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寒道:「知道了。」


葉婷這時剛剛洗漱好,見二哥回來,竄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嘖嘖贊道:「哎喲,還別說,二哥出去運動運動,整個人顯得精神了很多呢!以前你每天起床,都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總像是睡不過來困似的,為這事,媽可沒少訓你!」

葉婷比葉寒小了兩歲,皮膚白皙,眼大鼻挺,雖然身體正處在發育期間,卻已經有了幾分美人胚子的雛形,記憶當中,之前的那個葉寒雖然一無是處,但對這個妹妹卻是一直很疼愛很呵護的,而現在的自己,無疑更加喜歡這個活潑可愛又漂亮純真的妹妹了。

…………

…………

PS:向各位哥們、姐們、妹們拜求推薦票、求收藏

; 葉寒伸出一隻手,放到葉婷頭頂上,揉了揉她那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笑道:「還說我,你不也是個小懶豬?你也是剛剛才起床?」

葉婷後退一步,忙著去整理被葉寒揉亂的頭髮,跺腳嗔道:「二哥,看你啊,人家剛剛才梳理好的髮型,被你給弄亂了!你賠我!」

葉寒笑道:「行,你坐下,我幫你梳理!」

葉婷白了他一眼,啐道:「呸,你連自己的頭都沒梳過,還幫我?」

葉寒聞言,不由有些尷尬,回想起來,似乎以前的自己確實很邋遢,頭髮又長又亂,衣服又臟又皺,毫無形象可言,難怪校園裡的女生都對自己敬而遠之,看來是時候改變一下形象了,前世的自己,可是個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翩翩公子。

「我沒梳過頭,那是我懶,可不代表我不會梳!來來來,讓你看看我的本事!」葉寒說著,拉著葉婷的手走到院中石桌前,讓她在自己身前坐下,然後從她手中接過梳子,認真替她梳理起頭髮來。

在前世「仙醫門」中修鍊,葉寒在和那些紅顏知己們卿卿我我時,沒少替她們梳頭畫眉,論起這方面的本事,只怕他比很多女孩子還要厲害。

沒過多久,在一旁葉山驚訝的目光中,葉婷那一頭秀髮被葉寒梳理成了一個雙丫髻髮型,配上葉婷那一身樸素但卻乾淨的白色衣服,透出幾分古典小美女的氣息,宛如一個精靈般俏皮可愛。

葉婷跑到屋子裡照了照鏡子,出來時一臉的欣喜激動之色,抓住葉寒一條胳膊,問道:「二哥,你跟誰學的這本事?你可真厲害!」

「呵呵,我沒事自己琢磨的。」葉寒笑問道:「小婷,喜歡這髮型么?」

葉婷點頭道:「嗯,好看的很呢!二哥,以後每天早晨,你幫我梳理頭髮好不好?」

葉寒搖了搖頭,見葉婷小臉一垮,笑著道:「不過我可以教你啊,你學會了,就可以自己梳理頭髮。嗯,我還想出了好多種髮型的梳理方法,你想學,我都教你!」

葉婷兩眼放光,興奮的道:「我要學!我都要學!二哥你教我!」

「別鬧,有時間我教你!」

很快,一家人的早餐端到了院中的石桌上,見自己兄妹三人面前有雞蛋、火腿、牛奶、稀粥,而父母卻只是一人一饅頭,外加一碟自家腌制的鹹菜,葉寒心頭不由一陣感慨。

家裡缺錢,這是不爭的事實,而自己兄妹三人正處在生長發育的年齡,尤其是妹妹葉婷,更是長身體的關鍵時期,因此父母掙的錢,一部分存起來,等著給自己兄妹三人將來讀大學用,另一部分都用在了改善自己兄妹三人的伙食上,而他們兩人自己,卻是十幾年如一日的吃著這樣的粗茶淡飯,毫無怨言。

前世是個孤兒的葉寒,自幼跟隨師父修鍊,平時所接觸到的,幾乎都是腥風血雨、恩怨仇殺、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也有與紅顏知己們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而在此時此刻,他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家庭溫暖、什麼叫做父母之愛。

也就在這一刻,葉寒發誓,只要自己在的一天,就會傾盡全力保護家人,竭盡所能給予他們這世上最好的生活。

繼承了這個身體原主人部分記憶的葉寒,深知這個世界里「有錢行遍天下,無錢寸步難行」的道理,想要讓家人生活好起來,就離不開一個錢字,

葉寒嘴裡吃著飯,滿腦子想的卻是如何賺錢,想來想去,眼下的自己也就只有兩項特長,一是能打架、二是懂醫術,想要賺錢,也只能從這兩個方面入手了。

能打架的話,難道給人做保鏢?據說這個工資比較高,可是保鏢受到的約束太大,自由空間太小,還要被人經常指使。而且做保鏢的話,學是不可能再上了,就這一點,肯定會招致父母的激烈反對。

葉寒的父母,各自都有幾個兄弟姐妹,那些叔伯姑舅家裡出過幾個大學生,有的畢業后已經找到了固定工作,而葉寒父母卻雙雙下崗、靠著賣小吃度日,有的親戚便有些瞧不起,為此楊寒父母心裡都拗著一口氣,發誓就算兩口子砸鍋賣鐵,也要供出一、兩個大學生來,給家裡爭光長面子。

葉寒雖然學習成績很差,但要是敢說不上學了,葉奎、楊秀英兩口子不知會氣到什麼程度,對於剛剛享受到家庭溫暖的葉寒來說,這種情況是他不想也不願看到的,所以這個學,他必須要上,除非將來實在考不上大學,父母斷了這個念想。

懂醫術,那開家小診所如何?可是這個似乎也行不通。

首先,開診所自己也是沒辦法上學的;其次,據說開診所需要取得醫師執業證書或者醫師職稱什麼的,反正手續亂七八糟麻煩的很,否則就不許給人隨便看病,要不然就會有穿制服的叔叔們登門請你去喝茶……

仔細想想,以自己目前的狀況,似乎用什麼方法手段去掙錢都不太妥當,如果沒有一個學生的身份限制著,似乎就好得多,可自己現在的生理年齡只有十五歲,不上學父母根本不可能同意。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先上好學,掙錢的辦法慢慢再想,活人總不至於被尿憋死?

想到上學,葉寒不由狠狠鄙視起自己附身之前的「葉寒」來,那小子腦袋本就不聰明,再加上人又懶惰,學習成績難怪一直全班倒數,班裡同學除了一個鐵哥們葉壯之外,再沒人願意跟他交朋友,就連大美女班主任夏紫萱見了他,都是一副愛理不理、敬而遠之的態度。

靠,就算為了得到美女班主任的青睞,我也一定要把學習搞上去!

我葉寒是什麼人?堂堂修真大派「仙醫門」古往今來天賦第一的修鍊奇才,二十多歲就修鍊到了渡劫境界,雖然最後功敗垂成,渡劫失敗,但那依然掩蓋不了我是天才的事實!

今天開始,學習第一!

嗯,想不到今天清早會在廣場上遇到夏老師,夏老師的身材真不錯,尤其是胸前……很壯觀嘛,跑起步來波濤洶湧、波瀾壯闊,按照這個世界里的說法,她那一對大白饅頭,差不多有36D?

想到今早遇到夏紫萱時,她那一身黑色運動裝之下的火爆身材,正在吃飯的葉寒嘴角不由流露出一絲笑意。

「二哥,你笑的樣子好……好古怪哦!」看到葉寒嘴角邊掛著的那抹笑意,「淫@盪」兩個字在葉婷嘴邊轉了轉,沒好意思說出口,而是換成了「古怪」。

葉山瞥了一眼葉寒,心中暗道:「什麼古怪,明明就是淫@盪!葉寒一定是想到了他們班裡的哪個漂亮女生?唔……我們班的班花何晴晴,胸@部發育的越來越大了,應該快要接近傳說中的36D了?」 吃過早飯,向母親要了些錢,葉寒跑到外面的街口處剪了個頭,又順便在附近的一家浴池裡洗了個澡,換上一身乾淨衣服,從浴池裡走出來時,整個人看起來清清爽爽的,比以前陽光帥氣了很多。

解決了外在形象問題,接下來就是學習了。

葉寒回到家中,狠狠心,把自己關到房間里,把以前學過的各科書籍一古腦兒全部找出,坐到書桌前仔細翻看起來。

葉寒在前世的「仙醫門」時,以聰明絕頂,勤奮好學著稱,並且有著過目不忘之能,再加上自幼修鍊陰陽五行訣,全身經脈穴位盡通,靈智遠超常人,無論學習什麼,都是舉一反三,事半倍功,與附身之前那個愚笨又懶惰的葉寒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幸運的是,靈魂奪舍之後,這些優點也被葉寒一併帶了過來,在他手中,以往那些枯澀難懂的學習書籍往往翻上一遍,就能全部背誦或者理解通透,就連那些英文單詞,也是掃過一遍就能默寫……

周末雙休的兩天時間裡,葉寒幾乎足不出戶,瘋狂的從課本書籍中汲取著知識,等到周日傍晚他從房間里走出時,雖然看起來有些疲憊,但臉上卻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誰也不會想到,經過這兩天的突擊學習,葉寒已把整個初中的課程全部看了一遍,那些需要死記硬背的東西,他都熟爛於胸,而數理化這些邏輯性強的知識,他也無師自通,雖然完全消化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但葉寒有信心,如果現在就考試的話,不敢說能取得好名次,但絕不可能再墊底了。

這個身體的原主人一直學不好,還認為他們功課有多難呢,比起我前世修鍊的那些仙法心訣,這些東西學起來簡直容易的讓人妒忌!

想到這裡,對於自己附身之前那個又笨又懶的「葉寒」,他又狠狠的鄙視了一番。

雖然這個世界里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但葉寒也明白一頓飯吃不成個胖子的道理,所以當天晚上,他給自己放了個假,既沒有偷偷溜出家門找地方去修鍊「陰陽五行訣」,也沒有再做其他事情,吃過晚飯後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周一清早,吃過早飯,背上書包,葉寒神清氣爽的走出家門,朝著市一中方向行去。

經過葉壯家門口時,看到葉壯正坐在自家門前的一張凳子上,左手兩根香腸、右手兩個菜餅,低頭在那裡啃著,葉寒知道他在等自己,便走過去招呼道:「走吧,上學去!」

葉壯沖他咧嘴笑笑,三下五除二的把手裡的食物塞進嘴裡,拎起書名,和他一起向學校走去。

兩人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到現在讀了初三,一起上學回家,風風雨雨的已經有八、九個年頭,這份兄弟情誼確實很深,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也成了兩兄弟的共同心聲。

清晨七點多鐘,三五成群的學生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向著一中校園內湧入,幾乎每一個學生在經過校門口時,目光都被校門西側的一個女生所吸引,忍不住就想多看她幾眼。

那女生十六、七歲,雪膚櫻唇,容貌極美,青澀中透著幾分誘人風情,渾身充滿了知性而嫵媚的氣質,她穿著一襲極顯身材的修身黑風衣、搭配著黑色打底褲及黑色及膝皮靴,愈發顯得身材高挑曼妙,凹凸有致,風衣腰間用一根絲帶緊緊束起,襯托的胸挺腰細,臀翹腿長,她雙手交疊放在小腹前,靜靜站在那裡,嘴角含著淡淡笑意,溫柔恬靜的猶如一朵空谷蘭花。

黑風衣女生同樣背著書包,應該也是一中的學生,她站在校門西側的一棵樹下,不時向著遠處張望一下,似乎在等著什麼人,從她身旁經過的女生們,看到她固然羨慕妒忌她的容貌身材和氣質,而男生們看著她的目光則帶著火熱痴迷和愛慕。

片刻后,黑風衣女生看到了人群中勾肩搭背向這邊走來的葉寒和葉壯兩人,一雙黑白分明的剪水雙瞳中掠過一抹喜色,等兩人走得近了一些,她抬起一條纖纖玉臂揮舞著,脆聲叫道:「葉寒!葉寒!」

尼瑪,是誰?是誰?是誰能讓這樣一位絕色美女生站在這裡翹首以待?居然還讓她主動去打招呼?可氣!可惡!可恨!

一道道充滿殺氣的目光,立即隨著黑風衣女生揮手的方向,向著葉寒那邊投射過去,而感受到洶湧而來的一道道殺氣的葉寒,立即就條件反射般的抬起頭來,第一眼就看到了俏立在前方正沖著自己微笑的黑風衣女生。

「唐霜?」聽到黑風衣女生正朝著自己招手、叫喊著自己的名字,葉寒目光一亮,立即甩開葉壯,大步走到黑風衣女生身前,含笑道:「唐霜學姐,早上好啊!」

「葉寒學弟,你也早上好!」黑風衣女生抿嘴一笑,嘴角那一抹淺淺的笑意,瞬間化作萬種風情。

黑風衣女生正是昨晚葉寒才認識的唐霜,她在這裡等葉寒已經有了一會兒時間。

葉寒發現唐霜的同時,葉壯也看到了她,等看清唐霜的容貌后,葉壯目光不由一滯,喃喃道:「我……我靠!那不是唐大校花么?葉寒這個傢伙,怎麼會和她認識?看樣子似乎他們還很熟……蒼天啊大地啊,我不是眼花了吧!」

葉壯用力揉了揉一雙小眼睛,然後用力瞪大了仔細去看,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個美的冒泡的黑風衣女生,不是本校的唐霜唐大校花是誰?

對於唐霜其人,葉壯從進入一中校園的第一天起就聽說過她的種種傳說,據說這個女生身份很神秘,全校師生沒有人知道她父母是幹什麼的,不過很多人都猜測她的家庭背景一定不簡單,因為這幾年來,有不少官二代富二代的子弟曾糾纏過她,結果不是被校方開除,就是轉到了其他學校讀書,反正沒一個好下場的。

有鑒於此,學校里的其他男生更不敢對她唐突冒犯,於是久而久之,唐霜就成了一中校園內高不可攀的「聖女」,沒有男生再敢輕易去打她的主意,不過這依然阻止不了男生們對她的愛慕和迷戀。

集美貌、身材、智慧、氣質於一身的唐霜,毫無爭議的被校園男生們評為一中校花,並且幾年來一直牢牢佔據著這個位置,無人能夠撼動,就連她的妹妹、在高一(1)班就讀的唐雪,雖然各方面都不輸給她這個姐姐,但也只能作為備選校花存在著。

; 葉壯自慚形穢,沒敢湊到葉寒和唐霜面前,遠遠看著兩人微笑寒暄的場面,他竟有種不太真實的恍惚感覺。

和唐霜相互問候了一句,葉寒收起笑臉,正色道:「唐大爺的病情好些了嗎?」

聽葉寒提起爺爺,唐霜輕嘆了口氣,心有餘悸的道:「幸好那天有你在,送去醫院又比較及時,要不然……市醫院昨天夜間給爺爺做了一次小手術,早晨的時候,爺爺已經醒了,情況還算穩定吧,現在還在重症監控室里觀察著。不過聽醫生說,爺爺這病想治好不太容易,以後千萬不能再生氣激動,不然就有……有猝死的風險……」

葉寒見她一臉擔心,心生憐惜,忍不住拿起她的一隻小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學姐別擔心,唐大爺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我靠,那個渾蛋小子,放開你的手!

葉寒去拉唐霜小手的動作,落在四周男生們的眼中,簡直就是一種對唐大校花的褻瀆,頓時令他們熱血沸騰、忌火交加,恨不得一涌而上,把葉寒打個頭破血流,遍體開花。

而這情景落在一旁的葉壯眼裡,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換成是他,面對著唐霜時,一定是臉紅心跳,手足無措,哪敢主動去摸唐霜的小手?我日,唐大校花那又白又嫩的小手如果能讓我摸一下,我絕對三天不洗手!

唐霜本人,也沒想到葉寒會當眾作出這種親昵動作,不由俏臉微熱,她不動聲色的抽回手來,臉上笑容不改,說道:「承你吉言了,但願爺爺沒事吧!葉寒,我在這裡等你,是代表爺爺向你表達謝意,感謝你昨晚的出手相助。」

葉寒嘆道:「又來?昨晚不是說過了,朋友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說『謝謝』多沒勁!」

唐霜道:「我們唐家,從不喜歡欠人情債,更何況你這算是救命之恩了。爺爺讓我問問你,你們家裡有什麼困難需要解決嗎?」

葉寒笑著道:「有啊,我父母雙雙下崗,收入微薄,一家人吃的不好,穿的太差,住的太小……總之是困難多多。唐霜學姐,是不是憑你爺爺一句話,我們的困難就能解決了?」

唐霜道:「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為你們家提供一些力所能盡的幫助……」

葉寒擺了擺手,道:「你們唐家不喜歡欠人情債,我葉寒也不喜歡受人恩惠!我剛才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這件事情,休再提它!」

前世的葉寒遊戲風塵,逍遙天下,是個風流不羈的性子,骨子裡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倘若是他討厭的人,那麼對方得到他的幫助后,就算付出億萬酬勞,他都會毫不客氣的收下;但若對方是他朋友,哪怕給他一分一毫,他都會感到對方是瞧不起他。

對於唐霜這個風情嫵媚的學姐,葉寒自然是把她當成了朋友對待,一聽她要給自己好處,心裡自然而然的就生出了一些抵觸情緒。

他這個怪脾氣,唐霜又哪裡知道?聽他拒絕自己的好意,急道:「葉寒,你……」

「唐霜學姐,看起來你在咱們一中很受歡迎嘛!」葉寒打斷了唐霜的話,目光環視四周,笑著低聲道:「你瞧,那些男生們看到我和你說話,一個個眼珠子幾乎都瞪了出來,恨不得能把我千刀萬剮……唉,我真怕放學以後會被人打啊!」

他故意把話題引走,唐霜聽了,「撲哧」一笑,啐道:「什麼千刀萬剮,別胡說!我昨天不是和你說過么,今後要是在校園裡有人欺負你,你就去找我,我幫你出頭!」

葉寒道:「學姐這句話說的霸氣側漏啊,你難道是這一中校園裡的大姐大?」

唐霜抿嘴笑道:「瞎說,大姐大是形容有黑社會背景的暴力女,我可不是!我只是……只是有幾個朋友比較厲害而已……」

「收到。」葉寒打了個響指,隨即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道:「學姐,早自習時間快到了,咱們一起進學校里去吧。」

唐霜點點頭,和他並肩進入校園。葉壯跟隨在兩人身後,看著葉寒的目光中充滿了崇拜之意。

一路上,唐霜和葉寒邊走邊聊,葉寒有著前世的泡妞經驗,能說會道,舌綻蓮花,往往幾句話就逗的唐霜「咯咯」嬌笑,在別人看來,兩人儼然就是一對關係頗好的異性朋友,不少男生見狀,忌的心火上升,恨的牙根發癢,開始小聲打聽葉寒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能得到唐大校花的青睞。

最後當得知葉寒只是初三(1)班裡一個一無是處的差等生時,那些男生滿腔的忌火頓時轉為輕蔑鄙夷,心想這小子分明就是一隻爛泥塘里的癩蛤蟆,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和唐大校花搭訕了幾句,而以唐校花那樣的條件,不可能看得上他吧?

在萬眾矚目之中,葉寒和唐霜走到了學校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分岔路口,相互道別之後,一個向東,一個向西。

「葉寒!葉寒!」看到唐霜和葉寒分手,葉壯這才屁顛屁顛的追上了葉寒,一臉八卦表情的問道:「趕緊跟我說說,你怎麼認識的唐大校花?」

葉寒道:「唐大校花?」

葉壯道:「是啊,你不知道唐霜是咱們一中的校花嗎?日,別告訴你真不知道啊!」

葉寒攤手道:「我為什麼要知道?嗯,不過以她的條件,做校花是綽綽有餘了。」隨即「嘿嘿」一笑,搖頭晃腦的道:「要說我是怎麼認識唐霜的……你看看我這張臉蛋就知道了。男人愛美女,美女嘛,自然也愛帥哥!有句話說的好,如果帥是一種罪,那我已經罪無可恕。我覺得這說的就是我了。」

葉壯翻了個白眼,道:「你得了吧,你比我帥我承認,但咱們學校里,比你帥的海了去,唐校花其他人看不上,偏偏會看上你?你是官二代還是富二代?」

葉寒眉頭一揚,道:「靠,男人吸引女人,不一定要靠臉蛋和家世!」

葉壯道:「不靠這些,還能靠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