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豬鹿蝶三大家族。


宇智波一族。

……

即便小櫻,除了擁有忍者才能之外,相傳也是擁有着千手一族的血脈。

就連鳴人,其實也是因為他實則是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兒子,本身又是九尾人柱力。

不然,一般人還真進不了一班。

這個班級,本就是這個年級的精英班級,匯聚了整個村子各大家族的未來繼承人,亦或者中流砥柱。

否則,哪會可能隨便一個班級,就能讓下忍三人組這種足以媲美尋常中忍小隊的隊伍吃癟。

也就是因為這個小隊里的成員都是普通平民,不知曉鳴人這個班級的特殊,不然他們恐怕不會接下這個班級的考官任務。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齊跡等人在三十秒的時間衝出去了七十多米,而此時的『鬼』們才慌張的追出去,但是肉眼可見的他們的距離在和前面奔跑的齊跡等人拉長,

這時候當『鬼』的這五人突然開始後悔了,為什麼自己們偏偏和這麼一群怪物分到一組,看現在這個架勢他們根本就沒有能追上齊跡他們的可能性了!

《死侍的無限之旅》二百五十三章為了398億 「人類……你們驚擾了我的休息……」那妖獸啞著嗓子說道,「你們必須要賠償我!說剛才是誰開的炮?」

峰揚看着這隻妖獸來者不善辨識,開啟了飛船的自動飛行模式,然後自己來到了甲板上,他手握著腰間的劍,然後身形一動,來到了這隻妖獸的眼前。

「剛才有海盜,在這片海域上劫持我們的商船我是出於保護才和他們打了起來,如果驚擾了閣下,實在是抱歉了。」峰揚客客氣氣的說道,后鞠躬給這隻海妖行了個禮。

峰揚這麼做是有原因的,首先他並不知道這隻妖獸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隻經常劫持商船的妖獸,如果是的話,自己可以直接和他動手,如果不是的話,自己和他動手,這不是和師父易子寒說的相違背了嘛。

所以峰揚不準備先把他當做自己的敵人,如果能和平的化解這場矛盾,那就這樣,但是如果他敢對自己出手的話,那就別怪他峰揚不客氣了。

「哦?」這隻妖獸看了看眼前的峰揚,哈哈大笑了起來,「真是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你這麼年輕,竟然是到達了這樣的實力,在下十分佩服。既然你說剛才你是和海盜交火,而且是為了保護你們的商船,而且你也給我道過歉了,那這件事我就不多追究了,我這人不愛打架,就喜歡交朋友,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那真是謝謝您了」峰揚也是沒有想到這隻妖獸竟然談話如此痛快,又是再次抱拳行禮道,「既然你想和我交朋友,那我也沒有什麼意義,在下峰揚,請您多多指教。」

「我叫蛟崇。」這是要求也是微微抱抱拳,然後說到。

「那既然我們是朋友了,我可不可以向您打聽一個事情?」

「但說無妨。」蛟崇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我聽聞附近海域有一隻經常打劫商船的妖獸,請問您知不知道他的下落?」峰揚緩緩的問道。

「不知道,我已經在這片海域沉睡了百年了。」蛟崇搖搖頭,非常遺憾的說道,「但是我可以幫你打聽打聽。」

說着,蛟崇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一個個海螺,然後扔給峰揚。

「這海螺送給你,如果你想找我,就吹響這海波,我自然會出現,如果我找到你說的那個敗類我也會吹響我的海螺來通知你,你看怎麼樣?」說着,蛟崇也是再拿出來一個海螺,揚了揚,說道。

「那實在是多謝了。」峰揚點了點頭,說道。

「無妨。」蛟崇擺了擺手,「這樣的人類值得尊敬,不像有些人見到妖獸就殺。」

「我師傅告訴過我妖獸也是眾生之間平等的一員。」峰揚道,「我這個人只除那些為害一方的妖獸,對於好的要求來說,我也是畢恭畢敬的。」

「那你師傅可真是個好人。」蛟崇點了點頭,「蛟崇十分佩服你們師徒二人,不知道令師尊姓大名。」

「易子寒。」峰揚道。

「蛟崇記下了。」蛟崇再一次點了點頭,道,「這片海域本來就歸我所管,既然我蘇醒了,現在又出現了為禍一方的敗類,我一定會追查到底,這樣你看怎麼樣?我向海域北方追查,你向海域南方追查,我們一定要徹查出這個敗類是誰?」

「太好了,那我就先告辭了。」峰揚抱了抱拳,然後回到了自己的飛船上,駕駛着飛船,像南方的海域飛去。

「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真是假,這傢伙雖然說是幫我,但是他心裏怎麼想的還是不清楚,而且還有可能那任務中要除掉的妖獸就是他,但是他看到了我的飛船,以為我帶着很強的部隊,故意騙我說她不是,然後他幫我尋找。」峰揚坐在駕駛室里,想着,然後拿出蛟崇給自己的海螺,不斷的打量著。

「就先暫時相信他吧……」峰揚將那隻海螺收回到自己的儲物手環中,「如果他敢騙我,我直接用弒妖鎩戳爆他的頭!」

飛船在不斷的航行着,又是到了一天的夜晚,峰揚正準備休息一下,但是這個時候飛船的顯示屏上突然傳來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隻妖獸,那隻妖獸和蛟崇長得一模一樣。

「峰揚,我聽說你去過任務了我打聽了一下,找到了那隻妖獸的照片。」顯示屏上傳來的一段話,這段話正是檀兒發給自己的。

「可惡!」峰揚看到這張照片,心中大怒起來,「這東西果然在騙我!」

於是,峰揚直接是調轉飛船向北方飛去。

「不行,如果這樣大張旗鼓的回去,他一定會注意到我,然後再次逃跑,或者說跟我戰鬥一場……」峰揚琢磨著自己應該怎麼辦,「對了,她不是給我那個海螺嗎,我就假裝我找到了那隻妖獸,給他吹海螺,讓他來找我。」

峰揚覺得自己的這個計策比較可行,然後又是從儲物手環中將那隻海螺拿的出來。

也就當峰揚準備吹響海螺的時候,自己的這隻海螺確實響了起來。

哦?」峰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然後心中思索起來,「這傢伙還敢主動的聯繫我?說不定他已經在那邊不好了,埋伏等我過去一群妖獸,直接就把我埋伏起來了。」

「不過我也不怕,低端的妖獸在師傅給的弒妖鎩面前根本無法戰鬥甚至連動都動不了,所以說他想用人海戰術來打我的話,根本沒有什麼用處。」峰揚心中說道,「那既然這樣,我害怕你幹什麼?」

想着,峰揚直接是調轉的飛船,然後向海域的北方飛去。

但是,峰揚並沒有放鬆警惕,他直接是從儲物手環中將弒妖鎩拿出來,一旦有妖獸進入這個範圍他將直接失去戰鬥能力。

「東西就是殺妖獸的bug啊。」峰揚看着仔細地端詳着手中的長矛,不由得笑道。

「等等,我先不能把這個拿出來,要不然那傢伙直接就跑了,我還得給他打個出其不意。」峰揚突然反應過來,然後就是將弒妖鎩放了回去。

飛船不斷的飛行着,終於是再次來到了峰揚和海盜交戰的地方。再往前飛了,大概一個時辰,峰揚看到了一隻巨大的妖獸,這隻妖獸正是蛟崇。

「看來我還得再演演戲。」峰揚笑着說道然後從飛船上飛了出來,來到蛟崇面前。

「蛟崇兄,是找到了嗎?」峰揚問道。 成實一時間不知該做出什麼反應,是先對亡靈之事表示疑問,還是先疑惑劍擊是什麼意思,又或是對富江那按在自己胸上的手表示質疑。

「那個,能請您先把手拿開嗎?」

「失禮了,我只是試試手感。」富江直起身子,「如果手感好的話,我也想買一個,畢竟我也需要易容。」

「…好的。」成實歉意的笑了笑,「不過您在說什麼我好像聽不太懂,能解釋一下嗎?」

「我是來為麻生圭二報仇的。」

富江搓了搓手,狹長的雙眼眯起,「這下能聽懂了嗎?」

「麻生圭二?」成實歪了歪頭,表情充滿疑惑,但極不明顯的後退了半步靠近了身後的抽屜,那裏有一把扳手。

「是的,重新介紹一下,我叫麻生誠實,你可以叫我尼醬,限時兩天。」

富江摘下眼鏡,「只要你事後把準備付給毛利偵探的委託金交給我,我就可以替你背負罪惡,我人如其名,非常誠實,不會騙人。」

成實深吸一口氣,有些無力的倚靠在辦公桌上。

他知道他的計劃全都被人發現且看穿了,儘管他從來沒有透露給任何人。

「你從哪裏知道的?」

「如果告訴你,你就會信任我嗎?」

空氣寂靜了幾秒,小丑富江重新笑道:

「所以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那如果我信任你,你就會告訴我?」成實眨了眨眼。

「不會~」富江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你信任我的理由有很多,不差這一個。」

他點了點手指,細數起來:

「你打不過我,沒有反抗能力。我看穿了你的計劃,輕易就能阻止。我知道你的身份,也清楚你的性別…還需要我繼續說嗎?」

富江自問自答道:「答案是不需要,已經將軍了,孩子,你只能相信我。」

「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想幫我嗎?我有義務知道這一點吧?」成實悄悄地打開了抽屜。

用扳手砸暈小丑,然後將他綁住藏在診所內,再繼續去執行計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管小丑有什麼理由,他都不打算讓別人代替自己成為一個殺人犯。

「哈啊~」富江捂著額頭浮誇的嘆了口氣,然後一把抓住成實的肩膀把他摁在桌子上,從抽屜里取出扳手,照着自己額頭狠狠,不,輕輕的地砸了一下。

「你看,這東西根本解決不了我,槍都殺不死我。」富江拋了拋扳手:

「我是個殺人犯,臨死前想做點好事,或者我想和你劍擊,但不想用強的,所以先感動你…隨便什麼理由,不行嗎?」

成實掙扎了幾下,但富江的手好像焊死了一般紋絲不動。

「好吧。」成實不情不願的說道。

嘶,這就很離譜,替你殺人,替你背鍋,多好的事啊。

富江不滿的把扳手扔給成實,然後鬆開了按著成實的手後退幾步。

「你養父母把你養這麼大也不容易,你就這麼死了那…」

「他們已經,過世了。」成實抿了抿嘴。

「….」富江一時無言以對,不管是正常回答還是裝瘋賣傻都想不出好的答覆。

富江的表情恢復冷漠,將眼鏡重新架在鼻樑上。

「那不是你自尋死路的理由。」

看了看鏡子中自己冰藍色的雙眼和毫不浮誇的表情,富江嘆了口氣。

他可不是個好演員。

早知道找琴酒要點犯罪片來看了。

頓了三秒,富江吹了聲口哨,「看外面,那是你請的偵探,不和我一起去見見他們?」

「好。」用複雜的眼神看了富江一眼,成實從桌子上爬起,揉了揉被撞疼的腰。

……

正如原著一樣,毛利一家得知了麻生圭二是個死人,在柯南的勸誘下,幾人打算前往公民館找村長,問到麻生圭二生前的友人。

可人生地不熟的毛利一家不知公民館在哪,正巧看到了從診所走出的富江和成實。

經過一番友好的自我介紹,人生地不熟但樂於助人的小丑先生決定帶毛利一家前往。

「對了,沙口先生,請問您之前表演的魔術…」路上,小蘭好奇地詢問富江。

雖然他父親推理說多半是事先在手掌畫好了傷口,但這無法解釋富江透過傷口去看三人的那一眼。

「魔術這東西,說穿了就只是一些小把戲。」富江舉手晃了晃,「但魔法就不一樣。」

「吶吶,大葛格,你能再表演一遍嗎?人家還想看!」柯南在一邊賣萌。

他心裏已經有了猜想,打算驗證一下。

「你叫我表演我就表演,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富江搓了搓手掌,變出一個糖果遞給柯南。

為了讓柯南醒悟,他總結了以下幾個關鍵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