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之後下意識的扭頭看向爾維斯,有一種被捉姦在床的感覺。想解釋,卻正瞧見萊亞轉身,熱淚盈眶的看著自己,那是一種絕地逢生的感覺,痴痴的看著顧萌萌,好像根本不敢確定一樣。


顧萌萌解釋的話卡在喉嚨里,硬生生的梗著,說不出來了。

------題外話------

吶,你們期待已久的顧萌萌表白萊亞,聽到的時候……激動么? 「萌萌,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次?」萊亞的目光閃爍,那雙情的眸子里蘊含了萬千縷的痴情,纏繞著顧萌萌的心。

顧萌萌抿了抿嘴,道:「別鬧了,快回來。大家都在這兒看著呢。」

萊亞垂眸,凄凄苦笑,道:「我該有多渴望,才會出現幻聽啊……你怎麼會說喜歡我呢?你明明……嫌棄我,厭惡我,每天都在想辦法把我甩掉……又怎麼會……說喜歡我?」

轉身,萊亞繼續艱難的身奧力汀走去,顧萌萌都覺得自己彷彿聽見了《夏洛特煩惱》里袁華的BGM:雪花飄飄……北風嘯嘯……

「喜歡,我喜歡你!」顧萌萌一狠心,扯著嗓子喊道:「萊亞,我喜歡你。所以你現在給我滾回來!再往前一步,我就讓爾維斯打斷你的腿!」

萊亞回頭,笑看著顧萌萌,聲音有些哽咽,道:「萌萌,我終於又聽到你說你喜歡我了……」

說完,萊亞化身為雪狐,把自己團成一個球,將顧萌萌的指令貫徹始終,真的「滾」回了顧萌萌的身邊,趴在地上,萊亞又幻化成人,伸手輕輕握住顧萌萌的小腳丫,放在唇邊烙下一吻,道:「萌萌,我終於……回來了。」

顧萌萌心口一悸,想要抽回自己的腳丫。

萊亞卻穩穩的握著她的腳踝不肯鬆開,仰著臉,說:「這一次,是你說喜歡我,讓我滾回來的。所以……不可以再把我推開了,知道么?嗯?」

顧萌萌緊緊的懷著爾維斯的脖子,她特別想跟爾維斯解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可這句話卻說不出口,甩了甩腳腕子,道:「堂堂聖納澤的巫醫,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成什麼樣子?還不趕緊站起來。」

萊亞淺笑,妖嬈起身,那條潔白的大尾巴經過他這樣一輪變身,又白得一塵不染,蓬鬆而且質感紮實,擺盪的頻率不快,每一下卻晃出愉悅的曲線。

站在顧萌萌身邊,道:「你說什麼都好,我聽你的。」

顧萌萌抿著唇,把臉埋進了爾維斯的頸窩不肯抬頭,也不看任何人。

台下的竊竊私語已經到了一種你聽得到明顯的有人交談的聲音,但是卻一句也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的境界。

顧萌萌覺得自己腦子亂鬨哄的,完全無法思考。

爾維斯就抱著她站在神壇上,也不說話。

萊亞負責鑒別雄性們帶回來的東西是不是辣椒,剔除掉一部份魚目混珠的,剩下的再比數量。 逆天小農民 帶回最多辣椒的前五名,成功獲得了加入聖納澤的名額。

不過這些辣椒原本也沒有人認識,根本不知道能做什麼用,所以最後都送給了顧萌萌。由奧力汀裝在一塊非常大的獸皮里打包帶走。

而這一天,原本因為看到奧力汀成功加入了成萌萌家族而躍躍欲試的幾個三級獸,沒有一個敢再提出加入申請了。

萊亞那樣的手段,才勉強換一句「喜歡」,說完之後使者大人連頭都不願意抬了。這種情況下,誰還敢妄想自己會得了使者大人的青眼?更何況……那隻賊狐狸,會允許別人在他之前得寵?呸,打死你我都不信。 處理完正事,回到小石屋以後,爾維斯將顧萌萌放在床邊,顧萌萌卻死死的環住爾維斯的脖子不肯鬆手,即不說話,也不看他,就是把頭埋起來,死死的抱住爾維斯的脖子。

爾維斯嘆了一口氣,道:「我不生氣,你別擔心。」

顧萌萌抬頭,已經哭花了臉,抽噎道:「怎麼可能不生氣?如果是換成是我,我一定氣瘋了……可是我當時就是腦子一熱就說出來了,我……」

看到顧萌萌哭了,爾維斯更是慌了手腳,不敢再將她放下,只好把她抱在懷裡一邊輕輕安慰,一邊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萊亞會和你結侶,這件事情我早在很久之前就有心理準備。以後我不再是你的唯一,失落還是有一些的。但是我不生氣,真的不生氣。多一個有能力保護你的人,總是好的。」

「我不要我不要……」顧萌萌踢騰著雙腿撒潑一樣的哭喊道:「我除了你誰都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爾維斯無奈的拍著顧萌萌的後背,安撫道:「好,不要就不要。不哭不哭。」

顧萌萌在爾維斯的安撫之下,過了許久才把情緒緩過來,這才發現萊亞和奧力汀就坐在門口直直的看著她。

造化神宮 咬著下唇,顧萌萌迴避著萊亞的眼睛,小聲的說道:「萊亞……」

「又要跟我說對不起?」萊亞搖著大尾巴走到顧萌萌的面前,笑得狡黠且曖昧,捏了捏顧萌萌的小臉,道:「為我哭成這樣,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呢。」

萊亞這樣一說,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再次像斷了線一樣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萊亞有些慌亂又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好了好了,別哭了。其實,該道歉的人是我。我不該那樣鬧你的,別生氣了,好不好?」

「唔?」顧萌萌抹著眼淚抬起頭,清澈的眼睛就像是被水洗過的天空,乾淨又透明。

萊亞壞壞的一笑,道:「喏,都是那個拼飯的傢伙惹的麻煩。搞得大家心癢難耐的,都想加入你的家族。你善良又容易心軟,萬一一個抵擋不住,又招幾個麻煩回來,可怎麼辦?所以我就想了這麼個法子鬧一場,給那些痴心妄想的雄性們敲個警鐘。我這樣的優秀的雄性都還沒得到你的青睞,這種時候誰敢來跟我爭寵,我真是會活活撕他的。他們一害怕,就不敢來煩你了。我猜,都盤算著等我和你結侶以後再加入咱們的家族呢。」

顧萌萌腦子有一瞬間斷了路,愣愣的看著萊亞不說話。

萊亞清了清喉嚨,道:「你要是生氣,就罰我吧。但先說好,雖然我鬧你是不對的,但是好歹也是你叫我「滾回來」的,所以打歸打,罰歸罰,不許攆我走。」

顧萌萌緩緩伸出自己的小手,一把擰住了萊亞的耳朵,道:「所以你剛才是故意耍我的?!」

萊亞被擰的直哎呦,卻也不躲不閃,就這麼任她擰著然後拚命求饒喊疼。

奧力汀站在門口,始終是一臉面癱樣,他實在不能理解,他真的有那麼可怕么?為什麼萊亞只是向自己靠近一些,顧萌萌就嚇成那樣……?

------題外話------

萊亞:世上最殘忍的三個字,不是「不愛你」,不是「沒愛過」,而是在「喜歡你」之後,緊接著說出口的「對不起」……

可是怎麼辦呢?

我終究……不捨得你為難。

哄著、騙著、鬧著,換一句你喜歡我,我已經……滿足了…… 萊亞揉著自己的耳朵坐在顧萌萌對面,一臉哀怨道:「喜歡人家的時候叫人家「滾回來」,生起氣來就擰耳朵……嚶嚶嚶,顧萌萌,你好薄情。」

顧萌萌一梗脖子,道:「說喜歡你是權宜之計,要不然,人家清清白白一隻好老虎,不就讓你這隻壞狐狸給拱了?」

萊亞一臉嫌棄的看著顧萌萌,道:「還不是為了配合你的惡趣味。」

顧萌萌叉腰,喊道:「我沒有!」

萊亞妖嬈一笑,一臉寫著「我不信」的樣子,掩著嘴笑道:「好好好,你說沒有就沒有。」

顧萌萌黑臉,仰頭看向爾維斯,道:「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爾維斯的目光有些複雜,看了看萊亞又看了看顧萌萌,道:「你有前科。」

顧萌萌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

老天啊,降下一道閃電劈死她吧!她當初是哪根筋沒搭對啊,竟然跟爾維斯坦白自己懷疑他跟萊亞是一對……

「小萌。」爾維斯看著顧萌萌紅腫的眼睛,道:「我去燒水,給你好好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吧。」

顧萌萌點頭,又搖頭,道:「我不要你離開我,一步也行。」

爾維斯無奈,道:「那你趴到我背上來,我背著你去燒水,好不好?」

「嗯。」顧萌萌像一隻八爪魚一樣從爾維斯的懷裡爬到了他的後背上,環著他的脖子往他寬厚的背上一趴,小聲的咕噥道:「死也不會放開你,所以你別想拋下我……」

爾維斯一愣,笑道:「傻瓜,我怎麼會拋下你呢?」

顧萌萌沒有說話,只是咬著下唇死死的扒在爾維斯的肩膀上不肯鬆手。

爾維斯沒有說話,只是出去打水開始燒火。

萊亞很識趣的把奧力汀帶出了石屋,走到進了石屋外的夜色中,抖了抖尾巴,開始釋放威壓。

奧力汀側目,看著他,問:「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聖武稱尊 萊亞扭頭,看著奧力汀露出了一個意外的笑容,道:「連你都看出來了?」

奧力汀點頭,道:「如果只是想要防止有人向顧萌萌示愛,直接打死會是更簡單有效的方法。你這招……太迂迴也太麻煩了,根本不是你和爾維斯一貫的作風。」

萊亞讚許的點了點頭,道:「不錯嘛,觀察力挺好的。」

奧力汀不解,追問:「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說?」

萊亞,沉默,笑容淡淡的,有些哀傷,許久才緩緩開口,道:「斯奧得是一個讓我窒息的地方,而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氧氣。如果不聽她說一句喜歡我……我可能會撐不下去的。」

對於萊亞遭到驅逐的事情,奧力汀多少也知道一些。雖不詳細卻也能理解個大概,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奧力汀僵硬的把自己的手搭在了萊亞的肩膀上,機械的拍了拍,以示安慰。

萊亞側目,笑道:「要是讓萌萌看到了,又該亂開腦洞了。」

奧力汀不明所以,沒有接萊亞的話,只是看著萊亞問:「可是即然她已經說了喜歡你,你為什麼不趁機和她結侶?」

------題外話------

作者菌:掐指一算,哎呦喂,明天吃肉啊。

哈哈,2月份的第一天就發肉,蘇蘇是一個很有良心的作者有木有?

來來來,驗證群號:492779273

進群后私Q管理員,提供粉絲值截圖,粉絲值800以上的,由管理員拉入VIP群坐等明天吃肉啊。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明天早晨8點,準時給大寶貝們送上早餐~~

熱乎乎的洗澡PALY~ 萊亞低頭,看著自己在月光下模糊的影子,緩緩道:「我曾經逼過她一次,結果失去了她……讓她為難的時候,我有多心疼,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會再讓她做她不喜歡的事情,一件都不會。」

奧力汀看著萊亞,說:「可是你現在看起來也很痛苦。」

萊亞側目,笑道:「比起看著她哭,這點痛根本就不算什麼。」

奧力汀沉默了片刻,道:「嗯,她剛才是哭的挺慘的。到底是有多不待見你,才會因為說了一句喜歡哭成那樣……」

萊亞眉頭一挑,伸出爪子直接照著奧力汀的臉撓了下去。

奧力汀流浪慣了,對危險有本能的反應,一側身,閃了過去。

雄性打架,基本上是不用問為什麼的,因為打架本身就是理由……

另外一邊,爾維斯將燒好了的水倒進石頭挖出來的大浴盆里,然後褪去顧萌萌身上的衣服,將她放進澡盆里。

顧萌萌始終拽著爾維斯一隻胳膊,怎麼都不肯鬆開,爾維斯無奈,趴在澡盆邊沿上看著顧萌萌,問:「告訴我,為什麼哭?」

顧萌萌咬了咬嘴唇,低下頭,不敢看爾維斯的眼睛,猶豫了一會兒,才喏喏地說道:「說了自己負不了責任的話,覺得很丟臉;而且……當眾說出那樣的話,感覺自己辜負了你,好怕你覺得我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一生氣就離開我了……」

這樣說著,顧萌萌的眼淚又開始往下掉。

爾維斯嘆了一口氣,輕輕撫去顧萌萌的眼淚,道:「你對我……做的已經足夠多了。就算你要和萊亞結侶,我也沒有意見。畢竟,比起其他雌性,你只有我和萊亞,還是太少了。」

顧萌萌搖頭,緊緊的抱住爾維斯的胳膊,道:「老公,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衝動亂喊了。你別生氣……」

爾維斯揉著顧萌萌的腦袋,說:「我沒生氣,真的沒生氣。」

顧萌萌:「你騙人,你早晨的時候還黑臉吃醋來著,這會兒突然就說讓我收伴侶,你根本就是在跟我賭氣……」

爾維斯笑道:「如果是其他人,我可能會生氣吧……但如果是萊亞的話,我想我可以。畢竟……你喜歡他啊。」

顧萌萌唇角向下撇著,大眼睛看著爾維斯,蓄滿淚水的眼睛看起來那麼可憐,嚶嚶啜泣樣子讓人心疼:「老公……」

爾維斯站起身,長腿一抬,也邁進了浴缸,將顧萌萌抱在懷裡,下顎抵著她的小腦袋,道:「嗯,我在呢。我一直都在,不會離開你的,別擔心了。」

顧萌萌環住爾維斯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口,把弄著他被水打濕了的黑色長發,在水中,那髮絲如暈染開來的水墨,帶著一種底蘊,一種飄渺,和一種難以掌握。

顧萌萌猶豫了一下,還是揚起頭,主動覆上了爾維斯的唇。

爾維斯錯愕了片刻,很快便沉溺其中,專註而深情的回吻著她。

以往,這種事情都是爾維斯苦苦糾纏,而這一次……是顧萌萌第一次主動。

------題外話------

來,寶貝們~

我們一起仰望天空45度角,自拍一張發朋友圈,然後附文「二月你好」

二月了,說點正經的。

要吃肉不?

驗證群:492779273

進群后聯繫管理員提供粉絲值截圖,粉絲值達到800及以上的寶貝可進VIP群提前吃肉哦~ 爾維斯溫柔仔細的收拾著殘局,用獸皮將顧萌萌包好。然後將火堆里的火再燒得更旺了一些,才轉身出了小石屋。

萊亞已經回來了,只是一直蹲在門口。

爾維斯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搞成這樣?」

萊亞閟笑,道:「沒事,只是試試奧力汀的身手。」

爾維斯嘆氣,屈膝坐在了萊亞的身邊,沒有看他,只是自顧自的說:「心理難受,何必自己撐著?說出來的話……小萌或許……」

「不要把她牽扯進來,她知道的越少,對她來說就越好。」萊亞打斷了爾維斯的話,道:「我想讓她回心轉意喜歡我,而不是……可憐我。」

爾維斯沉默,他的內心很矛盾,他即希望萊亞可以幸福,又渴望能獲得更多獨享顧萌萌的時間。沉默,是他現在唯一能夠予以的應對了。

萊亞卻是笑了,側頭看向爾維斯,道:「雨季來臨以後,萌萌的食物變得愈來愈多樣,身體也比以前好得多了。」

爾維斯木訥的看著萊亞,不明所以。

萊亞曖昧一笑,道:「她現在比以前叫的時間長了,聲音也更大了。這不就說明她……已經逐漸適應了么?」

原本,交配這件事在獸世不是什麼需要避諱的話題,可是顧萌萌總是很羞於提起這件事,連帶著爾維斯也覺得有些害羞。

耳朵上悄悄爬上一抹粉紅,爾維斯將臉別向一旁,道:「你老這樣聽牆根不好,小心以後……不硬。」

萊亞卻是哈哈一笑,道:「我要是終身不舉,高興的還不是你?」

爾維斯臉一紅,好像被掀開了一塊遮羞布,沒搭話,只是耳朵更紅了。

萊亞眯了眯眼,道:「你有沒有發現,你越來越像萌萌了。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如果萌萌實在不肯接受我,我或許真的可以和你湊一對,表演一些她想看又不敢承認的東西。」

爾維斯看著萊亞近在咫尺那一張妖孽又曖昧的臉,呲了呲牙,黑臉道:「滾,我對雄性沒興趣。」

萊亞聳肩,道:「我本來也對雄性沒興趣,可是……我對像萌萌的雄性有興趣呀。」

說著,萊亞還撩了爾維斯的尾巴一把。

爾維斯瞬間炸毛,追著萊亞就打。

萊亞雖然剛跟奧力汀打了一架,但爾維斯的消耗也不比打一架小,再說也都不是拚命的事體,兩個人倒也打了個不相上下。最後累得氣喘吁吁的四仰八叉的倒在了石屋的門口,笑著笑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顧萌萌覺得嗓子幹得厲害,所以起來想喝點水。結果就看到爾維斯和萊亞像在拍《金粉世家》似地睡在一起……嘖嘖嘖,就差一片向日葵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