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話的同時,羅征的手同時使勁,捏住那胖子滿是肥肉的後頸。


那胖子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就在羅征使勁的同時,將脖子猛然一甩,憑藉著他脖頸上滑不留手的肥肉,竟然從羅征的手中擺脫。

同時胖子一個轉身,同時利用反手,再次將羅征反扣在手中,隨即揚起胳膊,就將羅征掄了起來!

羅征被那胖子一隻手掄在空中,不斷地旋轉,隨著速度越來越快后,胖子就猛然一甩,重重的將羅征砸在了校場監獄中邊緣的一扇牆壁上。

「咕隆隆……」

那牆壁被羅征撞得垮塌,亂石頓時將羅征給埋住。

胖子往地上啐了一口,「跟老子比拼肉身的力量,還是太嫩了點。」

那一堆亂石一陣晃動,隨後羅征又從亂石中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同時大聲說道:「一開始我不想惹麻煩,決定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兩天,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既然這裡也挺無聊的,打打架活動一下,也是不錯的選擇!」

說完,羅征踢開身邊的碎石,朝著那胖子走過來。

這胖子眼中,終於流露出慎重的表情。

胖子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有多大,這小子被自己這麼重重的摔打之下,竟然還能夠若無其事的站起來,這說明眼前這傢伙,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不過這可不代表胖子就會怕了羅征,對自己的肉身力量,胖子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校場中的弟子們,此刻也是明白,胖子今天碰到硬茬子了。 這其中大部分人都被胖子揍過,但真要說服氣,那也是不可能,畢竟大部分人都擅長利用真元戰鬥。若不是因為被禁錮真元,他們其中相當一部分人都不必胖子差。

剛剛被收押進來的這小子,似乎同樣天賦異稟,被胖子那般砸過去,竟然沒有受傷,無論從哪點看來,這小子都不在胖子之下。

「哼,被我摔了一下,最聰明的做法就是躺在地上裝死!既然你還要爬起來,那就讓你嘗嘗更厲害的苦頭!」胖子說完,又加快步履朝著羅征衝過來。

擁有龍鱗以及靈器之體的羅征,最不怕的恐怕就是肉搏。

看到那胖子如同一頭蠻獸,撞擊向自己。

羅征竟以同樣的步履,同樣的姿勢,朝著那胖子撞過去。

同身體對抗,這般猛烈撞擊,體型較大的那一邊,永遠都有優勢。

可是羅征在撞擊前一瞬間,將體內的一百多沒龍鱗的力量盡數抽出來,集中在自己的肩膀之上!

兩者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這般撞擊之下,那小子恐怕會被胖子撞的骨骼粉碎!」

「這小子仗著自己身體強悍,竟然選擇跟胖子對撞,簡直找死!」

青雲宗的弟子們,紛紛議論道。

「嘭!」 豪門之童養媳 兩人以肉身硬碰硬,產生一道悶響。

那胖子就感覺自己彷彿撞在了一座高山之上!

從羅征身上涌過來的力量,便如同大海的潮水一般,滔滔不絕,無窮無盡。

這一次硬碰硬的情況,卻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羅征那看起來小小的身軀,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而那胖子巨大的身軀,此刻卻倒飛出去!

由於這胖子的肚子比較遠,飛出去后滾落在地上,便如同皮球一般,滾出去好遠后才停了下來。

羅征眯著眼睛,慢慢的走過去,蹲下后,問道:「還來嗎?」

那胖子感覺自己的骨骼都斷了幾根,臉色也因為疼痛而一陣慘白,他現在才明白,眼前的這小子實力不容小窺,無論是力量還是肉身,都已遠遠比自己強悍太多!

校場監獄之中,眾人也是一片沉默。

這裡的規矩便是如此,勝者為王。

那胖子的實力在這裡最強,但是羅征擊敗了他,其他的人就不會再對羅征有什麼想法。

就算真有什麼想法,也是自取其辱。

羅征卻不再看那胖子一眼,扭頭回到角落之中,重新坐了下去。

既然這裡無法修鍊,閉目養神總是可以做到的。

時間過得很快,太陽升起又落下,兩天之後,訓誡堂中派了兩人,將羅征從此處帶離。

當羅征還沒有進入訓誡堂中,就感受到訓誡堂中,竟然有不少氣息十分強大的強者。

進去之後,羅征就看到訓誡堂的兩邊站滿了人。

羅征第一眼目光就落在天穹真人身上。

那天穹真人看到羅征,眼中投來冷冽的目光,甚至還揚起鼻子冷「哼」了一聲。

而在天穹真人的旁邊,還有一位身穿紫袍的青年,親傳弟子!

羅征的目光極為銳利,一眼就看到那紫袍弟子的袖口上,用黑色細線縫製著一個小小的八卦,看樣子這位紫袍弟子,便是諸葛楓的家人了。

那位紫袍弟子見到羅征,立即走上前來,滿臉怒容,一副恨不得吃了羅征的表情說道:「是你,殺了我弟弟?」

這親傳弟子,實力極強,此番質問之下,全身的威壓如同山洪一樣,沖刷在羅征身上。

羅征卻巋然不動,神色淡然的盯著那人說道:「是又如何?」

「既然你殺了我弟弟,那麼你就要償命!不僅如此,我還要誅你九族!」那紫袍弟子陰森森的說道。

羅征微微一笑,伸手指著那人說道:「想讓我償命,就不要放在口上說,有種在這裡動手!」

「你以為我不敢?取你性命,易如反掌!」那位紫袍弟子的真元從頭頂一道道冒出來,形成七彩虹光,眼看就要動手。

「格兒!這裡這麼多長輩都在,不要胡來!」在那紫袍弟子身後,一位頭戴黑帽的老者喝止道。

今日乃是開堂大審,青雲宗的十位真人,來了六位,自然不可能讓那紫袍弟子胡來。

這位紫袍弟子,便是諸葛家小輩之中實力最強的諸葛英格,他身後那位頭戴黑帽的老者便是青雲宗十大真人之一,落英真人。

諸葛英格便是落英真人的親傳弟子!

羅征被押解到了訓誡堂前,在堂上的天穹真人便說道:「既然這小子已經被押來,那開堂大審就可以開始了?」

在訓誡堂周圍的幾位真人,都點了點頭。

青雲宗的開堂大審,只需要集合六位真人就可以開始。

今天來的人,除了那六位真人之外,還有幾位是諸葛家的人。

在場其他幾位諸葛家的族人如同那諸葛英格一樣,都用一副擇人而噬的表情,死死的盯著羅征。

若非這裡有其他的真人在場,恐怕當場就要一擁而上,將羅征亂刀砍死了。

禁慾總裁,真能幹! 站在堂前,羅征左顧右盼,卻沒有看到蘇靈韻。

這開堂大審本是蘇靈韻發起的,為何今日卻不見她的人?這讓羅征有了一絲疑惑。

不巧羅征的目光落在天穹真人的臉上,天穹真人便浮起一抹冷笑,輕哼一聲,「你的蘇導師,怕是今日有事,來不了了!」

「來不了了?你把她怎麼樣了?」羅征並不關心蘇導師是否能來,但是擔憂她的安危,這些真人敢害自己的妹妹,未必就不敢給蘇導師找麻煩。雖然羅征也知曉蘇導師的身份特殊,地位超然。

但是這幫真人,似乎也不太忌諱蘇靈韻的身份。

「我能把她怎麼樣?」天穹真人搖搖頭,「只是她明知道這開堂大審會輸,保不了你,乾脆不來了!」

聽到天穹真人的話,羅征心中略微放心,看樣子天穹真人自己也不太清楚。

直到此刻,羅征還是相信蘇靈韻的,既然她給了自己承諾,還主動要求開堂大審,肯定是有什麼后招,若非沒有把握,以她如此聰慧的性格,絕對不會鬧得這麼大。

堂外的日冕上的一抹陰影旋轉,指向午時。

在堂前一位頭戴紫冠的老者,忽然開口說道:「午時已到,即刻開堂會審!」

其實這一次開堂會審,幾位真人頗有些不以為然,因為以往開堂會審,只是針對青雲宗特別重要的弟子,例如親傳弟子,或者內門之中排名前十的精英弟子。

但這一次,竟然要審一個不知名的外門弟子。

若非是因為蘇靈韻強制申請,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不過幾位真人,得知眼前這位外門弟子,竟然斬殺了諸葛家的老三諸葛楓之後,心中多少也有些奇怪。

諸葛楓的實力,自然入不了幾位真人的眼,但眼前這小子,境界也才是先天一重而已,而那諸葛楓則快要接近先天大圓滿的境界。

按理說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應該是天差地別,為何諸葛楓會敗給羅征?

其中有兩名真人,心中還暗暗思量,倘若這叫羅征的小傢伙,真的依靠自己的實力斬殺諸葛楓,那真是青雲宗百年不遇的妖孽級人物了,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可惜,這小子真的如天穹真人說的那般嗜殺的話,還是要極早抹除掉的好。

青雲宗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七十九年前,青雲宗便出過一個絕世妖孽,那位天才級的弟子叫做何月天,進入青雲宗九年的時間,就突破照神境,練就絕世神通,在照神境中所向無敵。

但何月天最終卻從青雲宗叛逃,並且還成為青雲宗的死敵,在東域之中不斷地流竄,屠戮青雲宗弟子。

青雲宗不得不與焚天王朝聯合起來,派遣數十支精英弟子,聯手絞殺何月天。

最終青雲宗以犧牲三位真人的代價,終於將何月天絞殺。

自何月天的事情后,青雲宗立定門規,最看重的並非弟子的天賦,而是弟子的道德人品,否則就算那些弟子日後有成,卻因心術不正,成為大魔頭,大梟雄,這就與創立青雲宗的意圖相違背了。

堂上頭戴紫冠的紫青真人將方木重重一拍,一股無形的紫色光幕自他那塊方木之中擴散。

當眾人沐浴到那紫色光幕之中,頓時感覺心情一片寧靜,祥和,這紫青真人的真元便是有如此奇效。

「犯人羅征,我問你,昨日你可在訓誡堂上,當堂殺人,將諸葛楓以重劍斬殺?」紫青真人淡淡的問道,聲音不大,但自有一股讓人難以反抗的威勢,直指羅征。

同樣是受審,羅征此刻卻寧靜了許多,既然這紫青真人肯問自己話,而非胡亂找一個罪名安插在自己身上,那麼他就是有機會為自己辯駁的。

羅征點點頭,「正是如此!」

聽到羅征如此爽快的就承認了,幾位真人倒是有些納悶,互相之間對望一眼,哪有人這麼爽快自己殺人之罪的?難道這小子不清楚青雲宗的門規?若這開堂大審一旦認定羅征嗜血殺人,那麼上天下地,就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

天穹真人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這也沒有什麼好審的了,你殺人,自然要償命!」

「是啊,的確如此,欠債還錢,殺人償命,自古以來,莫不如此!」諸葛家的人也聲色俱厲的說道。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聽得魔音的話,青年眉頭微皺,眸子中也是浮現一抹冷色,不過隨即他的眉頭便舒展開來,還輕笑了笑,面龐上透著一抹高傲的蔑視之色。

「看來,是我想多了,一出口便讓人滾,美人雖美,但想必也不是什麼好貨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說得當真沒錯,告辭!」

說完,青年頗有風度地搖了搖頭,隨即轉身朝著客棧在走去。

「站住!」

不過青年還沒有走兩步,一道冰冷的聲音便在其身後響起了。

蕭寒,說話了。

「何事?」青年腳步一頓,沒有回頭,背著手,淡淡道。

「道歉!」蕭寒冷道。

「我沒錯,何用道歉?」青年淡淡說道,依舊沒有回頭,顯然,他很驕傲。

「我再說一遍,道歉!」蕭寒道,聲音愈發冰冷了幾分。

「不道歉,你又如何?」這一次,青年終於轉過身來了,一對猶如凶禽盯住獵物的犀利雙目盯著蕭寒,淡淡說著,面龐很平淡。

「那便死!」蕭寒道,語氣冰冷至極。

話音一落,眾人明顯感覺到了,整座客棧中的溫度都瞬間冷了下來,以蕭寒為中心的地面周圍,甚至有著一層層寒冰在逐漸凝結。

蕭寒眸子中寒芒閃動,殺意隱隱泛起,此人一進來,便出言譏諷他,此刻更是出言侮辱魔音。

那份指手畫腳的高傲蔑視姿態,讓蕭寒很不爽!

「死?」聞言,青年輕笑了笑,嘴角不覺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隨即他一步踏出,四星斗尊的強悍氣息從他體內爆發出來。

甚至,在此刻,若是仔細觀察,還可以發現,在青年身後,隱隱還有著一對極為絢麗的金色羽翼虛影浮現。

「這青年,來自金翅大鵬族!」客棧中,有人驚訝道,南域,由魔獸勢力主宰,金翅大鵬族,便是一方霸主級別的魔獸勢力。

「看來,這下子似乎有好戲看了,雖說青年來自金翅大鵬族,但看那青衫年輕人的樣子,似乎背景也不簡單。」一旁的眾人小聲議論道。

「我來自金翅大鵬族,在這南域,想讓我死,你恐怕還沒那膽子!」青年目光淡漠盯著蕭寒,背後一對金色羽翼虛影閃耀著絢麗的光澤,象徵著他的不凡身份。

青年名為鵬程,金翅大鵬族人。

蕭寒眼中浮現一抹譏諷之色,都懶得廢話,就欲動手,不過卻被無戒給攔住了。

「蕭寒兄弟,我來!」無戒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隨即走了出去。

「阿彌陀佛,原來這位兄台來自金翅大鵬族,失敬失敬,小僧這位兄弟脾氣不太好,還請這位兄台見諒,千萬莫要跟他一般計較,小僧這裡替他賠不是了。」無戒走到鵬程面前,恭敬地行了一個佛禮,一臉和氣地說道。

聽得無戒的話,一旁的諸人皆是一臉鄙視,這和尚真是太沒節操了,剛才還和那青衫年輕人稱兄道弟,兄弟的女人都被別人出言侮辱了,這胖和尚居然還一臉和氣地道歉?

這,也叫兄弟?

「無恥沒節操,還慫……」眾人面面相覷,心中已經對這胖和尚的印象壞到了負值。

魔音俏臉一冷,就欲一巴掌呼死這胖和尚,不過卻被蕭寒攔下了。

「等著看好戲就行。」蕭寒對著魔音暗自傳音笑道。

魔音看了蕭寒一眼,隨即一臉狐疑地盯著無戒。

「你這和尚雖說無恥,但是還挺會說……」看到無戒的樣子,鵬程嘴角不覺浮現一抹冷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