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雄沒心思理會他,繞開他的身體繼續往前走。


雷諾再次擋在他面前,繼續瞪著他。

「雷諾,你幹什麼,想搞事?」索婭公主回頭喝道。

「華夏豬,你給我小心點,別以為你能代替我。」雷諾哼了一聲,這才轉身離開。

哪知道他剛轉身,背後一鼓大力傳來,葉雄直接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

這一腳好大力,雷諾沒想到葉雄居然敢對他下手,措不及防,直接被踹飛出去,跌了個狗吃屎。

「華夏豬,你敢踢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雷諾悖然大怒,站起來準備動手。

「雷諾,公主讓你住手,聽到沒有?」艾倫怒喝。

「公主殿下,這混賬踢我。」雷諾急道。

「如果你膽敢再說出半個對我不敬的字,我保證下次不是一腳,而是一劍插在你背上,你信不信?」葉雄殺氣大盛。

堂堂江南王,何曾被人這麼辱罵過,如果不是他不想多事,剛才一劍就將他給劈了。

「華夏豬,我還怕你……」

話沒說完,一道凜然的氣勢突然而起。

葉雄抽出背上的黑色長劍,狠狠地朝雷諾劈落。

強大劍芒直接在冰川上留著一道數米深的溝壑,冰川四下一片震撼。

周圍的人驚呆了,他們沒想到葉雄一路上不聲不吭,實力居然這麼厲害。

雷諾並不畏懼,躲過一擊之後,準備反擊。

正在這時候,人影一晃,艾倫已經站在人群中間。

「全都給我住手,把冰川給震塌,到時候別說冰魄,你們什麼都得不到。」

「艾倫法師說得沒錯,我現在重申一點,不許私鬥,呆會進入冰洞之後,如果誰敢顫自動手,我會讓他死得很難看。」索婭站出來喝道。

雷諾被踹一腳屁股,大失顏面,此刻又報不了仇,別提有多憋屈。

「華夏豬,你等著。」雷諾罵咧咧。

「你有種再說一遍。」葉雄冷冷地盯著他,雙眼如同毒蛇一樣。

索婭再也忍不住暴了,怒道:「雷諾,注意你的言行。」

雷諾還想說什麼,生生忍住了,只能用不甘的眼神瞪著葉雄,沒有一點善意。

葉雄將黑劍收起來,這才跟在索婭公主後面,一行人朝冰川上走去。

一行人度很快,沒多久就來到冰川群中,最中間那一座冰川。

這座冰川在周圍之中是最高的,看起來最厚重,顯然是這一帶的冰川之王,時間最久遠。

在冰川中層的山腰部,有一個三米多高,兩米多寬的洞口,索婭在那裡停了下來。

「這冰洞是三十年前考古隊開鑿的,洞深千米,裡面很不穩定,我再重申一遍,別在裡面動手,不然的話,冰洞塌墜,哪怕你們實力再強,也要被困死在裡面。」索婭目光在周圍掃了一遍,最後落到雷諾身上:「雷諾,聽到沒有?」

雷諾白黑少的眼睛掃了葉雄一眼,說道:「別人不惹我就行,不然我才不管那麼多。」

索婭公主的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

「陳先生,你呢?」

「我不會讓洞塌陷的。」葉雄淡淡地回道。

筆御人間 他不放棄殺人的念頭,如果對方得罪他,他會保證在不塌洞的情況下,將對方斬殺。

「好了,走吧!」索婭這才帶頭走在前面。

冰洞裡面非常陰寒,溫度直下數十度,如果不是修士,一般人進洞不久就要被凍死。

裡面全都是冰層,比想象中要光亮,冰層畢竟是透明本,那怕再厚,光線也能穿透。

大約走了兩百米,光線漸漸變得陰暗起來,洞也開始變得狹窄。

「這冰洞前面一段路是考古隊開鑿的,後面是修道士開鑿的,我們很快就到修道士開鑿的地方,那裡有我們的人在等侯。」

索婭別走別說,突然面前的艾倫停了下來,示意所有人別動。

「艾倫法師,怎麼樣了?」索婭公主疑問。

「有血腥味。」

索婭神色一變,周圍的人臉色也微變。

艾倫法師將靈識釋放出來,朝裡面探查進去,片刻之後這才說道:「咱們留守在這裡的人全都死了。」

「看來已經有人搶在咱們面前進入了冰洞,咱們快走。」索婭急道。

當下一行人加快度,朝裡面走進去。

再走一百多米,面前出現岩石層,說明冰川層已經過去,露出真正的山體。

前面的地上,兩人倒在血泊之中,看樣就是索婭公主留在此地駐守的人。

艾倫走上前檢查一下兩人的傷口,回頭說道:「他們死了不到半個小時。」

周圍的人有些震驚,有些人甚至從身上掏出武器,準備開始戰鬥。

「這兩名法師是五階初期,實力不俗,但是他們幾乎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可見對方實力很強,絕對在鍊氣五階中期以上,甚至達後期。」艾倫說道。

這一句話,讓周圍的人心裡有些悚。

無敵師叔祖 一名實力高強修士在裡面,而且手段殘忍,沒有人不畏懼的。

「有艾倫法師在,咱們怕什麼。」索婭淡淡地說道,似乎一點都不畏懼。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沒人理會地上的人。

葉雄走在最後面,當他路過其中一名死者的時候,蹲下來察看。

只見那名死者身上,有很多傷口,傷口中隱隱看到有泥土痕迹。

他目光在四下看了一遍,現這裡的泥土都有動過的痕迹。

「土系法術,飛岩術。」

葉雄腦海里閃電般出現一個名字:陳蕭。 葉雄仔細在四下看一遍,最後基本可以確定,出手的極有可能就是陳蕭。

雖然修鍊土系法術的人很多,但是對方出手這麼殘辣果斷,幾乎一出招就要人命,這種風格很像是陳蕭。

「陳先生,怎麼了?」索婭在回頭看著他,奇怪地問:「難道你知道是什麼人下的手?」

「不認識。」葉雄站起來,朝面前走去。

越朝裡面走,光線越暗,到後面幾乎沒有路可走,只剩下一個人形大小的洞口。

這個洞口是新挖出來的,泥土還很新。

「對方挖了個洞過去,再進去就是山腹了。」索婭公主說道。

艾倫正想鑽進洞中,突然一名法師說道:「公主殿下,既然這裡是洞的最後位置,那我想問一下,你是怎麼知道這裡面有冰魄的?」

「問得好,我也想知道。」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有人附和。

同樣,這也是葉雄的疑問,既然洞到這裡停止的,那就是說,裡面沒有人進過,索婭是怎麼知道的。

索婭似乎早就猜測到大家會問這個問題,解釋道:「我們之所以肯定,是因為我們在這裡做過地質探測,當時我們從冰川山上,打洞下去探測。」

她這個說法,只會蒙不懂地質探測的人,用地質探測設置,怎麼可能探測到雞蛋那麼大的東西,這純屬是胡說八道。

葉雄並沒有拆穿她,因為陳蕭出現在這裡,那傢伙不可能做沒有值價的事情,所以他有理由相信,這裡面極有可能確實有冰魄。

「公主不會騙你們,冰魄肯定有,至於能不能拿到,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艾倫說完,帶頭鑽了進去。

進裡面之後,空間豁然開朗,大了很多。

眾人這才現,山腹裡面居然是空心裡,裡面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溶洞,連綿不絕,一眼望不到邊。

「快看,那裡有死人。」一名法師大聲喊道。

眾人順著他的手指方面,現前的溶洞口,躺著一具屍體。

一群人走過去,轉過拐彎處,現地上橫七豎起,躺著很多具屍體。

這些屍體,大多數是東方面孔,那裝束看起來有點熟悉。

葉雄看這些人的裝束很像是踏仙閣的人,跟他以前殺過的池早寺有些相似。

「看來裡面不只一個勢力的人,還有另外一個勢力。」艾倫說完,問道:「公主,咱們怎麼辦?」

「咱們繼續走。」索婭公主吩咐。

當下一行人繼續往前走。

葉雄走過那些屍體的時候,再次看那些屍體一眼。

這是他當特工時候留下來的的習慣,什麼都要自己親自檢查一遍,不輕易相信別人。

「等一下。」他突然出聲。

「我說你到底想不想進去,別老拖大家的後腿行不行?」

豪門重生之悍妻養成 見葉雄又蹲下來檢查屍體,雷諾忍不住罵開了。

「陳先生,什麼事情?」索婭公主問。

雖然她聲音還是有點客氣,但是分明已經帶著一些不耐煩。

已經有人走在前面,現在最重要的是加快度,葉雄現在這樣等於阻礙她的時間。

「這些人,不全是被人殺的。」葉雄說著,目光在四下察看著。

聽到他的話,周圍的人嚇了一跳,面面相覷,紛紛回頭重新檢查屍體。

很快幾人就現,這些人除了被人殺掉之外,還有一部份是被爪子抓傷的,還有被咬斷脖子的。

剛才艾倫法師只檢查兩具屍體,就想當然地認為所有人都是被人殺的。

正在這時候,艾倫法師突然一聲大吼:「小心,敵襲。」

在他說話的一瞬間,葉雄已經抽出黑劍,身體貼在石壁上,嚴陣防守。

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狼影掃過,兩名法師還沒反應過來,一名脖子被咬斷,另一名被刺穿心臟。

兇手行兇之後,瞬間就在數十米之外。

它咧著帶血地獠牙,朝剩下的八人嗚嗚地吼著,血跡一滴滴地往下滴著,看起來非常血腥。

這是一頭身高達到一米五,身長三米,通體雪白的加大版的雪狼。

跟雪狼不同的是,這頭狼的眼珠子逞乳白狀,看起來異常兇狠。

「艾倫法師,這是什麼凶獸?」索婭問。

「我從來沒見過這種凶獸,也許是變種的雪狼。」艾倫回道。

雪狼嗚嗚著,再次朝一行人衝過來。

艾倫法師正想動手,雷諾已經搶先在前面,在半空凝聚成一根白色的光狀長矛,怒射出去。

光矛體表雷電攀爬,威勢十足,從雪狼背上擦身而過。

雪狼嘴裡出一聲狼號,轉眼之間就消失在溶洞深處。

「可惡,讓它給逃了。」雷諾非常不甘。

周圍的人被雷諾的雷系法術嚇到,目光中帶著震驚之色。

雷系是金系法術的延伸,無堅不摧。

雷諾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目光滿滿都是挑釁。

哪知道,葉雄就像沒看到他一樣。

比目光挑釁更狠的,是漠視的目光。

雷諾大怒,如果不是索婭公主事先有言,他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咱們繼續進去,不過大家要提高警惕。」索婭叮囑。

一行人繼續深入,只不過大家都手握著武器,嚴陣以待。

那頭雪狼雖然受了傷,但是它一直在找機會偷襲。

可惜一行人實力太強,嚴防之下,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偷襲機會。

突然,裡面傳來轟轟的打鬥聲,激戰聲遠遠地傳來。

一行人飛快地跑過去,拐過幾個彎之後,裡面是一個非常大的溶洞。

此時裡面,五個人在生死決戰。

中間一人穿著青色衣服,三十歲出頭,削著平頭,不是陳蕭是誰?

圍攻他的四個人,三男一女,同樣是踏仙門的服飾,每人的實力都在五階中期。

整個華夏,鍊氣五階中期以上的修真者就沒有多少,踏仙閣居然一下就出動四名,可見底蘊何等強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