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時遲那時快!沈中玉直接將金鉢向妖丹壓了過去,雖然沈中玉不能激發出金鉢的佛力,但並不代表他不能操作金鉢。


只見金鉢突然間傳出一股吸力,將妖丹給吸了進去。

“奶奶的,總算將這傢伙給滅了。”無法拍了拍胸口,說道。“對了,沈兄弟,你剛纔怎麼突然就變得如此強悍?就連我都感覺不是你的對手。”

“沒什麼,那只是一種祕法而已。”沈中玉說道。

可是洪鈞卻不是這麼想的,先前沈中玉突然爆發出來的戰力,讓洪鈞都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他敢肯定,就算十個自己,也根本不可能是沈中玉的對手,難道傳言是真的,君山六怪全滅了?洪鈞突然想起那天不到一個時辰,沈中玉就擺脫了其中三怪的追殺,後來三怪一直沒有出現,本來洪鈞還以爲三怪被沈中玉引到別處去了,現在想想,那三人應該是被沈中玉給殺死了吧。

沈中玉撤掉了大陣,花了足足一刻鐘纔將兩百十十塊陣基石收回來,只是那九柄靈器已經被屍氣腐蝕,根本不可能再用了,因此沈中玉直接將其毀掉了,讓無法都覺得一陣心疼。

收回陣基石之後,沈中玉取出一個玉瓶,將妖丹給封印住了,然後放進了戒指之中,又取出一些丹藥讓衆人服下。

“這裏是兩百兩黃金,如今你們的村子已經被毀了,就用來重建家園吧。”沈中玉從戒指裏邊取出一些黃金,交給了張老頭。

“這怎麼行了,大仙你們救了我們整個村子,我們不能再要你的錢。”張姓老頭拒絕道。

“你就收下吧,錢對我們來說並不算什麼,如今你們卻是很需要。”沈中玉說完,將黃金塞到衆人手中。

突然,天空之中出現了異像,三道金色的光柱瞬間將沈中玉三人給罩在了其中,不過罩住沈中玉的光柱比二人的要大上許多,洪鈞的最小。

“奶奶的,我早就聽說過天降功德這種說法,沒想到今天居然讓我給遇上了,沈兄弟,和尚我決定了,以後我跟你混啦。”無法大聲叫道。

本來二人還準備反抗,當聽到無法的話之後,二人心中也是大喜,特別是洪鈞,天降功德這一說他在典籍裏也有看到過,可是從來就沒聽說有人獲得過這樣的機緣,沒想到如今自己居然也遇到了。

傳說非有大功,天道是不會降下功德金光的,但主接愛過功德金光洗禮之人,修爲在遇到瓶頸的時候突破起來會很容易,更不用擔心什麼走火入魔。

這一刻,三人的靈魂力量都在迅速增長着,洪鈞足足增長了三級。而無法卻是增長了六級。沈中玉更變態,靈魂力量居然增長了一階,達到了地階二級。

其實天降功德還有一個好處,會被天道庇佑。

這一刻,許多正在閉關的老怪物突然心生感應。他們心中都明白,天命之人出現了,古老的寓言就要成爲了現實!如今千年戰期已經到了,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分身去阻止武之一道傳承者的成長,如今天道庇佑了他們,若是有人滅殺了他們,會被天道斬斷道基,從此化爲凡人。

收藏+鮮花+票+點評=小夢寫作的動力 如今小村子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至於重建的事,沈中玉三人雖然有心,但也得靠村民們自己來重建,他們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給村民兩百兩黃金。

平日裏一兩黃金想當於一家村民數據年人收入了,如今雖然村莊被毀,但是這些錢也足夠他們重建了。

第二日天一亮,三人便啓程向着兗州方向行去。沈中玉與無法二人此行自然是爲了尋找那角殘圖,至於洪鈞,他本來就是來世俗界歷練的,他已經修行了六十多年,自然也算是成了精的老傢伙了,跟在沈中玉的身邊會有什麼樣的好處他也明白,就像昨天夜裏,自己只不過簡單的幫了一下忙,就獲得了天降功德,他也能看出沈中玉是天道庇佑之人,這足以證明武道會強勢復出,用和尚的話來說,只要自己與他們結下因果,就算武道復出了,也不會給雪山派來帶滅門之災,相反還會得到一些善果。

無法已經給無天三人傳信,相約到兗州會合。

華夏不比北域小國,修練者者不願意來世俗界,在華夏,很多修者多隱藏在一些大權之人背後。華夏一共有九州七十二郡,每一個州都有封王,當然,這些王都是華夏國主的兄弟。

由於之前天降功德的原因,放多實力不弱的修者出現在了北域,沈中玉三人自然也遇到了不少。不過三人都很低調,沒有去與那些修者發生衝突,至於那些修者出世的原因,多半是衝沈中玉三人而來的。

畢竟受天道庇佑之人,可以鎮住氣動,如若得到沈中玉三人坐鎮門派之內,只要三人不滅,門派的氣運就會更加的長遠,氣運這東西,並非三言兩語就能夠道得清楚的。

三人一路向南,就在第三日的時候,終於遇到了麻煩。

一位離火宗的修者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三位,離火宗掌門有請三位去我離火宗作客。”離爍說道。

離火宗的掌門在寓言術之上有很高的造詣,雖然他還不能看到三人的未來,可是掌握三人的行蹤並非難事,因此拍出門中的荒階弟子前來‘邀請’三人前去離火宗。

“這位前輩,我們好像並不認識離火宗的掌門吧!”沈中玉說道。

“別不識擡舉,我離火掌門請你們前去是看得起你們,哼,你們在北域所作的事情以爲我們不知道,別敬酒不吃吃罰酒。”離爍說道。

離爍本是離心的師弟,因爲不喜歡修練,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煉器上面,因此此時還是荒階的修爲。外界早有傳言,武道弟子復出,在紅花集大開殺戒,就連離火守的外門弟子也殺了,而那個外門弟子正是離心的大弟子的表弟,此次他出來的時候受關浩男相托,如果遇上幾人,一定要給自己的表弟報仇。

“奶奶的,離火宗的是吧,敬重你叫你一聲前輩,你以爲你是什麼東西,想請我們吃罰酒,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無法吼道。這離爍也太高傲了,無法實在是看 不過去了,荒階又怎麼樣,自己還是可以與其一戰,況且對方只有一人,自己這邊還有兩人,加上先前沈中玉曾經在二人面前露了一手,因此無法並不認爲沈中玉的戰鬥力比自己弱。

“哼,老夫就讓你看看我有沒有那個本事。”離爍說道,祭出自己的法器,向無法攻了過去。

離火宗的弟子修練的都是火系的功法,因此脾氣都很暴躁,而離爍在離火宗內,因爲煉器的手法很好,因此地位也不低,那些弟子們見到他,哪一個敢不尊重他。如今來到了世俗界,居然被一個天階的武者指着鼻子大罵,他又豈能忍受。

“我怕你不成!”只見無法渾身金光涌動,衝了過去與離爍戰成了一團。

“沈兄弟,我們要不要幫他?”洪鈞問道。

“放心,他能夠對付的,一名荒階修者而已,如果邊這個無法都不能對付,他就不是武者了。”沈中玉說道。

洪鈞沒有再說什麼,轉眼看着戰鬥中的二人。

“你奶奶的,荒階很了不起啊,想請佛爺喝罰酒,今天就讓佛爺教你怎麼喝罰酒。”無法邊打邊吼道。

佛修,在武者橫行的年代都是很神祕的,戰鬥技法多得數不勝數。如今無法與離爍交上手之後,直接欺身上前與他近戰,離爍空有一身強大的修爲,對於近戰,他根本不在行,困此一時間也只是被壓着打。邊還手之力也沒有。

無相劫指!

般若掌!

金剛拳!

……

各種強大的招式層出不窮,以離爍的肉身強度,又豈能與無法相比。

砰!離爍直接被無法一拳給轟近了地下,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大坑。

儘管如此,無支也根本不會給離爍反擊的機會,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從天而降!

大悲掌!

只見一個碩大的金色手印向着離爍印了過去。

“玩大了,這荒階的高手,恐怕會被和尚這一掌給拍成肉泥!”沈中玉喃喃的說道。

“好強悍!”洪鈞雙眼發光,這一掌散發出來的拳勁,就邊身在四五丈之外的洪鈞,都能夠感覺到,可見其威力有多大。

砰!

人形大坑周圍出現了一個四五米大的巨形掌印,一層土浪高四周擴散開去。

只見一道火紅色的流光瞬間便直衝天際,想要逃離。

“奶奶的,你跑得了嗎?擒龍手!”一道金色的光爪直接向那道流光抓了過去。瞬間將其捉在了手中。

“和尚,別浪費,這可是最純淨的能量,留下來給我,我有用!”沈中玉連忙喝道。他早就明白那道火紅色的流光就是離爍的元嬰。

可憐離爍空有一身荒階修爲,根本不會近身攻擊,直接被無法給打爆了肉身,連元嬰都沒有逃脫。眼見無法就要用擒龍手直接捏爆離爍的元嬰,沈中玉連忙喝止道。

“你要這東西作什麼?直接殺了得了!”將元嬰抓在了手中,無法飛身來到二人身邊。衝沈中玉問道。

“我修練的功法很詭異,突破的時候需要龐大的能量來支持,而元嬰,可是修者一身精華所在,比天地元力要好上許多,因此可能對我突破修爲有幫助。”沈中玉從無法手中接過離爍的元嬰,直接將神識侵入元嬰的腦海,抹掉了他的意識。然後取出一個玉瓶,將其封在了裏邊。

道修講究以心境駕馭修爲,因此除了藥師之外,根本不會去修練靈魂力量,這也是爲什麼沈中玉可以憑藉玄地階的靈魂力量就能抹去離爍的元嬰意識的原因。

“死和尚,你太強在,教教我吧!”洪鈞湊了過來,衝無法說道。確實他已經被無法的強大給折服了,越階挑戰的事情他不是沒有聽說過,但像無法這樣,以天階的修爲直接將荒階的修者打得沒有還手之力的,他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因此他在想,要是自己有一睚也有這麼強得多好。

“你已經錯過了練武的最佳年紀,不是佛爺我不肯教你,確實是無能爲力啊,阿彌陀佛!”無法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別聽他忽悠,如今你居然與我們走上了同一條路,既然你想學,我可以上他教你,不過你得以你的心魔起誓,學了我武道之法,就得以復出武道爲第一目標,若有叛逆之心,終身受心魔困擾。”沈中玉說道。

之所以沈中玉會作出這個承諾,是因爲他能夠看出十年之內,洪鈞都會一直在他們身邊。自從發現自己有寓言的能力以來,沈中玉一直在想辦法提升自己在寓言術方面的實力,可是餘空寺當年收集了如此之多的修練功法,唯獨就沒有關於寓言師的修練功法,不過他發現,隨着自己靈魂力量的增長,他能夠看到一個人的未來,雖然不是很長遠。

“好,我以心魔起誓,從此入武道,助我武道崛起,若違此誓,我終身心魔困擾,不得善終!”洪鈞說道。

修練的目的是爲了什麼?不就是獲得強大的實力和漫長的生命嗎,既然目的都是一樣,又何必在意方法呢。洪鈞想道。

“那好,從今天起,你就是佛爺我的弟子了,佛爺會選個黃道吉日給你剃度”無法雙手合十說道!

“你得了吧,就你自己都沒剃度了,天生一個禿子,還裝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你糗不糗?”沈中玉說道。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沈中玉也知道了無法是一個天生的禿子,用無法的話來說,他這是與佛有緣,因此才獲得了佛道傳承。

“不剃也行, 不過咱得說好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徒弟,而沈兄弟呢,既然是我兄弟,你就得叫一聲師叔,別再沒大沒小的跟我叫沈兄弟,那樣就亂了輩份了。”和尚嘿嘿一笑,說道:“叫句師父聽聽!”

“不要吧!”洪鈞望着無法,說道。 “前邊就是黑風山了,黑風山連綿數百里,山上有許多實力強大的靈獸和魔獸,希望我們此行不會驚擾到這些傢伙吧,否則就憑你我三人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應付得了。”洪鈞說道。

雪山派本來離黑風山就不是很遠,因此這一帶的地形環境他也算了解。因此提醒二人說道。

“這裏不是世俗界嗎?怎麼會出現強大的妖獸與魔獸?”沈中玉不解的說道。世俗界的天地元氣並非很濃郁,據沈中玉所知,世俗界能夠出現地階的妖獸與魔獸都很困難了,就算實力再強,最多也不過天階,從洪鈞的話中可心聽出,這裏的妖獸與魔獸實力並非止是天階這麼簡單。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我只知道我師父當年說過,這裏邊有強大的妖獸,他親眼看到過一隻實力達到了洪階的妖獸!”洪鈞說道。

“照你這第說,這裏邊可有三階以上的魔獸?”沈中玉問道,如果此地真有三階以上的魔獸的話,他倒也不介意在此停留一些日子,如今自己的靈魂力量已經達到了地階,又有兩名修者的元嬰加上一顆妖丹,如果能在此地找到一隻三階的變異魔獸,取出晶核武,自己就可心嘗試着突破第三變了。畢竟現在自己等人將動靜鬧得太大了,保不準會有一些實力強大的修者來追殺他們。因此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小子你打算做什麼?”無法聽出沈中玉的話中好像有要在此地停留的意思,不解的問道。

“是這樣的,你應該猜出我修練的是什麼功法,所以我想在此地尋找看有沒有三階的變異魔獸,如果有的話,我就取其魔晶,然後準備進階。”沈中玉說道。

“小子,我可警告你,此地並非什麼善地,搞不好你沒取到魔晶,我們就被這裏的魔獸給吞了。你可要想清楚哦!”無法再次說道。

“你放心,我身上有宙階武者的內天地,只要實力沒達到宙階的魔獸,就算能夠發現我們,也不見得能把我們怎麼樣。”沈中玉說道。的確如他所說,如今伽藍界就是自己的保命手段,除非是實力達到了修者巔峯的存在,否則根本沒有人能夠把他怎麼樣,大不了他直接躲進伽藍界,足夠他在裏邊生活個一兩年。

“可是沈兄弟,這裏真不是怎善地。”洪鈞說道。此次出來之時,師傅交待過了很多次,非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切勿進入黑風山。

“要叫師叔,我給你說過很多次了你知道不?”無法衝洪鈞說道。

“你此行來到世俗辦爲的是什麼,歷練呀,因此這裏不正是一個歷練的好地方嗎?只有真正經過了生死的考驗,你才能夠走上強者的路。”沈中玉說道,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黑風山。

“奶奶的,我們是天道庇佑之人,怕個鳥!”無法也大踏步的跟着沈中玉,向黑風山走去。

“哎!希望不會出什麼事情吧。”洪鈞猶豫了一下,跟上了二人。

“嗷”剛進山不久,三人的行蹤就被一隻二階的魔獸給盯上了。

“我靠,兔子也成精了。”無法見狀,說道。

一隻比牛還大出一些的紅色兔子出現在三人面前,攔住了三人的去路。

“這不是妖獸,它是魔獸,名叫吞日獸,天賦技能就是吞嗜,若是修練到宇級,傳說可心吞天嗜地。不過眼前這隻好像纔剛剛達到黃階而已,是個小傢伙。”洪鈞說道。

“名門大派出來的弟子就是不一樣,見多識廣,比爲師強多了。”無法說道:“乖徒弟,這個小傢伙就交給你去處理了,別讓師傅失望。”

“哼!”洪鈞很是不滿,自己堂堂地階修者,居然讓自己去對付一隻實力只是黃階的魔獸,讓他覺得有一種大材小用的感覺。奈何無法總是以師父的身份來壓自己,他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有乖乖的祭出飛劍,向吞日獸攻了過去。

吞日獸已經有了自己的靈智,因此他能感應到自己招惹了不該惹的主了,一股死亡的氣息瞬間籠罩了自己,它轉身便要跑。

洪鈞堂堂地階修者,如果讓一隻黃階的魔獸從自己手中逃脫,那豈不讓人笑掉大牙。

“喝!”洪鈞大喝一身,直接一劍斬斷了吞日獸的腦袋。,然後上前取出了它的魔晶。

“哎,只是一隻黃階的吞日獸,身上的材料用來煉器,只會出現低品階的法器,要是這傢伙實力再強大一些多好啊!”沈中玉嘆道。

三人已經前行了數裏遠,一路上都是由洪鈞出手,斬殺了一些低階的魔獸,不過他們卻邊一隻妖獸的影子也同有發現。實力達到地階的魔獸倒是出現了兩隻,讓洪鈞費了好大的勁,纔將這兩隻實力達到了地階的魔獸伏誅。沈中玉上前去收起了這兩隻魔獸的皮和骨,這可是能夠煉製出靈器的材料啊,用來提升自己煉製法器的熟練度,實在是再好不過。因此沈中玉也不想浪費掉,反正伽藍界足夠大。不愁沒地方放置。

“我說小徒弟啊,你就這實力,以後怎麼能成爲強者啊,兩隻地階的魔獸,就花了一個辰時才解決。就算是沈兄弟出手,也會比你快。”無法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道。

洪鈞根本就無話可說,沈中玉的實力雖然沒有自己高,但沈中玉的戰鬥力,洪鈞自認自己還是沒他高,因此被無法以長輩的口吻教訓,他還真沒法反駁。

吼!三人又前行了數百米,突然傳來一聲獸吼之聲。

“總算來了個大傢伙了,小徒弟你看好了,師父是怎麼滅殺這大傢伙的。”無法突然眼睛一亮,衝洪鈞說道。然後向着獸吼聲傳來的地方掠去,留下一路的殘影。

“這下他糗大了,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跑回來。”沈中玉並沒有跟上去,衝一邊的洪鈞說道。

“怎麼回事?”洪鈞不解的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