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白面色頓時一沉,被南宮一這麼盯著,他都感覺有些發毛,心想莫非南宮一還有龍陽之癖不成?


一想到這些,蘇白不由一陣毛骨悚然,畢竟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是多麼的漂亮,難不成南宮一真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看什麼看?要動手就動手!」蘇白怒喝一聲。

南宮一搖了搖頭,隨後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道:「你看起來,很像我認識的一個熟人,不知道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呢?」

「誰?」蘇白警惕的問道,雖然他不想再和南宮一繼續交流下去,可心中難免有些好奇,同時他還生出一種不安的感覺。

「蘇白你可認識,白帝?」南宮一展顏笑道,雙眼之中閃爍的異彩,越加強盛。

「什麼?」

蘇白一愣,腦海中卻猶如有一道晴天霹靂劃過,內心更是驚濤拍岸,久久無法平靜。

他死死盯著南宮一,眼裡的警惕之色越加的濃郁起來。

不安的感覺,果然非常準確。

白帝身份,暴露了!

南宮一,竟然看出蘇白的白帝身份了,這是什麼情況?!

蘇白有些緩不過神,半響之後才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需知,他重生之後,樣貌和前世是一模一樣,氣息也一模一樣,就算在銅棺之中被脫胎換骨了,但主要輪廓卻沒有一丁點的改變。

故此,他也非常清楚,若是碰上前世的熟人的話,自己絕對會在第一時間被認出來。

可是,前世的熟人,都是蓬萊界的至高主宰,目前為止,應該不會跟蘇白碰面才對啊!

這也是為什麼,蘇白從來不擔心有人發現自己秘密的原因所在。

那麼,南宮一又是何人呢?他怎麼一下子便將蘇白和白帝聯繫在一起了呢?

蘇白努力回想著,他相信竟然南宮一能夠一眼將自己認出來,那麼自己在前世的時候就一定和南宮一認識,或者交過手!

可是,又一個疑問來了。

南宮一不過是名地靈境的強者罷了,在前世的蘇白面前,他連螻蟻都算不上,蘇白怎麼可能跟他打交道呢?

蘇白想了半天,記憶力對於南宮天的名字和樣貌,都沒有任何印象。

這不由讓蘇白感覺毛骨悚然,他必須要搞清楚,南宮一是怎麼知道自己的最大秘密的!

畢竟,這個最大的秘密,關乎蘇白的生死!

若是等蘇白徹底成長起來之後,這個秘密對蘇白來說,也就沒有多大的威脅可言了。

可是,現在蘇白還沒有成長起來,這個秘密要是被上輩子的一些死對頭知道了,那麼毫無疑問,蘇白將面臨整個蓬萊界最恐怖的追殺!

而且,面對那麼恐怖的追殺,以蘇白目前的實力,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唯有一死!

蘇白逐漸恢復冷靜,雙眼的警惕之色也隨之消散,默默的注視著南宮一,他沒有打算繼續隱瞞下去,因為他想弄清楚,南宮一到底是怎麼發現這個秘密的!

「你說的沒錯,可是……你是怎麼發現的?」蘇白一臉從容不破的反問道。

得到答案,南宮一的眼底露出濃郁的興奮之色,原本冷靜沉著的他,忽然仰天長笑,道:「哈哈哈……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樣,白帝沒有死!這是我的機會啊!這算是我的機會啊!哈哈哈!」

蘇白眉頭微皺,沉聲問道:「我再問一次,你是怎麼發現的?」

南宮一一臉狂熱,目光死死盯著蘇白,笑道:「你難道不認識我了嗎?我當年,可死在你的一掌之下!」

蘇白聞言,恍然大悟,終於明白為什麼南宮一能夠認識自己,但自己對他卻沒有什麼印象了。

需知,彼岸花開,當年戰死的所有人,都會攜帶自己的記憶轉世重生,而南宮一正好就是其中一位。

只不過,蘇白當時一掌能夠拍死上萬人,不是頂級強者,蘇白都不會正眼看一眼,南宮一實在是不出彩,正是當年被蘇白一巴掌拍死的上萬人中,其中之一罷了。

所以南宮一認識蘇白,蘇白卻對南宮一沒有任何印象,很正常。

ps:感冒有點嚴重了,醫生本來讓輸液的,可是饅頭一想到還沒碼字,就拒絕了,買了一點葯回家吃,希望能撐過今晚,明天不行再去輸液,希望大家能夠支持饅頭~支持太古武神訣,求訂閱! 蘇白釋然,他沒有懷疑南宮一的身份,南宮一既然一眼便能認出他來,那就說明,南宮一真的見過曾經的自己,否則不可能一眼就認出來。

他只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在真龍秘境中,竟然還能遇見上輩子的仇人。

「這麼說來,你在三千年前,也參與了圍剿我的行動,我們本來就是仇人嘍?」蘇白從容不迫的說道。

「沒錯,上輩子被你一巴掌拍死,我們當然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南宮一面目猙獰的說道,只不過他看向蘇白的雙眼,卻依舊格外火熱。

「嘖嘖嘖……想不到老天對我這麼好,真能讓我遇見你!一開始,我重生之後,我還不敢相信我自己重生了,最後根據我的研究發現,當初在彼岸樹下的大部分人,應該也都重生了,包括你在內,只是我一直沒有打聽到你的消息,所以不敢確定!就在幾個月之前,我聽蘇家八少爺,提起了你的名字,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跟著我師弟一起來了,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蘇白就是白帝!我的猜測,完全正確!」南宮一得意忘形的大笑道。

「然後呢?發現我是白帝又如何?」蘇白悠悠說道,彷彿根本沒有將南宮一放在眼裡。

感受到蘇白的淡漠,南宮一面色瞬間陰沉不少,森然道:「呵呵,然後我還以為曾經的白帝重生之後會有多麼逆天,結果看見你之後,我才發現也不過如此罷了!曾經,你一巴掌就能拍死我,可曾想過風水輪流轉,現在我一巴掌也能拍死你!所以,別在我面前擺出你高傲的姿態,你不再是曾經的白帝了,你只是一隻螻蟻罷了,盡情的在我面前顫抖吧!」

「廢物。」蘇白冷笑一聲,道:「曾經的我能夠一巴掌將你拍死,現在我的依舊能夠將你踩在腳下摩擦,不信?來試試!」

說完,蘇白雙眼便微眯,其中寒芒流轉,一股滄桑且龐大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使他眉宇之間不怒自威,宛如俯瞰蒼生的帝王一般,翻手便能滅掉蒼生!

若是別人感受到蘇白所散發的氣息,恐怕還不會覺得有什麼,最多只是心驚罷了。

可是,南宮一就不一樣了,在蘇白散發出帝王氣息的瞬間,看著蘇白不怒自威的眼神,他便雙瞳一縮,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雙腿開始發軟,內心被無盡的恐懼做籠罩。

畢竟,別人沒有體會到蘇白散發出帝王氣息時的恐怖,南宮一卻真真切切的體會過。

那是他的噩夢,他就算現在回想起來,都會感覺毛骨悚然心驚膽顫的恐怖時刻!

此時此刻,南宮一看著面前的蘇白,猛然覺得自己又回到了三千年前。

那時候,千萬強者圍殲蘇白,蘇白也是這樣從容的面對,眉宇之間不怒自威,腳踏星河碎,掌落滅萬人!

沒人知道那時的南宮一是多麼的絕望,在蘇白面前,他連慘叫和顫抖的資格都沒有,只能看見蘇白一掌落下,比他強大數倍的強者都在面對那遮天一掌時,瞬間化為一團血霧,他也只能認命,等待死亡的到來,跟著化為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那種無助感和恐懼以及絕望,給他造成了龐大的心裡陰影,就算重生了都還沒緩過勁來,面對重生后比自己弱小的蘇白,他仍舊會受到影響,內心被恐懼所支配。

可想而知,三千年前的蘇白是多麼的恐怖,就算過去了三千年,就算他變的弱小不看,曾經的敵人見到他之後,依舊會感覺到恐懼。

蘇白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才會將自己的帝王氣息展現出來,為的就是給南宮一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

可是,現實不能改變,蘇白如今的實力,的確要比南宮一弱上許多。

故此,造成壓力是肯定的,可壓力卻無法直接將南宮一摧毀,這也是肯定的。

時間逐漸流失,過了半響之後,南宮一便緩過神來,豆大的汗水不斷從他的額頭上低落,很顯然他經歷了非常劇烈的心理掙扎,終於使自己平靜了下來。

他雙目通紅,目光死死的盯著蘇白,嘴角勾出一抹猙獰的大笑道:「哈哈哈……蘇白,你真的很讓我意外,沒想到你重生之後,依舊能夠保持當年的帝王氣息!不得不說,當年的你,的確給我帶來了巨大的恐懼和絕望,讓我噩夢連連!不過,一切都已經結束了,現在你不過只是一個比我還弱小的螻蟻罷了,我要讓你也感受一下,恐懼和絕望的滋味,到底有多麼的難受!」

「屁話真多,難道你最會嘴炮?說了這麼多,還不動手?」蘇白從容的說道,雙拳緊握,周身靈氣運轉,他已經準備戰鬥了!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南宮一竟然在搖頭,雙眼之中再次露出之前的異彩。

「殺了你,對我來說,其實沒有一丁點的好處。」南宮一語氣怪異的說道:「所以,殺不殺你,其實對我沒有多大的影響。」

聞言,蘇白皺起眉頭,道:「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在告訴你,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不過你得用東西交換才行!」南宮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露出他那一排潔白的牙齒,彷彿一隻餓狼正在向羔羊亮出獠牙一般。

蘇白瞬間釋然,他就在好奇,南宮一若是想要為自己上一世報仇的話,為何要說這麼多呢?直接動手不就行了嗎?

原來,南宮一根本就不在乎報不報仇。

就如南宮一所說,就算他報仇成功了,對他來說也沒有半點好處!

他之所以說那麼多,只是想給蘇白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罷了,也可以說是威脅,為他真正的目的做鋪墊。

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從蘇白身上,得到某種東西,這對他來說才能將利益最大化!

「你是在威脅我嗎?膽子可不小!」蘇白依舊從容的說道。

「若你還是曾經的白帝,就算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南宮一陰陽怪氣的笑道:「可是,你現在已經不是曾經的白帝了,我還有什麼不敢的呢?」

「你想要什麼?是絕世功法?還是准神級的武技?」蘇白悠哉的問道,他曾經可是白帝,見識廣,幾乎當時整個蓬萊界厲害的功法和武技,他都有看過,而且記在了腦子裡,所以他估計,南宮一是想得到什麼功法或者武技。

不過,讓蘇白意外的是,南宮一竟然在搖頭。

但是,還不等蘇白繼續說話,南宮一便獅子大開口道:「我要你知道的所有功法和武技,而且……我還要武帝至尊口中所說的神級功法!」

聞言,蘇白笑了!

可愛寶寶:母后要自強 他沒想到,南宮一的胃口居然這麼大。

說實話,就算南宮一要普通的功法或者武技,蘇白都不會給他,更別說蘇白知道的所有功法或者武技了,還有神級功法《太古武神訣》!

「貪心不足蛇吞象,你胃口倒是不小,不怕被撐死?」蘇白冷笑道一聲。

「哈哈哈!撐死?開什麼玩笑!」南宮一仰天長笑道:「若是我能擁有蓬萊界的所有頂級功法,只要取出一兩部獻給頂級勢力,便能換取到空前的地位和權勢以及修鍊資源,到時候我再修鍊神級功法,不出百年,憑藉神級功法和頂級的武技,我還不得稱霸蓬萊界啊! 重生我是元帥夫人 哈哈哈!到時候,什麼武帝至尊,什麼白帝統統都是渣,世人只知道我南宮大帝!」 「傻叉。」蘇白冷笑一聲,雙眼中露出輕藐之色,根本不將南宮一放在眼裡。

南宮一眉頭一皺,雙眼之中露出濃郁的殺意,惡狠狠的說道:「蘇白,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交出我要的一切,你可以活下去,否則的話……唯有死路一條!」

「你想要的東西,在我的腦子裡,有本事,自己來取!」蘇白雲淡風輕的說道。

「好,既然你選擇死,我就成全你!今日之後,世上再無白帝!」南宮一猙獰的大笑著,他內心的慾望,以及將他對蘇白的恐懼全部抹滅了,他現在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從而實現自己稱霸蓬萊界的野心!

蘇白雙眼之中寒芒閃爍,他至始至終,就沒有想過和南宮一和平解決所有紛爭。

畢竟,南宮一已經知道了蘇白的真實身份,若是這次不將南宮一斬殺,讓他永遠閉上嘴巴,消息很可能走漏,到時候蘇白的處境將非常危險。

所以,從一開始蘇白就已經下定了決心,南宮一必死無疑!

這一戰,不可避免!

「曾經不可一世,一巴掌拍死數萬強者的白帝,今天將會在我的腳下顫抖!想想都讓人痛快不已啊!」南宮一大笑道,隨後周身光芒大放,銀色的劍氣在他的周身環繞,釋放出道道凌厲的劍刃,劃破空氣,威壓滾滾!

頓時,空地之外的濃霧都被劍刃給絞碎不少,連空氣都不斷震動,發出陣陣刺耳的劍鳴!

蘇白面色頓時嚴肅,眉頭微微緊鎖。

他感受著南宮一散發出來的龐大氣息,心中不由暗驚。

果然,天靈境的超級強者,無法跟地靈境的超級強者比較,相差一個大境界,猶如一道鴻溝,常人根本無法跨越。

不過,蘇白的實力,也無法跟常人來做比較。

蘇白走的是返祖之路,他自信就算自己的修為境界只有天靈境初期,但依舊有實力能跟地靈境的超級強者對抗。

而且,他真的很好奇,自己跟地靈境的超級強者之間,差距到底有多少!

「大日神陽拳!」

蘇白率先發動進攻,怒吼一聲,一拳打出。

這一拳,被無盡的金光包裹,就好似一顆太陽一般璀璨,就連星空中閃耀的恆星,都被拳頭散發的金光所掩蓋。

蘇白身披九龍戰甲,沐浴在金光之中,周遭更是熱浪滾滾,連空氣都被蒸發了。

而且他又打出了如此一拳,就猶如一尊太陽戰神,正摘下了天空中的太陽,進行戰鬥一般,驚世駭俗!

南宮一感受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之前,蘇白和黑袍人的戰鬥,他都看在眼中。

他清楚的知道,蘇白周身的金光很古怪。

只不過,當他真正感受到金光所蘊含的威力之後,心裡也是為之大驚。

南宮一很清楚,蘇白曾經是白帝,手段肯定層出不窮,所以不能給蘇白任何機會,必須全力出手!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他雙手掐訣,隨後周身靈氣涌動,凝聚成十柄長劍,漂浮在半空之中。

「十劍破蒼穹!」

緊接著,南宮一怒吼一聲,掐訣的雙手猛然向蘇白一揮。

唰唰唰——

剎那間,十柄利劍旋轉起來散發著無盡劍氣,在空氣中肆掠,隨後好似脫弓的飛箭,猛的爆射而出,破開蒼穹,在空氣中劃出道道虛空裂縫,一路勢如破竹,彷彿要斬碎萬物一般,刺向蘇白的拳頭!

蘇白清楚南宮一不是什麼善茬,上一世他再如何垃圾,也是能夠橫渡星空的超級強者,所修鍊的武技肯定不會太差!

不過,即便如此,蘇白也沒有任何退卻。

他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

轟隆——

剎那間,如同太陽一般的拳頭,跟十柄靈氣凝聚而成的利劍,碰撞在了一起。

蘇白只感覺拳頭上傳來一陣刺痛感,隨即便看見自己的拳頭上被劃出幾道腥紅的血口,有鮮血從中溢出。

蘇白心驚,南宮一果然不是普通人,畢竟兩世為人,對靈氣的運用和操縱,太過犀利,這一招恐怕連地靈境大圓滿的超級強者都能斬殺啊!

不過,讓蘇白意外的是,十柄利劍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僅此而已。

只見,十柄利劍,其中有五柄還沒有碰到拳頭,便在金光的照耀下變的模糊不清,隨後實在耐不住高溫,變成青煙被蒸發了。

至於剩下的五柄利劍,則在碰上蘇白拳頭的瞬間,發出「咔嚓」的脆響,支離破碎,化為青煙,消散於空!

而蘇白的拳頭,則依舊沒有任何停頓,繼續帶著無可睥睨之勢,一往無前!

南宮一面色猛然一變,原本看見蘇白的拳頭出血了,他還暗自得意,自己竟然將曾經的白帝給擊傷了。

可是現在看來,這點傷對蘇白來說,竟然一點影響都沒有!

最重要的是,這一招已經是南宮一最厲害的武技了,他萬萬想不到自己最厲害的武技,在自身境界修為壓制蘇白的情況下,竟然被蘇白一拳給破滅了,蘇白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吧!

其實,就連蘇白也有些意外。

這一拳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