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薇薇安沒辦法,打算先見溫蒂一面,然後動身去雪黎城請凱撒幫忙,性命攸關的大事,由不得她不跑這一趟。


後半個月,暫時沒有金錢之憂的薇薇安一直呆在家裡,靜待溫蒂放假。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且回到薇薇安剛到亞利斯城的時候。

戒備森嚴的工會聯盟總部。

「鮑威爾呢?為什麼沒有把幻銀水晶拿回來?」一名驅魔導師坐在寬大的桌子後面,眯眼詢問站在門口風塵僕僕的驅魔師。

「鮑威爾分會長已遭遇不測。」驅魔師詳細的從鮑威爾開始參加拍賣說起,一直說到他和艾布爾一起帶人蒙面打劫薇薇安,「下午,分會長還沒有回來,屬下帶人前去查看,找到分會長以及兄弟們的屍體,至於那個拍下幻銀水晶的小女孩還有巴格斯家族的人,都沒有見到,不知道傷亡如何。」

驅魔導師兩眼眯的更加厲害,眼中隱隱有寒光閃過:「對方只有三名大驅魔師,鮑威爾和埃布爾聯手之後我們這邊有四個,居然都被殺死了!」

驅魔師渾身發顫,彷彿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會長,屬下出城的時候剛好見到巨斧小隊的人回城。聽說他們小隊的隊長西奧多正在追求莎拉,有可能……」

「哼,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驅魔師渾身一松:「是!會長。」

工會聯盟的會長,塔伯·條頓伯爵,皺眉,手指一下一下敲在桌面上。

菲林和奧達這兩個人可不是什麼好鳥,很可能已經把小女孩的寶物據為己有,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分配的,那塊兒幻銀水晶在誰身上。先派人查查他們的消息,大不了把他們都悄悄處理了,肯定能找到幻銀水晶的下落。

老公爵的生日馬上就要到了,自己可要加快速度才行。

迪卡萊奧家族。

「費拉爾,那個哈林真是這麼說的?」家主魯伯特抑制不住激動地神色,聲音略帶顫抖。

「是!」費拉爾嘴角含笑,「他說,只要我們提供一百名白髮奴隸,無論老少,他就送給我們一顆四級幻銀水晶,如果能提供一千名,就送我們一顆五級幻銀水晶。」

四級幻銀水晶的官價是百萬金幣,五級幻銀水晶的官價是兩千萬金幣,而一名白髮奴隸的價錢最貴不過一百金幣,這根本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魯伯特高興極了,自從皇帝扶植了格林家族之後,把迪卡萊奧家族的生意擠掉不少,尤其是這幾年,家裡經濟有些入不敷出,他正愁沒有財路呢,費拉爾就送來這麼好的消息,真是雪中送炭。

不過,世上沒有白得的魔獸。

魯伯特問費拉爾:「有什麼要求,你儘管說,我盡量滿足你。」

「皮特,溫蒂,薇薇安!我就要他們三個的性命。」費拉爾收起笑容,五官變得猙獰,咬牙切齒地說。

魯伯特一口答應:「沒問題。等皮特從巴格達回來,溫蒂所在的魔法學校放假,我就派人取他們的性命。至於那個叫薇薇安的小女孩,我也會著人打聽她的下落,你儘管放心。在此之前,你就儘管在家裡住下來,不要見外!」

「謝家主。」

「哈哈,叫什麼家主啊!叫叔叔就行了!都是一家人嗎!」。

… 衛子夫世界。

三千人,不一會兒就吃完早餐。

林辰覺得子彈的事情得關注一下,畢竟自己可沒有太多的子彈供他們消費。

讓劉徹下令製造子彈?

笑話,子彈一般是什麼製造的。

其他的國家林辰不知道,但是華夏林辰倒是知道。

華夏製造的子彈的彈殼一般是用黃銅,覆鋼銅和塗漆鋼三種材料做的。

而漢朝有啥,黃銅?鋼?漆?

鋼的話倒是有,不過漢朝的這個鋼的質量就不好說了。

漢朝的時候要說是工業上面的發展也就是鋼鐵的出現。

但是漢朝的工業發展技術的限制導致了鋼鐵無法提純。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黃銅的存在非常非常的稀有。

也就是說黃銅做子彈如果不同步發展工業技術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也罷,林辰想了想,自己可以和劉徹簽訂契約,然後等技術發展上來以後自己在來拿去報酬。

想到這兒,林辰找來了蕭炎。

話說能夠從朔方城快速到達京城的,除了自己就只有蕭炎了。

而這可是自己的生意,所以林辰還是打算自己去一趟京城。

「林城主,你真的要在這個時候去京城?」

這可是第一仗啊,林辰這個大元帥不在就不好說了。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你就放心吧,我也就是幾個小時以後就回來了,我就是去找劉徹簽訂一張契約而已。「

「林城主,你可以等首仗打完,然後帶著戰報一起去,到時候劉徹就更加的相信你了,而且也不會影響軍心。」

蕭炎還是覺得林辰現在去京城一點兒都不妥,所以他給林辰出了一個辦法,反正現在士兵的備用子彈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消耗完的。

聽到這話,想了想林辰點了點頭。

第一仗,要是自己這個元帥最高指揮官不在確實有點兒說不過去。

和蕭炎來到了軍營的一角。

吃完飯以後,禁衛軍的人都在這兒休息。

林辰喊道:「全軍準備出發,放棄背包,每個人帶上三個彈夾就可以了。」

聽到林辰的話,剛才還慵懶無比的眾多禁衛軍全部都急促的站了起來。

然後整齊的朝著自己的軍帳裡面跑去。

三分鐘不到的時間,整整齊齊的三千人的軍隊出現在林辰的面前。

每個人身上穿的是U.S.S的作戰度和普通的FBI的服裝。

雖然其他的人不知道這些字元代表著什麼。

但是單憑服裝就能看得出來,非常的霸氣。

「今天,我就要教教你們,什麼叫做開了掛的戰爭。」第一仗的意義非同尋常,林辰還得做個戰前部署。

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看著林辰,林辰的神奇早就已經征服了他們。

「據我所知,匈奴最好的弓箭的射程也就是一百丈不到的距離,而且還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把箭射那麼遠。

一會兒你們要做的就是,把步槍調試成為單發模式,然後在一百丈的安全距離對地方的軍帳進行狙擊。「

古代的弓的射程一般都不會超過二百五十米,而且那時射程,並不是有效殺傷區域。

而大型的戰爭裝備,也就是車床弩之類的東西,在一百丈也就是三百米左右的距離一般來說都沒有準頭的。

林辰的話說完,三千人齊聲喝到:「謹遵元帥之令。」

之所以要強調一個單發模式,那是因為林辰不想這幫人浪費子彈。

遠處的話用掃射一般來說一點兒用處都沒有,十槍都不一定能夠打中一槍。

但是單發的話就不一樣了,單發的話只要瞄準,手不抖,基本上都能夠命中。

林辰拿出了王方交給他的關於朔方城外的匈奴軍隊的分布圖。

上面標註的距離朔方城最近的匈奴軍營也就是兩里地的山的那一邊的平原上,兵力大約有四萬左右。

是朔方城外最大的一個匈奴軍營了。

頓時,林辰就打算把這個軍營當做目標了。

雖然說這個軍營的人多,足足有幾萬個人。

但是這個軍營在平原上,而靠近軍營的地方是山。

山最好用來幹嘛,用來埋伏啊。

三千人躲在一整個大山上面,估計連毛都看不到一根。

林辰還打算和匈奴人玩心理戰術。

話說匈奴人不是喜歡新薩滿之類的神棍嗎?不知道他們的人莫名其妙的死去,他們會不會驚慌啊。

選定好目標以後,林辰說道:」全部把消音器安裝上。「

聽到林辰的話,眾人把步槍的消音器全部拿了出來,然後裝到了槍的上面。

這時候,朔方城的守將王方又來了。

林辰疑惑的看著他,難不成還是想來和自己一起去打仗不成。

林辰只看見王方菊花一般的臉都快笑抽經了。

王方滿臉紅光的說道:「林元帥,剛剛探子來報,城外的那個匈奴軍營的士兵已經有兩萬士兵會匈奴王庭了,聽說是去幫助可汗平叛的,這可是大好事啊。」

林辰愣了愣,剛準備去攻打軍營,接過人家直接走了兩萬人。

也就是說現在軍營裡面就只剩下兩萬人了。

兩萬比三,也就是一比六或者說是一比七。

林辰對這幫人還是挺有信心的,畢竟三個彈夾就差不多有一百發子彈了。

一百發子彈在三百米的距離打不死七個人的話,就自己卸搶回家吧。

不過匈奴王庭的內戰似乎來的很不是時候啊,無處不在的鬥爭啊,到時候要不要自己去扶持一把呢?

林辰開始想要打匈奴的主意了,畢竟要是匈奴有人聽自己的話的話,就不用打仗了。

笑了笑,沒有理會興奮的王方,林辰看著禁衛軍道:「全軍出擊。」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說完以後林辰就和蕭炎騎著摩托車走在了前面,禁衛軍的人跟在後面跑著。

而王方的話則是一臉懵逼的看著離去的林辰。

話說他來說的這個消息是好消息啊,為什麼林辰還是拉著一個臉。

難道他不希望匈奴人撤兵?

眾多想法在王方的腦海裡面閃現。

最後王方搖了搖頭,沒有再去想這個問題了。

而這個時候,林辰已經帶著眾人來到了城外的山林裡面。

兩里地的距離,跑步的話也就是五分鐘不到的時間。

來到了山坡上面,看過去就能夠看到平原上面的匈奴軍營。

林辰看著眾人道:「就在這兒,給我用步槍瞄準了打,誰要是殺得人多,一會兒我獎勵他吃一串肉串,「

聽到林辰的話,眾人的嘴裡面都不由得分泌了一些口水。

昨天的那個肉雖然太補了,但是味道是不可否認的。

得到林辰的獎勵誘惑,眾人再看匈奴軍營的時候,已經是雙眼放光了。

在他們眼裡面那些不是敵人,是肉串啊,香噴噴的肉串啊。 86_86832這天一大早,薇薇安穿上自己特意買的新衣服,一條淡紫色的連衣裙,把長發高高的扎了一個馬尾,如離弦之箭一般衝出家門,只留下兩個一臉驚艷的男人。

諾蘭和修恩互瞪一眼,扭頭各自回屋。

今天是魔法學院放假的日子,這一天,薇薇安可是盼了一個月呢。

幾步跑到魔法學院門口,卻見門口已經停了很多豪華馬車。學院大門已經打開,陸續有穿著魔法長袍的學生從裡面走出來,或上車,或獨自離去。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薇薇安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可是過了一個小時,仍舊不見溫蒂的身影。薇薇安奇怪,巴圖老頭說過,以往放假,溫蒂總會第一時間趕回貧民窟,今天是怎麼回事?

門口的馬車也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了兩三輛,幾名貴族子弟靠著馬車站成一圈,正竊竊私語。薇薇安越來越著急,要不是魔法學院不準外人進去,她早就衝進去了。

終於,門口走出兩個纖細的身影,薇薇安一眼認出其中的一人是溫蒂,她抑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抬腳就要衝過去,卻見那幾個貴族子弟先自己一步圍上前。看到其中幾個人臉上的陰笑,薇薇安目光一閃,停下腳步。

「美麗的溫蒂小姐,我想請你吃頓飯,還請你賞臉。」一個貴族青年向溫蒂行了一個貴族禮,兩隻眼睛貪婪的盯著溫蒂美好的身段,彷彿要用目光扒光她的衣服。

「尊敬的萊迪斯子爵,我今天還有事情,恐怕無法接受您的邀請,真是可惜。」溫蒂笑的溫柔,但薇薇安卻能看出她眼底的厭惡和不奈。

「能有什麼事情比卡爾的邀請還重要!哼,別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你是誰?除了臉蛋漂亮一無是處。」另一個貴族子弟不滿道。

薇薇安哪受得了自己姐姐受委屈,聽到這話目光一寒。

這時,溫蒂身邊的女孩高聲道:「科爾,你又算什麼東西!三瓶三品驅魔藥劑下去還是中級驅魔師,實力沒有任何長進,還有臉說別人!和溫蒂姐姐比,你就是垃圾!不對,你和誰比都是垃圾。你就是垃圾,垃圾,垃圾中的垃圾!我要是你,早就自殺了!還跑到魔法學院來蹦?,我都替你丟人!」

科爾?

薇薇安這才想起來,自己好像和他還認識。小女孩的嘴角浮起一絲微笑,想起他喝下的那瓶藥劑,絕望。

絕望,四品藥劑,喝下之後,大驅魔師以下驅魔者的魔武力會停滯不前。

看來科爾在中級驅魔師級別停留有些日子了,脾氣見長。

女孩的話戳到科爾的痛處,氣的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但他顯然顧忌著什麼,看一眼旁邊的一名身材修長的驅魔者,沒有回嘴,只惡狠狠的瞪著溫蒂。

「波比,注意自己的身份!」那名驅魔者淡淡的開口。

「表哥,他們欺負人。」女孩波比語氣中帶著不情願,但聲音低下來。

身材修長的驅魔者瞥了溫蒂一眼,仍舊淡淡地說:「沒什麼大不了,卡爾不過是喜歡她,想和她吃個飯而已,你不必大驚小怪。快點回家,姑媽還在家等你。」

波比顯然很怕她的這位表哥,但也怕好友受欺負,挽著溫蒂的手臂左右舉棋不定,不知是走還是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