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見王石和雨天榮光鬆開了,高明豪也是在很仔細的打量着雨天榮光,在他感知之中,眼前的女子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但是王石卻好像和這人有着話說,剛纔女子的話高明豪也是聽到的,同類?難道此人也是屍物麼?


王石的回答讓雨天榮光很是吃驚!她可是從屍物過渡到如今的,沒有人比她更能瞭解屍物!從一見到王石的時候,她一眼就看出王石的本質,當然這是因爲他們是同類。但是最讓她吃驚的是,王石身上的殺氣居然淡化到自己不仔細都察覺不到。

要知道當年她出生在世間的時候可是大殺四方,殺夠了人吸取了足夠多的氣之後,才沉穩下來的,可王石呢?難不成一出生就沒有殺幾個人?

她如何知道,王石當初是被高明豪以男人女人的差別給忽悠了,這才避免了殺人。出世這麼久了,王石所殺的人也不過是蘇正紅還有老鬼兩人而已。

“人類,想必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我現在要帶着王石離開,你沒什麼意見吧!”雨天榮光是以一種商量的言語說出這番話來,可是語氣之中卻仿似只是給高明豪知會一聲,告訴他人我要帶走!

高明豪能樂意嗎?王石在身邊可是自己一個極大的助理呀,而且王石精通那麼多的東西,自己也需要呀。雖然高明豪也想讓王石能夠和他的同類在一起,可是人都是自私的!高明豪也不能例外!

可高明豪還沒說話,在雨天榮光身旁的王石卻走到了高明豪的身旁,和高明豪並肩而站說道:“對不起,雨天榮光,我不能與你離開!”

雨天榮光皺了皺眉,死死的盯着王石:“你確定?你也應該清楚我如今的境界,對你成靈來說是極大的幫助,而且我們這類可是世間不能容忍的存在,你是可以跟着他,可是你不想想你也要想想他,剛纔我過度給你的知識你也理解了,那些修行者如果知道有你這樣的存在,而你和此人在一起,他們會如何對待呢?”

如果是以前的王石,沒有喜怒哀樂,沒有多餘的心思,也許只會直接的搖頭。可是剛纔雨天榮光傳達給他的,就是做爲一個靈物必須具有的,情緒!

如今的他,聽到雨天榮光的話,心裏就開始了默默盤算了起來。雨天榮光的話不錯,如果被那些人知道的話,自己怎麼辦,高明豪怎麼辦? 高明豪樂了,真的樂了。居然有人用他來威脅自己的小弟離開自己。

儘管心裏有着千百個不願意,可高明豪也沒開口說什麼,他想讓王石自己選擇。

也許對於他人來說,王石只是一個屍物,一個沒有思想只會屠戮的死物而已,可和王石在一起的日子,高明豪卻真的把王石當作了小弟來對待了。王石話不多,平常自己說話他也不會插嘴,就安安靜靜的看着自己,而自己有什麼需要做的,只要一聲令下,王石就會毫不猶豫的去做到。

高明豪是一個人,是一個自私的人,可是他的自私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當然這不是說他是一個聖人。如果他說王石,你跟着她走吧,這話完全是違背了他的心,所以不說。

他現在所想的,就是讓王石自己選擇,路是他的,他的選擇也是他的,自己或許可以干預,可那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麼?

雨天榮光對高明豪的做法十分的好奇,這人想必也是知道王石對他的作用,可是就這樣不動聲色不加言語的,難不成這人還願意讓王石自己選擇?

由於雨天榮光過度而來的情緒,雖然是外力,但是這也能夠幫助王石更深層次的體會到情緒的作用,對他能夠擁有真正的情緒是莫大的幫組,王石悵然了!

離開對自己對高明豪都好,自己應該離開?可是心裏的不捨卻是越發強烈!

現在的他有着自己的情緒,雖然只是那麼一絲絲。

“要我離開也可以,但是不是現在,我現在還需要幫我哥解決好手頭的事情!”王石做出了他的決定了!

離開,可以。

雨天榮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同類果然比外族的話更起作用,其實她卻沒想到是剛纔她的話讓王石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高明豪也是鬆了一口氣,王石果然不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要自己教導的茫然無知的少年了。

WWW •тTkan •C○

對這個決定,高明豪不會有着任何異議。

“什麼事?在R國這一畝三分地上,我能夠做到的遠比你們兩個外來人要強得多。”雨天榮光笑道。

一個人孤寂了太久,好不容易遇到同伴,雨天榮光也想王石能陪着她。而且如果把王石教導出來,那日後自己還畏懼誰呢?想到這裏,雨天榮光露出了一絲冷笑,但是很快就被笑容掩蓋望向高明豪。

王石沒有說話,把視線望向高明豪。

“輝亮實業董事長,馮林!”

“馮林?”雨天榮光疑惑的說道,接着又好似自言自語道:“怎麼又是他?”

高明豪眼中精光一閃,從這話當中,好像雨天榮光知道馮林一般。

高明豪正想問話,雨天榮光卻好似知道他的想法一般,再次笑容滿面的說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兒,去我那裏吧。對馮林,我還真的知道他的行蹤!”

高明豪只能按捺着內心的衝動,跟隨雨天榮光朝前走去,沒有過一會兒幾人走到一輛停在路邊的加長型林肯上。

車內。

高明豪還是免不了少年心的好奇,東看看西摸摸,看樣子好似一點也不在意剛纔王石做的決定一般。

甚至還出生讚歎道:“嘖嘖,這車不錯呀。”

雨天榮光本以爲高明豪是個人物,可是沒想到在王石選擇的時候,一點立場都沒發表,這讓她對高明豪也提不起什麼興趣,雖然此人修爲倒是可以,可這心呀不行!

“如果你想,過幾天我送一輛給你。”

高明豪一頓,好似財迷一般的不斷點頭,讚道:“好呀好呀,我也想有這樣一輛車呢。”

王石看着此刻的高明豪,心中也是不斷的想着剛纔自己所做的決定。此時的高明豪和以前的高明豪完全不同了,以前的高明豪喜歡錢是真的,可是卻有着自己的衡量,現在的高明豪卻是這般,他爲何這樣?

“好了,既然你是來找馮林的,我就給你說說馮林的消息。”雨天榮光說道,等高明豪的視線停在她的身上的時候接着道:“想必你也是耀光門的人吧,來找馮林派你來歷練歷練。可是這不是好差事,我想這次的你恐怕會無功而返了,因爲此刻的馮林正在山田組做客。”

被當成耀光門的人了,對此高明豪不介意,他只是想找到馮林而已。現在聽雨天榮光的口氣,自己沒有能力把馮林拉回去?那也就是說山田組也是一個修行的門派吧,而且力量還算不錯的門派。

可馮林是什麼身份,不過是三重天的修爲,何德何能能夠以客的身份去山田組呢?

如果馮林真的只是這般,那爲何孫爻象和索甜兒兩個修行者都來找他,聽口氣說找不到他的話,回去就不好交差呀。

難不成馮林的身份不簡單?

見高明豪陷入了沉思,雨天榮光也不想多說什麼,她只是想讓高明豪知難而退,山田組不說高明豪惹不起,她也有點惹不起的呀。

否則的話,直接上山田組直接把馮林帶走不就完了麼,那樣省事又省心。

“王石,你是在Z國出生的?”

這會兒,雨天榮光就和王石聊起了家常。

王石雖然有點不喜雨天榮光的做法,但是畢竟是同類,點了點頭:“是的,我出生就遇見我哥了。”

這讓雨天榮光更加好奇了,屍物從出生之始,唯一的想法就是無盡的殺戮吸取他人之氣,可是一出生遇見那小子王石居然沒宰了他?難道王石從出生就有着自我情緒了麼?那那樣的話,也許那個制高點自己無法達到王石就有可能了!想到這裏,雨天榮光也免不了一陣興奮!

原來屍物的晉升的難度十分的大,雨天榮光是殺夠了人,可是由於殺氣太多,儘管此刻已經晉升到靈物水準,和人類無二,可是身體裏面的殺氣卻限制了她再次晉升的機會。

但是王石卻不一樣呀,王石纔出來就被高明豪忽悠做了小弟,殺了兩個人就完事了!而且和高明豪相處的日子,讓王石在懵懂之間有着屬於自己的情緒,就是那一絲絲的不捨是完全屬於王石的。

這樣的情況放在屍物的世界裏面,就是天才了!要知道王石纔出世不過兩個月而已,兩個月就有着自我情緒,這是一般屍物都無法想象的存在!

高明豪想了許久,總算想通了淤積在自己心裏的事情!

是因爲自己太弱了!

原本在國內的時候,面對鄭何雨範紅娘已經蘇正紅等人,高明豪還不算弱,也就是一般般,由於太過於平靜的生活,無爭無擾讓這小子沒有了進取之心。總覺得自己如果一下子變得太厲害,會被人家當成怪物的。

可是纔到R國就遇到了雨天榮光,這貨還吆喝着要自己的小弟拋棄自己,自己是想着王石能夠自己選擇,可是這也是自己太弱了!如果自己夠強大,那和王石在一起他人能有看法麼?

在尋找馮林的一事上,自己也是因爲太弱了。如果夠強大,雨天榮光會說自己無功而返麼?

總而言之,自己太弱了!

“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雨天榮光,停車吧。”高明豪把腰板挺直,十分隨意的說道。

雨天榮光見狀,稍稍的一皺眉,眼前的高明豪和剛纔的高明豪是一個人,可是嶄露的氣質卻全然不同。

剛纔的高明豪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十分隨意,一看就 覺得這人是一個好人那樣的類型。

可現在的高明豪,還是十分的隨意,但是多出了一點其他的味道。剛纔的高明豪放在人羣之中不怎麼引人注意,可現在的高明豪卻好似給人一種中心的感覺!

“你要做什麼?”雨天榮光問道,但是還是敲了敲前面的玻璃,示意開車的司機停車!

高明豪拉開車門走下車去,抖了抖衣領,讓整個人保持在最佳的狀態,道:“我要回國 去!”

雨天榮光一愣,這丫的就這樣跑了?自己還想着給他解釋解釋山田組的厲害呢,這傢伙難道這麼怕事?如果是剛纔高明豪那樣子這倒是有可能,可現在的高明豪卻完全和怕事聯繫不到一起,這種感覺雨天榮光也說不上來。

“那王石呢?”雨天榮光問道,她接觸高明豪的原因就是因爲王石,如果沒有王石她才懶得和高明豪說話。

高明豪以一種淡淡的笑容望着雨天榮光,道:“王石嘛,當然是跟着我了,雖然他剛纔說離開,可是這事卻沒做了,他能離開我門麼?”

此刻的高明豪言語霸道,可是態度和氣質卻十分的隨和,這給人的感覺就很怪異了。

用高明豪自己的理解就是,外表的霸道最多能夠唬住人一時,可是內心的霸道呢,一生一世的霸道!

“王石你的決定呢?”雨天榮光問道,高明豪她用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只要王石不介意。

王石聽了高明豪的話,臉上就揚起了歡喜的神色,又聽雨天榮光問自己,稍稍沉吟了一陣:“我還是決定跟着我哥做事。” 高明豪一行人完全不知道已經被人盯上了。

修行者依靠氣息是可以判斷來人,可也就僅此而已,除非那人是殺過人,對他們露出殺意,纔會有更深層次的體會。

兩女好不容易站起身來,互相揉了揉自己腿,看樣子是蹲麻了。

高明豪見狀,眼中精光一閃,屁顛屁顛的跑到胡瑤琳的身旁笑呵呵的說道:“小姐,來來來,我來幫你揉揉腿吧。”

說着伸手就對着胡瑤琳的大腿摸去。

還沒摸到,手背就傳來一陣陣疼痛,這時才聽到“啪”的一聲,原來是胡瑤琳見狀羞得一塊臉通紅,很是直接的把那隻想要摸自己大腿的鹹豬手給打掉了!

這個不行下一個吧。

高明豪又志氣高昂的朝範紅娘走去,邪邪的笑道:“紅娘小姐,我來幫你揉吧,你剛纔挑選東西也累了!”

範紅娘沒有說什麼,淡淡的看了高明豪一眼,高明豪想伸手也不敢了。

“好了,現在我把這些東西拿回家了,等會兒再晨練吧。”胡瑤琳心滿意足的說道。

高明豪眨巴眨巴眼睛:“我送進去吧,順道我也休息休息,坐飛機有點累了。”

胡瑤琳斜着瞄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你!好不容易回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走,還想休息!不把本大小姐和紅娘姐姐伺候好了休想休息!先在這裏候着,我去去就來!”

胡瑤琳的動作很快,沒用到三分鐘就小跑了出來。

高明豪知道這是要做什麼了,晨練他也陪着胡瑤琳做過一次,可是這次他回來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找胡瑤琳,雙修雙修!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現如今高明豪的心態不再是以前那般死氣沉沉,生怕別人知道自己修煉得快把自己當作怪物。如果你實力夠強大,別人敢說你什麼嗎?當然不敢,所以高明豪這次就想着把氣息一次性修行上去,然後自己好好的吃着東西吆喝着電話吹着牛!

“走吧,還愣着做什麼,我們等會兒還要去上班呢。”胡瑤琳和範紅娘小跑出了一陣子發現高明豪和王石還在原地,胡瑤琳就沒好氣的叫道。

高明豪這纔回過神來,無奈的笑了笑,對王石點點頭然後兩人就跟了上去。

幾人卻沒有注意到,從他們離開之後,在他們的後面五十米處遠遠的吊着一輛奧迪和一輛麪包車。

車上的人當然就是錢順利,此刻的錢順利坐在副駕駛望着高明豪一行人,當然目光只是侷限在胡瑤琳和範紅娘兩人身上,高明豪這個男人他是沒有興趣的。

看了看路上,雖然此刻還早,可是卻有着一些老年人帶着小孩子出來晨練了,所以這也是讓錢順利暫時不動手的原因。

瑤琳晨練的路線每天都是一樣,就是圍繞別墅羣周圍的建築繞一個圈到後面的小花園,然後在外面吃了早餐回去洗漱一遍就去上班。

在看着高明豪等人轉彎了,而此刻路上卻沒有什麼人,錢順利淡淡的拿起手機:“動手吧。”

在奧迪車後的麪包車迅速的超過了奧迪,不一會兒五十多米的距離就沒了。

接着麪包車一個漂亮的漂移攔在了高明豪他們的面前,顯然這開車的人也是一個車道的老手,計算的距離和踩剎車的時間都是十分準確。

高明豪他們還沒搞清楚什麼原因,麪包車們突然拉開,四個粗壯的大漢拿着長長透露出寒光的砍刀來到了幾人面前。

“幾位,我們老闆邀請你們去做客,希望幾位能夠配合一點,否則我們不介意好好的邀請你們上車!”

一個滿下巴全部被鬍子佔據的中年男子揚了揚手中的砍刀淡淡的說道。

高明豪等人在見到來人之後,懵了一陣子,隨後才緩過神來。

胡瑤琳和範紅娘則是怪異的看着眼前人,高明豪呢則是帶着一點垂憐的眼神看着眼前人,王石則是不動如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