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三藏這邊,咱們繼續慧明那邊。


話說慧明抱住了王莫文的大腿不停的哀嚎也是把周圍的人群吸引了過來。

「咦!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王公子會在這裡?」

「對呀!那不是號稱「善童的」王公子嗎?」

「那個抱著他腳的人是誰啊?」

「聽他的話似乎是王公子為了寶物殺了他全家啊!」

「這種事怎麼可能,王公子可不會做這種事。」

周圍越來越多的人群圍了過來,紛紛想要查看發生了什麼,不過一看到事件的主人是王莫文王公子后,他們都紛紛幫他說起了話。

王莫文先前是被慧明的忽然出現搞的措手不及了,現在經過了一會的恍惚后,立刻恢復了過來。

看著慧明,他心裡暗自猜想是不是有人想要用什麼方法對付自己了,難道會是自己的那幾個對頭嘛?

「小兄弟!誰派你來的?」

王莫文恢復了自己的鎮定,凝視著抱住自己腿的慧明。

本來一直叫喊的慧明在人群聚攏后聽到了人群的中的談話,一聽這些人的談話,慧明就知道自己今天這個目標似乎有點問題,不太好對付啊!

「哦!一個胖子給了我一百兩讓我來的。」

慧明眼睛打轉,思索著怎麼脫身,今天自己似乎有些運氣不好。

「胖子?」

王莫文很疑惑,自己的對頭裡似乎沒有胖子之類的吧。

「在那裡,那個胖子在那裡,大家快看,那個胖子讓我來鬧事的!」

慧明忽然指著遠處的一棟樓宇大聲驚呼。

王莫文和人群都是本能的轉過頭去查看,結果發現那裡除了樓宇,什麼人也沒有。

「小……」

王莫文轉頭看來,發現原本抱著自己腿的慧明已經消失不見。

「咦?那個人怎麼不見?」

「對呀!怎麼不見?」

「話說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什麼也沒看明白呀?」

「各位!不好意思,一切都是一個意外,麻煩大家散了吧!」

看到慧明消失,王莫文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不過卻是先開口遣散了人群。

「少爺!那……」

王莫文身後的書童剛要開口就被王莫文抬手制止了。

王莫文搖搖頭道:

「三日後尋劍大會就要開始,沒必要多事。」

王莫文抬頭看向了遠處的擎天峰,心裡暗想今年的尋劍大會似乎比往年熱鬧了。

慧明在轉移了人群注意力后,迅速的逃離了現場。其實慧明之所以會如此快速的逃跑並不是怕人群,而是他發現自己抱住的那人是個高手。

一開始慧明沒有注意,但是後來,在那公子王莫文恢復鎮定的瞬間,慧明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真氣涌動。

不,那或許不應該叫真氣,應該稱為真元,那是凝元境才擁有的真元。而且那王莫文不止有真元,還很厲害,強大的讓慧明有些害怕,至少他可以肯定自己打不過他。

所以按照師傅的教導,碰瓷遇到硬茬,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好吧!慧明覺得今天自己虧了,好不容易把自己揍成這個樣子,誰知道碰瓷還遇到了硬茬,現在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死心的慧明繼續在街上尋找他的目標。

話說三藏這邊,從中年大叔嘴裡得到的消息來看,這個名叫景岳鎮的地方曾經被一個賤人死胖子掃蕩過,所以這裡的防騙意識特別高,基本上在這裡是騙不到錢的。

所以明白了這層意思后,三藏收起了自己心裡的那些小心思。不過既然沒事可做,那三藏當然要玩樂了。

帶著屍王醜男在街上到處閑逛,三藏雖然五十幾歲了,但是被禁錮在無量寺太久,所以整個人出寺以來總跟個年輕人似的,喜歡各種玩樂戲耍。

「咦?逢春閣!」

三藏轉悠了幾個小時后意外的發現了一個驚喜。

看著門前那一個個花枝招展的女人,三藏已經知道這是哪裡了。 「逢春!逢春!老衲這是要遭遇桃花劫啊(?ω?)hiahiahia!」

三藏笑眯著眼看著眼前的逢春閣,似乎在考慮要不要進去呢。

思考了一番后,三藏轉身,看著屍王醜男,把自己身上的莫離劍取了下來,拍了拍劍說道:

「你丫給我乖點,別鬧事,不然我把你給折斷了!」

然後又對著屍王醜男說道:

「來醜男,今天給你放個假,你就背著這把劍在鎮子裡面閑逛吧!不過不可以傷人,當然如果有人打你的話,第一次就別管了,要是還來第二次直接拿劍砍他,砍到對方流血就停手了。」

「好了去吧!」

三藏揮揮手,讓屍王醜男趕緊離開。

屍王醜男疑惑不解的看了看,不過聽到三藏讓它離開,它只好背著莫離劍離開了。

看到屍王醜男離開,三藏嘿嘿一笑道:

「春天!老衲來了!」

轉身跑著衝進了逢春閣。

結果剛進門,三藏直接就撞到了人。

「哎呦!」

對面一聲慘叫,而三藏則是絲毫沒事,一看,三藏發現被自己撞的竟然是個粉面小生。

「阿彌陀佛!施主沒事吧?」

三藏開口詢問,畢竟是自己撞了人,他當然還是要開口詢問一下。

「你這人怎麼不看路啊!沒眼睛啊!」

一個小斯一邊扶起被三藏撞到的粉面小生,一邊有些憤怒斥怒三藏。

「貧僧眼睛很好,勞煩施主牽挂了!」

三藏笑著回了句。

「你這個老和尚怎麼這麼無……」

「夠了!」

那小斯正準備罵三藏,可是卻被粉面小生喝斷了。

「小……公子!這老和尚撞了你還……」

「我說夠了!」

粉面小生此刻已經怒瞪著小斯了。看到自己主子瞪著自己,小斯也不敢在開口了。

離婚男神強索歡 「大師失禮了!」

粉面小生拱了拱手,帶著小斯離開了。

「女的?難怪剛才感覺有點軟。」

看著離去的兩人,三藏小聲的嘟喃。

「喲!這位大師不知道有什麼事嗎?」

一個樣貌美貌風韻的中年婦女一臉嫵媚的笑著走向三藏。

「阿彌陀佛!貧僧此來是來譜救地獄的眾生的!」

三藏雙手合十,一臉的悲天憫人。

聽了三藏的話,那一臉嫵媚笑容的婦女也不在笑了。

「大師是在開玩笑吧?」

中年婦女眼睛微眯,眼中透漏出一縷殺氣。

「貧僧怎會開玩笑,貧僧確實是來譜救眾生的,佛說眾生苦,及是我之苦,眾生痛,及是我之痛,既然世人墜落於這色慾之苦中,那貧僧怎可讓他們獨自墜落於這無邊痛苦,貧僧自當與他們同甘共苦。」

三藏大義稟然的對著嫵媚婦女開口。

「噗通!呵呵!大師真是妙人,都快讓人家誤會了!」

婦女嫵媚的在三藏胸膛撩了一下。

三藏心中暗自狂吼,鎮定,鎮定,這只是個開始,咱要鎮定。

「來人啊!給大師安排兩位姑娘,陪大師聊聊佛理!」

隨著婦女叫喚一聲,一位女子走了過來。

「等等!」

三藏開口了。

「不知道大師有什麼不滿意的,或是有什麼要求嗎?」

嫵媚婦女媚笑著開口詢問三藏。

三藏抬起右手,伸出了五個手指。

嫵媚婦女立刻就明白了三藏的意思。

「去,給大師安排五個姑娘!」

婦女對著走過來的侍女吩咐了一聲,侍女正準備去,三藏卻開口了。

「等等!貧僧說了,我是來拯救眾生的,五個又怎麼能體現貧僧的決心呢?貧僧其實打算拯救五十個!」

好吧!嫵媚婦女這次也不笑了,她被三藏嚇到了,她不是沒見過要姑娘多的,但是要這麼多的還是第一次,要知道以前最多的也就十來個,可現在三藏直接開口就五十個,這也太誇張了。

「大師你就別開玩笑了,五十個怎麼來呢?房間都被擠的沒地方站了。」

嫵媚婦女調笑了一下三藏。

聽了嫵媚婦女的話,三藏思索了一下,確實好像太多了。

「好吧!那就三十個!」

「呵呵!大師你看來也是個新手啊!三十個姑娘,就是排隊都到明天晚上了!我看十個足夠了!」

嫵媚婦女嬉笑不斷,她已經看出三藏是個什麼也不了解的新手了!

被看出是新手,擾是三藏臉皮厚,也是不經出現了羞澀。

「帶大師到房間,給他安排十個姑娘!」

嫵媚婦女看到了又有人來了,也就不再逗趣三藏,吩咐侍女把他帶入房間。

被這女人撩撥,三藏也是有些受不了,看到要離開,他趕緊跟著離開了。

「這位小公子,不知道你要點哪位姑娘?」

看著眼前兩眼烏黑,臉上有些腫脹的年輕男子,嫵媚婦女沒有輕視他,因為她一眼就看出了他不簡單。

「隨便!給我來二十個年輕漂亮的小姐姐~( ̄▽ ̄~)~!」

慧明很傷心,今天自己也不知道倒什麼霉了,每碰瓷一個有錢人都是硬茬,搞的自己一直白忙活,最後無奈,自己只好收功了。

因為衣服被自己撕扯破了,他只好從新買了套新衣服,結果出了布衣店不遠,就發現了逢春閣。

雖然自己聽過這種地方,但是卻從來沒有來過,今天正好沒有師傅在,自己可以來好好看看這裡面是幹嘛的了!

「喲!小公子說笑了,二十個似乎太多了,不如十個怎麼樣?」

嫵媚婦女心裡暗道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剛才來個老和尚要五十個,現在又來個小傢伙要二十個,要是都這麼來,我這逢春閣還開不開了。

慧明也不清楚這裡面究竟是幹什麼的,他只聽說這裡面可以和漂亮小姐姐們玩耍,所以他才好奇走進來,既然人家說十個就夠了,那就十個吧!

「好吧!你說十個就十個吧!」

慧明隨意的點頭同意。

「來人,帶小公子進房間,給他招呼十個年輕漂亮的姑娘!」

嫵媚婦女吩咐一聲,慧明就被侍女帶走了。

「老鴇!給我來三十個姑娘!」

隨著聲音看去,嫵媚婦女看到了一個身形肥胖,臉上賤笑的胖子。

我的爺啊!怎麼今天的客人都這麼奇葩啊!還讓不讓人開店了。

嫵媚婦女心裡無奈,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奇葩也太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