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木聞聽這般污言穢語,登時雙頰泛紅,嬌嗔一聲道「下流!」說着竟然羞憤的雙手掩面背過身去。


就在其背過的身的一霎那,何歡竟然拽起裴凌二人向院內跑去。一邊跑嘴裏還一邊吼道「師兄快點,馬上就要生了!」

男人生小孩這事,裴淵庭是聞所未聞,所以一聽這事竟然比何歡跑的還快,而凌浩然焉能不知到何歡之所以說這種荒唐話,完全是找個理由將他從蘇木的手下救出來。

黃捕頭瞧了瞧進去的二人,目露焦急之色,他此時並不是因為丟下他一個人而感到害怕,而是剛才那個小雜役所說確實有點讓人匪夷所思,他也想趕緊進去目睹一二。

背身而立的蘇木,聽聞身後的異響連忙轉過身來,卻看到原本有四人此時只剩下黃捕頭和那個去而復返的樵夫,登時雙目瞪圓,氣得一跺腳,「卑鄙!」

黃捕頭好像根本沒有聽到蘇木的謾罵一般,一直視若無物地向裏面瞧著,雖然自己也想進去一睹為快,可眼下明顯不可能自抽身跑進去獨留石原一個人面對這兩人。

念及至此,便揚聲說道「石少俠,此二人明顯是歹人,他決不會輕易放你離去的,要不您就大展身手一舉將二人全部拿下?」

石原聞聽此話,登時張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黃捕頭,剛才何歡所說之話,他自然也聽到了,驚訝之意尚未平復,此時又聞聽一個捕頭竟然腆著一張老臉說出這種不知羞恥的話,登時氣的嘴角微顫。

良久之後好似平復了心中的憤慨一般,沒好氣地說道「你一個堂堂捕頭,竟然說出這種沒底氣的話,讓我一個樵夫去幫你緝兇,這說出去不怕人家笑掉后槽牙嗎?」

此話一出,黃捕頭一張滿是褶子的老臉瞬間變得赤紫色,嘴唇頻張,幾欲開口辯解,但屬實沒有什麼好的借口,便從齒間擠出幾個字,「你厲害啊!」

聞聽這般理由,石原竟然愣了,笑着說道「你這話說的,暫且不說我是不是真的厲害,即使是我真的如你所說厲害,那我就應該一定要幫助你嗎?沒這個道理吧!」

也許是這短暫的數息黃捕頭已經想好了足夠好的理由,此時聞聽石原這樣問,他竟然想都沒想地回答道「石少俠,這你就不懂了,你被人稱之為俠,當然知道何為俠,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除暴安良,扶危濟困善德從善!」說到這裏靦腆一笑,不好意思地繼續說道「而此時我處於危險時刻,而此二人又是暴民,你覺得這個理由夠不夠你出手!」

也許黃捕頭知道自己絕不是蘇木等人的對手,眼下只有這個喬裝成樵夫的石原有此能力,所以才會放下所謂的尊嚴低聲相求。

或許是因為此番言論着實的觸及到人心深處的那一顆俠義之心,也許是看着黃捕頭那副窘迫之樣讓他心生憐憫,此時的石原,竟然轉過身來輕笑一聲道「被你說的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辯駁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拼上這條賤命,會一會這二人又何妨!」

。 自從得知懷孕的時候起.顏惜君便總是覺得不安.第六感告訴她.會有事要發生.而她的預感的確沒有錯.

被長有手繭的手指磨擦臉面.半夜被驚醒的顏惜君.睜著『迷』茫的眸子.藉著朦朧的月光.看不清『床』頭之人是誰.只依稀的辨得出是個身材『挺』拔的男子.

顏惜君以為是楚亦軒.前段日子.有一晚他也是三更半夜前來.當時也是這樣撫『摸』她的臉.然後她困得很快就睡著了.再次醒來卻不見他.

讓她誤以為還是個夢.所以她這次也懶得去管.也認為是夢.遂又閉上眼睛準備睡去.

可是『床』邊上人也太可惡了.不依不饒的『摸』着她的臉.他那硬硬的手繭觸『摸』着她的臉生痛.顏惜君最火別人打擾她睡覺.她惱怒得一把按住那隻手.生氣地道:「皇上.你到底想怎樣.還讓不讓臣妾睡覺.」

黑夜中.旁邊的人冷哼了一聲.「哼.皇上.臣妾.」

那聲音帶着重重的不悅.而且還是莫名的寒意森森.

這聲音不是楚亦軒的.可又沒想到是誰.顏惜君『混』沌的腦子一下子變得清醒了一點.她皺眉道:「你是誰.」

淡淡的月光只照在他的後背上.他背對着光.她一時也難以看清他是誰.

「呵.」他冷笑一聲.口氣帶着很濃的失望.「連我也忘了是誰.你心裏只記得皇上他嗎.」

失望的語氣加上冷漠的笑聲.讓顏惜君一下子就想到了來者是誰.她慌得一把坐了起來.「冥.你誤會我了.」

「誤會你.那你剛才又叫的是誰.」楚承冥反手握着她的手.用了很大的勁.企圖將心中的怒氣發泄到她的手上去.誰讓她一開口就讓他聽到了不想聽到的人.

「剛才是個意外.」小手被他捏得生痛.顏惜君強忍着痛.望着他急忙解釋.

「意外.哼.在你身上還發生真多意外.」被怒火跟醋意控制着的楚承冥冷笑着問道.

顏惜君難過的看着他.「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知嗎.」楚承冥甩開她的手.指着她的肚子道:「你肚中的這個小孽種難道也是個意外.」

楚承冥心裏非常的壓抑.腦海中還浮現出那夜她所說的話.我很愛很愛你.

她的愛到底是種什麼愛.前一刻還跟他信誓旦旦地說.后一刻就懷上了別人的孩子.而且還是他最恨的人的孩子.

他生氣.他憤怒.他難過.他怨恨.當他得知她懷有身孕時.他恨得發誓不要她了.可是只過了短短二個月.他就控制不住還是過來看她了.

她還真是讓他傷心.不但不認得他是誰.而且還將他給當成是他了.

「請你說話放尊重點.什麼小孽種.這是我的孩子.」

黑夜中.顏惜君沒看到他眼中的悲傷.見他這麼污辱她肚子的孩兒.她也生氣地道.

「我當然知道是你的孩子.而且還是你跟他的孩子.」楚承冥悲傷地道.他扯開『床』幔.氣得站了起來.別過了頭去.

顏惜君聽出了他話的一絲不對勁.她不那麼惱他了.關心地問:「你怎麼了.」

楚承冥不吭聲.靜靜地坐在那張大師椅上.兩眼無神地盯着窗外朦朧的月『色』.

透過薄薄的月光.讓他整個身子都渡上了一層銀『色』.他是背對着她坐着.那孤獨的影子讓顏惜君再也不忍心看下去.

「該死的.」顏惜君低咒一聲.沒有猶豫.她還便爬下了『床』.來到他身邊.輕拍了下他的肩膀:「你今晚怎麼了.」

「……」

「是特意來看我的嗎.」顏惜君見他不哼聲.故作輕鬆的問道.

楚承冥忽然伸手一把將顏惜君拽到自己懷中.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兩眼幽幽地看着她.

顏惜君差點驚呼出聲.她驚恐地看着他.兩人靠得很近.差點就要臉靠臉了.一抹羞澀在她臉上升起.

「不要這樣看着我.」被他看得十分不好意思.顏惜君移偏過頭去.也順手將他的眼睛遮住.

楚承冥拉下她的手.還是用那種幽怨的眼神看她.『欲』言又止.

顏惜君道:「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聽着呢.」

「你愛我嗎.」

沒料到他會問這麼一句.顏惜君很肯定地回答了他:「愛.」

楚承冥又問:「那你現在愛我嗎.」

顏惜君蹙眉沉思了一下.「現在嘛……」

「快回答我.」他低沉着嗓子問道.

腰上傳來了很痛的感覺.讓顏惜君被迫對上他的眼睛.心中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點頭.道:「愛.」

「既然你說愛我.那你會聽我的話嗎.」楚承冥又問.定定地看着她.心裏雖然很開心她還是愛着他.可是現在有件事他很在意.只有處理掉他才能安心.

顏惜君也不含糊.她並沒有為他而喪失理智.望着他神一般的面容.只是略為蒼白透明些.她有點恍惚.忘了回答他的話.

「你的心思都跑哪兒了.我跟你說話呢.」眼底閃過微弱的惱火.楚承冥輕搖晃着顏惜君的肩膀.沒好氣地道.

「唉.我聽着呢.」顏惜君伸出雙手圈住他的脖子.神情溫柔地道:「如果你說的話都是有理的.我當然會聽啦.」

沉默地看着顏惜君.楚承冥很喜歡她這種親密的姿勢.他兩手環抱着攬着她的細腰.在她額頭上烙上一個輕『吻』.握着她的手.深情道:「現在就跟我出宮.好嗎.」

顏惜君搖了搖頭.「現在還不行.」

「你要的書我沒幫你找到.況且你還沒報仇.難道你決定放下仇恨了.」

「我帶你出宮后.我一樣可以報仇.並且還可以保護你.他絕對找不到你.」倔強的神情在楚承冥眼中一閃一閃.他今晚來此就想帶着她.

「你不用幫我找那本書了.我會安排別人去找.你安心跟我出宮就行了.」楚承冥見她不吭聲.以為是不放心他的復仇計劃.

苦澀的笑容浮上了顏惜君的嘴角.她憂傷地撫上了微圓的肚子.「恐怕現在無法能安心出宮了.」「你們是?!」

看到白銀紳士走來,本特驚慌不已。

他不認識這群傢伙。

瞧見他們之後,本特以為今天安排的一切都暴露了。

雖說他們的目的為了救人,奈何這場面根本不像救援,以這片狼藉的戰場作為背景,他根本無法向外界解釋啊!

本特身邊的金布利卻依舊鎮定。

《逗蘿強者恐怖如斯》012暗影中的青岩野 「廁所在走道左邊,洗澡在右邊,熱水瓶拿去,一個房間一個,打熱水的地方在一樓,就這隔壁。」服務員一五一十說明白。

陳邦國把人送到招待所不好再留着了,跟丁安城幾人道別後離開了,丁安城讓易柔靜她們先上去,自己去幫忙打熱水。

三個姑娘住一間,打水的又是這等子優質男人,服務員也沒管那麼多。

房間在二樓,中間位置,裏面不大,剛剛好夠放下三張床,床也不寬,一米二,靠近窗的位置放了一張小書桌和一把椅子,書桌上還配了個枱燈。

被套、墊被雖然都洗得泛白,但至少瞧著蠻幹凈,畢竟是懷溪縣最大的招待所,面向廣。

「柔靜,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一進屋子,王秋霜就看着易柔靜,神情委屈道。

「啊?」易柔靜臉上很是疑惑反問道,「什麼誤會?」

王秋霜見狀沒再多問了,也是易柔靜的性子本就是這樣,喜怒都隨自己心意,又不是頭一回了,只是易柔靜這般對自己還是跟自己剛認識的時候,明明之後就不是這樣的了。

「我去看看我大哥。」丁安敏對於王秋霜很不喜,扭扭捏捏的,瞧著難受,就下去了。

王秋霜一下子坐到易柔靜站着的邊上床沿,「柔靜,你跟安城大哥現在怎麼樣?」

王秋霜坐的床是書桌邊上的,易柔靜就走到書桌旁倚靠着,「你不是今兒都看到了,就這樣啊。」

王秋霜心裏貓爪撓過一般,「你現在是不是沒有好好打扮自己,我瞧你今兒都沒化妝,男人喜歡女人化妝的樣子。」

「麻煩。」易柔靜簡單回道。

「我瞧你今日都沒怎麼跟安城大哥說話,你得主動些,男人喜歡時時把他放在心上的女人,你這般冷淡不行的。」

「還有今日你不該跟安城大哥的同事頂嘴的,這樣安城大哥會被同事不喜的,你這樣會害了他不是,我以前不是教你過了,對於他的同事你得順着啊。」

……

王秋霜跟以前一樣,在易柔靜耳邊說着似乎是關心她的話,為她使勁的出謀劃策,易柔靜真的很想笑,原身到底是有多笨啊,這些話都聽不出目的嗎。

「她……」屋外也聽到了的丁安敏本想衝進去不過被丁安城攔住了。

「秋霜,你都沒結婚怎麼這麼了解男人?」易柔靜笑問道。

王秋霜被問得噎了一下,不過很快笑呵呵道,「男人不都這樣,我也是聽別人跟我說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跟你分享。」

「你看,之前還不是靠我為你想法子,你跟安城大哥見面次數多了,才能成功嫁給他。」王秋霜這話說得帶上了自己都沒察覺的酸意。

「這事啊,秋霜我忘記跟你說了,我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誰讓我長得美。」易柔靜勾唇笑道,也成功看到王秋霜氣青的臉。

辱罵易柔靜的辭彙很多,粗鄙、蠢貨、草包……但唯獨沒有人敢在樣貌上詆毀她,在王秋霜眼裏,易柔靜也就這方面比自己強一些,其餘連自己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王秋霜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漸漸緩和過來了,「柔靜,你模樣雖然好,但是……」

「秋霜,你有些奇怪。」易柔靜打斷了王秋霜的話。

「啊,哪裏奇怪?」王秋霜有些疑惑。

「你現在關心的不該是你跟那個國字臉的好事,怎麼還在關心我跟丁安城,我們可都已經結婚了。」易柔靜玩味兒笑道。

「我這不是想讓你們感情越發好嘛。」王秋霜嗔怪拍了易柔靜一下。

「秋霜啊,我以已婚婦女的資歷給你一個忠告。」易柔靜笑着說道,「這夫妻之間的感情呢,但凡有旁人插手了,就容易產生誤會和矛盾,這是兩個人自己的事,外人多嘴多舌不好。」

「我這兒就算了,畢竟你說着是為了我好,可別人那兒你可別這樣,可能會好心辦壞事。」

易柔靜的話讓王秋霜後背一涼,對上她落落大方的視線,王秋霜本能心虛移開了自己的,她感覺到了易柔靜的變化,不像以前那般好受自己控制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