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雄沒想到陣法還有如此奧妙,心裡不禁擁起一陣神往。


「我這黑石項鏈,算不算是陣法?」他問。

「當然,而且這是非常逆天的陣法,從幻境可以看出來,這是非常厲害的,不知道要到什麼境界的人,才能夠做出如此逼真的幻境。」

提起這黑石項鏈,幽冥也倒吸一口涼氣。

說話間,突然聽聞翁的一聲,那禁制直接被幽冥攻破,消失了。

「進去吧!」幽冥吩咐。

兩人躍了進去,突然而來的一陣踏空感。

等葉雄再次出現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處秘境之中。

這個秘境相對聖峰山秘境來說,小得多,一眼就能看到盡頭。

周圍是一片樹木,在樹林之中,矗立著一座若隱若現的大佛像。

葉雄感應一下,發現這裡的天地靈氣非常濃郁,比起聖峰山秘境的靈氣還要強。

但是,到達他這種境界的修士,這裡的靈氣已經對他的幫助不大了,除非他在這裡潛心修鍊十幾年,才有可能突破。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就來到樹林之中,那裡屹立著一座十幾米高的大佛像。

大佛像體表呈白灰色,並非想象之中的金色。

「優曇花在哪?」葉雄急問。

幽冥飛身而上,落到佛像的肩膀上,手掌在佛像頭頂上輕輕地動了一下。

瞬間,一朵長著三片葉子的幽綠色小花,就出像在葉雄眼前。

這就是優曇花,居然生長在佛像的頭頂之上。

優曇花還在花蕾期,還是一個花骨,還沒盛開。

但是,一鼓不俗的氣息從裡面散發出來,一看就知道不是泛泛之物。

「我先前進入這裡的時候,用了小小的覆蓋法術,將優曇花隱藏掉,三僧以為優曇花被我摘走了,所以窮追不捨。」 厲少,夫人喊你回家哄娃 幽冥解釋完之後,從身上掏出那個玄冰盒。

「你想怎麼樣?」葉雄震驚地問。

「我試試能不能用正氣果催優曇花成熟,你幫我把守著入口,別讓我分心。」

葉雄點了點頭,走到一邊,為她護法。

幽冥將玄冰盒靠近優曇花,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嘗試將正氣果靈氣注入優曇花之內。

看著她那讓人眼花繚亂的動作,葉雄這才知道,這個千年老妖的法術還真是多。

換成是他,無論他怎麼弄,也不可能用正氣果用來催熟優曇花的。

經過幾次試探之後,幽冥終於找到正確的辦法,頓時正氣果之內的靈氣,被她用奇怪的方法,轉移動優曇花之中。

正氣果不停地掙扎,但它怎麼也沒辦法擺脫,最後只能聽天由命。

幽冥不停地轉移著正氣果的靈氣,優曇花在吸納正氣果的千年道行之後,花骨漸漸變化,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慢慢地盛開。

「幽冥,優曇花只能開三個小時,別催得太盡。」葉雄急道。

他們身上雖然有了其餘三種問仙丹的靈藥,加上優曇花,聚齊了四種靈藥,但是兩人根本就沒有煉丹用的火焰,如果摘下來,根本就沒辦法煉製問仙丹。

惡魔首席:纏上替罪新娘 幽冥好像沒聽見他的話一樣,不停地催動著正氣果靈力,過渡到優曇花之內。

優曇花也盛開得越來越大,那白色的花瓣,已經露在空氣之中。

「幽冥,你到底想幹什麼,快住手。」葉雄急道。

「擇日不如撞日,咱們現在就將優曇花帶走,去煉製問仙丹。」幽冥說道。

「你瘋了,你現在用什麼火焰?」葉雄急道。

「我把聖峰山上的五彩鳥收服了,以它的火焰之力,應該有一半的成功率。」

葉雄狂汗,原來她把五彩鳥都給收服,難怪她這決定這麼做。

只是,那王彩鳥不是很高傲的嗎,怎麼可能被她給收服了?

此刻不是他想的時候,就在這時候,一道清香傳來,優曇花四片花瓣全部盛開了,一陣陣幽香傳來。

幽冥將優曇花撥起來,朝葉雄拋過來:「接著,放到儲物戒裡面。」

葉雄剛將優曇花抓住,突然聽聞轟轟的一聲巨響,一道道裂縫從佛像身上裂開。

與此同時,整個秘境的空間開始扭曲,大地也顫抖起來。

「不好,優曇花是這個秘境的鎮境之物,這方世界要塌了。」幽冥大吼。

兩人飛快地來到秘境出口,在走出秘境的時候,裡面聽聞轟的一聲巨響,秘境塌了。

縱是無情偏難休 「還好跑得快,如果再慢一點,咱們就完蛋了。」葉雄鬆了口氣。

兩人正準備離開,突然三道人影從天而降,擋在兩人面前。

(本章完) 三名穿著相同的僧衣,正是剛才被調虎離山的『智勇仁』三僧。

「妖女,你好大的膽子,雖然用障眼之法,將我們調虎離開,把佛門至寶偷走。」勇僧脾氣最是火爆,一上來就破口大罵:「快把優曇花交出來,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老禿驢,你怎麼說也是堂堂佛門中人,怎麼說話跟魔道似的。」幽冥冷笑。

「對付你這種妖女,不需要什麼規矩,大師兄,咱們動手吧!」

智僧在三個之中,年紀最大,長得黑不溜秋,偏偏留著兩道白眉。

表面上看,是個仁慈的老和尚,似乎人畜無害的模樣。

但是他這人,極不簡單。

智僧看了那秘境入口一眼,恍然大悟。

「女施主,看來這優曇花現在才真的是在你身上了,先前你離開,秘境沒塌,我居然連這個都給忘記了,真是不應該,慚愧。」智僧說道。

作為師兄,他居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實在是不應該。

「師兄,不怪你,只怪這妖女太狡猾,咱們還是別先把優曇花搶回來再說。」仁僧說道。

三僧當下成倚角之勢,將兩人緊緊地圍住。

幽冥抽出幽冥劍,小聲對葉雄說道:「咱們一起出手,速戰速決,別婆婆媽媽。」

說完,她身影一閃就沖了出來,帶著一鼓龐大殺氣,朝智僧殺過去。

手一揮,一道磅礴的劍氣,凌空劈出,她一出手,就是殺招。

智僧是三僧之首,實力最強,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殺招,也不敢硬撼,躲開之後,側身回擊。

剩下的三僧,見幽冥實力太強悍,同時出手,準備先將幽冥打敗,再對付葉雄。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出手。」幽冥急道。

葉雄挺佩服四聖僧,但是現在雙方是對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這個世界上,不是有仇才會生死相拼,有時候立場不同,也是必須要你死我活。

三柄黑劍,懸浮在半空之中,成品字型。

突然,黑劍體表燃起熊熊的火焰,然後分出無數劍影。

葉雄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大的殺招,烈火劍陣。

頓悟幾句無名功法,吸引不少的大地元氣,葉雄實力比起以前,強了不少。

這三名高僧,境界跟他一樣,都是五層後期,如何敢忽視他這麼厲害的劍陣。

頓時,三人合攻幽冥的局面,就被打破了。

幽冥乘機反擊,朝三人之中最弱的仁僧出手,一舉將其重傷。

智僧跟勇僧想救已經遲了,幽冥一劍掃過,直接將仁僧的腦袋削了下來。

葉雄看著仁僧的屍體倒下,一時之間怔住了。

而這時候,幽靈已經朝兩外兩名高僧出手了。

「還愣著幹什麼,還想不想修鍊問仙丹?」幽冥見他又在猶豫,再次喊道。

葉雄收斂心神,鎖定勇僧,朝他出手。

勇僧異常憤怒,出手非常狠,各處佛家的法術,不停地朝葉雄攻來。

只可惜,哪怕他再厲害,怎麼可能是葉雄的對手。

就在兩人對戰的時候,幽冥已經出手把智僧也解決掉了,手段乾脆利落。

智僧的屍體還沒倒下,幽靈又沖了過來,朝勇僧出手,花了沒有多少時間,也將他給殺掉了。

終於,三僧在兩人的聯合之後,全部被斬殺。

不過,出手的,全都是幽冥。

大戰之後,千佛寺倒下一大片,變成一大片廢墟。

看著這千年佛寺,就這樣倒下了,而三名高僧,就死在自己面前,葉雄才發現,修真一道,如此的殘酷,有些人,哪怕是他不願意為敵,也必須要為敵的。

「修真一道就是如此殘酷,如果咱們不趁機殺了他們,到時候他們要對付我們,黃金尊者他們也要對付我們,如果他們聯手的話,咱們只會更加危險。」幽冥說道。

葉雄也知道,但是他心裡就是有點不舒服。

「你在龍組呆過,習慣那裡的軍人思維,在你的腦海里覺得,死的應該是惡人壞人。無辜的人,好人,都不應該死,但是我現在要告訴你,在修真一道,是完全不一樣的。為了變強,為了活命,為了成長,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惡靈提醒他。

「我會慢慢習慣這種改變的。」葉雄回道。

「咱們抓緊時間離開這裡。」

兩人準備離開,哪知道剛走出千佛寺門口,外面黑壓壓的一片人群,擋在面前。

為首三人,正是幽冥一真都尋找的黃金尊者,索尼王子跟教宗。

他們身後,黑壓壓的一片,全都是修士跟法師。

「如果咱們剛才不是把三僧殺了,現在麻煩就大了。」幽冥說道。

「剛才我猶豫了,不過你放心,我現在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葉雄抽出黑劍,跟對方峙在一起,大戰一觸及發。

早晨的陽光從東邊升起,千佛寺鋪上了一層黃金之色。

周圍的馬路上,見不到一個路人,全都遠遠地躲著,生怕受到牽連。

只有一些膽大的修士,遠遠地看著雙方,有些甚至抽出手機,準備把視頻錄下來。

這是一場曠世的大戰,一方是華夏最著名的江南王夫婦,另一方是踏仙閣,英國皇室,以及印度教的三大聯盟,足足有數百上千人。

表面上,三大聯盟的實力似乎遠在江南王夫妻之上。

但是,誰輸誰贏,誰也不知道了。

「閣主大人,你是我們之中實力最強的,也跟那妖女交過手,你來安排我們怎麼出手。」索尼王子小聲地說道。

黃金尊者目光在葉雄跟幽冥臉上看來看去,小聲地說道:「他們只有兩個人,只要我們能把其中一個幹掉,另一外就沒有支援,咱們肯定能贏。我建議,由我先用最快速度將江南王殺了,你們所有的人全都對付妖女,你們只需要撐住幾分鐘,我定能殺了江南王。」

「如果你不出手對付那妖女,我們根本就不可能防得住她。」教宗急道。

「你們三個,還有這麼多手下,還怕防不住那妖女?」黃金尊者怒道。

三人相視一下,索尼王子咬牙說:「好,這妖女就交給我們,你對付江南王,速決速決。」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以雷霆之勢,將他殺掉的。」黃金尊者眼神之中,暴露凶光。

(本章完) ???他們三個竊竊私語的時候,幽冥跟葉雄也在小聲地嘀咕著。

「你猜他們會怎麼樣出手?」葉雄問。

「打群架最簡單的道理是怎麼樣的?」幽冥反問。

「把弱的先乾死,再啃難啃的。」

「沒錯,他們一定想準備先把你搞死,然後再集中火力對付我。」幽冥說。

「你跟我想得差不多,既然這樣,那我就順他的意好了。」葉雄把耳朵湊到她耳邊,小聲嘀咕:「一會我先逃,黃金尊者一定會來追殺我,你留下來把這些蝦米幹掉,然後速來支援我。記住,我最多能撐十五分鐘。」

「你確定能撐十五分鐘,黃金尊者可是鍊氣巔峰,不容小視。」幽冥還是有點擔心。

「你放心好了,我有把握,先走了。」

說完,葉雄身影一閃,已經朝左邊遁去。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江南王,你休想逃。」

果不其然,黃金尊者第一時間就追上去,鎖定葉雄。

「索尼王子,納命來。」

一鼓龐大的殺氣從釋放出去,幽冥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朝索尼王子攻去。

雖然葉雄剛才說了,他能撐一段時間,但是幽冥還是有些擔心,所以準備速戰速決。

「大家一起上,她就一個人,我就不相信她能殺得了我們這麼多人。」索尼王子大聲說道。

當下,二十幾名法師朝幽冥衝出過來,各種各樣的法術,劈頭蓋腦襲來。

面對這些低階的法術,幽冥連躲避都沒有,就這樣衝出去,簡單一劍劈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