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道這裡,紅臉男子突然大笑,說道:「哈哈哈!慕容兄!你想的結盟一事,我看就不用和藍星族提了,反正提了也沒用!那藍星族裡一個嬰境修士也沒有,實力最強的那人不過是丹境後期而起,就算是後期巔峰,那也遠遠不是我們的對手!憑什麼資格做我們的盟友?我看這次,還是好好的敲詐他們一下更好!」


銀髮男子倒是略微慎重地說道:「那倒不一定。藍星族那個修為最高、名叫做林達的小子,實力可是不凡啊。據說在地境時期就能擊殺越軍丹境將領,進入丹境后更是一人硬逼得桂國其他幾個丹境後期修士服服帖帖的坐下來和他和談。兩年前,不是說他又親自率軍出兵亂礁島,還和萊西麻那小子大戰了一場並獲勝嗎?以丹境後期的修為就能越階對抗嬰境初期,看來這小子也不簡單啊。」

「那又如何?」紅臉男子不以為然道:「就算那小子有越階挑戰的實力,也絕不會厲害到哪去!最多和桂倫一個程度吧?區區一個萊西麻算什麼?那膽小鬼不過憑藉那葵水大陣的保護才能偏居一隅而已?那亂礁島也沒什麼資源可撈的,否則不知被其他大陸國家或海族滅掉多少次了!如果放在我們大陸之上,恐怕沒幾年就會被其他大國給滅掉了!」

銀髮男子聽到這,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問道:「你說,越國現在的局勢可以維持多久?」

紅臉男子瞥了一眼銀髮男子,說道:「能怎樣?秦、魏、楚三國還有桂羅那小子現在瓜分了越國,各佔一處地盤,不過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相互攻擊了。實際上四方…嗯,不!桂羅那小子已經投靠魏國了…三方都在等待時機罷了。我看平衡差不多要被打破了,以秦國的虎狼之性,他們絕不會甘於目前的局勢的。只要秦政這個老東西閉關出來,其他兩國將無人能抵擋!屆時,以秦軍的威猛,魏楚兩國不但會丟掉的越國地盤,甚至被秦軍佔領消滅也不足為怪!」

銀髮男子嘆道:「是啊!魏安王和楚曼王這兩個蠢貨,竟然拒絕了我們結成聯盟的建議,反而爭著想和秦國結盟。相互與對方為敵,難道他們不知道,和秦結盟無異於與虎謀皮嗎?!我看這兩國早晚都會被秦國所滅!」

紅臉男子點點頭,臉露憂色地沉默了片刻,又問道:「你說,為什麼秦國實力突然增強如此之快呢?不過十餘年時間,秦軍就多了兩三個嬰境強者,十多個丹境武修,並且個個實力人,秦政那老東西更是在不久前突破到嬰境後期…再讓他這樣修鍊下去,恐怕達到虛境,也大有可能啊…..」

銀髮男子如有所思地說道:「他是否能達到虛境我到是不懂,不過,這些年,秦軍的實力增長的確是太快了!他們國力到是沒多少變化,卻突然冒出那麼多嬰境丹境修士,地境武修更是翻了數倍!就算你我兩國聯手,恐怕也不一定是秦軍的對手啊…難道又是因為那些人的幫助嗎?」

聽到銀髮男子說到「那些人」,紅臉男子不禁臉色一變,說道:「哼!如果是這樣,那秦政這傢伙膽子也太大了!竟然答應了那些人的條件,這才是真正的與虎謀皮啊!」

紅臉男子沉默了一下,好像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臉上露出一絲懼色,說道:「秦國和我們兩國不一樣,與漠北之地沒有多少接觸,根本不知道那個古老的傳說。不過就算知道,他們也絕不去相信,更不會和我們有一樣的感受。我猜那些人一定是向秦政許諾過,要幫助他成為冬炎洲之主,和他做過什麼交易吧?要不秦國的實力,怎麼會在這麼短時間內增強如此之快呢?」

「哼!秦國以這種方式變強,無異於飲鴆止渴!更不用說那些人索取的條件了!你我二人絕不可能會接受的!要不當初我們也不會冒著得罪那些人的風險,委婉拒絕了。話說回來,要不是當時你我二人剛好在一起,我們中單獨一人也絕不敢拒絕他們吧?」銀髮男子深吸了一口氣,慶幸地說道。

紅臉男子點點頭,又說道:「對!所以我們絕不允許秦政稱霸東炎洲,此人生性殘暴,貪婪無比,秦軍更是虎狼之軍,如果凌駕於我們之上,那你我兩國還有什麼生存的希望?所以這次來桂國,打壓一下他們是其次,最重要的還是把他們拉攏到我們這邊來。以後我們兩國和秦國必有一戰,到時有這樣一個盟友,也能為我們增添幾分力量,就算不行,也能讓他們做抵擋秦軍的炮灰嘛!」

銀髮男子嗯了一聲,認同了同伴的意見。二人便不在交談,朝著桂國中心加速飛去。

就在這二人進入東部大平原深處,距離桂國舊都象城不到兩百公里時,在象城郊外一座高山上一處巨大的雷達站上,突然響起劇烈的警報聲。值班雷達兵從雷達顯示屏上發現了兩個高速飛行的目標正朝著象城飛來,他們大驚之下,立即向象城守軍發去了警報。

發現這二人的雷達,正是藍星族剛剛製造出來的先進裝備。他們按照地球技術,結合煉器之術,製造了能探測靈力與飛行物體的新型雷達,並且把它裝載在象城之中,負責整個西部的空中防禦。雖然這個手工組裝的雷達顯得比較粗糙,還經常出現故障,但也能探測到三四百公里之外的超遠距離,並且監控的又是藍星國的重要腹地,所以其作用顯得尤為重要。就像現在這種情況,這個看起來不太可靠的雷達,竟然真的發揮了作用。

「兩個高速飛行的不明物體?速度大約是每小時500公里?天!這比丹境修士還要快得多!難道是…這不可能?!快,趕快將這個情況報告國防部!」一名象城守軍軍官收到雷達站的報告后,頓時神色慌張地大叫道。 ?200餘公里的距離,對於不使用普通飛行法器的氣境修士來說,恐怕要跑兩個小時,對於地境修士則需要不到一個小時,對於丹境修士只需要三十餘分鐘,但對於全速飛行的嬰境修士而言,恐怕不過短短十餘分鐘的時間。

因此,當象城守軍值班軍官還在拚命地向數百裡外的桂中城國防部發送莫斯密碼電報時,外來入侵者已經飛臨象城上空。

「這就是象城啊…呵呵,我們有十餘年沒來過了吧?真有點懷念啊…」銀髮男子望著下方面積巨大的象城城區,有點感慨地說道。

一旁的紅臉男子沉默了一會,有些不解地問道:「慕容老弟,我們為何不直接殺到桂中城,反而來到這桂國久都?桂中城可是那藍星族的總部,在那裡大鬧一番,豈不是更能震懾他們?」

銀髮男子微微一笑,說道:「呵呵,趙惠兄有點急躁了!別忘了我們的目的主要是來震懾藍星族,而不是和他們開戰的。象城也算是桂國數一數二的超級城市,選擇這個作為目標,一來也夠讓整個桂國震動,二來象城有防護大陣,就算打起來對下面的破壞也不算大。何況桂中城可是桂國的首都,那裡肯定布有重兵,還是不要去招惹好。」

紅臉男子點點頭,認同了銀髮男子的意見,他望著下方已經被朝陽一點點映紅的象城,突然興奮地說道:「呵呵!據說象城之前還是桂族都城時,設置有一個超級大陣,依靠桂國第一修鍊聖地天壁峰提供的龐大靈力,防禦力極為驚人,就連當初的越國大軍也無法攻破。現在我們既然是來鬧事的,不如就從試試這個超級大陣開始吧?」

銀髮男子無所謂地抖抖肩,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紅臉男子頓時哈哈大笑,身形一動,化作一道幻影朝下方撲去。飛到距離象城城牆外兩百餘米的地方時,他雙手一撮,一把古樸的大刀突然出現在手上。紅臉男子口中不斷念起咒語,大刀隨著咒語的念出不斷地變長變大,片刻就化作一把五米多長的巨刀,刀身上燃起巨大的紫色的火焰,發出詭異的閃光,一股令人窒息的強大靈壓從刀身上散發出來,緩緩壓向下方的城牆。

紅臉男子對象城城牆一指,巨刀立即凌空而出,飛到城牆上空,狠狠地一斬而下。五米長的巨刀已經是氣勢驚人了,這一斬下去更是令人色變。只見刀身上的紫炎隨著刀鋒劈下,未砍到城牆上便先飛出數道紫色刀芒,好像下一刻就要把整個城牆徹底擊垮一般。

刀芒劈到城牆上時,頓時發出了巨大的碰撞聲。這時,在城牆表面突然浮現出一層近一米后的防護罩,輕易地將刀芒擋在了外面。五道刀芒雖然都砍在一個地方,卻沒有一道能擊穿防護罩。接下來,當巨刀的本體落下時,防護罩被巨刀劈中之處,又發出一陣刺目的亮光,接著巨刀便被一擋而出,飄回了紅臉男子身前。

在這一瞬間,整個防護罩的能量都因為巨刀的劈砍而動蕩起來,一陣波浪式的震動后,整個象城的上空隱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防禦罩能量波,將整個象城都籠罩了起來。在這個防護罩的中心,也是象城城區的中心位置,一座高近三千米的巨峰隱隱峭立在城市中心,從峰頂上不斷散發出一股股精純的靈氣,被上方防護罩頂端的一個針眼吸入,化作無比巨大的法力輸送到防護陣中。

「天壁峰?!果然威武俊俏!不愧是桂國第一修鍊聖地!」

紅臉男子見到整個天壁峰防禦大陣已經全部顯露出來后,不由得驚嘆的叫道。但他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止,繼續一指法寶,驅動它繼續發起攻擊。

巨刀每劈砍一次,便會發出五道刀芒和一道實體攻擊,每一擊都那麼氣勢磅礴,擊打到天壁峰法陣上,形成一條條三十多米長的爆炸光線,其爆發出來的能量,如同一座小山從空中墜落一樣巨大。整個象城都被巨刀攻擊的可怕能量所震懾,整個防護罩不斷地瑟瑟發抖,好像巨刀的下一刻攻擊就能徹底擊破此陣。

這攻擊看似可怕,但紅臉男子卻不認為這樣就能擊破天壁峰的防禦,他的目的,卻是為了給桂國製造強大的壓力,順便試探桂國的反應能力,弄出些大動靜來。

果然,紅臉男子的攻擊立即引起了象城巨大的反應,城內立即響起了轟鳴的防空警報。原本還在睡眠中的民眾被吵醒后,紛紛跑到大街上觀望,當他們見到城外空中正在發起攻擊的兩個人影時,這才知道有敵人突然殺到了城下。想起當年越軍兵臨城下的可怕,居民頓時驚恐不安。許多人驚慌失措地往城市另一處逃亡,或是連忙躲進屋內緊閉大門,象城居民們大呼小叫,頓時亂成一片。

不過,城中的守軍和警察等守備力量也立即反應過來。從天壁峰腳下的軍營內立即飛出一隊隊共和軍士兵,朝著紅臉男子二人攻擊的城牆處集結,城內十多門輕型火炮也被迅速拉了過來。城中的警察也紛紛湧上街頭,驅散引導驚慌失措的居民往安全的地方徹底,努力維持象城的秩序。雖然情況發生得太突然了,但城內的秩序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負責駐守象城的共和軍守備兵團只有千餘人,團長名叫張震,他是藍星自治團成員之一,曾任凡軍飛龍軍團的副團長,跟隨林達南征北戰,立下了過汗馬功勞。在雷達發現敵人之後,他立即冷靜地發出了緊急戰鬥警報,同時下令做好戰鬥準備。但紅臉男子二人的攻擊速度比守備軍團的反應速度快得多,所以在而人鬥法開始后一會後,千餘名守備兵團士兵才剛剛集合起來。

「全體列陣!」

「槍炮手瞄準目標,沒有我的命令不得開槍!」

「陣擊兵,啟動!」

「重裝兵靠前,準備組陣推進!」

「不要慌!給我站好了!天壁峰防禦法陣豈是那麼容易被擊破的?!」

……

張震大聲發出一道道命令,做好戰鬥的準備。雖然有天壁峰大陣的保護,但望著城外猛烈進攻的紅臉男子,還有另一個一直沒有出手的人時,他的心情不由得沉了下去。

他隨凡軍打過不少仗,見過越軍、桂軍或四族軍隊中強者的出手。那些丹境將領個個實力驚人,但論攻擊的能量和氣勢,沒有一人比得上城外的紅臉男子,那些強者的攻擊,更不會引起整個天壁峰防禦如此大的反應。在他看來,紅臉男子的攻擊可以比得上當初越軍兵臨象城時,萬人齊射加起來的威力了。

「這二人…難道是嬰境修士?!」張震心裡駭然道。如果是真正的嬰境修士出手,僅憑他們這千餘人是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的,但前提是這二人能擊破天壁峰防禦大陣。

張震早就聽說這大陣看起來仍然堅固異常,足以抵禦嬰境修士的攻擊。但出於安全考慮,他仍然心裡不安,一面下令立即將眼下的情報報告國防部,一邊做好了戰鬥準備。雖然不知道這二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要突然攻擊象城,但張震心裡已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

城外,銀髮男子一邊看著紅臉男子攻擊,一面打量著天壁峰內的一切動靜。雖然有大陣的隔離,他的靈識卻不能探入城內。

但嬰境修士的視力倒卻遠超常人,城內守軍的反應很快就落入了城外紅臉男子和黑衣男子身上。

「這就是新組建的桂軍?反應的速度挺快的嘛?就不知戰鬥力如何?和我們燕國的鐵騎軍比起來不足怎樣?」銀髮男子心中暗暗揣摩道。

而正在發起攻擊的紅臉男子心中卻有些鬱悶和震驚。 揚天 因為他的巨刀雖然看起來攻勢驚人,好像下一刻就可以擊破天壁峰法陣,但天壁峰防禦大罩只是快速的一閃,便立即恢復如初,無論他怎麼加大攻擊力度,都不能擊破此陣。

「不愧是超級大陣,就連十萬越軍都不能擊破。不過,如果用我們趙國的鎮國寶物破天戈來攻擊,是不是能擊破此陣呢?」紅臉男子暗暗想到。

這時,從城內傳來守軍團長張震的叫聲:「城外的敵人!立即停止攻擊!你們已經侵犯了象城,再不停手,我們將發起反擊!」

「要反擊了?呵呵,太好了,讓我看看你們新桂軍和以前那支桂軍比,到底有什麼區別?」銀髮男子暗暗想著,臉上頓時露出一絲興奮之情。

同樣這樣想的紅臉男子更是加大了攻擊力度,一心要逼迫守軍出手,手中的巨刀更是加快了攻擊力度。

見到二人並沒有停手,張震頓時大怒,盯著城外二人,狠狠地下令道:「開火!給我將這二人打下!」

早就按耐不住的守備兵團立即發起了暴風驟雨般的攻擊,數百挺重機槍,上千顆手雷彈,數百道法術攻擊,瞬間射向城外的兩大強者! ?共和軍發射的各種攻擊瞬間衝出城外,在穿過天壁峰防護陣時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密密麻麻的攻擊分別組成兩道金屬與法術能量結合起來的強大彈幕,猶如兩支巨大的鐵拳,帶著修真與科技文明結合的強大能量,分別射向兩名修真強者。

紅臉男子距離城牆最近,一見桂軍兵團上出現閃光,便知是共和軍的攻擊已來,連忙催動巨刀以刀柄底端為圓心,在空中迅速劃出一個直徑十幾米的圓圈。刀身上法力不斷傾射,頓時形成一朵巨大的防護罩,將他緊緊護在其中。

另一處的銀髮男子更是直接,他則雙手往前一推,兩股能量從手臂上迅速伸出,頓時在他身前化作一層厚厚的防護盾。這二人面對共和軍的強力反擊,明明能躲閃卻紋絲不動,打算以一己之力,好好量度一下共和軍的攻擊威力。

首先命中二人防禦罩的,是射速最快的重機槍子彈。共和軍方陣里數百挺重機槍如同數百條噴射金屬彈流的火龍,高速射向目標。這種號稱「死神收割機」的重型機槍,是共和軍剛剛獵裝的一種新型班用武器,機槍口徑達到8毫米,射程足有1000米左右,射速更是可以達到每分鐘達到300發,而子彈初速更是達到每秒800米。僅僅兩秒時間,數百條火龍就撲到二人面前。

「叮叮咚咚!」重機槍子彈擊打到二人防護罩上,發出如金屬碰撞般的響聲,部分子彈居然擊破了防護罩表層,深入其中十幾厘米。不過銀髮男子二人放出的防護罩可有兩三米厚,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傷不到二人。

接下來是共和軍的法術攻擊。數百道各種屬性的攻擊能量光柱團紛紛打到防護罩上,一些發齣劇烈的爆炸,一些則默不作聲,但卻蘊含著冰凍、火焰、巨力壓迫等各種攻擊力量,然而,這幾百道能量攻擊又被二人的防護罩擋住了。

下一刻,共和軍投擲的一千多顆手雷也飛了出來。這麼多手雷加起來的戰鬥部就有近兩噸,這時的共和軍已經開始裝備TNT火藥了,手雷的威力更是比以前強大了許多。兩噸多炸彈爆炸的威力可不能小看,只見兩股巨大的火光閃過,驚人的爆炸響徹了整個象城,連城牆都微微顫動了一下。

不過,爆炸過後,空中的銀髮男子二人的防護罩依然堅固如初,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嗯,這桂軍的攻擊力是比以前厲害些,不過,要傷到我們,還是不夠嘛…」

紅臉男子心裡剛這麼想,突然,只見城中某處又閃過十餘道亮光,眨眼間,眼前竟出現了十二發飛射而來的炮彈。巨大的爆炸力,甚至比剛才手雷的攻擊更要強大不少。

這正是象城炮兵連隊的攻擊。隱藏在城內陣地,由數十名修士操縱的十二門80毫米高平兩用火炮也緊跟著發射起來。同時,其他士兵也沒有停下攻擊,在張震的指揮下,重機槍子彈、法術光柱、手雷接連不斷地從城中發射出來,紛紛擊打到銀髮男子二人站立的位置上,空中響起連綿的爆炸聲。

「這新桂軍的實力,還真的提高了不少。」

銀髮男子盯著下方共和軍所在的位置,對一旁的紅臉男子說道。令人驚訝的是,這二人所在的位置,已經不是剛才所在的地方,而是轉移到了百米之外的空中。在他們腳下,共和軍攻擊的地方,居然只是兩道沒有人主持的防護罩!

「嗯,他們使用的武器還真奇怪,明明一點法力都沒有,威力卻不小。若不是剛才我們躲開了,恐怕也得吃些苦頭啊。」紅臉男子看到炮彈爆炸的威力,點頭說道。

「是啊,看來這藍星族還是有點意思的。你說,若是我們兩國派出同樣數量的軍隊和這支桂軍交戰,勝算有多少呢?」銀髮男子突然問道。

紅臉男子馬上答道:「如果是面對面的軍團大戰,恐怕我們的勝算並不大。我看剛才那些射出爆炸鐵塊的東西,射程可不是兩三里這麼點,並且威力也不小,已經相當於中階高級爆裂法術的威力了。不懂他們還有沒射得更遠的武器,這在遠距離戰鬥上就佔據了優勢,不過我們也有我們遠射武器,只不過數量沒那麼多罷了。若是真的都起來,我想我們趙軍的勝負大概是五五吧?」

「一半的勝率?趙鞅兄還挺看得起這支新桂軍的啊。不過我倒認為,如果算上我們的高階修士的話,他們這些武器的威力就得大打折扣了。你看我們現在不是輕易的躲開了他們的攻擊嗎?低階修士畢竟是低階修士,要想發現並攻擊我們哪有那麼容易。如果由丹境修士親自指揮戰鬥,在地形更複雜些的環境戰鬥,我想我們應該能戰勝這支桂軍兵團。」銀髮男子自信的說道。

象城內,正在指揮部隊攻擊的張震好像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馬上下令停止了攻擊。只見目標所在的地方竟然空無一人,共和軍團頓時一片嘩然。

「見鬼了?難道他們被幹掉了嗎?」一些人不可思議地叫道。

「不可能!那兩個是高階修士,怎麼那麼輕易的就死掉?」

眾士兵連忙用靈識在周邊四處搜尋,一番苦苦的搜索,他們竟沒有發現紅臉男子二人的任何蹤跡,不禁紛紛駭然起來。

「在那裡!」不知哪個眼尖的士兵不用靈識探測,無意中看到了空中漂浮的兩個人影時,頓時尖叫起來。

冷魅惡少纏寵無良前妻 「好極了!準備再次攻擊!這次給我瞄準點!」

張震大聲命令道,但見到遠處空中完好無損的兩個人影,心中卻猛地一沉,他知道,這次共和軍恐怕是遇上了真正的強敵了。因為在以往的戰鬥中,沒有一個敵人能在如此猛烈的火炮攻擊中安然無患,凡軍就曾以這種方式就擊殺過越軍丹境將領。但現在對這二人竟然一點作用都沒有,這說明,這兩個敵人要比以前見過的敵人,不知強大多少!

就在象城亂作一團時,數百裡外的國防部同樣如同炸開了鍋般熱鬧。各種電報如雪片般傳來傳去,許多軍官和士兵們在樓門上下奔走傳送消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桂國此刻正在遭受強敵入侵。

「什麼?!兩個高階修士?就兩個人?他們是怎麼進來的?邊境守軍有什麼報告?現在象城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國防部長張天德皺著眉頭,急急忙忙地對幾名屬下追問道。

「部長大人!具體情況我們還在調查,但現在這兩個高階修士已經和象城守備部隊開戰了,戰況現在還不明朗,不過這兩人現在還沒有進入象城,暫時沒有出現人員傷亡的報告。」

「邊境部隊沒有發現任何敵人闖入的報告,到是象城剛剛設立的遠程雷達發現了這兩個入侵者。」

「根據現在的情報,我國與越、燕、趙三國邊界處沒有發現對方有任何兵力集結的情況。」

「現在我們已經命令象城周邊的三個守備軍團向目標位置移動,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全部集結完畢。還有施羅德和伊萬諾夫率領的第三和第五主戰軍團也在向象城緊急進軍中…」

……

張天德聽著屬下的報告,心中的疑惑更加大了,對這兩個神秘人物的身份,他一點也猜不透。按照現在象城前方的報告,這二人很有可能是丹境以上的修士,但他們為什麼要來攻擊象城?而且弄得如此大的動靜,難道對方只是來示威的?還是來替桂族或四族來尋仇?

就在張天德苦惱時,桌上的緊急電話突然響起,竟是康奈總理打來的。

「張部長,情況怎麼樣?」電話那頭,康奈語氣急促地問道。

「嗯…總理閣下…我們已經查明了,對方只有兩個人,但身份還不明確,象城駐軍現在正在和敵人交戰,我們已經正在調集大部隊趕往象城了,現在還沒有人員傷亡的報告,天壁峰大陣的威力您是知道的…我們現在能了解到的情況就這些了!」 白天不懂夜的黑 張天德無奈地答道。

「要趕緊處理此事!我們已經宣布西部地區進入緊急狀態,特別要督促邊境部隊做好戰鬥準備!天,這到底是哪來的混蛋!」康奈氣憤地叫道,一點也不符合他總理的形象。

張天德連忙點頭稱是,掛下了電話后,正要做些部署時,突然又有一份前方的最新報告呈到他面前。

「什麼?!張震兵團發起的反擊對敵人竟然無效?!」張天德見到這份報告,頓時心中大震,手上的報告差點掉下來。對敵人的攻擊無效,這意味著什麼,他當然心知肚明。就連裝備了最新武器的象城駐軍都不能奈何的對手,可見這兩個敵人的來頭一定不小,甚至要遠遠超過共和軍以前見到的敵人!

思考片刻,張天德做出了決定,他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出一個號碼,很快就接通了對方。

「嗯!我是張天德部長,請馬上報告大法師閣下,出現了緊急情況!」 ?當藍星國國防部亂作一團時,象城的戰鬥仍在繼續中。

「看來,藍星族那些所謂的強者,還真的是膽小鬼呢。」

紅臉男子已經不再攻擊天壁峰大陣,而是和銀髮男子退到象城十多裡外的地方,躲在城裡共和軍火炮射程之外。

他們在試探性的攻擊一番,又引出共和軍的反擊后,這才不慌不忙地撤退到安全距離之外,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靜靜地等待藍星國軍隊的的下一步反應。

「那也不一定,也許象城這裡恰好沒有藍星族強者的存在呢。」銀髮男子微微一笑,接話道。

紅臉男子搖搖頭,輕蔑地說道:「呵呵,也許吧,不過就算這些人不再附近,要趕到此處也不是難事,到現在一個強者都沒有出現,我倒是對他們沒什麼信心了。這個象城的攻擊力就這樣了,我們與其在這裡耗時間,不如直接殺到桂中城去,和藍星族的那個總理好好談談如何?憑我們的實力,難道還怕他們不肯接受我們的條件?」

「這還是太冒險了吧?我還是覺得,桂中城作為他們的都城,一定布有重兵防禦,你我二人再厲害,若是沒有進階到上境界,對付有高階修士帶領的大兵團戰陣,還是很麻煩的。我想我們還是在這裡等等好了。」銀髮男子搖搖頭,反對道。

「慕容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猶豫了?難道我們要這樣一直等下去嗎?罷了!就聽你一次好了,我們再等半個時辰,藍星族如是再沒有強者出頭,我們就離開此地,要麼直接殺到桂中城,要麼血洗另一個沒有大陣保護的城市,總之一定要逼藍星族的人出來!」紅臉男子不滿地說道,臉上終於露出不耐煩之意。

銀髮男子點點頭,默然了他的要求。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震懾藍星國,如果藍星國反映強烈,派出大軍與他們對抗,那就作罷,他們還可以好好坐下來談判一番。但如果藍星國表現得軟弱,他們就打算好好敲詐一番。現在看來,好像一切都挺順利的樣子,下面,就看看藍星國的強者究竟敢不敢出頭了。

就在二人等待的同時,施羅德正帶領著第三兵團,朝著象城疾馳而來。他一先接到象城出現入侵者的報告,便立即帶領所屬部隊趕赴象城。一路上,施羅德一邊趕路,一邊心裡暗暗猜測著。

「兩個高階修士?那是什麼人?桂國還有其他我們不認識的高階修士嗎?還是其他國家的強者?」

畢竟藍星共和國成立的時間很短,所以在對外交流上還處於空白的階段。尤其是全面掌控國家權力后,也是一直忙著平叛亂黨、鞏固政權、重建家園,根本沒有多少時間的精力去發展對外關係。何況,就算是以前的桂國,一直以來也是實行閉關鎖國的政策,與其他國家很少有什麼交集。所以常年以來,桂國也成為了東炎洲最孤立的國家之一。

在施羅德的印象中,他也只是知道人族大陸東炎洲除了藍星國外,還有其他六個國家,除了對其中的越國稍微了解一些外,對其他五個國家的歷史、地理、政治等情況一概不清楚,只是大概地知道這些國家和舊桂國一樣,由一個或數個強大的修真家族統治,每個國家都有一名以上的嬰境修士坐鎮。至於如何與這些國家打交道,如何處理與各國之間的關係,施羅德並沒有一點頭緒。

「來的人會不會是其他國家的高階修士?如果是,這兩人的實力有多強呢?他們為什麼要無緣無故地攻擊我們?好像印象中的桂國並沒有在外得罪過什麼強敵啊?」

施羅德怎麼也想不明白,藍星共和國會無緣無故地招惹上其他國家的強者。實際上,在以強者為尊的修真世界里,要想獨善其身是絕不可能的,對於弱國來說,就算不想惹麻煩,麻煩也會自己找上門來,所謂弱國無外交,就是這麼回事。

「將軍,伊萬將軍發來電報,他們的軍隊已經距離象城80公裡外,請問是否需要等待兩軍集結后再一同趕往象城?」一名傳令官剛剛收到伊萬諾夫率領的第五兵團的電報,連忙向施羅德報告。

施羅德想了片刻,說道:「好吧!我們部隊的前進速度還是太慢了點,告訴伊萬,我這就趕過去!還有,通知奎楓將軍的第六兵團也加快速度!」

施羅德對象城的形勢心急如燎,因為部隊中大多是氣境和地境修士,前進的速度最快也只有每小時100公里,距離象城至少還要半個多小時。他生怕讓這兩個外來入侵者逃掉,於是下令兵團加快前進速度,自己則放出一件法寶御空而去,很快就與大部隊甩開了距離。

不到十餘分鐘的時間,施羅德與伊萬諾夫匯合到了一起。

「怎麼樣?你對敵人的情況有什麼了解嗎?」施羅德一邊向象城飛去,一邊問道。

「不!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不過這兩個入侵者的實力可不簡單。」伊萬諾夫臉色陰沉地說道。

「哼,怕什麼,你不是新修鍊了一個新的噴火神通嗎?這不是正好可以檢驗你戰鬥力的時刻?」施羅德不以為然地說道。

「嗯,那可不是什麼噴火神通,叫做烈焰決。」伊萬諾夫臉色一紅,連忙糾正道。他修鍊的功法,還是林達從乾坤袋中為他量身挑選的,極為適合他身上的火屬性修鍊資質。

這二人正在交談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地進入到象城五十里內,突然,二人只感到兩道強大的靈識掃過他們的身體,轉瞬間又消失不見。

「那是什麼?好強大的靈識!」施羅德和伊萬諾夫感到這兩股強大的靈識中蘊含的敵意,連忙在空中急停,兩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一種莫名的不安。剛才那道靈識意味著什麼,這兩人心裡非常清楚,有如此強大靈識的人,如果不是修鍊了特殊功法,那就是境界比他們要高許多的強者!

好像就是為了驗證這二人的猜測,兩股強大的氣息也在這一刻從象城的方向疾馳而來,正是銀髮男子二人。

「哈哈!藍星族的強者終於來了!不過只是兩個丹境初期的小子,就不知道實力怎樣了?」紅臉男子獰笑道。

「嘿嘿!也好,我們把藍星族所有的強者都狠狠地打一頓,讓他們變得服服帖帖的,再強迫他們答應我們的條件。嗯…這個計劃聽起來實在不錯!」銀髮男子大笑道,瞬間加快了速度,向施羅德二人高速飛去。

只見兩道竟然的虹光由遠及近,幾個閃動就來到了還在驚訝之中的施羅德二人前方。不過二人也馬上反應了過來,連忙做好了戰鬥準備。施羅德一手放出一把長劍,一手則僅僅扣住了六顆手雷,伊萬諾夫身上浮現出一層半透明的紅色火焰,雙手各握住一團紅色火球。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擅自闖入藍星國境內?!」銀髮男子二人還沒有來到身前時,施羅德上前一步,大聲警告道。

這二人好像並沒有聽到施羅德的警告,一口氣徑直衝到二人二十餘米處,就這樣肆無忌憚地停留在二人面前。

四人相互打量著對方,銀髮男子倒是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而施羅德二人心中則暗暗驚訝。

眼前兩個陌生人,不但一身修為驚人,根本看不出境修的高低,更奇怪的是,二人竟有一股強大的氣勢,那是一種久居上位者的氣勢。施羅德和伊萬諾夫對視了一眼,腦海里則快速地思考著好像在哪裡見過二人。

「你們是趙國的趙慧王和燕國的慕容王?!」施羅德突然想起他曾見過丹尼收集到的關於周邊各國的情報,其中就有這兩個強大鄰國國君的畫像。

知道這二人的身份后,施羅德和伊萬諾夫頓時感到有些緊張和不安起來,一方面對方是鄰國國君,按照地球的禮節,他們多少要客氣一些,兩一個方面,這二人可是強大的嬰境修士,突然莫名其妙地跑到這裡來,讓施羅德二人實在猜不出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