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藍發下,溫潤年輕的面容,書卷氣淡淡,殺機不顯。


「是嗎?」

麥哈爾喃喃,輕拭去嘴角的鮮血,精血熱能嘩嘩化開。

就在藍發白衣身影手中長劍直刺時,目光猛然落在劍柄之處,圈繞著的兩顆圓珠,黑白色彩交相掩映,在幽淵的森寒鋒芒下,並不起眼。

「嘩!!」

沒有任何的猶豫,體內滔天星戮劍氣,咆哮著,瘋狂灌注其內。

「一劍枯天!」

「轟隆隆!」

天地風雲色變,參天的無形大手,撕扯九天十地無窮無盡的天氣元氣,罡風蔽日,飛沙走石,震動無際虛實的聖路,形成龐大元氣渦旋。

「錚錚錚!!」

長劍嗡鳴,環繞一百零八道融合的恐怖本源,光芒滂沱厚重,平和,潤物,引動黑白兩色聖器衍生珠的光芒,交織混雜其內,撕裂蒼穹。

震動穹宇,就這樣,朝著一劍而來的藍發身影,射殺沖至。

「九枯歸一!」

一劍斗轉,藍發白衣身影變化劍招,劍影展開。

「嗤轟轟!!」

耀眼的藍色劍光,與星光劍氣,又一次轟然相撞,激濺橫掃出瘋狂肆虐的劍氣波紋,一圈圈如水波漣漪,肆虐倒卷向八方,湮滅時空。

兩顆星辰相撞般,威能浩瀚咆哮,顫慄天宇。

但這一次,麥哈爾的劍光,與藍色劍光齊齊炸裂,廝殺倒卷。沒有像之前的一劍,被真正擊潰,碰撞威能不絕,一時間,不分上下。

「時代之子,果然是天運眷顧者,竟有山河級聖兵!」藍發白衣的舒捲青年,眸光湛湛,透過劍氣的洪流碰撞,落在黑白雙珠上,「不過,就算是依靠山河級聖兵,也是天運,實力的一種體現,聖路上允許!」

「嗤嗤嗤!!」

狂暴的劍光,炸裂起一道又一道的劍花,截裂洞虛。

藍發白衣身影,手中長劍又一次高舉,展開源神藍光面向麥哈爾,目光冷冷:「一百零八道本源,山河級聖兵,聖源劍技,才與我的最強一擊持平。可持平,不是擊敗,不是殺死,也不是通過,你可還有手段?」

活靈活現,真如一位考驗的絕世強者,有著自己的情緒。

「不是擊敗,不是殺死,也不是通過!」

麥哈爾揚起手中長劍,目光變得凜冽,森寒。

施展衍生珠聖兵,疊加聖源劍技,和一百零八道本源。是他戰力能達到的頂點和巔峰,是全力最強的一擊。就算是面對一般伯爵級後期,都能擊敗戰勝的恐怖絕強,但面對眼前的這位絕世,很顯然不夠強。

「不夠!」

麥哈爾手中長劍又一次迸發星芒。

倘若鬼谷子出手,抹殺這樣一位絕世強者很輕易,可眼前的聖路之上,是一群沒有靈魂的程序,他們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絕世強者。

就算鬼谷子想要出手,幫助麥哈爾狙殺,都沒有可能。

「一劍枯天!」

「轟隆隆!」

風雲驀然倒卷。

「九枯歸一!」

藍光長劍憾然出劍。

麻吉在線 碰撞炸裂的湮滅餘波,又一次狂暴肆虐,席捲八方。

只是很快,藍發白衣周身源神道的藍光迅速暗淡,體內消耗劇烈。目光注視,看著銀星長發又一次舉起的長劍,面色不由變化,就算他是聖路上的布置,可體內的鬥氣終究是有限,是一位神源六重天巔峰的程度。

並不是無限無盡!

若真是無限無盡,聖路將是死路,聖主還要這條聖路幹什麼?

「一劍枯天!」

耀眼的星穹劍光,帶起磅礴的渦旋,本源之光,黑白兩色。交織形成浩蕩洪流,遠遠的,將藍發白衣身影,肆虐吞噬,瓦解在劍光中。

分崩離析!

.(未完待續。) 劍芒激濺!

星光劍氣風暴的中心地帶,藍發狂舞身影,從中倒卷橫飛,撞碎無數雲浪,重重摔砸在聖路的階梯上,迸射出大片刺目鮮血,狼狽不已。

最佳女婿. 「殺!」麥哈爾一步邁出,手中犀利的星華劍光,纏繞著本源,與黑白二色,絞殺而至,乘勢追擊,不打算給藍光白衣身影任何的喘息之機。

事實上,也沒有!

「嗆啷!」

五臟六腑巨震,摔砸在地的藍發白衣青年,反手一劍想要橫擋。

「嗤!」

鮮血噴洒。

麥哈爾的劍光何等狂暴犀利,藍發白衣青年,這一劍的橫擋,就像是用普通一劍,抵擋他施展的兵殺技,狂暴的劍光,直接洞穿其心臟。

乍現殘血!

帶著書卷氣,面色溫潤的藍發白衣青年,支離破碎,眼裡任自留著淡淡的異樣。按照正常狀態,他是絕然不可能被消耗完體內所有鬥氣,然後被滅殺的,要知道,伯爵級的鬥氣雄厚,是金核境數十倍不止。

可事實,就是這樣出人預料!

「年輕的時代之子,恭喜你,通過聖路的第五關!」有人道。

緊接著,麥哈爾眼前,前方的聖路上,出現了一道灰發修長。

這道無端出現的身影,就那樣屹立在聖路上,自有種腳踏日月,伸展星河的浩瀚,蔽日之威,宛若遮蔽了整個世界,灰色成為唯一。

「但你和千年前的漢天一樣,沒有資格闖第六關,所以第六關,也不會向你打開!」灰發修長,這樣道,「你的聖路行,結束了!時代之子!」

漢天?現在的北聖庭,正有一個屹立在系主巔峰,名號漢天聖主。

「第六關?」

麥哈爾心神微微震動,這還是第一次,被人說沒有資格。不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儘管已經達到時代之子的程度,他也未必是最強的存在。

很平靜的沉默下來!

「或許有不服!」灰發修長,道了聲,「但聖路第六關的考核者,已然是等同於大能境的系主存在,而這,只是金核境的考驗,遇強更強!」

聞言,麥哈爾眼中,忍不住洞射出駭人精芒。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金核境匹敵堪比大能系主,這有可能嗎?曾達親自感受過大能層次的麥哈爾,很明白,哪怕大能的戰鬥餘波,都將是滅世級的恐怖風暴。

金核境莫說是能戰勝,就算是抵擋都不太可能,哪怕是現在的他!

「外面,這一代的漢天聖主,會承認你的身份。」灰發修長,沒有過多的解釋,「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北聖庭的,精英級導師!」

「請!」

灰發修長點指,還未曾感受到任何力量的麥哈爾,周身空間漣漪擴散,帶著轉換天地的偉力,無端消失在聖路之上,驅除進外界。

「其實…」灰發修長喃喃,沒有人能看清的面容,俯視聖路下端,「吾也不信,一位金核能戰系主,可…未來事,誰能說清?」

聖路曲折,一片片雲層匯聚,將整條聖路變得朦朧,無人跡…

聖路通道前,已然數天時間過去,琴玄考核域的指引人老三,早已灰溜溜離開,和一群巔峰級導師站在一起,稍有不慎,他都有可能被泄憤抹殺,而這些導師在等待這般久后,幾乎全部已然離開,沒有停留。

只留下一群伯爵級後期的絕世強者,漫無目的,在這裡等待著。

當麥哈爾被灰發修長人影,請出聖路后,出現在面前的,就是聖路光門外,一群不厭其煩等待著有可能已經隕落在聖路里的麥哈爾。

「通知各位導師!」

一位位伯爵級絕世強者反應過來。

「嘩!」

背後,漣漪蕩漾,宛若影子暴漲,放大數十倍,呈現出一道寬大遮蔽虛空的恐怖黑影,陰冷森寒之意擴散,驀然舉起手中的銘文黑鐮。

鬼谷子直接出手!

現在正是需求熱能精血的時候,面對心懷惡意不軌之人,只有大開殺戒,就算是麥哈爾,都決然不反對,這樣的渴求做法,且沒有負擔。

「嗤砰!!」

銘文黑鐮捲起一圈圈擴散的漣漪,掃砸在伸展開的源神之光上,如山嶽蠻獸的衝撞,震飛一位位目光獃滯的伯爵後期強者,一夕諸人無神。

「轟隆隆!!」

驚天的巨響之音傳開。

穹宇內外震顫,只見,層層元氣雲海翻滾,撕裂破開宛若洞虛裂縫般,寬大鮮明的豁口。天如斗,一座漆黑,斥盪屠戮,血腥,肅殺的恐怖艦身,從這道龐大的天穹豁口裡,浮現猙獰森冷的冰山一角。

麥哈爾周身強烈的氣機鎖定,也在此時,達到強烈的極點。

「是飛雲號戰艦!」

聖山之前,巡邏進出的無數強者紛紛抬頭,無不倒吸一口冷氣,面色駭然,北聖庭進出的強者們,還是有一些人,能認識眼前戰艦的。

一時之間,猶如巨獸橫卧的磅礴聖山內,亦有無數強者動容。

「北聖庭戰艦嗎?」

手中長劍淌血,麥哈爾的目光,從一具具破碎的伯爵後期身上,轉移上天穹。喃喃著,心神之內的危機,驟然攀升至頂點,警兆連跳。

北聖庭戰艦飛雲號,絕不是用來唬人,嚇人的玩意

不過,現在的他,已經算是北聖庭的半個精英導師,是北聖庭中梁抵柱的一種人,若是想要殺他,除非北聖庭的漢天聖主根本不出面。

「螻蟻,你行聖路走至那一步?」

北聖庭飛雲號戰艦上,傳出一個冷然之音,問詢麥哈爾。

整個聖山前,陷入完全的死寂,遵循著聲音,一位位強者們,將目光落向銀髮飛揚的麥哈爾,以及那手中一柄淌血的長劍,目光怪異。

似乎,這人惹到了整個飛雲號,以及其內的戰艦之主?

「螻蟻?」麥哈爾眉宇微跳喃喃,卻直接回答,「精英導師!」

精英導師!

聲音不大,是一位金核境的強者所言,富有穿透力響徹全場,響徹聖山前一位位怪異的強者耳中,以及龐大聖庭戰艦的冰山一角。

「你這個玩笑不好笑!」飛雲號戰艦上,傳出怒急而笑的咆哮,「還是你以為通過一關或者幾關的考核,正式成為北聖庭弟子,就以為我不敢殺你!」

.(未完待續。) 精英級導師?

莫說是北聖庭戰艦上的恐怖存在,就算是聖山前,聞聽此言的,無論是進出來往的強者,又或是北聖庭弟子,鎮守衛隊,一一都不由啞然。

從古至今,能走到精英級的妖孽巨擎,有嗎?

「嘩啦啦!!」

天地間無端颳起風旋。

風旋捲動,迅速形成大風,奇異的大風,有晦暗光芒閃爍。吹過聖山前,吹過一位位啞然失笑的強者,以及天穹雲層上,北聖庭戰艦。

繼而,整個天地八方,陷入一片僵硬的死寂。

「轟隆隆!」

耀眼的光芒伴隨著巨響橫掃八方。

聖路入口,那座懸浮虛空的光門之上,璀璨至極,爆發出無量的光。以麥哈爾為中心,猛然掀起層層激蕩的大風,掃過天地,形成恐怖風浪。

天地風雲突變!

就在眾多強者變化的面色中,無量光華的中心,聖路光門的所在。漣漪洶湧咆哮,足有數十丈的一道龐大虛影幻化,散出通天的風暴。

「這是?」

有人傳出不可置信的呼聲。

聖山前的天地,在這一刻群情沸騰,看著那道龐大幻化的虛影,就算是龐大的北聖庭戰艦上,也一樣有強者發出難以置信的嘶啞之音。

幻化的,是一座龐大的古鐘,古樸滄桑。

悠遠的氣息飄蕩,其上銘刻著,一道道或坐或卧或站的偉岸人影,泛著光華,透出虛影。在諸多強者的眼前,就仿若出現一道道恐怖的存在,卧,坐,站間,通徹萬古,浩瀚的氣息,遮蔽磅礴的聖山。

整個聖山萬里山河,似在這一刻,都被震動。

「這是聖庭古鐘的虛影!」終於,有絕世級強者發出壓抑不住的低呼,認出了眼前鍾影,「傳說中,聖庭古鐘銘刻一位位巔峰聖主的威能,是我北聖庭一件絕世至寶,懸挂於聖天,因威能恐怖,連聖主都無法掌握!」

「而在聖庭的典籍中,只有闖過聖路,或者整個北聖庭發生大事時,古鐘有靈,才會自然顯化。」有人忍不住看向麥哈爾,面色震撼無以復加,「古鐘九響,則會震動整個北聖庭,連聖山九天上的系主,亦不例外。」

眾人反應過來,齊刷刷的看向麥哈爾,古鐘虛影乃聖路召喚。眼前的一切發展在清楚不過,只是他們,絕難相信麥哈爾,是一位萬古人傑!

「這就是闖蕩聖路后的威勢嗎?」

迎著眾人的目光,距離最近的麥哈爾,呢喃著,目光一樣平靜。

早在闖聖路之前,他就從典籍上知曉,在聖路上達到普通導師程度的強者,都會震動北聖庭,以及聖天上的聖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