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解救人質一般情況下都是必須要選擇一些不會驚動犯罪分子的方式,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無形這種也是給他們增添了一種危險,這樣的危險是不用說的。


“目標情況觀察清楚,門口有兩人,裏面客廳有三人,二樓此時有四人,有一個位置房間,此時不瞭解情況,應該是人質所在位置。”

林凌彙報着情況,讓每一個隊員都清楚這一切,知道是什麼情況。

如此情況之下,所見識到的一切都是簡單的,但是誰也不知道一旦攻入進去的話,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目標二樓。”

立馬所有人開始繩索搭在二樓一切可以掛住的位置,迅速的攀爬上二樓的位置。

此時他們行動的任何動作,必須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爲一旦發現的話,人質首先是遇到危險,而他們這種潛入到犯罪分子老巢的行爲,同樣也是相當危險的。

“砰砰。”

突然這個時候槍聲近了。

下一刻他們就看到,何晨光跟王豔兵都被抓了回來。

他們兩人身上已經是中彈了,傷勢十分的嚴重。

林凌他們纔剛剛爬上二樓,迅速就趴在陽臺和角落躲避起來,擔心被發現。

“說,你們還有什麼人。”

爲首一個傢伙,面容猙獰,直接將槍頂在何晨光的臉上,陰翳道:“如果你要是不說的話,那麼一切可就是危險了,老子只要是一槍就可以打死你,你難道想死嗎?”

“哈哈哈。”

何晨光笑了起來,沒有任何一點畏懼道:“你開槍啊,告訴你,你要是開槍的話,立馬你也會死,你真的以爲你們在這裏就可以爲非作歹嗎?下一次來的可就不是我們兩個人了,而是兩百人,兩千人。”

在處理一下犯罪分子的身後,也是動用軍隊的時候。

畢竟如果要是面對一個龐大的犯罪阻止,人員達到幾百人的情況下,而且他們還是有着武器的話,必然是要動用軍隊的。

當然,一旦要是動用軍隊的話,那麼這些犯罪分子就沒有任何一點希望了。

突然男子面容朝着何晨光一靠近,嘴角勾勒出一抹陰翳的笑容,問道“是嗎?”

緊跟着槍就被扣動了。

“砰!”

鮮血迸濺,在何晨光的胸膛上直接就被打了一槍。

此時在別墅上的林凌等人,滿臉痛苦和憤怒,看着自己的戰友在犯罪分子手中,這樣的事情實在是無法承受。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

林凌也是第一次,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無法承受的痛苦。

怎麼辦?怎麼辦?

他腦袋之中所旋轉的全部都是這個問題,是現在和這些犯罪分子直接開打,還是怎麼樣。

人質現在只要是衝進別墅裏面,那麼就是可以解決一切的。

而且保護人質的人還在不斷的減少,現在竟然只有二樓的兩個人,雖然不知道房間之中究竟有多少人,但是解決人質已經是可以了。

一旦將找到人質,他們就可以第一時間反擊,同時可以統治領導,直接派直升機過來,但是何晨光跟王豔兵就危險了。

現在放在這裏的問題十分簡單,是繼續解救人質,還是救王豔兵跟何晨光。

“打死我。”

何晨光一笑道:“你最好現在趕緊打死我,千萬不要有任何一點猶豫,不然你給我一點機會的話,我會打死你的。”

“你想要死嗎。”

男子陰冷一笑,下面掏出一把手槍,然後將何晨光直接擺在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位置。

此時何晨光跪在地上,嘴裏不斷往出流淌着鮮血,整個人低着腦袋,似乎已經是沒有任何力氣了。

犯罪分子頭目,也就是這次行動被稱作蒼鷹的傢伙。

此人可是相當的厲害,在這裏直接形成自己的力量,而面對夏國力量時候,這羣人直接採用武裝對抗,真是將一些無辜的人民,當然這些人民之中也是有一些幫助這些犯罪分子運送的人,充當做人質。

他們的瘋狂放在這裏,令人顫抖。

“桀桀。”

蒼鷹陰冷的笑着,看着手中的槍,美滋滋道:“我還是第一次殺掉夏國的特種兵,不是說你們是全世界犯罪分子的都害怕的嗎?”

“夏國特種兵可是全世界犯罪分子的禁忌,夏國是所有犯罪分子的禁地,我就不相信這樣的事情,我就進來了。”

其實夏國確實是一些犯罪分子的禁地,主要原因在於夏國的安全性。

槍支的嚴查是必然的,任何有槍支的線索,必然是一查到底,絕對不會給任何一點客氣。

而且絕對不會讓犯罪分子形成混亂的局面,一旦有任何較大的犯罪組織,必然是將所有的力量都投入進去,也是會剿滅這個犯罪分子。

所以,夏國是不給犯罪分子任何一個滋養的機會。

何晨光同樣笑着,然後擡起頭,喜悅道:“你放心,我的隊友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這裏的任何一個人都是會死在他們的槍下,你們這羣可惡的混蛋。”

“砰。”

槍響了。

意亂情迷 何晨光就這麼倒在地上了。

在二樓的林凌他們無比悲痛的看着一切,甚至李二牛捂住了自己的嘴,他擔心自己這個時候喊出聲音。

龍龍整個人早都是已經崩潰了,完全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何晨光就這麼犧牲了嗎?

這是他們所無法接受的事情,爲什麼自己的隊友就這麼犧牲了。

爲了解救人質犧牲了! “林凌。”

李二牛發出無比悲慼的聲音,目睹自己的戰友此時在敵人的手中,血粼粼的被殺掉,這樣的痛苦他無法承受了。

“你要幹什麼?”

林凌一臉怒色,怔怔道:“我們的任務是護送人質,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們都是要確保人質的安全。”

“行動。”

一行人忍受着痛苦,迅速開始潛入到別墅的二層。

在別墅的二層是簡單的,一眼就可以將整個佈局全部都看清楚,也是可以看清楚其中的構造,一切都是十分簡單的。

迅速幾人開始朝着二層的目標房間匯聚。

“嘭。”

林凌一腳將門踹開,迅速身子一蹲下,直接朝着前面翻滾,等到身體移動一頓距離在擡起自己的目光,探查屋子之中的情況。

而此時在屋子之中所看到的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犯罪分子,只有人質被綁着。

“解救人質。”

李二牛和龍龍兩人迅速開始解救人質。

林凌等人則是依舊嚴陣以待,靜靜的看着周圍的一切,任何敵人的出現都將有可能導致這場行動的失敗,這樣的危險他們不敢冒。

“解救人質成功。”

李二牛此時雙眸依舊血紅,顯然對於何晨光被犯罪分子的對待,仍舊是無比的憤怒。

沒錯,此時他的念頭之中是簡單的,那就是要殺掉這些犯罪,然後爲自己的隊友報仇,可現在不行,必須要等到人質安全。

人質,成爲他們最重要的行動宗旨。

“撤退。”

林凌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帶着衆人撤退,他們小心翼翼隱蔽着位置,從別墅之中走了出來。

“有人。”

在這裏建築有木頭的高臺,這樣的高臺使用目地就是爲了可以觀察到更多地方。

而之前這裏還是沒有人的,可現在有人了。

“反擊。”

林凌再也沒有任何猶豫,既然現在被發現了,那麼想要逃跑是沒有用的了,必須要迅速反擊。

“砰。”

他擡起槍就朝着木臺上的人射擊,一槍將人直接就從上面打了下來。

自己的槍法和身體能力,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可現在面對一百多個犯罪分子,心裏也是沒底的。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況,最關鍵的問題是,子彈不長眼睛,密密麻麻的子彈如果朝着他們射擊過來的話,纔是最可怕的事情。

迅速開始反擊。

犯罪分子黑壓壓的就朝着他們衝了過來。

這羣人採用的方式十分簡單,完全是一副不畏懼任何生死的架勢,就是這麼的衝着,手中的槍瘋狂的射擊着,每一下扣動扳機的動作都相當的用力,一點客氣都不帶有的。

在如此瘋狂之下,顯然林凌他們已經開始有點不是對手了。

突然,咻的一聲。

一顆**直接從空中飛了下來。

“砰。”

巨大的爆炸直接在犯罪分子中間爆炸了,這羣人一下子就人仰馬翻,半點客氣都不帶客氣的,在如此感覺之下,纔是真正讓人震驚的。

“上直升機。”

在林凌等人的耳機之中,立馬是聽到聲音。

林凌沒有任何猶豫,回頭對着李二牛吼道:“帶着人質上直升機,我掩護。”

“不行。”

李二牛直接拒絕了,“我留下來掩護。”

想要都走是不可能的,因爲犯罪分子會瘋狂的追擊,那麼在這種追擊之下能夠脫離是十分困難的,也是沒有什麼希望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留下來一部分掩護。

而留下的人是危險的, 想要走都不行的。

“李二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