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謝謝你今晚都把所知道的告訴我,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忘記的!那個,我有點累了,先回屋睡覺了!”


朱芸面無表情的說完之後,便起身頭也不回的朝自己的臥室走去! 第二天是星期天,葉三平一直睡到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才醒過來從牀上起來。

當他開門走出房間的時候,立馬就從客廳裏飄來了一抹香味撲鼻的菜香,不過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整個客廳十分的沉靜,也沒有聽到從廚房那兒有炒菜的聲音傳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是朱芸那個美女老師爲了報答昨晚他的“恩情”,而特意又給他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餚不成?

一想到朱芸那小妞做的美味菜式,葉三平就忍不住口水四溢,就連肚子裏的五臟廟也開始不聽話的發起了“咕咕咕”的警報聲!

葉三平心裏一邊想着,人就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廚房門口。

當他探出半個頭往門裏面一看的時候,廚房裏卻是一個人也沒有。不過看上去,整個廚房裏還殘留着一抹淡淡的油煙味,應該是不久之前有人炒過菜。

整個廚房看上去十分的乾淨整潔,就連昨天那一筐滿滿的垃圾也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

看着廚房,葉三平心中不禁感嘆道:朱芸這個美女老師真的是挺不錯的,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要是哪個男人娶了這樣的女人做老婆的話,這輩子就等着享清福了!

離開廚房門口的葉三平,剛走到客廳,就看見了客桌上罩着那個紅色塑料罩子,透過罩子上密密麻麻的小孔,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裏面已經做好的菜餚!

該不會是自己的願望成真了吧,朱芸那小妞果真又給他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

想着想着,葉三平快步走到了客桌旁邊,伸手打開桌上的那個紅色的罩子。

頓時,一股濃郁的菜香就像是滔滔江水一般,不斷地涌進葉三平的鼻孔當中,旋即一大桌子的美味佳餚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桌子上一共整齊的擺放着六菜一湯。除了他之前最喜歡的那道紅燒肉之外,還有幾個素菜和一道紅燒豬肘子,中間擺放的那道湯則是清熱解毒的冬瓜玉米湯,不時的還有一陣陣騰騰的熱氣升起!

看着擺在自己面前的這一大桌子的美味佳餚,葉三平心裏就突生了一股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是奇妙,但卻又是很溫暖!

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在外漂泊的他,像這樣一起牀就有人做好飯給他吃的場景,他連想都不敢想。

然而,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基本上沒有感受到過家庭溫暖的他,內心深處卻是極度渴望有一個這樣的溫暖舒心的港灣,爲他遮風擋雨、撫慰療傷!

想的有些入神的葉三平,眼角間竟然在不知不覺當中微微的有了些許溼潤!

靠,老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

嘴裏嘀咕幾句之後的葉三平,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很快的發現了在一碗菜的碗底下壓着一張對摺的信紙!

只見葉三平隨手將信紙從碗底取出,然而又重新將罩子蓋了回去,接着便拿着手中的信紙來到了沙發旁,坐了下去!

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葉三平將信紙打開,頓時一篇筆跡秀美的文章呈現在了葉三平的眼簾當中!

“葉大哥!這是小芸第一次這樣稱呼你,還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走了,回京城了,那邊的公司這幾日來一直都在催促我趕回去,而我一直都因爲我父親的事情拖延着沒有離開,如今我也已經從你的口中得知我父親被害的真相,心中也就沒有什麼可牽絆的了。

真的很感謝你能夠將我父親被害的真相細節一字不漏的都告訴我,我之前一直都以爲你和其他的男人一樣,隱瞞我父親的事情,目的就是爲了以此來達到你那不可告人的目的。然而,經過昨晚的談話之後,我知道我這回是真的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我真不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誤解了你的一片好心,還希望你能夠原諒我的無知。

葉大哥,你是個好人,我爲我的父親因爲有你這樣一個只見過一面的朋友而感到慶幸。說實話,當我昨晚得知你心中真正的想法之後,就突然間產生了一種感覺。我感覺你就是我的親人,就像是我的大哥一樣,時刻都在爲我的安危着想,我父親要是在天有靈的話,也一定會他自己有生之年能夠認識你這樣的朋友而感到驕傲與自豪的!

雖然小妹和你之間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男人,小妹希望你能儘快的找個一個能夠照顧你,與你攜手到老的好女人,別再一個人到處風餐露宿了,那樣對身體也不好,晚上的時候沒事就早點回來休息,別每天晚上都到後半夜纔回家!這裏補充一句,小妹覺得菲菲姐就是一個很不錯的女人,對你也很好!

好了,別的話小妹就不多說,臨走之前特意爲你做了幾樣拿手的好菜,希望你能夠喜歡,同時小妹也希望,小妹還有機會爲你親自下廚!

我走了,原諒我的不辭而別,另外我昨晚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牢牢記住的,你放心吧,爲了我父親,我也一定會好好的生活下去的!

朱芸,留筆!”

看完朱芸留給自己的信之後,葉三平真的沒有想到朱芸還會有這樣多愁善感、善解人意的一面,相比較昨晚之前他對她的瞭解,這前後根本就是派若兩人!

從這封信裏的字裏行間當中不難看出,朱芸這個女孩子的確是很不錯,外冷內熱、善解人意,最爲難能可貴的,也是葉三平最爲感到欽佩的就是那一份執着和勇氣。

在如今這樣一個利慾薰心的年代裏,像這樣的女孩子恐怕也已經沒有幾個了。

然而,雖然朱芸在信裏說她回京城了,但是葉三平越想就越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而他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總之,他覺得朱芸不辭而別的離開似乎太過於突然!他昨晚纔將她父親被殺的真相細節告訴她,她一大早就消失不見了。表面上這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葉三平就是隱隱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第二天是週一,所以葉三平起的比較早。

收拾好剛出門的時候,就在門口和對面的任菲菲不期而遇了。

一看見任菲菲,葉三平就想到了昨天朱芸在信上說的那句話!

今天的任菲菲和往常一樣,一套黑色的職業裝打扮,成熟當中盡顯職場女強人的氣質!

“這麼巧啊,任總!”葉三平首先微笑着問候道,不知道怎麼的,今天他看見任菲菲總有種尷尬的感覺!

“嗯,是挺巧的。自從你搬到這邊來,咱們還是第一次一起去上班吧?”任菲菲也是迷人的微笑着回道。

“相請不如偶遇,要不一起去吃個早餐吧?”

“好啊!”

說着二人便進了電梯!

“今天怎麼沒看見小芸啊?”任菲菲問道。

“哦,她昨天說是回京城了!”葉三平淡然回答道。

對於葉三平的回答,任菲菲明顯感到十分的驚訝,道:“她不是剛回來沒多久嗎,怎麼又會突然間回京城了呢?”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昨天她走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是她離開之前留給我一張字條,字條上面說是她回京城去了!”

“她不是還有學校老師的工作嗎?”任菲菲不解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想必她臨走之前應該已經處理好了吧!”

…………

二人吃過早餐之後,抵達公司的時候,時間剛好是準時來到了公司規定的上班時間。

進了大廈一樓大廳,任菲菲就直接乘坐電梯上了自己所在辦公室的第十七樓,而葉三平則是朝小車班辦公室走去!

當葉三平路過前臺的時候,便引起了前臺曉莉和秦倩的注意。

自從這個傢伙來到公司上班的那一天起,她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準時的在公司規定的上班時間內出現在公司,而且從上一週起,她們就幾乎沒有看見葉三平出現在公司裏。眼下又看見這個傢伙一副慢慢悠悠的樣子出現在了公司,心中難免會有些好奇心!

“兩位美女,好久不見,你們有沒有想小爺我呀?”來到前臺的葉三平,不忘調戲一下面前的兩位美女!

“是啊,是好久不見了,我們還以爲你被老闆給炒了魷魚了呢!”曉莉擺出一副好沒氣的樣子迴應道。

而站在她身旁的秦倩倒是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用很平淡的眼神淡淡的看着一臉笑意的葉三平。不過對於葉三平這樣見怪不怪的搭訕方式,比起之前的冷淡與不屑,倒是轉變了很多!

葉三平將手搭在櫃檯上,很是囂張的樣子笑道:“靠,也不看看小爺是誰,哪那麼容易說被炒魷魚就被炒魷魚。再說了,我要是被抄了魷魚,那以後兩位美女豈不是會感到很孤獨、寂寞、冷了嗎?”

“哼,油嘴滑舌!”秦倩終於忍不住白了一眼葉三平,冷哼道。

“你還敢說呢,三天兩頭都看不到你的鬼影子!”曉莉也有氣沒氣的朝葉三平抱怨道,說話的語氣似乎還帶有一絲絲撒嬌的味道。

葉三平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嗨,咱不是忙嗎!既要給人家開車引路,又要時刻貼身保護人家的人身安全!你們說,我這既當爹又當媽的,我容易嗎?”

看着葉三平十足一副怨婦的樣子,兩位美女就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沒想到你還真挺會拿自己做比喻的,連爹媽都出來了!”秦倩眯着小嘴笑道。

“咱這也算是苦中作樂了!所以啊,你們二位以後要是選男人做老公的話,一定要選我這樣的男人,又會當爹又會當媽的,保證把你們給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葉三平毫不臉紅的說道。

這傢伙臉皮真夠厚的,竟然毫不臉紅的推銷起自己來了!

二女一聽到葉三平的話,俏臉上就立馬浮現出一抹緋紅來。

“你……你真壞!”

曉莉一臉嬌羞的樣子,說着便伸出“魔爪”朝葉三平襲來。

葉三平自然是不會躲了,對於美女向他伸出的“魔爪”,他葉三平就算能輕易的躲開,也是會裝出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來任君採擷的!

“哎喲!”葉三平發出一聲不大不小的驚呼聲,道:“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

“你……你再胡說,看本小姐不撕爛你的這張臭嘴!”曉莉嬌滴滴的哼道。

其實,聽到葉三平說出“謀殺親夫”這四個字的時候,曉莉心裏甭提有多高興了,恨不得直接就當場鑽進葉三平的懷裏呢!當然了,在公司這樣公共場合下,女孩子該有的矜持她還是要有的!

然而,看到葉三平和曉莉竟然就這樣在自己的面前肆無忌憚的打情罵俏,一旁的秦倩看起來似乎有些不悅了,旋即臉色開始變得暗淡起來。

“我說你們二位打情罵俏的,也要注意場合,這裏可是公司的一樓大廳,要是被領導看見了,那影響會有多麼的不好!再說了,現在可是上班時間,被其他同事看見了,又要說三道四的了,到時候傳到方總的耳朵裏,看你們兩個怎麼辦?”秦倩用有些抱怨的語氣說道。

聽到秦倩的提醒,倒是讓曉莉心頭一緊,這要是真的被方總給發現了,以她的處事風格,到時候別說被批頭蓋臉的痛罵一頓了,指不定還有被直接開除的可能!

“哼,都是你乾的好事兒!”曉莉白了一眼葉三平,氣呼呼的抱怨道。

而再看葉三平,卻是並沒有因爲秦倩剛纔的那番話而感到一絲的驚慌,依舊擺出那副死豬不拍開水燙的態勢。

“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這也是被二位的傾城的美貌所吸引,一時之間情不自禁而已!”葉三平搖頭晃腦的說道,一副古人論道的模樣!

“行了,你就彆嘴貧了,趕緊回自己的辦公室去吧,我們手頭上還有工作要做呢!”秦倩提醒道。

“嗨,看來某人是要下逐客令了!那好吧,那小生就不打擾二位姑娘做事兒了!”說着,葉三平還學着古人朝二女抱拳!

離開前臺後的葉三平,心情是一片大好啊!

這有事兒沒事兒調戲一下美女,果然是人生一大塊事兒啊! 這一整天下來,除了中午的時間和小李去食堂吃了頓午飯之外,其他所有的時間基本上都是呆在小車班的辦公室。

在這段時間裏,葉三平閒得無聊,基本上把辦公室裏這些天以來的報紙都看了一遍,甚至連報紙邊角的那些無聊的招聘廣告也不放過!

一直到下午三點鐘左右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總裁方雅男打來的,說是有事情要他上總裁辦公室一趟。

幾分鐘之後,葉三平乘坐電梯來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外的走廊,這回他並沒有看到接待櫃檯前的那個美女祕書小敏。

來到方雅男辦公室門口前,葉三平擡手敲了敲門之後,也不管有沒有人應答,旋即就直接推門而入了。

一進門,葉三平便看見方雅男的辦公桌前坐着一個女人,一身黑色職業裝打扮,從身後乍一看,那種屬於女強人的特有氣場盡顯無疑!

不過,葉三平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個女人的對面自然是坐着方雅男了,而站在方雅男身旁,手上拿着一份文件架,右手握着筆,應該是在記錄着什麼吧!

正當葉三平心裏對那女人的有些熟悉的背影感到納悶的時候,只見那女人旋即轉過身來,很是嫵媚的朝葉三平一笑。

“葉先生,你好啊,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能再次見面了呢!”

葉三平先是一愣,暗道:這女人不是昨晚上在慈善晚宴上碰見的那個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馬嵐嗎?她怎麼會在方雅男的辦公室?

“原來是馬總啊!您這個大忙人,怎麼會有空跑到我們公司來了呢?”葉三平一邊哂笑着說道,一邊擡腳也來到了方雅男的辦公桌前。

此刻的馬嵐看葉三平的眼神明顯不一樣,歡喜當中竟然還夾帶着一絲絲的曖昧在其中!

“難道沒事兒就不能來竄竄門,看看雅男嗎?”

馬嵐說這話的時候,嘴裏雖然是說的方雅男的名字,目光卻是一直都沒有離開過葉三平的身上。

馬嵐看着葉三平直勾勾的眼神,讓對面的方雅男頓時感到有些不快。最讓她感到惱怒的是葉三平那個傢伙竟然一進門目光就沒有離開過馬嵐,對她連正眼都沒有瞧上一眼。

然而,眼下畢竟馬嵐還在場,自己的身後還站着祕書小敏,她也不好做出不滿的動作來,只是表情上稍微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不過,方雅男畢竟是個職場上的女強人,對於自己的情緒還是有很強的控制力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