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老烏龜轉身爬入水中。


陳浩看的哭笑不得。

Mmp,得罪了我,還要我威脅纔給補償,得罪了白露,都不用說,直接給了承諾,你大爺的,果然不愧是龍族的傳統狗腿子嘛!

不過來此的最大目的就是任務物品,現在東西到手,其他的也無關緊要了。

陳浩大手一揮,開始迴轉。

一路翻山,等再次回到車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這來回奔跑,還是翻山越嶺,不說陳浩和幾小,白敬學也是又累又餓,有氣無力的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陳浩駕車,隨手把火龜蛋拋到了後座,開口道:“小黑,這個就給你當玩具了。”

黑貓好奇的伸出爪子扒拉火龜蛋。

白露卻是驚奇道:“大師,這火龜蛋你不打算孵化嗎?它也算是異種靈獸啊。”

陳浩笑道:“你沒聽那老烏龜說嘛,幾十年都沒轍,難道給我我就有辦法了?再說了,我也要修行的,沒這個心思孵蛋,先給小黑玩着吧,啥時候膩味了,咱們破開它,弄個韭菜炒蛋,補補身體。”

白露:“……”

藍蝴蝶連忙道:“大師哥哥,我不吃肉的。”

陳浩笑道:“沒事,到時候另外弄一點搭配蜂蜜,給你搞個蜜汁蛋。”

藍蝴蝶:“這樣好吃嗎?”

陳浩道:“你吃過不就知道了。”

公雞這時也咯咯叫了起來。

藍蝴蝶翻譯:“大師哥哥,小黃說它不吃蛋。”

陳浩沒好氣的瞥視了一眼公雞:“毛病,不吃沒關係,到時候你吃韭菜就行了。”

公雞:“……”

這邊說着,突然黑貓喵嗚一聲擡起了爪子,驚疑不定的看着火龜蛋。

好奇怪,生機都這麼微弱了,剛纔怎麼感覺像是跳動一下?還在掙扎嗎?

再仔細看看,黑貓發現是車動帶起了火龜蛋動,頓時又把貓爪放在火龜蛋上,扒拉着玩。 神醫嫡女 心中也在琢磨着,火龜蛋吃起來是啥滋味。

火龜蛋:“……”

平穩的公路,一路暢行,二十分鐘後,陳浩就回到了白家別墅。

一進去,聽到車聲的江丹丹就出來招呼。

白敬學下車,目光發綠的問道:“媽,有飯嗎?我快餓死了,第一次這麼餓。”

江丹丹急忙道:“有飯,在廚……”

不等她說完,白敬學就跑走。

江丹丹無語的看向陳浩道:“小浩,你們這是去幹啥了,大半天就餓成這樣?”

陳浩笑道:“也沒幹什麼,就是進了一趟山,敬學估計是缺乏鍛鍊,身體素質不夠,所以餓得快。”

“進山?”

“嗯,去了一趟鷹嘴山,然後看了看鬼愁澗,順便幫白敬農把他太爺爺那件遺落在鬼愁澗中的鐵槍撈了起來。”

江丹丹:“……” 傍晚時分,白安志和白敬農歸來,兩人爲婚事奔跑了一天,也是累得不行。

不過回來後聽說陳浩把祖上遺落在鬼愁澗的鐵槍撈起來,也是目瞪口呆。

詢問之後才得知,陳浩是和鬼愁澗的妖物交易而來。

白敬農很感動,好兄弟只是聽了一句,然後今天就去把二爺的遺憾彌補了,這份情義,讓他銘記於心。

當晚,白安志一家弄了一桌豐盛的晚宴,招待陳浩,爲他補上遲來的歡迎宴,主客盡歡。

翌日,白安志父子繼續爲婚事操勞,白敬學也過了雙休回去學校了。

陳浩修煉之餘,也把黃仙奶交易的道經拿出看了看。

這道經並非外面能買到的,而是一些前人修行筆記,天地感悟,玄奧理論,天材地寶詳解等等。

其中有一部分和白鶴觀的重疊了,不過陳浩並沒有嫌棄,而是鄭重的收起。

修行往後,自己越來越厲害,總要建山門,開道脈,這些東西對於後輩弟子絕對有幫助。

一天忙碌下來,等到了晚上,安頓好了熊老師和一羣小鬼,陳浩就駕車外出。

幾小也沒有隨行。

黑貓繼續欣賞它的漫畫,同時掌下多了個小玩具。公雞依舊看抗日神劇,看到手槍就雞眼明亮,藍蝴蝶沉迷蜂蜜不可自拔。

唯獨白露選擇了閉關。

它需要重新淬鍊身體,提升修爲,否則無法煉化蛟丹,對它影響太大了。

陳浩單獨駕車,來到了安慶市,開始轉悠,觀察安慶的陰氣匯聚之處。

緩緩行駛,不多時,陳浩目光一凝,看到了兩個人。

這是一個女人,帶着一個孩子。

女人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樣子,穿着很樸素。孩子是女孩,五六歲的模樣,扎着雙尾辮,被女人牽着,就這麼走在路上。

兩人,沒有影子。

陳浩駕車尾隨一會兒,終於加速,追了上去,然後打開車窗,對着女人道:“姐,這麼晚了一個人帶着孩子在外,是不是有什麼事?”

女人面無表情,沒有搭理他,反倒是小女孩扭頭看向陳浩,一對本該明亮的大眼睛,死氣沉沉,陰冷幽寂。

陳浩眉頭一揚,繼續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卻是突然轉頭,繼續和女人往前走,沒有搭理陳浩的意思。

陳浩暗暗無語。

什麼情況這是?我能看到你們啊,能有點反應嗎?你們是鬼啊!

不過看女人和孩子就是走,陳浩也不說話了,就這麼跟着。

七轉八轉,將近半個小時後,女人和孩子來到了一個別墅小區,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陳浩停車看向小區大門。

這別墅小區看守的很嚴,有保安站崗,不斷觀察四周,顯然要是沒有正當理由,陳浩怕是進不去。

注視着女人進了小區後,陳浩看向裏面。

小區臨水,內中都是花園別墅,在陰陽眼下,陳浩甚至能夠看到一種堂皇氣息籠罩別墅。顯然這裏面居住的非富即貴。

這女人和孩子一看就知道就是普通人,怎麼會來這裏?

陳浩默默觀察,正看着呢,突然陳浩眉頭一挑,目光凝聚了一些。

他看到了小區一棟別墅內,突然一股靈光爆發。這是護宅靈物的氣息!

難道……

陳浩若有所思。

之後陳浩繼續看。

那靈光不時爆發,連續幾次後,終於消停,沒有出現了。

但是這時候陳浩也感知到,那進入小區的兩個陰靈,消失了一個。

這倆鬼是來找死的嗎?遇到護宅靈物,居然不退走?膽子真不小啊!

陳浩搖搖頭,打算調轉車頭離開。

好不容易遇到倆鬼,結果腦子有問題,主動作死,也罷,和你們沒緣。

剛啓動車,陳浩突然驚疑一聲,繼續看向小區。

只見那別墅中的護宅靈物突然靈光大作。

而另外一個陰靈的氣息也變得暴虐強大,和護宅靈物隱隱對抗,不落下風。

我擦,這什麼情況?沒了一個,另外一個居然變強了!

繼續觀察,隨後的情況讓陳浩驚訝了。

那護宅靈物的靈力正在快速減弱,而陰靈氣息越來越強,已經從普通的陰靈轉化成爲厲鬼,而且還是直接晉級成爲一個強大的厲鬼!

隨後,別墅之內,燈光明明暗暗,終於隨着護宅靈物靈力的散去,別墅內的燈光突然熄滅。

尋爹啓示:萌寶買一送一 緊接着,一聲慘叫在別墅內響起,陳浩在小區外都聽得到。

這慘叫聲出現,小區保安快速趕了過去。

陳浩目瞪口呆。

這真是反轉啊,還以爲倆陰魂逃不掉魂飛魄散的下場,倒沒想到一下子逆轉了。

不過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才讓兩個陰魂甘願魂飛魄散,轉化厲鬼,也要去報仇?

正想着呢,別墅內又有驚恐的尖叫響起,然後就是慘叫。

陳浩眉頭跳動,壓下了心中的衝動。

鬼害人雖然不該,但是也要看情況。

如果是先被害,再來報復,那就是活該,害人者人恆害之,這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別墅的情況,這會兒吸引了更多的人出來,有些人也跑向別墅,查看情況。

但是陳浩卻發現,那轉化的厲鬼從別墅走出,向小區門口走來。

很快,陳浩就看到了厲鬼。

轉化厲鬼的,居然是那個小女鬼。

此刻的它形象大變,雙尾辮散開,化作青絲飛舞,臉色發青,雙眼烏黑,小手也變成了尖銳可怕,各抓着一團靈魂。

狂探 陳浩默默打量,終於發現了小女鬼的異常。

這小女鬼身上,居然有重魂,其中不僅有剛纔的女鬼,還有一男一女兩個老面孔,就好像幾個魂魄融合在小女鬼身上一樣,這才讓小女鬼從普通陰魂轉化成了厲鬼。

這裏面絕對有問題!

陳浩眼神閃爍,默默跟在小女鬼身後。

一路前行,還沒有走多遠,突然一輛車飛快開過來,擋在了前面,然後一箇中年男子下來,手持桃木劍,目光凌厲,大義凌然的看着小女鬼呵斥道:“何方妖孽,居然敢殘害生……咦!”

中年男子話還沒說完,突然瞪大眼睛看着小女鬼,眼中露出了驚駭的神色,旋即他露出了一個乾笑:“那,那什麼,我什麼也沒看見,你繼續。”

話落,他轉身就想上車。

但是小女鬼烏黑的眼睛卻是鎖定了中年男子,咧嘴尖叫一聲,雙手一緊,抓住的魂魄瞬間崩潰,然後它衝向中年男子。 面對小女鬼的追來,中年男子嚇了一跳,急忙掏出一張符紙,念動咒語,對着小女鬼一揮,符紙化作一道黃光擊中小女鬼,把小女鬼擊飛。

隨後中年男子卻是毫不停留,關上車門,飛快遠去。

小女鬼穩住身體,看着中年男子跑了,氣怒大叫,隨後它突然看向陳浩的車,烏黑眼睛,凌厲可怕。

陳浩:“……”

咋地,想遷怒我?呵呵。

陳浩不動聲色的看着小女鬼。

小女鬼身影一閃,在陳浩車中的副駕駛座顯化身影,看着陳浩道:“追他。”

陳浩淡然道:“不追。”

小女鬼大怒,擡起幼小卻尖銳的手,惡狠狠的道:“追他。”

陳浩撇嘴,淡然道:“你要害人,我看到了不管也就罷了,還幫你害人,這可不行。”

小女鬼怒道:“是他先害我們的,他害死了我的外公外婆。”

陳浩一愣,認真的看着小女鬼道:“你確定?”

小女鬼惡狠狠的道:“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認識,快追他,我要報仇。”

“叮咚:厲魂明珠,七天怨靈,完成死願,獎勵三個月道行。”

喲,激發任務了!這事兒是真的啊。

而且獎勵的還不少,三個月道行呢!

陳浩當即啓動,道:“放心吧,跑不掉的。”

說完陳浩踩油門,SUV呼嘯而出,追向中年男子離開的方向。

陰陽眼鎖定中年男子那微弱的法力氣息,陳浩一邊駕車,一邊開口道:“小傢伙,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剛纔你可是害死了兩個人呢。”

小女鬼一直關注前方,聞言道:“不關你的事。”

陳浩嘴角一抽。

唉我去,我這都幫忙了,問個事兒,還這麼大脾氣?你是厲鬼了不起啊?對哥來說,也就是一巴掌的事兒好不好。

陳浩繼續道:“還是說說吧,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你呢。”

小女鬼扭頭看向陳浩:“不用你幫忙,我自己可以報仇,好好開你的車。”

陳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