆匆地離開了,她還要到下一家去通知孩子們明日上學的事。

王竇兒不由感嘆,這個時候要是有一部手機,在群里發個信息大家就能看到了,無需一個一個地通知,多累人啊。

兩小隻去蒙館上學了,王竇兒到鎮上賣洗衣粉,用紙隨意包著洗衣粉拿到鎮上,佔了個角落,開始擺攤。

她學著後世的推銷員,拿各式醬料倒在新衣服上,不一會兒一件嶄新的衣服就變得不像樣。

大家看到王竇兒這怪異的行為都覺得王竇兒肯定是瘋了,好好的新衣服就這麼毀了。

但是王竇兒隨即又拿出洗衣粉,倒在衣服上面,加水浸泡。

不一會兒,隨著王竇兒的搓洗,髒兮兮的衣服竟變得潔凈如新,還帶有陣陣清新的香味。

圍觀的眾人都驚呆了,還以為王竇兒是用了障眼法戲弄大家。

但是王竇兒讓旁人過來學著她的樣子胡亂弄髒衣服,然後再搓洗,衣服也一樣變得乾淨如新。

大家從不相信變成了驚為天人。

「大家都看到洗衣粉的效果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