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染定睛一看,就見牛海柱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天而降,正正的砸在「牛振海」的身上。


被這麼大胖子壓著,「牛振海」掙扎了好幾下都沒有掙脫。

「你們都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他從事主的身體里拽出來?」

這粗嘎的聲音,讓人幾人對視了一眼,蘇二忍不住失聲道,「大力士前輩?」

沒有人請神,他,他竟然又殺回來了。

蘇二還想追問什麼,蘇染已經上前一步,一下子點在了「牛振海」的眉心,瞬間一串光芒從他的額間閃過。

「快,快止住!」

「牛海柱」的粗狂的聲音傳來,蘇染手一顫,瞬間出現了兩條紅線。

瞬間就見一個帶著一頂如意帽,穿著黑色長襟的書生,手裡搖著一把摺扇站在了蘇染面前。

臉上怒氣未消,光看他這四兩肉,很難想象出方才那般大的力氣竟是出自他之手。

在他的右後方則是站了一個穿著一身紅色嫁衣的民國女子,齊眉劉海,一副溫婉的模樣。

若非她脖頸上那條白色的綾帶,怎麼也會讓人心生好感。

「兩……兩隻懾青鬼?」蘇二的聲音發顫,這「牛振海」的身體里到底藏了多少玩意。

「許公子~」不等眾人開口,倒是那新娘子文縐縐的說話了,似是有些不悅,「你不是說等你的時辰過去了,這具身體就該是我的了嗎?怎麼現在這麼多討人嫌的呀?」

「喂你說誰討人嫌呢?」蘇二生氣地道。

那女鬼也不看她,反倒是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書生,好似等她給一個交代。

反倒是那書生望著蘇染一副近乎貪婪的模樣。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好純粹的陰力!」那書生陰陰的一笑,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唇角。

「找死!」這猥瑣的樣子頓時氣得蘇二不打一處來,一道青階符篆瞬間就打在了那鬼物的身上,伴隨著一聲冷哼。

那火苗竟然倏地一下子就熄滅了。

顯然是在嘲笑蘇二的不自量力。

「你!」蘇二的話頭還沒有完,蘇染斜前方的那隻女鬼已經伸出了雙臂直直地向著她撲了來,聲音更是無比的陰沉,「許公子是我的,就憑你一個老太婆也敢肖想他!」

蘇染一個閃身避開,有些厭惡地掃了一眼那個「許公子」。

對方似乎很滿意這種兩個女人為他爭風吃醋的場景,竟對著蘇染拋了個媚眼。

從降生到現在還從未有人對她如此無禮過。

那女鬼鋼鐵般的爪子再次從後方襲來的時候,蘇染一下子按住,喀嚓一聲,搬彎了方向。

她用的是巧勁,那鬼女本是可以自由恢復和扭動的魂體。

偏蘇染這一下子下去,對方根本無法回彈。

「蘇二、蘇鐵,這隻就交給你們了!」蘇染猛地扯出那女鬼的領子往前一丟,趴在地上的「大力士」都已經瞪大了眼睛,還從未見過這種打法。

他身下的「牛振海」用力掙扎了幾下,結果還是被他穩穩地給壓在了身下。

那邊蘇二與蘇鐵更是早早的準備好了法器,齊齊地對著那變形的女鬼撲了過去。

對方也不甘示弱,噴出一簇簇火焰,可惜身子扭曲,反倒是被兩個年輕後輩像是扇風火輪似的避開了。

「哼,有意思!」那位許公子故作鎮定的搖了搖手裡的摺扇,便向著蘇染撲了去,「讓我也來會會你。」

蘇染早就防著他這一招,加上本就對他厭惡至極。

這許公子甫一過來,就直接亮出那顆陰陽珠。

這東西每次都要耗費巨大的靈力,可以說現在蘇染的身體和修為都不足以無數次的使用這些法器。

所以她能做的就是要一擊即中,看著她這顆通體晶瑩的珠子。

那許公子也沒有怯場,反倒是笑道,「這是什麼?嫁妝嗎?」

話音未落,聲音就戛然而止。

整個樓道內一片凄寂,眾人就見一團光從蘇染的手心與那許公子之間貫通。

「啊!」伴隨著許公子的一聲慘叫,瞬間一團黑霧中逐漸析出一團白光,然後一下子就落在了蘇染手裡的陰陽珠上,頓時那顆珠子亮了不少。

這一切不過是在電石火光之間。

連帶著整個樓道的威壓都被擠壓的變了變。

「老祖——」蘇二與蘇鐵震驚地轉過身。

趴在地上的被「大力士」附身的牛海柱也是瞪著一雙牛眼,顯得十分的驚恐。

這氣息,簡直令所有的鬼物都忍不住臣服。

不過好在只是一瞬間。

就消失了。

可這速度,也是亮瞎眼了眾人的眼睛,蘇鐵更是喃喃地道,「老祖……果真是深不可測!」

「咳咳……」蘇染沒有想到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手裡的珠子吸收了陰氣自然要消化一段時間,瞬間就消失了。

原本被蘇二和蘇鐵纏住的女鬼,忽然像是發瘋了一般沖向了蘇染,「你,你殺了他……」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這女鬼好似吃了神奇的補丸一般,原本被定住的胳膊腿,竟然全部都奇迹般的伸展開來。

身體內更是迸射出一道道紅光。

鈔能力班主任 那紅光像是一團是亂麻,卻是道道鋒利,所到之處竟然全部都被割裂開來。

蘇染急忙閃身避讓,只是這一下比之方才要緩慢了許多。

對付『許公子』耗費了大半的靈力,沒想到這個女鬼會在關鍵時刻進階。

蘇染的壓力不小。

蘇二與蘇鐵更是緊張的看著蘇染,空氣中的氛圍異常的緊張。

附身在「牛海柱」身上的大力士則是吃驚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直到他身下的「牛振海」也開始用力的扭動身體,要起來。

「嘿嘿,想從爺爺身下逃跑?小樣,看我不壓死你!」

「——」

話音未落,身下的「人」忽然伸出手在他的痒痒穴上撓了幾下。

「哈哈,咯咯……嘎……」

大力士的身子可不控制的往旁邊一滾,底下的人如獵豹一般的起身,那眸子在蘇染與紅衣女鬼身上頓了頓就對準了蘇二和蘇鐵,「咯咯……老的和老的對上,小爺我就先會會你們這些小的吧。」

聲音陰森森的,伴隨著咯咯的傳音。

分明是個還沒有長大的男童。

「印童,你可要快點呀,說好了這具身體下一個就輪到我了。」

「嘻嘻,真好玩。」

巨大的頭部陰影投下,正好將蘇二與蘇鐵遮擋了進去,「媽媽的,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一不小心就成了劍仙 「不知道!認真點!」蘇二說著將腰間的符篆都掏了出來,用術法將它們逐一集結在一起。

她方才就請神上身過,這會是不能再次施展這類的神通了。

說這話兩個人一前一後地往「牛振海」身上撲了過去。

可惜那小孩子躲閃的十分的靈敏,竟然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把匕首,因為魂小身大,倒是顯得有些不協調,看起來格外搞笑。

「大力士」更是毫不客氣地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便也準備上去幫忙。

誰料他操控的「牛海柱」的這具身體實在是笨拙。

方才靠近目標就被對方一下子給躲了過去,等他回過神想來第二次,對方又躲到了另一個地方。

重生嬌妻有點辣 顯然是懼了他,不肯在讓他近身半步。

氣的「牛海柱」直罵罵咧咧的。

「他娘的!」

「噗!老子好不容易抓到你了!哈哈!」

「死人妖,死胖子滾開——」

蘇鐵原本與蘇二搭檔配合緊密,沒想到關鍵時刻被「牛海柱」給突然抱住,兩個人齊齊地倒在地上。

牛海柱本身就重,又被「大力士」附身。

眼下壓在蘇鐵身上宛如千斤,讓他整張臉都憋得通紅。

也難怪方才「牛振海」一直沒有逃脫。

與蘇二就纏住的小鬼,見狀不由得哼笑了一聲,越發激得蘇二連連出手。

「放開我!」蘇鐵的聲音像是從喉嚨里擠出來的一般。

偏身上那個卻一點都未察覺。

還是蘇染百忙之中抽空將「牛海柱」提起來往旁邊一丟。

嘭得一聲,就聽「牛海柱」鬼哭狼嚎的聲音傳來,「你這個……狠心的妖女。」

不過蘇染哪裡顧得上他,身子已經飛速地與方才的女鬼纏鬥在了一起。

不過幾瞬,她就發現這女鬼有些不同尋常,身上的力量格外的強大。

「哈哈,你果然看出來了,不愧是蘇染!」

對方的聲音忽然一變,一張熟悉的臉在那女鬼的身上一閃而過。

蘇染滿眼驚愕,「是你?」

。 若隱若現的五官,讓蘇染升起了陣陣不好的念頭。

身子則是戒備地往蘇二等人的方向擋了擋。

這護犢子的模樣看得對方哈哈大笑,「蘇染,我還以為你沒有弱點呢。既然你這麼在乎這些小崽子們,等下我就一個個送他們歸西。」

「好大的口氣!」蘇染冷哼道,「一年未見,你的手段也越來月不入流了!」

「那又如何,你是沒有嘗過家破人亡的滋味。什麼手段不手段,如流入不入流,只要能夠達到目的就行。」白清蒼老的聲音傳來,「哈哈,我看你今日道法用盡,今日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吧?」

興奮的聲音讓蘇染眉梢緊了緊,就聽身後乍起一道雷聲,「上鬼身害人,可是要遭天譴的!」

渾厚的男音讓整個樓道都顫了顫。

果然那女鬼就眯了眼睛向「牛海柱」看了去,就連蘇染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這都多久了,這貨竟然還在。

見成功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牛海柱」得意地挺了挺胸膛,「老頭,還想滅我蘇家的人?我看你是白日做夢。不說別人,就眼前這老太婆就比強十幾倍。

這赤裸裸的挑撥,頓時讓女鬼的眼眸誘發的腥紅。

「哼,那老子就先收了你!」

說著竟是擦過蘇染直撲了「牛海柱」!

「牛海柱」挺了挺胸膛,「你來啊,小爺怕你哦?」

「……」成功被吸走戰鬥目標的蘇染愣了愣,靠在牆壁上的身體努力支撐了起來。

不錯她方才一直是硬撐著了,只是視線往蘇二等人的方向一掃,眼眸頓時一暗。

咬破的下唇滲出了絲絲血色,身子一躍就卡在了「牛振海」的脖子上,兩隻手死死地扳起對方舉起的手。

「殺了他!」

蘇染冷冷地吩咐,蘇鐵還有些遲疑。

畢竟只要「牛振海」活著,殺人就是犯法。

「蘇二你動手!」蘇染吩咐道,「快點!」

「是!」蘇二毫不猶豫地取出桃木劍直接穿在了「牛振海」的心臟上,誰知道這一下子不僅沒有將「牛振海」殺死,反倒是將對方激得越發暴怒起來。

就連蘇染要險些被他掀飛。

就在這時蘇鐵忽然取出匕首對著「牛振海」的胳膊就來了一下。

這下就像是切豆腐一般,瞬間削掉了對方的半隻胳膊。

啪嗒!暗紅色的胳膊落地。

原本的小鬼卻好似無知無覺一般,就在這個時候,蘇染集中力量,運用體內好不容易積蓄起來的陰氣,一用力就將那小鬼扯了出來。

黃符紙瞬間就將對方給包裹了進去。

「嘿嘿,我就說你沒用,還是看我吧。」

幾乎是同時,「牛振海」的身體一個旋轉,竟是將一截的暖氣鋼管扯了下來,「嘻嘻,就讓本道來會會你們這群小朋友吧?」

「快,快暴他的頭呀!」另一邊的「牛海柱」忽然大喊道,「這些東西的暗門在頭部!」

氣喘吁吁的聲音從蘇染的身後傳來。

蘇染想也沒想的,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利器,就向著「牛振海」的頭部打了去。

就在此時,被大力士附身的牛海柱忽然又大叫一聲,「不要!」

身子更像是一股小旋風一般地向著蘇染撲了過來。

「老祖!」蘇二瞪圓了眼。

。 「哐當!」

被後面的慣力一推,蘇染手中的利器正好扎在「牛振海」的腹部,身子卻一個趔趄趴倒在對方腳下,緊接著身後的牛海柱就砸了上來。

這重重的一壓,險些沒有折斷蘇染的老腰。

不等蘇染反應過來,頭頂一處凌厲的風就壓了下來。

那是方才蘇染用來刺「牛振海」的匕首。

幾乎下意識地蘇染抬手就握住了那刀刃,瞬間鮮血就滾。

誰料對方的力道一點都不比她小。

「我殺了你!」蘇鐵急紅了眼睛,直接對著「牛振海」的後部就是一頓猛砍。

誰料對方卻是毫無察覺。

斜前方被白清附身的女鬼則是一副不屑地望著眼前的這出鬧劇,似乎是要欣賞蘇染被殺的場面。

就在此時忽然聽一聲槍響。

噗嗤一聲。

正中「牛振海」的頭部,幾乎同時原本壓著蘇染的「牛海柱」也是忽得一下子起來直接撲向了身後的「白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