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要不是現在的修為強橫,早就被這聲音炸的神志不清了。恢復了一下狀態,這才拱手說道:「是的,他是一個被封印的器靈,我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幫他恢復肉身的材料。」


「嗯,看來是那人的後背無疑了。」玄武皇自言自語的說道。在虛空中看著帝天,問道:「之前三個獸神都把好處給你了吧?」

「回前輩,是的。那三位前輩都把好處給我,而條件就是在大千界的時候,有機會的就幫他們族類納入四大獸神之中。」帝天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一陣陣泛喜,看來又要有好處了。

玄武皇點了點頭,回道:「我也是有這個想法,但是不能讓你那麼輕而易舉地的獲得。」

「哦?如果前輩有什麼考驗,晚輩我通通接下。」帝天倒不是放肆,而是他有這個底氣。

「不錯,這骨氣確實令人欽佩。」玄武皇毫不客氣的誇獎著。下一刻就把話題引了回去,說道:「小子,既然你能夠來到這裡,那就證明你的資質是過於常人的,現在你又有陣靈還有五方旗這樣的存在,看來陣法對你而言沒有什麼可以難住的。修為的話,也看的過去,丹道,有那個老頭在,也無法對你有什麼阻礙。」

思前想後,良久,玄武皇這才開口說道:「現在還有兩樣東西不能考驗你。」

「還請前輩告知,晚輩洗耳恭聽。」帝天眸中散發著精光,這兩樣東西其中一樣肯定是煉器之道,還有一樣那就不得而知了。

「這兩樣東西分別是,煉器之道,以及賭術之道。」玄武皇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帝天怔住了,賭術?丫的,怎麼又是賭術?這一輩子是跟賭術幹上了嗎?

「那我選擇賭術。」帝天沒有思考,直接說了出來,煉器之道自己一點門道都沒有,煉什麼玩意。

只見玄武皇不可置否的一笑,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你可以選擇的,而是兩者都要考驗,煉器之道,賭術之道,都要考驗,小子你自己考慮吧。」

「什麼?帝天徹底的無語了,怎麼倆都要考驗?這下扯淡了,煉器之道自己別說皮毛了,就連怎麼開始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帝天就萬分的後悔,當時為什麼不跟著徐榮子前輩學個幾招,畢竟人家也是下界的煉器宗師啊,就算是教一點,他也受用不盡啊。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帝天也沒有給出任何的回答。

「小子,時間不多了,你是考慮接受還是放棄?」玄武皇催促了起來,畢竟他現在是以神魂的方式存在,這神魂也不能維持多久的。

最終,帝天還是狠下了心,既然要得到好處,而且還有不斷的召喚之聲,這裡面是必須要進去的,既然要進去,那就必須要過了玄武皇這一關。

「好,晚輩接受了,還請前輩說一下規則。」

玄武皇頓時鬆了口氣,要是帝天放棄的話,那自己可就真的要後悔了。要不是自己喜歡搞特殊,他也不會出難題為難帝天的。

略微沉吟,組織了一下語言,玄武皇這才說道:「其實也沒有那麼困難,煉器之道的話就先煉製一件下界的巔峰武器,尊品的吧。至於賭術之道,等你著煉器之道過了再說。」

帝天兩眼一黑,尊品?就算是讓他煉製人品的都有極大的困難,現在煉製尊品?自己從何下手?

看到他遲遲未動,玄武皇就知道有情況了,開口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滿臉尷尬的抬起頭,看著玄武皇不好意思的說道:「前輩,請恕晚輩欺騙了你,其實晚輩根本不會什麼煉器之道,從頭到尾我都沒有煉製過一件武器。」

「什麼?」這下輪到玄武皇驚訝了,不過轉念一想,一個人就算是再怎麼傑出,也不會把所有東西都學到手的。相通之後,玄武皇伸手打了一道神識,進入到了帝天的腦海之中。

「小子,好好看看吧,這是我們玄武族最好寶典《煉帝之器》,自己好好研習,等你什麼時候覺得可以煉製尊品武器的時候,再來找我,我現在先閉關一段時間,好讓我的神魂多存在一會兒。」說著玄武皇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帝天一個人獨自坐在那裡。

朝著腦海中的寶典看去,只見上面寫著四個金色大字《煉帝之器》,讓人感覺無比的厚重,彷彿有萬座大山壓著人一樣,讓人無法喘息。 傲天感覺到了這股磅礴冰寒的氣勢後,頓時臉色狂變。而後沒有絲毫猶豫,再次施展驚天游龍身法,向着永夜禁區飛掠而去。

這股氣勢之強盛,在傲天看來,那是絲毫不弱於地靈境的武者了。而這股氣勢冰寒異常,顯然來自白封。

此刻傲天才想起來,白封可是冰河門的大長老啊。冰河門傳承悠久,底蘊雄厚,不可能沒有提升修爲的祕法。

而白封作爲冰河門的大長老,這種祕法肯定具備。顯然,白封施展了這種祕法,打算再次追擊自己。

施展祕法後的白封可以說已經是地靈境的武者了,移動速度必定有着大幅度的上升。就算自己憑藉驚天游龍身法,那也不一定能在白封手中逃脫。

想到這些後,傲天心中懊惱更甚。化天勁全數運轉起來,速度又快上了一絲。

然而,後面那股冰寒的氣息卻是緊追不捨,並且傲天明顯感覺到,那股氣息離自己越來越近,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能趕上自己了。

頓時,傲天雙眼漸漸血紅了起來,頭頂有着煞氣瀰漫,一股驚天殺氣緩緩從傲天體內散發開來。

在關鍵時刻,傲天施展了戮天一擊,心中殺意越來越甚,而逃跑的速度也再次猛增一籌。

後方的白封也是察覺到了傲天速度的變化,不禁眉頭微皺,而後暗罵道:

“小雜種,就算你今天長了翅膀,也別想從我手中逃脫!”

說着,白封將體內澎湃的玄力盡數運轉了起來,頓時速度猛增,距離傲天越來越近。

在同時施展了戮天一擊和驚天游龍身法的前提下,傲天的速度顯得極快。遠遠的,一道暗黑色的輪廓映入了傲天眼中。

“永夜禁區……”

看到那暗黑色的輪廓後,傲天不禁驚喜的叫出聲來。

“傲天,哪裏走!”

突然,一聲冷喝從傲天身後傳來。這道聲音就猶如一盆冷水,將傲天滿心的振奮都給澆滅。

傲天回頭看了一眼,不禁亡魂皆冒。只見白封離自己的距離只有幾百米,這距離,已經足夠讓地靈境的武者發起攻擊了。

再看永夜禁區,傲天心中頓時無奈不已。此刻,自己距離永夜禁區起碼還有一里的距離。

這種距離在平常對於自己來說只要一點時間便能掠過,但現在卻極有可能是不可逾越的“生死之距”。

隨後,傲天眼中冷色一閃,猛然轉身,森冷的目光定格在了白封身上。

白封不禁猛吃一驚,傲天那森冷的目光竟是讓得這位冰河門大長老都不禁有些心裏發毛。

不過很快,白封就壓下心中的負面情緒。沒使用祕法之前,傲天見到自己尚還只能逃跑,現在自己實力大漲,難不成還怕他?!

這麼想着,白封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道:

“小雜種,只要你跪在我面前,自廢修爲,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否則,今日你只有死路一條!”

傲天深吸了一口氣,壓下躁動的心情,而後冷笑道:

“做夢!”

白封眼睛微眯,而後陰笑道:

“小子,你真不願跪下磕頭?寧願選擇死?!”

傲天前進一步,嚴肅的說道:

“白封,你今日的所作所爲,我傲天記在心裏。要是我今日不死,來日必定踏平你們三大門派!”

白封心中微微一驚,傲天口中的三大門派顯然指的就是冰河門,青雲門和天冥門。

傲天語氣中所蘊含的森寒殺機和怨氣,讓白封心中感到一股不安,不過緊接着便冷笑道:

“小雜種,你本事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不過你放心,你沒有來日了!”

白封對於傲天的話唯有嗤之以鼻。要知道,強如玄天學院院長雪浩揚也不敢說憑一人之力能夠夷滅三大門派的。

傲天雙眼微微一閉,旋即猛的睜開。頓時,濃郁的殺意彷彿化爲了實質,如同凌厲的利箭一般,直刺白封心底。

白封的臉上也沒有了剛開始的輕視,反而顯得有些凝重。憑藉冰河門的情報網,他知道傲天似乎掌握某種武學,能夠在走火入魔的境地中而不失去理智。

現在的傲天顯然就是如此,而這時候的傲天,實力也必定比之前更加強大。白封自然不敢小瞧。

“呼!”

傲天周身磅礴的殺意如潮水般涌動着,旋即,這股殺意便是凝聚在了傲天手中,化爲了一杆殺伐之槍。

白封臉上凝重更甚,不敢怠慢,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冰晶長劍。

冰晶長劍出現,讓得周圍的溫度都是下降了許多。顯然,這把長劍也頗爲不凡。

隨後,白封便猛然揮動手中長劍。頓時,一道劍芒從劍尖飛射而出,直刺傲天要害。

傲天雙眼中寒芒閃動,旋即長槍直挑,一抹槍花飛挑而出,與劍芒相撞。

兩人雖只是試探性的一擊,但威力卻是不凡。只見二者相撞,周圍的空氣都猛然爆炸開來,周圍的土地更是龜裂開來。

不過劍芒似乎更加鋒銳一些,槍花沒堅持多久,便被擊碎。而後,劍芒攜帶着驚人鋒銳直刺傲天。

傲天臉色微微一變,身子一側,長槍一揮。頓時,槍尖碰撞在了劍芒之上,而劍芒也終究破碎開來。

白封見狀臉色有些難看,而傲天則心中輕鬆了口氣。

在這一次試探的攻擊中,傲天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雖然白封施展了不知名的祕法,導致實力大增,但是和陳不仁相比,似乎還要弱上一絲。

這讓得傲天心中能成功逃進永夜禁區的心思,更加強盛了一分。

另一邊,白封的臉色非常難看。他知道,自己雖然施展祕法,導致實力有了一定進步。

但是和真正的地靈境武者比起來,還是要弱上一絲。最重要的是,祕法終究是祕法,有着時間限制。

一旦時間過去,想要擊殺傲天就更加困難。這麼想着,白封便起了速戰速決的心思。

然而,傲天好似看破了他的心思一般,猛然揮動長槍。頓時萬道槍影鋪天蓋地的向着白封籠罩而去。

而傲天則如離弦之箭般向着永夜禁區飛射而去…… 甩了甩腦袋,帝天連忙翻開了這一頁,只見一個獨白出現在了眼前。

「吾乃四大獸帝之一,玄武帝!《煉帝之器》是吾一生所感,因為我們玄武一族的防禦甚是驚人,所以那些死去的玄武族的族類,都可以用他們的殼來做成防禦盾牌,並且銷售出去。吾明白著一定是萬分殘忍,但是為了我們玄武一族可以延續下去,我希望族中之人都要把這《煉帝之器》傳續下去。」

看完這一切,帝天明白了許多事情。那就是並不是四大獸神,而是四大獸帝。第二件事就是玄武族的肉身非常的強橫,第三件就是這個族類有些過於殘忍了。

了解了這一切,帝天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

再次讀了一遍,便掀了過去,正文由此展開。

「《煉帝之器》共分為三個大境界,分別是尊境,神境,帝境。這三大類,第一類就是如同人類修為一樣的兩者是相同的,而這鍛造之法是。。。。。」

帝天一目一行的看著,在腦海中不斷的推演著,一個個都牢記於心。

直到某一日,帝天終於將第一大篇就是尊境的部分看完之後,帝天正準備合住這《煉帝之器》的時候,只見自己的儲物戒里開始了瘋狂的顫抖。

十八子更是恐怕的叫道:「小子,快,快讓我出去,你這儲物戒要爆炸了。」

帝天大驚,連忙跳起身子,將儲物戒里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要是爆炸了,這些東西損壞,那他也是於心不忍的。

十八子根本沒有心情去管外界的情況,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還在這破藥罐頭之內的話,絕對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來到了帝天的身邊,這才發現了不對,幾乎一瞬間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一臉慍怒的瞪著帝天。

而此時帝天卻沒有那閑工夫去管十八子的想法,因為他被眼前的這一幕深深的吸引了。

只見那破藥罐頭緩緩的飛起而與之沒有徹底融合的儲物罐也朝著空中飛去,讓人驚訝的是,那久久未動用的雪月鼎也朝著空中衝去。

就這樣,兩個罐子,一個鼎,在空中形成一個三角之勢,一道道的光芒從中激射而出,朝著對面所在的位置衝過去。

十八子也被這一幕深深的吸引了,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圍的血海彷彿都在這一刻隱退而去,整個天空,大地都是漆黑一片。如果不是天空中那閃爍的光芒,現在帝天還不知能不能看清眼前的事情。

轟!轟!轟!

接連三聲的炸響,只見三者在空中劇烈的顫抖著,而那光芒也是越來越強。

「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