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誰都沒想到,蘇瑾兒突然會開口說話,小手還緊了緊抱著駱林脖子的小手,眼神閃著不善,盯著薛玉芬,極度憤怒的尖叫起來。


「啊!…」

薛玉芬訝然的看了眼一臉無辜狀的駱林,撇了下小嘴,站起身,走到火爐邊上,拿起已經開始便冒著熱氣的鐵壺,打算泡茶。

心說,這個小女孩怎麼回事啊?

「好了!跟著我可以!不過你得聽話!這位是你的薛阿姨,是駱叔叔的愛人!…她也是喜歡你,關心你的!…」

駱林心裡有點小得意,表面上還得照顧下薛玉芬的情緒不是,笑了下,手很自然的捏了下抱在懷裡蘇瑾兒的柔軟小屁屁,哈哈大笑的說。

「…吃早飯了!駱少!嫂子!…」

這時,李偉也回來了,手裡拿著早餐,從風雪中大步走了進來。

「先吃早飯!…」駱林笑著抱著蘇瑾兒站了起來,走到薛玉芬身邊,摟著她的柔肩,輕柔的拍了拍,朝餐廳走去。

早餐,熱氣騰騰的豆漿,油條,還有幾個熟雞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蘇瑾兒,連吃飯都要挨著駱林坐,薛玉芬突然感覺這個小丫頭對她有「敵意」,心中好笑,不過她感到高興的事,駱林這個冤家心腸真的很好,別看他整人殘暴血腥,那也是對待敵人,對自己人可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古人說,寢不言,食不語,幾個人都在默默的吃著早餐……

******************************************

中南海,銀裝素裹,一片銀白色的世界。

紫光閣,一號會議室,今天舉行新年第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例常會議。

今天到主持會議的還是,周XX總理,因為主席一直因病卧床,這國家重任可就落在了總理的頭上了,自從鄧老爺子,提議結束這場讓國家經濟,陷入半癱瘓的瘋狂運動起,中央高層就分成了幾個派系。

有支持儘早結束這場運動的,也有不同意的,整個這件事情就一直在那僵持著,中央政治局常委那就是是那幾個人,也就那幾票。

今天是1975年,新年第一天上班,所以,這次會議的意義重大,看來鄧老爺子肯定又要提出改革的方案,而當前形勢不容樂觀。

中央政治局常委分三派,一改就是改革派,一派則是反對派,還有一排那就是牆頭草,兩邊搖擺不定。

對於是不是將偉大領袖的這場「英明無比」的運動搞下去,大家都各有說法,經常在會議上罵娘,拍桌子,就像個菜市場。

而作為總理來說,他也沒辦法,畢竟以前還有哪位壓著這些人,這些人可都是以前經過血與火風雲歲月考驗的驕兵悍將啊!

那位現在是根本不能言語,神志不清,重病在床,怎麼管得了這些啊?

是不是結束這場運動的討論,一直從去年下旬起,一直討論到現在,這又是新的一年到來,意見還沒有達到統一!

「咳咳!同志們!…今天咱們再次舊事重提!…這又是新的一年來臨了!今年必須要面對了!這樣搞下去,國庫都要搞空了!…當然,有不同意見是可以提!但是!…這場運動必須馬上結束!把經濟搞上去,大鍋飯必須馬上停止!…」

今天會議雖然是總理主持,當地一個發言的是鄧老爺子,今天他是勢在必得,充滿信心是必要達到預期的目的,滿臉威嚴的敲了下桌子,開始發言。

在座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基本都到齊了。

薛老爺子也在座,手裡端著杯熱茶,低著頭不知道在哪想啥。

葉帥,李帥等人那肯定是老爺子的堅定支持者了。

甜心伊人 「計劃經濟的調子,可是主席定下來的!…現在他老人家病倒了,有些人就開始冒頭了?就要否定偉大領袖的英明指示了?…我看不妥吧?我個人的看法,是堅決擁護領袖的指示!…」

汪XX是個胖子,職位少將,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是專門負責主席出行安全的武官,那就是屬於古代御林軍的統領,捍衛竟是安全的京師有著實權的將領啊!可見他的話還是有分量的,他手裡也有軍隊的說。

「老汪!你這話,我不同意!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這場運動搞了多久了?現在全國老百姓過的什麼日子?國家經濟變成了個什麼樣子了?唱高調,是改變不了任何東西的!我完全同意小X同志的意見,搞有社會主義特色的計劃經濟!…」

葉帥一臉淡然的看了眼這個老戰友,笑了下,放下手中茶杯,說話了。

「我也同意!…」

幾個支持鄧老爺子的常委,也開始發言。

「我不同意!…這種大事!沒有主席的表態,我是堅決反對的!…」

「就是!有些人就是乘著主席病倒,這就要搞名堂啊!….」

「是呀! 豪門絕愛:愛情黑白計 …這就是想要搶班奪權納!…」

反對的聲音,馬上在會議室內響了起來,大家都在那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總理臉色不太好看,其實他心裡知道,現在國內的情況不容樂觀,俗話說,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主席一病倒,這些小猴子全都蹦出來了!

心裡也是很煩躁,主席病得不是時候啊!怎麼辦?

他心裡還是支持鄧老爺子的意見的,但是,政治嗎!總是要玩點平衡的,何況,那位事實上還沒真正倒下不是?

「咳咳!…我看這件事情!大家還是舉手投票來決定吧!…」

眼看事情又要朝爭吵方向而去時,總理這時發言了,肅然的眼神,掃了下在座的常委們,乾瘦的大手敲了下桌面,聲音低沉的說。 九人目光看向那黃色的棺材,眼中露出感嘆,同時雙手打出道道的黑色的符文長龍,朝著黃泉棺席捲。

「他們想幹什麼?」看到楊寰宇等人的做法,向天明等人眼中露出疑惑,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黃泉啊,當年的強者,沒想到如今卻是落的個這樣的下場,好在我們活了下來,他卻要永遠的葬在這棺材中!」一名黑袍強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滄桑。

「所以說,活著是多麼的重要!」另外一名強者開口,幾人都非常感嘆,同時也帶著興奮。

嘩啦啦……

說話間,九條長龍,便是將整個黃泉棺已經纏繞完成,楊寰宇九人每人拉扯一條。

「走了!」下一瞬,九人大喝一聲,拉扯著龐大的棺材,朝著黃泉池外走去。

「天真,竟然想要將棺材拉出來!」幾殿的強者眼中露出不屑,看著楊寰宇幾人,譏諷著開口。

轟隆隆……

然而,那名老者的話音還沒落下,一聲轟鳴響起,大片的黃色冰塊崩飛,撒落在被凍結的黃泉池上。

人們的視線中,那龐大的黃泉棺,在楊寰宇等人的拉扯下,竟然緩緩的移動,朝著黃全池外行進著。

「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是驚呼一聲,心臟狠狠的一抽,目光中帶著不敢相信。

「那可是皇者的安息之地啊,皇者的手段,他們竟然能夠破解!」幾殿的強者大聲開口。

「這羅生門到底是什麼來頭,手段如此驚人!」人們震撼著看著黃泉棺,移向池邊。

「怎麼辦?他們這架勢明顯是想將這黃泉棺帶走,最重要的是,洛天他們還在裡面呢!」向天明開口,目光看向楊寰宇幾人。

「一網打盡!」其他幾殿的強者聽到向天明的話,臉色也是變的蒼白起來。

羅生門早就對他們這些聖子動過手了,只不過都沒成功,眾人沒想到,這羅生門還不死心,竟然又來了。

「難道這些都是羅生門算計好的?那也太可怕了!」向天明臉色陰沉,目光看向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五千丈的黃色巨棺。眼下他們這些人的狀態都非常差,楊寰宇明顯是算計好了,讓黃泉兵將他們消耗,等洛天他們進入棺材才出現,否則以楊寰宇他們能夠凍結黃泉池的手段,早就可以將黃

泉棺拉出去。

從始至終,這就是一個局,一個設計十殿的局,很顯然,非常成功,縱然洛天他們這些人得到了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會被羅生門拿走。

「不能讓他們帶走黃泉棺!」向天明開口,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站在中央的楊寰宇。

「對,不能帶走!」其他幾殿的強者也是紛紛低喝,此事實在是太大了,好幾殿的聖子都被人擄走了,那麼閻羅十殿從今以後在地獄之中的名聲將會下降許多。

眾人交談間,楊寰宇幾人距離池邊已經只剩下了不到三千丈,眼看著就要將黃泉棺拉出黃泉池。

「找死么?」楊寰宇眼中露出冰冷,目光看向向天明幾人,身後的一人放棄了拉扯,站了出來,黑霧漸漸的散去,眼中露出一笑意,模樣正是曾經的補天城城主,江塵。如今已經不能叫江塵了,而是叫荊無夜,曾經上古年間的強者,只不過此時荊無夜身上的氣息已經不是當年那樣,異常的沉穩,整個人散發著強者的氣息,顯然已經徹底

適應了江塵這具身體。

「活動,活動,跟這些小傢伙好好玩玩!」荊無夜輕笑,雙手飛速的變化,天地變的黑暗起來。

風雲倒卷,一塊黑雲出現在了荊無夜的頭頂之上,一股壓力出現在黑雲之上,下一刻,黑雲壓下,讓向天明眾人臉色難看。「照顧好他們兩個,最好是帶他們先離開!」向天明沖著陳戰鏢和任洪哲兩人叮囑,擔心徐離子益有什麼意外,畢竟像他們這個級數的戰鬥,隨便一道氣息都能夠滅掉徐離

子益。

「好的!」陳戰鏢大喝一聲,一手扛起徐離子益,朝著遠處跑去。

「殺……」向天明則是同其他幾殿的強者朝著那鎮壓而下的黑雲沖了過去。

八道仙王後期的攻擊打出,同黑雲碰撞,衝天的轟鳴之聲響起,狂暴的波動席捲八方,衝擊在整個黃泉池的周圍。「有兩下子,幾個傷的這麼重的人,竟然還能抵擋住我的攻擊,真是難得啊!」荊無夜輕嘆,沒有絲毫在意,雙手再次壓下一塊黑雲,同時身形閃動,朝著向天明幾人沖了

過去。

黃泉池戰鬥繼續,而楊寰宇等人卻是彷彿沒有看見一般,拉扯著黃權棺,朝著黃泉池外走去。

三千丈……兩千丈……

一柱香的時間,龐大的黃泉棺便是被楊寰宇八人拉扯出來,原本就受到了重創的向天明等人無能為力,依然跟荊無夜戰鬥著。

「怎麼這麼強!」越打,向天明八人越是心驚,感覺跟荊無夜的實力差了很多。

轟隆隆……

黃泉棺從黃泉池中拉了出來,一出黃泉池,黃泉棺上的氣息便是下降了不少。

「葬神!」楊寰宇雙手飛動,一口棺材瞬間出現,將龐大的黃泉棺包裹。

「走吧!」楊寰宇沖著幾人開口,葬神之棺傳出陣陣的波動,被一名強者扛著。

「這幾個傢伙要不要解決了?」其他幾人看到正在同荊無夜大戰的向天明幾人。

荊無夜雖然強,但是抵擋八名受傷的仙王後期還是有些吃力,只能抵擋而已。

「抓了吧,那隻鯤鵬留著,畢竟我們曾經是老鄉!」楊寰宇輕妙淡寫的開口,帶著扛著棺材的大塊頭,朝著出口走去。

「是,不過這些傢伙實在是不怎麼樣!」幾名強者開口,身如鬼魅,朝著向天明幾人沖了過去。

而黃泉棺中,洛天對於這些事情,一無所知,還在同那些聖子還有幾殿的強者大戰著。「嗎的,要不是不能打死你們,早就完事了!」洛天大罵,口中喘著粗氣,一拳打出,將尹武轟暈在地,陣陣的灰氣從尹武的身上傳出。 黃泉棺內,洛天跌坐在地面之上,洛天的不遠處,則是有著數道身影,雙眼緊閉,躺在那裡。

而另外一面,一道灰色的身影不斷的吞噬著棺材中的滾滾灰氣,正是鬼王黃泉,也就是黃泉的殘魂之一,洛天認識的那一道。

經過一翻力戰,洛天終於將七名強者打敗,張成龍那裡也是結束了兩名仙王中期的強者。

相比於洛天,張成龍這裡要比洛天好一些,還有精神,在那些聖子身上摸來摸去。

「嘖嘖,這些傢伙都是寶庫啊!」張成龍每出手一次,便是有一件寶物,出現在張成龍的手中。

「洛天啊,速度挺快啊!」就在洛天喘息間,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手中提著一盞油燈,正是孫克念。

「得手了?」洛天雙眼微微一亮,知道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去收服黃泉燈和黃泉劍去了。

「當然,沒看看是誰出手!」孫克念臉上帶著得意看著手中的油燈,滿眼的成就感。

孫克念剛下來,司馬拓臉上也是帶著笑意,從黃泉的肉身旁走了過來,目光中帶著得意。

「黃泉劍也拿到了?」孫克念微微一愣,看著司馬拓那個樣子,就知道司馬拓也成功了。

張成龍則是還在那裡,不斷的在幾個聖子還有強者的身上拍來拍去,就差將幾人扒的剩下褲衩了。

時間緩緩流逝,黃泉殘魂終於將其他的被洛天打散的神魂吞噬,朝著黃泉的肉身衝去。

幾乎沒有絲毫的阻礙,黃泉殘魂融合進了黃泉的肉身之中。

而隨著融合,一股皇者之氣從黃泉身上爆發而出,讓洛天和張成龍等人心神顫抖。

嗡……

孫克念手中的黃泉燈瞬間震動起來,燈芯上的火焰不斷的跳躍著,散發出滔天的神光,最後從孫克念的手中掙脫,回到了黃泉的頭頂,神光將黃泉籠罩。

「這……」孫克念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他剛才明明已經感覺到自己收服了黃泉燈,為此還搭上了好多寶物。

「我他媽虧死了……」孫克念忍不住大罵,感覺不到同黃泉燈的聯繫,聲音之中帶著哭腔。

「嘿嘿,還是這把劍比較靠譜……」司馬拓看著孫克念一副要死的樣子,臉上帶著幸災樂禍,拿出了黃泉劍。

嗡……

不過,就在黃泉劍出現在司馬拓手中的一瞬間,同樣發出了爭鳴之聲,劍氣縱橫,從司馬拓的手中掙脫,劍鋒倒轉,插在了黃泉肉身的跟前。

……

「不帶這麼玩的,這還帶叛變的啊?」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大喊,實在是非常難受。

但是,黃泉卻是根本聽不見,兩樣寶物完全是被黃泉的氣息吸引,回到黃泉那裡。

「唉……」貂得助長嘆一聲,他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黃泉尺,不過看到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一副要死的樣子,貂得助跟著幸災樂禍起來。

同樣幸災樂禍的還有張成龍,眼下危機已經解除了,張成龍也是放鬆了心態。

時間流逝,又過了一柱香的時間,黃泉肉身上的氣息漸漸的變的穩定起來。

「被困住了,有人將黃泉棺抬出了黃泉池!」黃泉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洛天微微一愣。

「成功了?」洛天眼中露出狂喜,若是黃泉能夠復甦過來,任何問題都會解決。

「算是吧,不過這具肉身雖然看似沒什麼,但是已經沒有生機了,我還需要你的幫助!」

「幫我煉製一枚九品丹藥,大道共生丹!」黃泉回應,兩人通過神念交流,速度極快,大道共生丹的丹方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中。

總裁的幸運妻 「我的時間不多,等我完全復甦,會去找你,黃泉池是件寶物,我現在就送你們出去,出去之後,去黃泉棺正下方,那裡就是黃泉尺,會對你有幫助!」

「還有,外面的人,你們不要惹!」黃泉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消失,讓洛天眉頭緊皺起來。

話音剛剛說完,黃泉的身上便是散發出陣陣的波動,開始衝擊在棺材的四周。

黃泉燈的火焰開始暴漲,黃泉劍發出爭鳴之聲,爭鳴中,彷彿有泉水響起,散發出滔天的劍意開始衝擊起來。

「嗯?」而隨著黃泉的衝擊,楊寰宇正抗著巨大棺材的,那個羅生門的強者,臉色微微一變,感覺自己的抗著的棺材越來越沉。

崩崩崩……

那之前捆在黃泉棺上帶九條黑色的長龍,一條條崩斷,讓楊寰宇臉色微微一變。

「這麼快么?真是沒用的傢伙!」楊寰宇輕聲開口,眼中露出不耐煩,手指伸出,鮮血從楊寰宇的指尖滴出,滴在葬神之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