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買了手機還要交月租,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筆錢。


還小的時候有吵過要媽媽買給他,但大了之後,反而懂得不要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但母親說的時候,還是心動了一下,如果有手機……

他拒絕了母親的提議。

但心裡更堅定了自己的打算。

一一一

葉靈等風晴聊完信息,又被她拉著到處玩了許久才肯放她回校。

葉靈回到宿舍,過半的同學都不在。

葉靈自己安靜的洗洗睡了。

節日對於她來說,也是平常的一日。

周末仍然是回家。

葉靈對這種生活已經習慣,但是母親還是關心她:「總是坐車會不太累呀?」

一旁的唐紫欣就接話:「累什麼呀,坐上車就是坐著回來的,媽,你也操心過頭了,你上班還更累呢。」

「小欣說得對。」

葉靈反問母親的身體。

「我有啥事?能吃能睡的。」

「今年有去體檢嗎?」老年人至少每半年去做做體檢。

「體什麼檢?沒事上啥醫院?」

唐母自然是反對的。

葉靈知道勸不動。

她垂了垂眸,一家人都沒有定期體檢的習慣,或者說都是母親那句沒事不去醫院的話,所以等有事再檢查出來的時候,已經形成了。

「媽你勞累那麼多年,去檢查一下也好?」

葉靈還試著再勸。

「姐,你幹嘛?媽好好的幹嘛叫她上醫院?」唐紫欣一副懷疑的眼神看著她,然後去挽母親的手:「媽平平安安的一輩子不進醫院才好呢,對吧,媽?」

唐母聽著受用。

唐紫欣就向葉靈挑眉。

葉靈微笑了下。

回到家,她仍然是那個乖巧文靜的女孩。

下午去給夜路塵補習的時候,葉靈發現某人總是在走神。

「要不要休息一下?」

「啊,我……」夜路塵有些懊悔自己的行為。

葉靈看看自己講的書頁,以及他沒有下筆的本子,覺得再講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我想喝水~」

「我去倒!」

夜路塵馬上起身!

行動迅速……像怕把她渴到了一樣。

要是學習有這股勁……她也不好直接這樣打比方。

「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心神恍惚的樣子,是遇到情況了?

「沒……沒有…」

夜路塵的迴避,怕是不願對她說。

葉靈眨了眨眼,他不信任自己是正常的,她也從來沒想過要他對自己無話不說,無話不說那是有前提的,她覺得她做不到,所以也從來沒有這種想法。

可是不專心學習,是個問題。

葉靈邊喝水邊想著解決辦法。

這個時期的男孩子,不為學習煩惱,那是為……友情還是愛情?

這好像都不是她該關心的問題。

建議倒是能給一點,只是……

要問嗎?

葉靈有些猶豫,關心過度,就會改變性質,而她和他之間的關係,目前來說,她還蠻滿意的…… 「不管如何,學習的時候就專心學習,可以嗎?」葉靈最終也只是說了一句。

夜路塵點頭。

空氣有些安靜,天已經有些冷了,葉靈搓了搓手,她已經穿得比別人厚些。

夜路塵望了望她的動作,握筆的手緊攥,又鬆開,不讓她看出一些什麼痕迹來,雙眼掃過家裡的門窗,根本都進不來風了。

最後還是沒忍住問了句:「你冷嗎?」

葉靈眨眼,「還好。」

他起身,進屋拿了件外套遞給她。

葉靈本想拒絕,可是最後還是拿著放在了腿上蓋著。

原主就喜歡買些闊腳褲,冷氣從下冒。

夜路塵眸色一深,重新拿起筆,目光卻往自己的外套上掃。

葉靈覺得他是聰明的,只不過有些不集中注意力。

她想了些辦法,效果稍微好了一些。

臨走前還是忍不住提醒他:「你現在剩下的時間不算多,要鞏固的知識還不少,如果能再專心些,你可以更好的。」

夜路塵垂著眸不說話。

他並非不想認真學習,只是他知道自己的心在哪。

不見已日努力剋制,見了面,又豈能平靜無波……

「我會……盡量的。」

「嗯,你很聰明的,所以可以學好,只是時間問題。」

「……嗯。」

「加油呀,等著你做我學弟哦。」

夜路塵一震,對上她的微笑,她是……真心的。

他唇微張,想要開口,可又沒有言語。

看著葉靈離開,緊握了拳。

一一一

葉靈發現,唐紫欣周六的時候,總是不在家,以前會跟著她往夜路塵那「破壞」她跟夜路塵的「友好」,可是後來葉靈不跟她「爭寵」,甚至是放她一個人獨角戲,次數多了她就乾脆不跟著去了。

於是她每次補習完回家,她大多數都不在。

趁她不在,葉靈問了問母親。

「小欣?怎麼了?跟朋友出去玩了吧?」唐母也不是很確定。

倒是唐父挑了挑眉:「那麼大了,不要隨便讓她出去~」

「她去你不也知道?」唐母懟了一句,唐父就不說話了,繼續看他的報紙。

「她是跟女同學出去玩嗎?」葉靈看唐母也是一知半解的樣子,但還是希翼唐紫欣有跟唐母交待過一兩句。

但是很顯然,唐母是愣的,完全靠猜:「可能……是吧?」

看向唐父,唐母撇她一眼,不理。

唐母氣一提,看見葉靈望著她,又泄了氣:「都不知道?」

葉靈點頭,她也不知道。

唐母越想越不對!「小欣這頭,去哪了也不說,就說去玩去玩,要是有什麼事,上哪找她去啊?!……」

唐母一緊一叨,倒是發現了問題的關鍵:「對!要是她有什麼事!我們上哪找她?!等她回來,一定要叫她說清楚!」

「不!現在都幾點了?!還沒回來?!」

「不行,我要打電話給她……」

「媽,你先冷靜一下……」葉靈攔著突然焦急的母親,越想越把自己嚇得六神無主的樣子,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了。

「那頭,一直放任著她……」唐母坐了下來,還是不滿。

「媽,你別緊張,不然的話,小欣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到時有話不能好好說……」

「有什麼好說的,她就……」

唐母要上氣,被葉靈按住,安撫了一下,唐母才把氣順下來。

葉靈就勸著:「小欣也大了,會跟同學出去玩也正常,但是她要是能跟家裡說一聲去了哪個同學家裡或者是到什麼地方玩,我們也能安心些……」

唐母一個勁點頭。

「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呀,你要是無緣無故不准她這個那個,她要是不肯聽反而生了隔閡,所以還是好好講就好,畢竟她也有自己的主意……」

「什麼主意,她才十來歲一個女孩子……」

唐母一說總是想到很多,很快又聯繫到她是女孩子的問題,擔心了一堆。

讓葉靈覺得,難道唐母以前都不擔心那些問題的嗎?

她想想又覺得上次唐紫欣講她在大學談戀愛的事情,好像也蠻關心的,應該不會沒想過……還是說,她一直把唐紫欣當小孩子寵?

不管如何,唐紫欣明年也十八了,該教的還是要教的好。

等唐紫欣晚上回來的時候,發現氣氛有些不對,似乎大家的目光都在她身上。

她眨眨眼,乖巧的給父母夾菜上碗,甜甜的想把情況了解一下。

可唐母直接就問她:「你今天去哪個同學家玩了?」

唐紫欣第一時間就瞄向葉靈,像是懷疑她打了小報告,背後說她壞話一般。

葉靈鎮定的吃著菜,若無其事。

唐紫欣俏皮里語氣又有點委屈:「媽,就跟小琪她們玩呀,你不是知道的嘛?」

她知道嗎?唐母自我懷疑了一下,還沒忘記自己的目的:「小欣呀,你是個大女孩了,出門在外的時候要注意……」

「媽,姐比我還大呢,你怎麼不說她?」

唐母被截了話,才思索了個過,唐紫欣又引導她:「媽,你要管也是先管姐姐呀,我能有什麼事,我不是一直乖乖聽你的話嗎?倒是姐姐,出門在外,要好好教教才對~」

果然,唐母竟然轉移了目標。

葉靈覺得這個妹妹呀,腦袋轉得夠靈的。

「小琪就是上次見的那個?是喜歡說話的還是短頭髮的?」

葉靈之前接她時遇到兩個稱是她好朋友的同學。

「幹嘛告訴你?」唐紫欣一撇嘴。

「小菱認識?」唐母有點意外。

倫理學閱讀網 葉靈說了一下,唐母點點頭,然後問唐紫欣:「她們性格怎麼樣?好相處嗎?」

唐紫欣說的當然是好話。

看唐母還想一直追問。

唐紫欣轉向一旁當透明人的唐父:「爸,你看媽,吃頓飯跟審問似的~」

女兒一撒嬌,唐父立刻正視自己的地位:「吃飯吃飯,有什麼吃飽再說~」

一家之主開口,自然也就聽話了。

唐紫欣又朝葉靈得意的一瞥,不知在宣示什麼。

葉靈只顧吃飯。

唐紫欣覺得葉靈越來越不接她的招,心頭有些煩,就像一個一直喜歡和你爭玩具玩的人突然不跟你爭了,讓你自己一個人玩,好像……挺沒意思的。

飯後,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事情自然就不了了之。 恐怕,唐誠都錯估了秦毅百分之九十的戰力,在唐誠眼中,秦毅怕是也就比大道長強上一些,對比那個楊道長的實力。

小真人?這是他們壓根沒有想過的,金衡市的武道界多少年沒有出現過小真人的強者了?

而大真人,那更是傳說中的存在,整個唐家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過一個,偌大的華國也是屈指可數,要是被唐誠知道非得嚇得昏死過去。

「爺爺,等會我去跟他求情,我會用一切方法求他放了唐家,你趕緊跟龍堂撇清關係,這個人我們唐家不能招惹!」唐韻忽然回神過來,她萬分驚恐的對著唐河說道,眼中瞳孔飄忽不定,顯然是受到不輕的驚嚇。

唐河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件事的重要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