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被名劍神一劍劈開的陣法缺口,緩緩癒合,開始修復。


「轟隆!」

甲天下駕馭血戰神殿,飛到缺口中心。

神殿中湧出的血氣,形成巨大漩渦,定住空間,將蔓延過去的陣法銘紋全部摧毀。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當第一神女城城破之後,必將這些賤人,全部擒拿起來,打入奴籍。」

「我的神殿,正好還缺一批聖境婢女。」

……

十三界的神靈,比劍神界大軍,還要先一步降臨到星桓天。

他們得為大軍清空一切神境威脅。

但,剛剛降臨,一位妖族中位神就燃燒了起來,嘴裏發出慘叫聲。地面上,滿是陣法銘紋,有星桓天尊的力量遺留在陣中。

是漁謠分出的一道意念,引動了陣法。

片刻后,這位妖族中位神,被燒成灰燼,隕落當場。

「是天尊的遺力……啊……」

又有一位來自東方宇宙強界的下位神,被一座座山嶺,埋入進地底,神軀碾碎成血泥,不知是生是死。

天庭諸神無不凜然,這才意識到天尊故界的可怕,任何一點力量,都能殺神。

「轟隆!」

九首龍神降落到地面,體內神氣蔓延出去,瞬間將萬里之內的陣法銘紋清空。

他的九雙目光,望向站在神女衣城之巔的漁謠,背上雙翼展開,騰飛過去,道:「我去擋住她,你們迅速尋找逆神族,佔領星桓天的十萬國度和八百古教大宗。」

「半天之內,務必讓整個星桓天的生靈,都臣服在天庭大軍的面前。」

「本神一言,要定他們的生死。」

……

天空因神戰,變得昏暗。

白卿兒抬起螓首,觀望四方,星空中哪裏還有白皇后的星魂神座?

張若塵從地面衝出,看到靜默的站在那裏的白卿兒,略微鬆了一口氣,道:「星魂神座消失,未必就代表白城主已經隕落。」

他走了過去,指尖暗藏神氣,欲要制住白卿兒。

但,張若塵的手指,還沒有碰到白卿兒,白卿兒的身上,便是浮現出一層光霧,將他擋住。

「你以為我會因此而失去理智,去和玄一拚命?」

白卿兒扭過冷若冰霜的臉,凝看張若塵,眼神中充滿寒意。

張若塵清楚這股寒意,並不是針對自己。而是,白卿兒將心中無窮怒火和恨意死死壓制,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可是眼神卻又騙不了人。

白卿兒看了看手腕上的鐲子,道:「這次回去,我本想與她和解,問一問她心中的苦衷,或許……還會叫她一聲娘親。但是現在,好像已經沒有機會了!」

張若塵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幾次欲言又止。

白卿兒笑了起來,隨即又咬緊貝齒,道:「我要回第一神女城,無論如何,必須見她最後一面。」

「我幫你!」張若塵道。

白卿兒望向神戰波動最猛烈的地方,那裏漆黑一片,無數塵土、巨石、山嶽飛在空氣中,時而有光芒劃破黑暗,攻擊力量能蔓延到數十萬裏外。

戰場就在神女衣城外,擋住了她回去的路。

此刻的神女衣城和第一神女城,不知被多少重陣法籠罩,想要通過空間傳送進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太危險了,此事與你無關。」白卿兒道。

張若塵沒有因為大神級的戰鬥而退縮,心中無畏,道:「當我在天下神女樓外,在白城主面前說出要娶你的時候,你的事,就已經是我的事。」

如此一句承載了所有擔當的話,白卿兒怎能不感動,心中的痛苦因此緩和了幾分。

「嘩!」

便是這時,一道明亮的劍光,從天外飛落下來,破開護界大陣和雲層,落到十數萬里之外的地面。

整個空間,為之震蕩。

可想而知,劍光落下的地方,必然是生靈塗炭。

天庭大軍從劍光破開的陣法裂縫處,源源不斷飛出,向地面而來。

「好強的一劍。」張若塵道。

名劍神的聲音,宛若浩蕩天音,在蒼穹響起:「殺進去,剿滅逆神族,統治星桓天。」

一道又一道威勢強大的神影,穿過護界大陣,降臨到地面,加入到了玄一、荒天、絕妙禪女的戰場中。

形勢立即逆轉,以荒天和絕妙禪女之能,也只能立即遠遁。

「荒天,你這個叛徒,今天就是你斃命之日,還想往哪裏逃?」魂界之主冷笑道。

名劍神的聲音響起,在追擊絕妙禪女,道:「沒想到地獄界還有你這樣的強者,算得上是地獄界的神尊種子了!斬了你,我劍神界在萬界功德榜上的排名,必然提升不少。」

……

荒天和絕妙禪女遭到十數位天庭頂尖大神的圍攻,兩人分頭遁走,逃向海外。

張若塵看着天空如雨一般落下的聖境大軍,心中震動極大,道:「天庭大軍居然真的來了星桓天!」

剛才他聽到了某位神靈提到「逆神族」,難道白皇后是逆神族的秘密,已經徹底暴露?

「跟我走,第一神女城不能去了!」張若塵慎重的道。

神女衣城外,匯聚了大批天庭神境強者。

破城,城亡,只是時間問題。

趁天庭大神級強者去對付荒天和絕妙禪女,和攻打神女衣城,憑藉張若塵的隱藏手段和變換之術,還是有逃離出去的機會。

白卿兒看着站在神女衣城頂端的漁謠,還要一位位正在苦苦支撐陣法的神女十二坊弟子,搖了搖頭,道:「張若塵,你的情意我深深記住了!我從未想過,有一天居然真的會喜歡上你,想要嫁給你,甚至在腦海中想過將來在一起的日子,這種感覺挺美好的。但今日我必須與第一神女城葬在一起,你需要做的,是逃出去,將來為我報仇。」

「唰!」

白卿兒一步千里,化為一道白光,直向神女衣城而去。

那裏,已是神光滿天,天庭諸神齊聚。

張若塵想也沒想,立即追上去,但,卻被蚩刑天一把抓住,停在了原地。

「你不要命了?天庭不知多少神靈,想要殺你成名,奪取你身上的寶物。在天尊殿中,你是怎麼說我的?現在怎麼就不怕死了?」池瑤走了出來,攔在張若塵身前。

張若塵道:「死,無人不怕。但只要值得付出性命,心中關切的需要你付出性命,那麼死,也就不可怕。不要攔我,無論如何,我至少得將她救出來。」

蚩刑天道:「你救不了!你仔細聽聽,天庭大軍的修士都在說些什麼?」

張若塵耳聽八方,頓時整個星桓天的聲音,都向他雙耳匯聚。

「白皇后居然是逆神族。」

「什麼是逆神族?」

「逆神族你都沒聽說過?傳說,逆神族大逆不道,想要做違背天道規律的逆天之事。上蒼降下詛咒,逆神族不滅,整個宇宙都要遭殃。總之,剿滅逆神族,才能拯救蒼生,才能拯救我們自己。」

「我可不想被逆神族連累,惹來天怒。」

「白皇后是逆神族,白卿兒豈不也是逆神族?幸好天孫沒有娶她,不然便惹上大事了!」

「白卿兒現身了!殺,殺了她,滅了逆神族。」

「可先生擒,從她嘴裏逼問逆神族餘孽的藏身之地。」

……

池瑤眼中冷意消減,露出複雜而同情的光芒,自言自語:「沒想到她居然是逆神族。」

蚩刑天長嘆一聲:「天庭大軍來得太快了!這下,誅殺玄一的計劃算是泡湯了!不過,張若塵你小子運氣好啊,遇到了本座,來吧,藏到本座的魔瞳世界,本座帶你離開。」

木靈希看見張若塵的臉色可怕至極,生怕他為了白卿兒,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低聲道:「大勢不可為,就連地獄界大軍都沒有來,可見逆神族是真的不能存在於這個世上。我們的力量,在天庭大軍的面前,太渺小了!」

「不,還有機會。」

張若塵盯向蚩刑天。

蚩刑天看到張若塵的眼神,心中微涼,連忙道:「救你沒問題,但是她已經暴露了,我若救她,豈不是要與整個天庭為敵……不,是與整個世界為敵。」

「想要天魔石刻嗎?」張若塵道。

蚩刑天立即改口,道:「我如果變化容貌,或許可以救她。當然,也只能救她,星桓天別的修士一個也救不了!」

「好,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張若塵取出血神鎧甲,丟給蚩刑天,道:「現在你便穿上這具鎧甲,變化成我外公的模樣,隨我去征戰。」

「你外公誰啊!」蚩刑天道。

張若塵道:「血天部族大族宰,血絕。」

沒辦法!

外公,這一次又只能你上了!

池瑤罕見的,沒有阻止張若塵,反而問道:「還有沒有血神鎧甲?」

張若塵深知此去凶多吉少,等於是向整個世界對敵,看了池瑤一眼,道:「你就別去了,帶上靈希,趕緊離開星桓天。」

站在一旁嚇得渾身有些發軟的青鸞真君,長長鬆了一口氣,真怕池瑤女皇跟着張若塵一起去作死。

自己這個坐騎,豈不是也要玩完?

地面上,長出一株株植物,生命盎然,抽出綠葉,開出繁花。

赤地瞬間變成花海。

嗅到花香,張若塵露出意外的神色,向某一方向望去。

只見,一位婉約柔美到極點的仙子,從花雨中,緩緩行來,道:「或許還有一線轉機!張若塵,我是來送信的。」「殺了他!」雷堂主看到陸征拎著米查從三樓走了下來,頓時眼前一亮:「殺了他,任務就能完成,我們堂口也能正式成立,到時候副堂主的位置,非你莫屬!」

「不行!」陸征擺了擺手:「我和他已經達成交易,答應過饒他一命。」

此言一出,那三個尚能行動的黑衣大漢,頓時神色不善的朝著陸征圍了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