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辰細仔想了一下,立馬將其中的關節猜了個大概。


很有可能,張道雲心痛他的獎金,跑到北方蕭家去哭訴,並加油添醋,將嚴重性上升到打古武界臉面的程度。

簡而言之,也就是眼前這個叫蕭天的小子,被張道雲當了槍使。

葉辰本想跟他詳細解釋一下,只是想到對方那文縐縐的說話方式,估計一時半會也說不通,而眼下,也沒有太多時間,讓自己去做這種無義意的事。

“等一下,我打個電話。”葉辰說着,撥通魅影的密線。

“說。”魅影的話語很簡潔,只有一個字,不過配上金鐵相交的戰鬥聲,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看來,她那邊也有麻煩啊。

“我請求援助!”葉辰快速地說道:“遇上強力敵手,實力強於黃泉小隊!”

沉默了幾秒鐘後,魅影答道:“沒法支援,我也在執行任務,一切只能靠你自己,情況,我會上報給院裏,保重!”

葉辰苦笑一聲:“你也保重!”然後,掐斷通話。

看來,今晚上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啊!

望着眼前的蕭天,葉辰心念一轉,頓時有了主意,或許能借助他力量也不一定。

“想跟我一較高下?”葉辰笑看着對方:“沒有問題。不過在此之前,我們是不是該先把鬼鬼祟祟的傢伙趕跑呢?”

葉辰這句沒頭沒尾的話,蕭天卻聽懂了。

“同意你說的話。”他望向某處陰暗的地方:“比斗的時候,有個來意不明的傢伙在暗中盯着,總會讓人感覺不舒服。”

“出來吧!”葉辰目光跟了過去,冷冷說道。

牆角,是屋檐投下來的昏暗陰影。

明明什麼都沒有,但隨着葉辰的話音剛落,那片陰影宛如活過來一般,開始扭曲。下一秒,一個腰上掛着雙刀,頭上蒙着布的黑衣人走了出來。

“忍者?”蕭天似乎感覺到很新奇。

“不,是融合忍者,東瀛的新品種,身體比一般忍者更強悍。”葉辰目光微凝,緩緩解釋。

“融合忍者?很奇怪的名字,你跟他們很熟嗎?”蕭天奇怪看了葉辰一眼。

“熟算不上,交過幾次手……”

“喂,你們兩個混蛋,難道準備一直這麼聊下去嗎?”黑衣忍者木丸囂張地說道:“趕緊過來,讓本大爺一刀送你們去見上帝。”

“他說什麼?”蕭天聽不懂東瀛語,求助的目光拋向葉辰。

“呃,他說你是混蛋?”葉辰笑笑說道。

蕭天不解:“爲什麼說我是混蛋,而不是說你呢?”

“因爲,我比較帥。”葉辰笑嘻嘻說道。

蕭天頓時無語,以他比較傳統的觀念,始終想不通,帥跟混蛋有什麼關係。

“這一個歸你還是歸我?”葉辰笑意一收,忽然問道。

“歸我吧……慢着!差點上了你的當了。”蕭天轉身直視葉辰:“從最開始,你就一直潛移默化地把我歸到跟你同一戰壕,現在仔細一想,他們分明是衝你來的,我完全可以束手旁觀。” 葉辰笑笑道:“當然,你要束手旁觀也沒問題,那是你自由。”他頓了頓:“但是,作爲一名華夏古武術傳人,我相信你不會忍心看着別國的武者,在自己國土上,欺負自己的國人,因爲,那不符合你武術精神。”

沉默少許,葉辰緩緩說道:“如果,你需要一個出手理由的話,不知道這樣的說法,是否符合你的心意?”

蕭天看了看葉辰,又望了望木丸,明亮的眼眸裏閃過一抹認真:“儘管,我不認爲你是一個可以被隨意欺負的人,而且你說的這個理由也亂七八糟,但衝着這個東瀛人叫我混蛋的份上,我喜歡這個理由。”

他慢慢朝木丸迎過去:“還有,切磋的事,千萬別忘記了,否則,我沒法回師門覆命。”

葉辰笑笑道:“沒問題,如果,這次我能活下來,陪你打三天三夜都行。對了,有個小小的提議,建議你儘量引着那個黑傢伙往效外走,畢竟,這是咱們自己的國度,一磚一瓦都是人民的財產,打壞了,那個東瀛人又不會賠錢。”

蕭天身影頓一下,他緩緩說道:“現在,我才確信自己沒幫錯人,你的提議,我會酌情考慮的,如果對方也配合的話。”

木丸手在身前一晃,指縫間憑空出現四把黑色苦無,他望着給自己帶來淡淡危險氣息的蕭天,冷冷說道:“小子,我要找的人不是你,滾開點,我對你沒興趣。”

蕭天頭一偏,大聲問葉辰:“這傢伙說什麼?”

葉辰高聲答道:“他說,‘小屁孩,我一飛鏢就能把你幹掉,滾一邊涼快去。’”

四周陡然一靜,一股濃烈的危險氣息,從蕭天身上迸發出來,他淡淡問道:“他真是這麼說的?”

葉辰心裏一喜,雖然不知道哪個詞刺激到了蕭天,但對方這種戰意十足的模樣,卻是他最樂意看到的,他十分肯定地說道:“沒錯!不信的話,你可以找個懂東瀛語的人跟他對質。”

“不用了!”蕭天淡淡吐了一句,盯着木丸黑色的身影,眸光瞬間冷到冰點:“區區東瀛忍術,不過在華夏武術的皮毛上,稍加變化,而今,居然也敢嘲笑我華夏正統武術,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華夏古武術中的八卦掌。”

說罷,蕭天一手執掌,一手執拳,雙腳邁開,擺了個八卦掌的起手勢。

驟然,一陣尖銳的警報在木丸心中響起,他身影赫然倒退,直到退出蕭天三丈之外,才停下身來。

“小子,本來想饒你一命,想不到你竟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木丸手一揚,四柄苦無如四道黑色利箭,直撲蕭天門面而去。緊接着,他身影一閃,空氣發生一陣水紋般的扭曲,他整個人從原地憑空消失了。

蕭天腳踩八卦,在方寸之地來回遊走,輕鬆避過四支苦無,接着,他眉頭微微皺起來。

“五行遁術?不對!跟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沒有任何關係。應該,只是一個簡單的障眼法而已!”

蕭天緩緩閉上眼睛,一個淡綠色的巨大八卦出現在自己周圍,八卦中,原本失去蹤影的木丸,清晰地浮現出來。

他腳下弧線一踩,迅速靠近木丸,一劈掌轟然而出。

蕭天這一掌,剛劈出時平平無奇,但隨着掌勢靠近木丸,掌心中隱隱發出浪濤般的聲響,而且越靠近浪濤聲越大,彷彿他掌心中,蘊含着一片海。

木丸見狀,不敢硬接,抽出腰間***,封住蕭天的掌勢,並借勢而退。

第一回合試探,就此結束。

雙方對敵手的實力有了初步的瞭解。

木丸雙手執雙刀,開始圍着蕭天緩緩遊走。

他不敢太靠近對方,這小子太古怪了,可以降低對手速度不說,而且,還能看穿自己的動作,先前第一回合交手中,自己就險些吃了大虧。

隨着遊走的步伐,木丸的氣勢也在漸漸攀升,而且越來越盛。想必,等到氣勢攀升到最高點,他就會揮出雷霆一刀。

蕭天也同樣在遊走,他卻踏弧線,雙目緊盯敵人肩膀,拳掌之間不停地來回變幻。

相比木丸對他的瞭解,他對木丸瞭解在更加深刻。在自己的八卦範圍內戰鬥,木丸的一舉一動,他都瞭如指掌。

正因爲了解,所以,他更清楚,眼前這名黑衣忍者非常強大,絕對是自己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強大的敵人。

蕭天的氣勢也在緩緩攀升。

相比前者,他攀升的方式,更像大海漲潮,一浪接一浪,然後等所有浪潮合爲一體時,他就會迸發出驚天戰力。

隨着兩人氣勢的攀升,他們身邊的空氣開始發出“吱吱”的鳴叫,腳下的灰塵泥土,彷彿受不了那股壓力,無風自動,朝四下飛散。

驀然,兩人腳步同時一停,氣勢一斂,再同時躍起,閃電般撲向對方。

暴喝聲劃破長空。

“閃電斬!”

“八卦三十六掌!”

轟!

碰撞處,一股強悍的力量波動,襲向四野。

炎黃華夏車內。

雖然隔着特製防彈玻璃,但樑珊珊與顏軻,依然能隱隱感覺到,那兩股強大力量,對自己靈魂的壓迫。

力量的餘勁,吹得車輛微微搖晃。

“葉辰,他,不會有事吧?”

顏軻臉色微白滿是擔憂,隔着車子都能感覺到這麼大的聲勢,可想而知,直接面對那股力量的葉辰,將會是什麼樣的處境?

“沒事,他會沒事的,相信他!我們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

樑珊珊抱着顏軻,輕輕拍着她的背,在安慰對方的同時,也在堅定自己的內心。

“可是,我不想這麼窩囊地躲在他身後,成爲他的累贅。我想幫助他,哪怕,我的力量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我就是想幫他,只要,他能少一分危險……”

顏軻從樑珊珊懷裏擡起頭,眼眸中含着淚花,血液裏,似乎有某種東西復活了。

呼!

樑珊珊輕呼了一口氣,這一刻,她心緒複雜無比。

或許,這就是自己與顏軻的區別吧。一個選擇相信他,一個想要幫助他……

…… 另一頭。

葉辰踏着夜色,緩緩靠近某處屋檐。

屋檐的瓦片上,一位年輕男子正手枕腦袋,懶懶地躺着,悠閒地欣賞夜空,對屋檐的激烈戰鬥,彷彿沒有瞧見一般。

“喂,兄弟,你的同夥正在辛苦作戰,難道你不準備協助一下?”葉辰笑嘻嘻地跟他了打招呼。

“同伴?”男子赫然坐起身來,冷漠的臉上閃過一絲陰怒:“小子,別把那頭豬跟我相提並論,如果不是礙於某個不得已的原因,這個東瀛鬼子早就被我宰了。”

“噢?”望着男子臉上的冷漠表情,葉辰嘴角微彎,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那我可不可以這麼認爲,你跟那名忍者不是一條線的?”

“我跟他當然不是一條線的。”男子認真說道:“不過目標都一致,想必你也清楚,也就是你身後車子裏那個姓顏的小妞。”

葉辰略帶遺憾地笑笑道:“我本來以爲,我們能坐在一起喝酒看風景,不過聽你這麼說,看來,我們打一架是在所難免了。”

男子神情微愣,接着大笑着:“還是第一次聽人說,要跟我一起喝酒看風景,小子,你有點意思。”

他從六米多高的屋檐上往下一跳,輕輕落在地上:“至少,我們先認識一下吧。”他淡淡說道:“狂風,發狂的狂,颳風的風,好好記住這個名字,今晚上,它將成爲你生命裏最後的記憶。”

葉辰笑了笑:“葉辰,樹葉的葉,時辰的辰,或許,這個名字會替你解脫痛苦的生命。”

“痛苦的生命?”狂風驀然哈哈大笑,接着笑聲一收,冷冷問道:“你憑什麼這麼認爲?”

“因爲,我從你臉上看不到一點一絲的開心。”葉辰頓了頓:“你現在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

“小子,你不是一個合格的說客,你這一套,除了騙騙那個古武小子哥以,但對我沒有半點用處。所以,廢話到此結束,亮出你的真本事吧,可別一劍就被我砍了。”

一股淡淡的殺意從狂風身上散發出來,他手在腰上掃,一把軟劍憑空出現在他手中,異風開始呼嘯。

一照面,狂風就拿出了他最強的實力,很顯然,他想速戰速決。

“我建議我們換個地方。”葉辰收起臉上的笑意,淡淡說道。

“給一個說服我理由。”狂風冷冷說道:“否則,我會認爲你在拖延時間而拒絕。”

“你身後這棟房子裏,有可能住着老人、婦孺或小孩,也有可能什麼人都沒住,但不管怎樣,這都是我們的國度,如果能不干擾到普通人的生活,我們應該儘量避免。”葉辰認真說道。

“一頭大象,居然會去在乎腳下螻蟻的生命,哈哈,你的這份憐憫心真是讓人可笑……不過,我接受你的建議。”狂風腦海中,驀然閃過一道胖乎乎的身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