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誰能想象,平日里讓人隨意毆打的肉靶子,竟然有如此實力?


有些得罪過羅征的羅家子弟,背脊上頓時傳來一陣陣寒意,他們以為羅征好欺負,沒想到人家竟然潛藏著如此恐怖的實力。

打敗羅承運只用了一招,那麼對付自己呢?

羅承運那張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本以為自己煉骨境的實力,對付羅征就像對付三歲小孩那麼簡單,可是為何羅征忽然這麼強?他可是服用了天地造化丹,修鍊速度比羅征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羅承運帶著深深的不甘,往後面倒去,羅俊逸及時撲過來,把他一把扶住,「承運我兒!你沒事吧?」

「我沒有傷到他重要部位,他不會死,」羅征說道。

羅俊逸抬起頭,那張溫文儒雅的臉已經扭曲,指著羅征的鼻子罵道:「你這個歹毒的小兔崽子,你為何傷我兒?」

「拳腳無眼,生死各安天命,何況這是死斗,往日在擂台之上被肉靶子所傷的羅家子弟不少,三叔你應該比我清楚!」羅征正色道:「現在我贏了羅承運,按照規矩,現在我已不是肉靶子,能自由離開羅家了!」

「哈哈哈哈,留你一條性命乃是我一念之仁,沒想到你竟然還能成長到這個地步,」羅俊逸將羅承運安置在一旁,仰天大笑道:「你覺得我會讓你離開?別痴心妄想了!」

羅征的神色一沉,問道:「三叔,依照族規,我在死斗中獲勝,就能離開羅家……」

「規矩?」羅俊逸打斷了羅征的話,那張扭曲的臉上露出譏誚的神色,「只有你那個廢物老爹,才會按照族規來。我告訴你什麼是規矩?在羅家我就是規矩!」

聽到三叔的話,羅征的臉抽搐了兩下。

他無時無刻都恨不得生吞了眼前的此人,可他一直都在提醒自己,要剋制自己的情緒,一定要忍耐。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夠看,若是想報仇,他需要離開羅家,給他成長的時間!

他本以為在死斗中獲勝,就能夠名正言順的離開,沒想到羅俊逸根本就沒打算跟他講道理。

忍這麼久,卻被人一句話打破了希望,羅征終於忍耐不住,怒極反笑:「怪我太天真幼稚,相信你們這種卑鄙小人會恪守家規,相信你們會心慈手軟,相信你們會念一絲香火之情。你們弒殺兄長,篡奪家位,私吞聖葯,無惡不作,早就已經不能用人來稱呼你們!你們都是畜生!有朝一日,我必將親手砍下你們的頭顱,祭拜我的父親!」 內院。

半年之前,那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蕭寒一劍斬下,在內院留下了一道數十丈的可怕裂縫,還一劍劈碎了天焚鍊氣塔,導致異火衝破封印,差點兒給內院引來滅頂之災。

如今,半年過去了,那留下的一條恐怖劍痕,被填埋了,那碎裂的天焚鍊氣塔,也都全部修葺一新了。

時間可以令劍痕填埋,可以令破塔重建,可是,卻無法抹去那一夜深深烙印在眾人心頭的震撼記憶,那風雪交加的夜晚,那一道輕狂傲岸的身影,時間,無法抹去。

如今的內院,放眼望去,依舊那般的古調雅緻,四面青山環繞之下,彷彿一方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這裡,四處都是活力十足的年輕人,充滿了勃勃的朝氣。

視線拉回內院中的天焚鍊氣塔,近幾日,天焚鍊氣塔異動,被封印在塔底的隕落心炎又開始不老實起來,恐怖的高溫瀰漫整片天地。

而且這火焰很恐怖,能夠灼燒人的靈魂,所以,對於天焚鍊氣塔的異動,內院高層第一時間便讓在塔中修鍊的一眾學員全部撤出,天焚鍊氣塔方圓十里之內,也都被封禁了,禁制一切學員踏入。

而在今日,不知為何,天焚鍊氣塔變得愈發可怕了,極為恐怖的高溫從這裡散發出來,一股股可怕的炙熱岩漿不斷從塔底瘋狂湧出。

生死游樂場 站在遠處看去,那天焚鍊氣塔就如同一尊無比炙熱的煉丹爐,火焰席捲那方天地,令人根本不敢靠近分毫。

嘭!

此刻,那天焚鍊氣塔底又一次有著一股很恐怖的炙熱岩漿衝天而起,岩漿激蕩,將虛空染紅,四周的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

很顯然,在那塔底,有什麼東西在攪動風雲,似乎準備衝破封印!

在天焚鍊氣塔之上的虛空中,蘇千等一眾長老身體懸浮在那裡,望著下方暴動的天焚鍊氣塔,此刻,他們也是沒有任何辦法,根本束手無策。

「事到如今,恐怕只有暫時讓眾學員撤離了,否則隕落心炎再次衝破封印,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蘇千目光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嘆道。

「恐怕也只能這樣了。」眾長老也都忍不住搖頭嘆道。

「傳令下去,立刻召集眾學員,準備暫時遷出內院!」蘇千當即吩咐道。

「是!」一位長老領命,隨即下去傳達命令。

不過片刻,命令便傳達開來,內院眾學員全都匯聚到了一座遼闊的廣場之上。

林修崖、韓月、冰清兒,以及眾多強榜之上的優秀學員,全部聚集於此,這些,都是內院中的天之驕子,平日里甚至里難得一見,今日,全部匯聚在一起了。

然而,眾天驕匯聚,並不是為了比武切磋,而是為了撤離。

「眾位學員,如今天焚鍊氣塔異動,塔底的異火隨時可能破封而出,出於對你們的安全考慮,所以想讓你們暫時遷到外院修行一段時間。」眾長老出現在了廣場上空,大長老蘇千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句。

「好了,話不多說,情況緊急,眾學員跟著幾位長老,有序撤離內院!」蘇千大手一揮,不再廢話,直接下令撤離。

咻咻!

然而,眾學員正準備撤離之時,內院不遠處的天際之上,頓時間傳來一陣陣急促的破風聲響,與此同時,一股很可怕的威壓頃刻間瀰漫內院的這方天際。

蘇千等眾長老以及眾學員一驚,目光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只見不遠處的天際之上,一群身影迅速襲來,有著二十餘道身影,那一群身影之中,有人踏空而行,有人鬥氣化翼,不是斗宗就是斗皇,那番豪華陣容,看得眾學員不覺有些頭皮發麻。

很快,那一群身影便降臨在了內院這方廣場的上空,與蘇千等眾長老隔空對峙。

一時間,兩方人馬對峙,一股極端恐怖的威壓在天穹瀰漫開來,令人下方的眾學員都有些喘不過氣來,有的實力弱一點兒的學員當場就暈了過去。

這時,蘇千的目光鎖定了那一行人前方的一道男子身影,那男子頗為英倫,劍眉星目,氣質非凡,赫然是黑角域大名鼎鼎的葯皇韓楓,斗皇巔峰實力!

這韓楓雖說是斗皇實力,但是其本身乃是一位六品煉藥師,因此,黑角域中很多人樂意為其效力,黑盟,也是在其可怕的號召力下方才組建的。

在韓楓兩側,各凌空而立著兩道身影,這四人,三男一女,自然就是黑盟最為可怕的戰力,四位斗宗巔峰強者!

今日,韓楓率眾人來此,自然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奪走隕落心炎。

「韓楓,你率眾人闖入我內院,你黑盟是想與我內院開戰不成?」這時,蘇千鋒利的目光盯著那領頭的韓楓,冷道。

「開戰,我沒興趣,今日我來,只是想取走隕落心炎,還望大長老成全。」韓楓掃了一眼那暴動的天焚鍊氣塔后,目光方才看向蘇千,很客氣的說道。

「做夢!」蘇千冷道,自然不會這麼輕易讓韓楓取走隕落心炎,這韓楓狼子野心,若是如其心愿,只怕是會日後給迦南學院帶來滅頂之災。

「大長老,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沒什麼好說了,諸位,動手吧!」

韓楓冷笑了笑,也懶得再多說,他大手一揮,身旁的一位斗宗巔峰強者腳步踏出,迅速朝著蘇千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韓楓身後的十幾位斗皇強者也全部都朝著內院眾長老殺去。

一時間,天空之上,兩名斗宗巔峰強者爆發大戰,數十位斗皇之間也是戰了起來,兩處恐怖的戰圈之中,五顏六色的鬥氣交織,恐怖的能量激蕩,看得人頭皮發麻。

韓楓淡淡掃了一眼之後,身影一閃,頓時來到了天焚鍊氣塔的上空,他眼神有幾分炙熱,正準備出手破開天焚鍊氣塔之時。

嗡!

只見那裡,空間一陣波動,兩道蒼老的身影浮現。

赫然是藏經閣的神秘守閣人,千老和百老,二人也都是斗宗巔峰…… 「羅征,你這樣辱罵長輩,似乎過了點……」一位羅家長輩皺著眉頭說道。

「住嘴!」羅征呵斥道:「我爹遇害的時候,你們三房,四房,五房……整個羅家的人,那個時候在幹什麼?你們對得起父親給你們的恩惠嗎?你們助紂為虐,都是殺害我父親的幫凶!」

爺的掌刑女官 隱忍兩年的憤怒與冤屈,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羅征聲色俱厲,如同一尊憤怒的煞神,藐視著眼前所有人,每個人看到羅征的目光,要麼避開,要麼低頭,不敢與他的目光相接。

羅俊逸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與羅征繼續下去,「不跟你這個小畜生廢話,把你修鍊的護體功法交出來,我准許你就地自裁,讓你無痛苦的死去,留你一個全屍,把你安葬在羅家祖墳,」說罷,一道道細密如髮絲的紫光,從他的手臂之上延伸出來。

「你竟然還覬覦我的護體神功?做夢!」說罷,羅征雙腳在擂台的邊緣奮力一蹬,以極快的速度朝外衝去,既然不能堂堂正正的離開,他就只能夠奮力搏殺出去。

羅征的速度快,可是羅俊逸的速度更快,畢竟羅俊逸是成名已久的高手,進入煉臟境已久,奔跑起來帶著一道道紫色的殘影,后發先至,搶先一步攔在了羅征跟前說道:「小兔崽子,你的實力還不夠看,逃不掉的,再說一次,交出你的護體身法!否則讓你受盡人間折磨,然後再挫骨揚灰,死無葬身之地。」

「滾!」

回答羅俊逸的是羅征的鐵拳!

面對羅征的攻擊,羅俊逸完全不放在眼中,伸手輕輕一撥,就將羅征的拳頭卸了勁,同時貼近羅征的身體,在極端的時間一口氣打出幾十記貼身短拳。

「砰砰砰砰碰碰碰……」

羅俊逸的力量遠非此前那些羅家子弟可以比擬,煉骨境的力量可達一鼎之力,而煉臟境則擁有三鼎之力!

這般恐怖的拳力灌溉入羅征的身體,他的身體瘋狂的轉化為暖流,可是這些拳力太過於龐大,超出了羅征轉化的極限,還有一部分來力道來不及轉化,就是這些剩餘的力道讓羅征受了傷。

「噗!」

羅征倒飛出去,砸在了地上,隨即翻身站起,嘴裡卻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看到羅征挨了自己這麼多拳,居然還能站起來,羅俊逸的心思也火熱起來:「這護體功法真的很了不起,交出來,我可以考慮讓你苟活在羅家!」

「你們這種小人,說話就像放屁,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羅征一邊說話,一邊調解自己的呼吸。方才落地之後,羅征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的骨骼都輕鬆無比,似乎經過羅承運和羅俊逸的錘鍊,那些暖流已經把骨骼中的雜質洗滌乾淨!

經過一個月的捶打,羅征早已步入了煉骨境巔峰,只是因為他身體強度提升,羅家子弟的力量又不夠,所以缺乏暖流來洗滌骨骼,難以再有突破。

但是方才經過羅承運與羅俊逸兩父子的毆打,身體中產生了大量的暖流,竟然幫助羅征將骨骼中剩餘的雜質錘鍊出來。

現在他骨骼之中的雜質已清洗一空,全身上下每一塊骨骼都精純無比。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比輕鬆,全身上下每一處骨骼都有了靈性,讓他操控自如。而他呼吸的頻率也變了,每一次呼吸都比以前增加了一半的時間,氣息悠長綿延,吐納歸新自如。

這是踏入煉臟境的標誌!

力量,強大的力量湧入羅征的身體之中,他心中狂喜無比,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

「嘴硬!希望一會兒酷刑加身的時候,你的嘴還能這般硬!」羅俊逸又一次貼身過來,這一次他要一舉將羅征擒拿下來。

可是就在這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就在羅俊逸近身的一瞬間,羅征快速閃電的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羅俊逸在沒有防備之下,這一拳正面命中。

進入煉臟境后,羅征對骨骼的操控已經趨於圓滿,發揮出來的力量遠非煉骨境可以比擬,而羅俊逸卻不知道羅征踏入煉臟境,對羅征的實力有一個錯誤的估計。

這一拳打在羅俊逸身上,頓時將羅俊逸砸出三丈遠的距離,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爬起來。

「你,你竟然踏入煉臟境了!」羅俊逸撫著胸口,連噴幾口鮮血,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羅征冷笑一聲,對羅俊逸的話嗤之以鼻。

他向羅家上上下下掃視一圈,問道:「現在,還有誰敢攔我?」

羅征的霸氣,囂張,在此刻一覽無遺。

沒有一個人敢接話,整個校場之上,鴉雀無聲。

就連羅俊逸也被羅征一拳打傷,在場的還有誰是羅征的對手?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卻從角落之中飄了出來,「我敢攔你。」

隨後從一個角落之中,走出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這中年男人樣貌英俊,形態飄逸,彷彿得修鍊成聖的神仙人物,舉手投足都有一股風采。

「羅炳權!」

看到那個人,羅征的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說此時羅征最不想遇見的人,非二叔羅炳權莫屬。他就是殺害自己父親的主謀,而被羅征打傷的三叔羅俊逸,只能算是幫凶!

羅炳權一出現,自他身上散發出一股猶若實質的氣息,朝著羅征撲面捲來,羅征如臨大敵,他微微躬身,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肉,每一根骨骼都進入戒備狀態!

羅炳權的實力,已經超越煉髓境。雖然他沒有踏入先天秘境,可是一隻腳已經踩進去了,是「半步先天」的高手!

而羅征現在剛剛踏入煉臟境,與羅炳權之間相隔著整整一個煉髓境!

對於羅征來說,這是他現在難以逾越的存在,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對手。

可他決不放棄!

如果要放棄,羅征兩年前就已經放棄了!

老天垂憐,給了羅征一次翻身的機會,他在內心瘋狂的告誡自己,他不能死在這裡,此刻他求生的慾望無比強烈。

羅征沉默了一會兒,悄悄的吞入一大口空氣,毫無徵兆之下,瘋狂的催動力量,邁開強勁有力的雙腿,朝著外面飈射而去。

可是他還沒衝出兩張遠,一道包裹著紫氣的長劍就飛射而至,釘在羅征的跟前,擋住羅征的去路。

羅征一個扭腰,想要繞開紫色長劍,卻又被另外一柄紫色長劍擋住了方向,隨後羅征的身前不斷地有紫色長劍爆射而來,逼迫著羅征一步一步的後退。

那些紫色長劍的逼迫下,羅征竟然退回了原位,他的神色變得十分難看,先天秘境能夠駕馭真氣,羅炳權雖然只是半步先天,無法將真氣運用自如,但威力已如此恐怖……

羅炳權背負著手說道:「你這餘孽之子,當年我念一絲香火之情,讓你苟活於羅家,沒想到你卻不安分守己,竟然還打傷你三叔,試圖離開羅家!既然求死的話,我就成全你!」

錦繡棄妻 一柄柄紫色長劍打著旋兒,從地上飛了起來,從不同的方位朝羅征刺去,羅征目眥欲裂,他現在避無可避,就算他硬若玄器,可是面對羅炳權這樣的半步先天,他的防禦就像紙張一樣脆!

不甘心,深深的不甘心從羅征的心裡升起。

就在此時,羅俊逸忽然阻攔道:「二哥,先不要殺他。」

羅炳權控制住刺向羅征的那些紫色長劍,問道:「為何?」

「這小子不知道得了什麼奇遇,身體的強度遠勝一般人,而且他修鍊的速度更是堪比吃了天地造化丹的沛然和承運,」羅俊逸解釋道。

羅炳權將一柄紫色長劍瞄準羅征的眉心,面無表情的說道:「說,得了什麼奇遇?」

羅征滿臉冷笑,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何必在浪費唇舌?他連一個字都不想再說出口。

就在此時,羅家大門的牌匾忽然炸開,一座一人多高的銅爐忽然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地上,發出「咣當」一聲響,震得羅家子弟耳畔發麻。

那銅爐砸下來之後,就滾下了一層層的台階,將羅家子弟衝撞的東倒西,慘叫連連。

「何人搗亂?」

羅炳權冷哼一聲,卻是操控紫色長劍轉向,飄然而起,刺向那座不斷翻滾的銅爐。

「叮叮叮叮叮!」

紫色長劍與銅爐交鋒,發出清脆的響聲,但卻無法阻止銅爐前進的路線。

銅爐滾下台階之後,忽然詭異的在原地轉了一圈,竟然是朝羅征滾過來,見狀羅炳權道了一聲不好,運轉身法,急忙朝著羅征抓過去。

可到底還是銅爐快了一線,靠近羅征的時候,在那銅爐之中忽然探出一隻形如枯槁的手,將羅征一把拽入銅爐中。

「想走,沒門!」羅炳權看到羅征被那座銅爐中的人抓走,一伸手,抓住銅爐的邊緣,竟然硬生生的把銅爐固定在了原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