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董秀秀雖然很想跟着他們從後山上去,但也知道自己上不去。如果執意跟着他們,不但不會有作用,反而會成爲他們的包袱,所以只顧低着頭拉着衣角不說話。


秦怡見兩人不說話,直接做主道:“既然你們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們兩個默認了。萌宇,你照顧好秀秀從前山上去,我和小旭去追夏雨薇。”

“嗯!”關萌宇在心裏一直對秦怡很尊敬,此時聽到她的話,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樣,溫旭和秦怡就沿着夏雨薇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而關萌宇則帶着董秀秀沿着前山的路走了上去。

一路上,秦怡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溫旭,讓溫旭感到非常不自在。

“姐,你答應我不去非洲行不行?雖然江州不是什麼好地方,但也比那見鬼的非洲強了幾百倍。”溫旭趁機對秦怡說道。

秦怡沒回答溫旭的話,而是直接把話題引向了他和夏雨薇的身上,開門見山地朝他問道:“弟弟,你和夏雨薇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嗎?雖然我和夏雨薇認識不深,但也算聽聞過她的大名,知道她一向對男生不假顏色。”

溫旭知道秦怡會說什麼,不禁苦笑道:“姐,你真的想多了。夏雨薇之所以像現在這麼看得起我,完全與愛無關,只因爲我曾經幫過她的忙。”

接着,溫旭把在街上幫夏雨薇搶回手提包的事情向秦怡說了一遍。

“姐,夏雨薇之所以對我另眼相看,絕對是抱着感恩的心態來的。”溫旭一邊向前走,一邊對秦怡說道,“姐,你剛纔也看到了,夏雨薇那個小妞很有個性,根本不聽我的話,當然也不會喜歡我。”

“我不那麼認爲,我反而倒覺得剛纔是夏雨薇在耍小性子。通常,女孩兒只有在她親人和她喜歡的那個人面前纔會耍小性子。”秦怡笑着對溫旭說道。

溫旭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這也叫小性子,那我還是不要了吧!”

“你不要什麼?她在你面前耍小性子還是她本人?”秦怡朝溫旭陶侃道,心裏卻閃過一股濃濃的失落。

“哎,我這是怎麼了?明明不希望他們真的在一起,怎麼反而還不斷地刺激他?難道這就是心理學上所說的原始自卑感嗎?”秦怡不由得在心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第二百六十章 突遇暴雨

夏雨薇一個人走在前面,剛開始走得很快,但走了一會兒之後便慢了下來,因爲她發現溫旭等人並沒有追上來。

“難道那個傢伙真的不想管我?”夏雨薇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的路,曲折的路上根本沒有溫旭的影子,心裏不由得泛起一股失落,“難道他就看不出來,我是故意這麼做的,爲的只是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嗎?”

“哎!看來是自己想多了,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夏雨薇擦了擦眼角,收起心中的失落,看着那高聳入雲的山峯,握緊拳頭想道,“既然你不來,那就讓我一個人去征服這座山吧!我就不信這個世界還有我夏雨薇征服不了的。”

正當夏雨薇下定決心,準備獨自去征服面前這座大山時,身後卻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回頭一望,那不是溫旭這個傢伙是誰。

不過,夏雨薇沒來得及興奮,目光卻投向了旁邊的秦怡,興奮的眼神不禁閃過一絲淡淡的落寞,但還是主動站在等他們。

“你們怎麼也過來了,關大哥和秀秀呢?”夏雨薇的臉上泛着笑容,朝溫旭和秦怡問道。

“還不是不放心你這個大小姐的安危。”溫旭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埋怨地朝夏雨薇說道。

夏雨薇輕輕地笑了笑,無視溫旭的白眼,轉頭把視線投向秦怡。

秦怡輕輕地說道:“萌宇和秀秀從前山上去,我和溫旭陪你從後山上去。”

秦怡害怕夏雨薇不願意,頓了頓又接着說道:“人多好照顧,不容易發生什麼意外。”

夏雨薇明白秦怡的心思,主動拉過對方的手,微微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怕某個人不願意。”說着,眼神若有若無地打在溫旭的臉上。

溫旭白了夏雨薇一眼,從她的身邊穿過,當先朝山頂走去。

“秦老師,我們也上去吧!”夏雨薇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拉着秦怡跟了上去。

秦怡看了一眼溫旭的背影,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但終究沒有說什麼,默默地跟了上去。

不知道誰的運氣不好,三人剛走到半山腰,天色卻突然陰了下來,看樣子是要下大雨了。

“看吧,現在好了?今天有些人非要來爬山,若是下起大雨,我們當真是進退兩難。”溫旭停下了腳步,仰頭看了看烏雲密佈的天空,有些埋怨地說道。

“天空剛纔還好好的,我怎麼知道轉眼之間就成這樣了。”夏雨薇翹着嘴角委屈地說道。畢竟,像夏雨薇這種天之驕女,別說捱罵了,就算是重話,也是很少聽到。

秦怡見狀,急忙打圓場道:“好了,弟弟!你也別說夏雨薇了,我們都不知道今天會突然變天。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是考慮怎樣面對這場即將到來的大雨。”

現在,溫旭等人位於半山腰,距離山頂的平地還有一大段距離,想要在大雨來臨之前到達山頂,無疑是癡人說夢,不切實際的事情。所以,只能按原路返回,爭取在大雨來臨之前回到山下。

“看起來只有下山這條路了。”夏雨薇不甘心地說道。

“那我們搞快點吧!”溫旭知道時間不等人,一邊說道,一邊做好了下山的準備,“夏雨薇走前邊帶路,姐走中間,我走後面看着你們。”

秦怡搖了搖頭,朝溫旭說道:“還是我走前面吧,你和夏雨薇跟在我身後。”

秦怡不等溫旭反對,當先沿着下山的路走去,夏雨薇連忙跟了前去,溫旭則跟在最後面。

這場雨來得比他們預計的早,走到一半的時候,豆大的雨點就唰唰地打了下來。三人頃刻之間就被淋成了落湯雞,誰也沒有幸免。

尤其是夏雨薇,她今天穿的白色連衣裙在雨中洗禮了之後,完全沾到了身上,除了難受之外,而且還非常透明,白色的內衣完全露在了外面。

若是在平時,這對溫旭來說,絕對是大飽眼福的絕佳時期,但現在,溫旭壓根兒就沒這種思想,只想早點走下去,把溼漉漉的衣服一脫,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窩在被窩裏睡大覺。

“我們快走吧!這場雨看來是一時半會停不下來的。”溫旭一邊招呼,一邊扶着夏雨薇和秦怡趕路。

只是,疏鬆的泥土早被雨水泡漲了,踩在上面就跟落在了膠水上,粘得腳根本就擡不動。像夏雨薇這種女孩子,別說讓她趕路了,就是走一步也是費勁兒。若不是溫旭在一邊拉扯,恐怕早就倒了下去。

秦怡雖然咬緊牙關,努力地向前走着,但路面實在太滑了,好幾次都差點摔倒在地上。由於手按在泥土上的原因,秦怡的手上已經沾滿了泥漿,白皙的皮膚完全已經被黑黃的泥土覆蓋了,樣子別提有多狼狽。

“啊!”秦怡一步沒有踩穩,身子立馬失去了平衡,朝路邊的陡坡倒去。

溫旭在大驚之下急忙從後面伸出手去扶她,用盡全力穩住了秦怡的身形,這才讓秦怡有驚無險地恢復了平衡。

兩人好不容易化險爲夷,不禁都微微地鬆了一口氣,但誰也沒想到,身後的夏雨薇在這時,腳下也是一滑,整個人朝着後面的大坑就倒了下去。

縱然溫旭是神仙,此時也無能爲力。

“夏雨薇,抓住我的手!”溫旭眼見夏雨薇倒下去,急忙朝她的方向一躍,試圖去抓住下墜的身子。

不過,下墜的力量遠比溫旭想象得要大得多。雖然溫旭竭盡全力地抓住了她的身子,但不僅沒把夏雨薇拉回來,反而被她拖了下去。

眼見溫旭和夏雨薇雙雙摔在坑裏,秦怡頓時感覺周圍的空氣在此時凝固了起來,想都沒想,直接朝那個大坑跳了下去。

……

“關大哥,溫大哥他們怎麼樣了?是不是電話還打不通啊?”董秀秀一臉擔心地朝關萌宇問道。

關萌宇神色嚴峻地搖了搖頭,只對董秀秀說了三個字:“打不通!”

儘管兩人爬到大半的時候,也遭遇到了大雨的襲擊,但董秀秀在關萌宇的陪伴下,還是沿着前山的公路爬上了山頂。畢竟,前方的路都是修理過的水泥路,雨水的影響不大。

此時,他們正坐在山頂的旅館裏躲雨,等着溫旭他們的消息。

“不行,我得去找溫哥。”隨着時間的推移,關萌宇的臉色越來越嚴峻,嗖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準備去後山找他們。

不過,關萌宇沒走幾步就被董秀秀拉住了。

“現在正下着大雨,後山的路很陡峭,你貿然過去,肯定會很危險。何況,你不知道溫大哥走的哪條路,他們現在是否還在山上,在這麼大的山裏根本就是大海撈針。”往日害羞少語的董秀秀這時忽然變得口吐蓮花,連珠炮似的地說了一大堆話。

關萌宇當過兵,爬過山,知道董秀秀剛纔說的話是對的。現在如果貿然踏進後山,很有可能找不到溫旭他們,反而把自己困在了那裏。但溫旭不是別人,在關萌宇心裏,他比自己還重要。如果溫旭發生了什麼意外,就算活着,關萌宇也會內疚終生。所以,儘管這樣,關萌宇還是要去後山找尋溫旭的足跡。

“你鬆開!”關萌宇冷冷地對董秀秀說道。

“我不鬆開,除非你不去後山!”董秀秀比關萌宇還要倔強,柔弱的小手抓着關萌宇的衣襬,就像小雞抓住了老鷹的翅膀,樣子雖然滑稽,但態度卻異常堅決。

“你鬆開,不然我發火了!”關萌宇繼續對董秀秀說道。

董秀秀抓得很牢,雖然關萌宇要想強行推開董秀秀不是一件難事,但這樣勢必會給董秀秀造成傷害,所以關萌宇沒有這麼幹。

“不行,我死也不放。”董秀秀毫不畏懼地看着關萌宇,雙手死死地拉住衣襟不鬆手。

關萌宇無奈之下只得用強把董秀秀的手搬開,然後朝她的腦後就是一記手刀,把她打暈之後扔到了牀上,鎖好門,大步朝外面走去。

由於後山沒有開發,裏面藏着許多潛在的危險,所以管理人員在前山和後山之間修了一道鐵閘,阻止遊客們去後山。

關萌宇想要到後山找溫旭,必須經過這道門,所以從管理人員那裏要到鑰匙是必須的。不過,關萌宇不想與管理人員多費口舌,直接一把抓住管理人員質問道:“那道門的鑰匙在哪裏?”

“你要幹什麼?”管理人員大驚失色之下沒有回答關萌宇的問題,而是朝關萌宇問道。

關萌宇不願與他廢話,直接從他的身上搶下鑰匙,然後把地上一甩,大步朝那道門走去。

關萌宇剛纔的舉動帶給管理人員的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管理人員忍着痛從地上爬起來,連忙把山上的協警叫了過來,指着關萌宇大聲地朝警察說道:“就是這個人,想要去後山。”

兩個警察見關萌宇魁梧威武,全身透着一股嗜血的戾氣,心裏也不禁一震,連忙舉起槍朝關萌宇喊道:“再走一步,我就開槍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秦怡昏迷

溫旭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只覺渾身無力,骨頭像散了架似的。

溫旭擡頭向上看去,只見窟窿頂端有一個大洞,距離上面的小路有一尺多距離。

“我們應該是從這個洞摔下來的。若不是這洞下面是乾草和疏鬆的泥土,恐怕我們就完了。”溫旭一邊暗暗慶幸,一邊朝旁邊望去。

“呃呃……”身旁傳來兩聲痛苦的呻*吟,溫旭聽出這是夏雨薇的聲音。

“好痛啊!”夏雨薇皺着眉頭低聲呻*吟,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快要斷裂了一樣,難受得要死。

溫旭聽到夏雨薇的聲音,擔心的心終於鬆了一半,開口朝夏雨薇問道:“你沒事吧?”

“我的腳和手都很痛,像是摔斷了。還有……”夏雨薇說到這裏,忽然想起之所以摔在這個鬼地方來,是因爲自己執意要從後山爬上去,不禁乖乖地閉上了嘴,頓了頓朝溫旭問道,“你沒事吧?”

溫旭是男子漢,雖然感到骨頭像散了架一樣難受,但還是咬着牙道:“我沒事!只是不知道姐怎麼樣了?”

聽到溫旭的話,夏雨薇這纔想起還有秦怡,不禁張大嘴巴問道:“秦老師也摔下來了嗎?”

溫旭不確定秦怡是否和自己一起摔下來了,只是依稀地回想起,自己在摔落下去的時候,有個聲音在自己身後喊自己。

“我也不太清楚,我們還是先找找吧!”溫旭對夏雨薇說道。

“嗯!”夏雨薇點頭應了一聲,只是這洞裏的光線實在太差,根本看不清周圍的東西,不禁沮喪地對溫旭說道,“溫旭,我在這裏根本看不見東西,你說這裏會不會有什麼蛇或蟲之類的東西啊?”說到這裏,夏雨薇不禁害怕地顫抖了一下。

女孩子通常都會對蛇蟲之類的東西感到害怕,所以溫旭聽到夏雨薇的話,連忙向她安慰道:“別自己嚇唬自己,這裏這麼溼潤,哪裏來的蛇和蟲子。我們找一下自己的手機,看還能不能用。”

夏雨薇聽到溫旭的話,眼前頓時一亮,急忙將手朝後面褲兜摸去。只是兜裏空空如也,手機早已經不在了。

“溫旭,我的手機肯定在我摔進洞口的時候弄掉了。”夏雨薇扁着嘴失望道。

“你彆着急,我的手機還在,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用。”溫旭一邊說道,一邊把手機重新開機。

“菩薩保佑,希望手機能用!”夏雨薇小聲地祈禱道。

一道微弱的亮光從溫旭手裏射了出來,把溫旭周邊的東西都照亮了。

“謝天謝地,你的手機居然還能用。”夏雨薇看到光亮立刻手舞足蹈,就像一個活潑的小女生,完全沒了往日裏女神的樣子。只是一不小心牽動了傷口,引得她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你別得意忘形,拉動了你的傷口。這裏沒藥沒醫生,萬一真要流血,那就不好辦了。”溫旭趕忙提醒有些得意忘形的夏雨薇道。

“誰說這裏沒醫生,秦老師不是醫生,我也算半個醫生吧?”夏雨薇聽到溫旭說自己得意忘形,不禁朝溫旭回擊道,但動作卻收斂了起來。

聽到夏雨薇的話,溫旭這纔想起秦怡也在洞裏,剛剛放鬆的心頓時緊張了起來。

“如果姐出了什麼事……”溫旭不敢再想下去了,急忙打開手機,順着手機的亮光,一邊找尋,一邊不斷地呼喊秦怡的名字,“姐,你在不在這兒?”

夏雨薇坐在那裏,手腳受了傷,雖然行動不便,但還是一邊用目光搜尋秦怡,一邊朝秦怡喊道:“秦老師,秦老師……”

很快,夏雨薇就在洞邊的角落處發現了躺在地上的秦怡,立刻朝溫旭喊道:“親自,我找到秦老師了,秦老師在這兒!”

溫旭趕忙順着夏雨薇指的方向走來,只見秦怡躺在地上,衣服褲子早就沾滿了泥土,目前還處於昏迷當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泥人。

溫旭見到秦怡,心裏既驚又喜,驚的是秦怡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她有沒有事,喜的是秦怡現在的呼吸平穩,身上的傷口沒有出血的跡象。

溫旭想去扶秦怡,立馬被一旁的夏雨薇阻止了。

“不要!”夏雨薇大聲叫道,“秦老師現在處於昏迷狀態,我們不知道她哪裏受傷了。如果你貿然去移動她的身體,牽動了傷口怎麼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