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話落,九月城主落入城主府中。


全城的人怔了怔,隨之沸騰。

尤其是跟方昊天關係好的古博等人,叫得最為興奮。

「哈哈,唐龍是我兄弟。」

「真沒有想到我們竟然跟第一強者成了兄弟,哈哈,去喝酒,不喝酒都不足以表達內心的興奮了。」

「厲害,一突破到虛空神便升為第一強者,高庸城出來的傢伙都這麼厲害么?」

古博等人去喝酒。

方昊天五人回來后不久,胡貴四人都閉關,因為方昊天都教了他們一些東西。

而後的時間裡,方昊天開始了他在九月城更傳奇的生活。

很多時候,他一個人去執行任務,有時也會招募或是接受古博等人的招募。

如果是他招募人,排隊的人能夠排到幾條街去。

而白勝衣和顧省等每一次看到方昊天招募時排的長龍,他們的心境就很複雜。

大家一起從迦樓界來,然而他們現在還是終極境,還是九月城主的底層人物,平時還是要跟著白啟混吃,人家卻已經站到了九月城的最高層,成為了九月城的第一人。

今天任務殿沒有人排長隊,很明顯方昊天沒有招募。

白勝衣和顧省突然覺得心情好了一點。

他們現在都不敢招惹方昊天,但看到方昊天好總是不舒服,看到一點就不舒服一點。

當白勝衣和顧省帶著平時跟在他們身邊的那些人要一起進入任務殿時,方昊天突然從裡面出來了。

一照面,方昊天神色平眉頭突然皺了一下。

白勝衣和顧省則是臉色複雜,隱約還有點不知所措,這一剎那,他們終於知道彼此真的不是同一個世界了。

沒有面對面時,他們還能當方昊天是同等層次的存在,還能說幾句還能罵幾聲。

現在一旦面對面,方昊天其實什麼也沒有做,但他們卻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就好像方昊天已經變成了一座大山,而他們就是站在大山面前的一隻影螻蟻,忍不住震顫,忍不住畏懼。

「顧省?」方昊天突然看向顧省,眉頭微皺了一下,「你是何人?」

白勝衣等人怔了怔,內心中都一下子認為方昊天現在今非昔比,目空一切了。顧省跟他同一個世界同時經歷考驗同一批來這裡,來了后又因為白勝衣的原因以前大家經常有交織,會不認識?

顧省臉色驟寒,道:「唐龍,我知道現在的你很強大,我等跟你已經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但你故意羞辱我有意思嗎?」

明明是很熟悉的人,卻當著面還問人家是誰,那就只有一個意思:羞辱。

白勝衣等人現在對方昊天自然是畏懼的,所以一個個不敢出聲,但神色都很明顯,都覺得方昊天是在羞辱顧省。

「羞辱?」方昊天淡然一笑,然後他突然出手。

轟隆!

方昊天一掌狠狠拍向顧省的腦袋。

白勝衣等人臉色劇變,一言不合就要人命?城規明令不得自相殘殺,這個傢伙仗著自己的實力是九月城第一人就可以夫視城規,胡做非為,濫殺無辜了嗎?

「唐龍,你太過份了。」白勝衣終於忍不住了,「怎麼說大家都是同一個地方來的人,我們以前就算再多不是……」

砰!

巨響聲震耳。

強大勁氣餘波直接將白勝衣等人震得倒飛。

白勝衣的話被打斷,在倒飛中他的臉色突然變了,變得很震驚。

這一次的震驚不是因為方昊天竟然出手殺顧省,而是因為顧省的實力。

方昊天剛才出后哪怕不是全力,但他身為九月城公認的第一強者,簡單一掌也不是顧省所能承受的。

然而事實卻是出乎意外,顧省竟然擋下了,而他擋下后突然朝虛空飛射,似乎要逃命。

但白勝衣卻是意識到不對了,方昊天剛才問顧省是誰然後出手,似乎並非大家想象中那般是為了羞辱顧省。

「想逃?逃不了的。」方昊天笑著抬手。

虛空之上,無形的力量鎮壓下來,飛起的顧省被砸摔下來。

「可惡。」顧省怒吼,身上突然爆發出驚人的氣息,這分明是虛空神的存在,未落地就瘋狂出手,漫天拳影暴砸下來。

「出來!」

方昊天突然大喝,一拳打出。

轟轟!

方昊天一拳將顧省的拳影打散,身形一閃便一掌拍在顧省的胸口。

啪!

拍擊聲很輕,但顧省卻是發出驚恐的吼聲。

下一刻,所有人都震驚看到顧省的體內突然有一道虛幻的黑影被打了出來。

而顧省整個人則是突然變得獃滯,變得茫然,似乎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正在幹什麼。

「哼!」

方昊天再度冷哼,一揮手就將顧省打飛落到白勝衣的身邊,而他則是飛身到了那黑影的身邊,大手擒拿。

那黑影全力出拳抵擋,但擋不住,最後被方昊天的大手生生抓在了手中。

不管黑影如何努力掙扎都無法掙脫。

「你是怎麼知道的?」黑影突然發出人言,「我並沒有將他真正奪舍,你不可能看得出才對。」

「還以為是條大魚,原來只是一隻小雜魚。」方昊天突然大力一握。

「啊……」

黑影慘叫碎開,化為了數十縷黑煙,但方昊天大手張,所有黑煙仍然在方昊天的手掌中無法散開。

很明顯,方昊天的實力比黑影高出太多了。

數十縷黑煙發出怒吼,但方昊天大手再是一握。

這一次沒有黑煙再溢出,直接被方昊天煉化了。

「原來如此。」方昊天身形一閃就站在了顧省的面前。

顧省雙眼突然眯起大聲而喝:「唐龍,你想幹什麼,想找死嗎?」

白勝衣等人看著顧省,一個個目光都很驚訝,顧省哪來的底氣敢這樣吼九月城的第一強者?當然,他們一個個並不是傻子,能來到這裡的人哪一個是傻子?

他們跟著就明白了,不是顧省有底氣,而是顧省壓根就不知道「唐龍」現在已經是九月城的第一強者。

「現在倒是正常了。」方昊天卻是淡然一笑,並沒有因為顧省的話而動怒,他轉臉看向白勝衣,道:「你剛才還敢出聲倒是讓我對你有點改觀,你本性確實不壞。」

白勝衣嘴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方昊天卻已經轉身,一抬腳便已經在大家的面前消失。

白勝衣到了嘴邊的便打住,隨之搖頭嘆息。

現在的「唐龍」對他們真的已經不屑一顧,他們連讓人家動怒的資格都沒有了。

「怎麼回事?」顧省疑惑看著白勝衣,「你們一個個好像很怕唐龍似的。」

「現在誰不怕?」白勝衣突然伸手一把抓住顧省的手臂接著他向一邊走去,「顧兄,我跟你說點事。」

顧省有點愕然,但還是跟著白勝衣走到一邊。

等一會兩人再回來時,顧省似乎仍然處於震驚當中,臉龐則是變得蒼白。

他終於知道了一切。

論起來,方昊天是救了他一命啊!

只可惜他現在連跟方昊天道一聲謝的資格都沒有了。 本該可以恃寵而驕的秦菲卻遲遲沒有出手,更是將這份恥辱柱深埋在心裡,依舊過著讓人無法理解的低調日子。

比如說放著豪門少奶奶不當,而是親自下海去拍攝宣傳片,不慎被海蜇傷到昏迷……到條件艱苦的深山老林拍攝特寫鏡頭,有些可以用替身來演繹的戲份也總是親力親為……。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失神,東方敏微微頷首,略顯諷刺地說道:「聽你的意思,當初似乎不是很情願嫁給我大侄子,而你卻心安理得地霸佔著他妻子的身份這麼多年?」

其實東方敏完全沒必要針對秦菲,可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她還是懂得。她東方敏處心積慮了這麼多年,甚至跟自己的丈夫貌合神離,還不是為了能在東方集團有一席之地。

她雖然是女兒身,可有著跟男人同樣的雄才偉略。當年的蕭夢兮、蕭伊敏,甚至還有陳淑芬,還不都被她玩弄於股掌之中?

秦菲並不意外東方敏對她的冷嘲熱諷,依舊雲淡風輕地回應著:「很抱歉,我讓您失望了。」

不等東方敏揣摩好秦菲的心思,就聽到秦菲繼續表明態度:「我從來都不屑於道德捆綁,之所以決定好好地愛東方玉卿這個男人,完全是被他的真誠感動了。至於孩子們,我自恃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但我會用餘生來守護他們。」

只見東方敏嗤笑一聲,滿臉的不屑,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開口。

「話題好像有悖於我的初衷,想必你也該猜到我找你出來是因為什麼事情。你覺得自己有什麼資格繼續賴在我大侄子身邊?你們年輕人的價值觀還真是盲目,竟然可以讓一個人忽略掉做人的本分和尊嚴。」

秦菲並沒有因為東方敏的話而感到羞恥和憤怒,反而笑著反駁:「我也覺得自己的價值觀很盲目,否則我也不會讓你故技重施,而坐在這兒聽你嘮叨。早知道我就該穿著休閑服去超市買菜,亦或者安靜地待在病房看會劇本……」

這話一出,東方敏突然變了臉色,有些吃驚於秦菲的巧言善辯,「你比我想象的還要伶牙俐齒,難怪我們東方家的男人們都被你迷惑得失去了該有的睿智。」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她大哥東方溢,以前根本就不滿意這個兒媳婦,甚至還默認蕭伊敏的一些報復行為。

她二哥東方浩,以前是跟自己一個戰壕里的,意圖拆散秦菲跟東方玉卿的婚姻,可是現如今居然臨陣倒戈了。不僅如此,東方浩還苦口婆心地勸她跟秦菲化干戈為玉帛。

她大侄子東方玉卿,對秦菲寵愛有加,恨不能將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雙手捧給秦菲。

還有她小侄子東方豪宇,居然默默地喜歡著秦菲,甚至不惜跟自己的父母反目為仇……。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東方敏接著說:「我來之前秘書跟我彙報過你的情況,他說的還算客觀……據說你前幾日被人劫持了?」

秦菲不懂東方敏的思維為何會跳躍的如此之快,但還是如實回答:「嗯,我確實被綁架了,幸運的是毫髮無損地回來了。」

「你是被楚銀南擄走的,真的就沒想過報警嗎?按理說他當年還逼迫你跳崖……」東方敏的欲言又止無不彰顯著她此刻內心的複雜與茫然。

秦菲遭遇到了那麼多人的算計,竟然沒有想過利用東方玉卿的權勢來替她討回公道?

而她東方敏卻因為一些公司利益跟她相濡以沫的家人耿耿於懷了這麼多年,還真是讓她有些自覺形穢。

「當然想過將那人繩之以法,可我身為東方玉卿的妻子,自然需要顧全大局,也許這就是我的命。」秦菲避重就輕地回答,還不忘觀察著東方敏此刻的神態。

莫名的,她覺得東方敏好像有些心不在焉,說話的語氣也不再像先前那麼咄咄逼人了。

東方敏思索須臾,竟然用一種陳述事實的語氣說道:「沒想到你這丫頭還挺講究,懂得知恩圖報是好事。」

「……」秦菲嘴角微抽,有些想不明白東方敏此刻的心理,索性保持了沉默。

莫非東方敏被東方玉卿的警告震懾住了,想要跟她冰釋前嫌?

還是說這個女人又想跟她玩什麼套路?

就在氣氛陷入短暫的尷尬之前,秦菲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她本能地跟東方敏說了聲抱歉便拿起手機準備要掛斷。

因為秦菲的潛意識認為,不管是誰打來的電話,此刻她都不方便接聽,這是在一個長輩面前最起碼的尊重。

可是,當她看清顯示屏上面顯示的「親愛的老公」字樣時又愣住了。

她記得手機里的備註分明是「阿卿」,這啥時候變得這麼肉麻啦?

哼,某人好腹黑!

東方玉卿若問起自己的行蹤,說實話會讓東方敏覺得她在告狀,但是讓她撒謊的話,東方玉卿那裡又不好忽悠。

秦菲顯然是有些左右為難,不過還是決定接聽電話。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於是她抬起頭打算跟東方敏解釋一下,卻聽到對方說:「是阿卿吧?你去接吧,沒事。」

秦菲沒有走出幾步,就按下了接聽鍵。

不等那邊回應,秦菲就擔憂地問道:「喂,你怎麼這麼快就醒了,是哪裡不舒服嗎?你要保證充足的睡眠才行,要不我不介意找醫生過去幫你打一針。」

「我沒事。」啞著嗓子回應秦菲的話,還後知後覺地遮擋了一下眼睛上方的視線,「我身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你別擔心。」

「怎麼可能不擔心?」秦菲有點心疼,說話時不由得咬了咬嘴唇,不知不覺間就捎帶著些許撒嬌的意味。

想必是東方玉卿聽出了秦菲語氣中的異常,輕笑了一聲,放下擋著眼睛的手臂,輕揉著眼窩說道:「老婆,剛才阿豪給我打電話,說我二姑找你了,是嗎?」

秦菲詫異地問道:「他是怎麼知道的?」

東方玉卿微微勾起唇角,聲音性感的一塌糊塗:「笨蛋,我住院之前就讓他找人盯著的,他當然會知道你的動態。」 顧省的事對方昊天來說真的只是舉手之勞,他獨自一人出聲,朝任務的目的地飛去。

方昊天的實力越強大后他領任務的次數越多了。

他想在離開九月城前多斬殺點域外邪魔,多點為九月城做事。

嗖嗖!

方昊天不斷撕裂空間,不斷前進。

他這一次的目標很大,也很危險,但他仍有信心不成事的能全身而退。

也正是因為他都覺得危險,所以他沒有像之前那樣盡量招募好讓大家跟著他賺貢獻點。賺貢獻點重要,生命更重要,世上真正要錢不要命的是很少的,而方昊天更不願意大家對他的信任而丟了性命。

領這個任務之前,方昊天跟九月城和和薛定圖商量過,九月城主和薛定圖是反對的,對於他們兩人來說都是極度危險的事,方昊天雖然比他們更強大,但還是很危險。

方昊天堅持,他很有信心,他一個人去的話全身而退的機會八成以上。

實際上方昊天是有信心百分百脫身的,只是有些東西他不能說,所以保守說八成。 奉旨不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