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薛通鬆了陳三的綁繩。


「謝前輩不殺之恩!」

陳三風一般奔向百梟堂,死的死跑的跑,山中無人,正是搜刮金銀玉器的絕好時機。

「真是天生的賊胚!」薛通猜出其用意,啐了一口。

……

「薛通為了崇光武者,滅了海梟幫!」

消息在陳三和逃走海賊的推動下,於五六島圈間迅速流傳開來。

「玉兒她們聽到傳聞,必外出找我,我先松汶島住下,再想辦法。」 六公主的生母是佳貴妃,別人都是母憑子貴,她是母憑女貴,在宮裡有很大的自由,是以她才有機會偷聽到這些話。

這些事,楚辭心裡是早清楚,小王爺雖然後知后覺,但也明白王府現在的處境。

因此聽到這話之後,都沒有什麼反應。

六公主也不再多言,她是看在楚辭幫了她的份上,才提醒了一句。

在丟下這話之後,她就已經轉身離開了。

待六公主離去之後,小王爺不解的轉向楚辭:「你什麼時候和她關係這麼好了?」

楚辭笑吟吟的:「其實,六公主還是很可愛的。」

可愛?

小王爺撇了撇嘴:「楚辭,我覺得你這眼瞎的程度,與我不相上下。」

「我以前確實挺瞎的,」楚辭笑道,「後來瞎的只有你。」

小王爺一愣間,楚辭已經轉身離去。

她那一襲身影逐漸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

啪!

楚家大堂,楚雄天將手中的帖子狠狠的砸在了桌上,容顏鐵青無色。

「這是怎麼回事?」

秦嫣從大堂外走進來,看見的便是楚雄天那一張難看的容顏,她蹙起了眉頭,問道。

楚雄天冷笑道:「你可還記得之前楚辭救了太后,陛下賞賜給她的東西?」

「我知道。」秦嫣一愣,回道,「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呵……」楚雄天冷笑著勾唇,「之前你回來說過這件事,但瑾王府一直沒有動靜,我還以為陛下阻止了,沒想到她居然真的打算賣御賜之物,請帖都發出去了,這是我從別人手中得到的!」

這看起來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實際上呢?

御賜之物,就算爛在家裡,那也沒有人敢賣給別人。

瑾王府居然敢賣!陛下還同意了。

這代表什麼?

代表陛下開始縱容瑾王府?

秦嫣的面色一沉,本來她以為這件事不可能做成,誰知道陛下竟然能夠同意……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秦嫣心下有些慌亂,咬牙道,「是不是陛下知道了什麼?」

楚雄天搖了搖頭:「不可能,當初我從皇后的口中得知慕容月那賤人救了陛下,我就將當初我送給他的鐲子摘了下來,這件事除了我們三個之外,沒有其他人會知道。」

如果不是皇后告訴了他,慕容月根本就是隻字未提!

這麼重要的事情,她居然隱瞞著他!

差一點——

差一點就讓慕容月受到皇恩!

屆時,秦嫣的日子會更不好過!

「相爺,」秦嫣垂下了眸子,低頭道,「當初你為了我,從她手中搶走了鐲子,若是這件事真被人知道了,會不會有人說你閑話?」

楚雄天冷笑一聲:「我只怕陛下知道真相,其他人都無所謂,畢竟是她對不起我,我從來沒有對不起她。」

他抬手,抓住了秦嫣的手,眉目間的冷意逐漸散去,輕嘆一聲。

「當初慕容月不許我納妾,委屈你只能當一個外室。」

一想到此事,楚雄天的眼中便滿是愧疚,虧欠的拍著秦嫣的手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562章親兄妹

再看戰博一臉溫柔深情地看着若晴,大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是好事,喜事。

哪怕還沒有百分百確定,古家人已經替夫妻倆開心上了。

古媽媽說暫時別往外說,古家人心知肚明,並沒有點破。

「咚咚。」

敲門聲響起。

接着門被推開了。

初一進來,恭敬地說道:「大少爺,車子安排好了。」

戰博嗯了一聲,對丈母娘說道:「媽,我給你們安排了一輛房車,這樣你們路上也能舒服點,主要是大哥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坐房車會舒服很多的。」

古媽媽倒是沒有拒絕戰博的好意。

她好心情地道:「還是你想得周到。」

她又把若晴的手放到戰博的手裏,鄭重地道:「戰爺,我家若晴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地護着她。」

以及肚裏的孩子。

「媽,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若晴受到任何的傷害。」

寶寶,一定能平安地回到他和若晴的身邊。

古家人相信戰博的話。

也相信他有這樣的能力。

古家父母以及古臣剛,在大家的相送之下,上了戰博安排過來的那輛房車,離開了醫院。

若晴看看時間,臨近中午了。

她對古臣朗說道:「二哥,一起去吃飯吧,我會去接上語彤,她今天正式入職慕氏呢。」

是給她當秘書,但她今天上午都沒有回公司。

若晴覺得有點對不住楊語彤。

好在她提前跟父親打了招呼,也跟鄭秘書通過了氣。

想來,父親會幫她安排好一切的。

古臣朗看看妹夫,婉拒了妹妹的邀請,笑道:「我就不和你們一起吃飯了,語彤還沒有下班,我去公司門口等她,下班后一起吃飯。」

末了,他還補充一句:「可不能讓凌先生搶了先機。」

說着,他還飛快地看了妹夫一眼。

凌先生可是妹夫的得力助手,又是好友。

戰博:好友和大舅哥,誰輕誰重,他還是有數的。

再者凌煜現在開始追妻火葬場,戰博一點也不同情他。

「那,我就不勉強二哥了。」

古臣朗笑笑。

他先目送著妹妹上了妹夫的車,夫妻倆在保鏢車的簇擁下也離開了醫院。

「古臣朗。」

身後忽然傳來有點熟悉的叫喊聲。

古臣朗臉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收斂起來,只因叫他的人是他的親妹妹慕若惜。

慕若惜瞧不起他們,嫌棄他們沒有慕家那般有錢有勢有公司可以給她繼承,至今,親妹妹都沒有叫過他一聲二哥,也沒有叫過父母做爸媽。

她做的事情,也讓古臣朗不認可。

對這個親妹妹,古臣朗着實笑不起來。

他轉身,看着慕若惜朝他走過來。

她也懷孕了,還比若晴早幾個月。

算算日子,應該懷孕有三個多月了吧,看她身材還很苗條,小腹也未隆起,不是很有經驗的人,都看不出慕若惜懷孕了。

想到她與唐千浩的好事,害得大哥差點死掉,唐千浩進去后,親妹妹轉身又搭上了另外一個男人,她的過於隨便也讓古臣朗不喜。

「你怎麼在這裏?」

古臣朗淡淡地問道,「是來接大哥出院的?」

可能嗎?

大哥為了幫她出氣,被唐千浩打得差點死了,住院期間,她來的次數少之又少。

甚至還帶過唐太太來,唐太太總想讓大哥原諒唐千浩,幫唐千浩爭取減刑,更想讓這件事變成家庭糾紛,想讓唐千浩無罪釋放。

再怎麼說都是親兄妹,慕若惜不心疼親大哥,還帶着唐太太過來影響家人的心情,古臣朗就覺得她太不應該了。

「他,嗯,大哥今天出院?」

慕若惜一句話,就讓古臣朗知道自己想多了。

見古臣朗瞪着自己,慕若惜忙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大哥今天出院,慕若晴都沒有告訴我,她肯定是怕我知道了,要來接大哥出院,覺得我搶了你們的注意力,她這樣跟你們保持着良好的關係,不就是想離間我和你們嗎?」

古臣朗屬於脾性溫和,很少發怒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