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趁著兩人獨處的時間,早就將事情說的清清楚楚,所以這亡者開口就叫她候選人大人,容華才沒有奇怪。


那亡者吶吶道:「可王上有令,必須要將您帶過去。」

這亡者明明也有相當於神帝的修為,卻偏偏毫無半點高手的風度,在自己和阿臨面前,表現的就好像是一個……嗯,被受欺壓的小媳婦?這樣想著的容華嘴角幾不可見的抽了抽,被自己的想法噁心了那麼一下。

但那亡者的表現還真是越看越像哪,那模樣,就好像自己分分鐘都會被容華和君臨拍死一樣。

不過,君臨倒也真是想拍死這亡者。

容華沒有發現,那亡者卻是感受的清清楚楚——君臨看似平靜,其實威壓卻一直壓在那亡者身上,甚至環繞著若有若無的殺意。

這也是那亡者這麼一副膽子小的模樣,畢竟,便是神帝高手,對上神尊,也不過是神尊一巴掌的事。

恐怖片場 沒誰不怕死,那亡者也不例外,甚至他格外怕死,所以,若是他還活著的話,容華怕是不只能看到他抖如篩糠,還能看到他臉色慘白,汗出如漿……被容華,被君臨嚇得。

「有令?帶過去?」容華聲音中帶著笑意,話說的卻不是那麼客氣:「你家王上真是臉大如盆,我一不是他階下囚,二不是他下屬……這麼個語氣對我說話,他怕是想結仇?」

嘛,強者之尊不可輕辱,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和符師同樣不可輕辱。

別說容華與那亡者口中的王上素不相識,並無瓜葛,就是容華真是那亡者口中王上的下屬,身兼九階煉丹神師和九階神陣師,那亡者口中王上也該對容華抱著幾分敬意。

而且,就沒實力,不是煉丹師之類的存在,也沒誰願意隨隨便便就被不認識的傢伙用命令的口吻說話啊,就算不得不低頭,心裡也總歸是不舒服的。

所以,那亡者的一句話,成功讓容華對他的王上印象跌破谷底,負數了。

身為一名妖孽級別的絕世天才,容華心中的傲氣傲骨從來就沒少過,她不擺架子那是她平易近人,但這不代表她就好欺負。

這會兒,一個魂之大陸的根本不認識的王者的屬下,跑來莫名其妙的和她說自家主子要見她,還是下令必須要帶過去?

呵呵呵……簡直莫名其妙!

聽出容華語氣里的不善,和身上陡然加重的威壓,以及已經毫不遮掩的殺氣,那亡者忍不住撲通一下跪坐在地,隨即一股臭味瀰漫開來——他被嚇得失禁大便了。

容華和君臨都是一陣沉默,隨後兩人向後退了三丈。

容華嘴角抽了抽:「他不都死了嗎?怎麼還會……」失禁兩個字不太雅觀,在戀人面前,容華著實說不出口。

君臨有些茫然,他也沒遇見過這種情況,主要是,他以前遇上亡者,要麼殺了,要麼無視,所以這會兒,也不知該回答些什麼。

倒是那亡者,實在委屈的不行,反倒破罐子破摔了:「死了怎麼了?亡者也算另一種生命——雖然死了就沒有各種生理反應,但我們還可以在體內模仿出來,當自己還活著,不成嗎?」

容華:「……」

好了,這會兒她什麼都不想說了,揮了揮手:「行了行了,你趕緊走吧……」別擱這兒噁心人了!

雖然容華沒有說出口後半句,但她就是這麼個意思。

那亡者卻還是愣愣的問:「你不跟我去見我們王上?」

「……」好了,容華可以肯定了,大概不是這亡者口中的王上傳的話帶著命令的口吻,而是這亡者沒腦子的緣故,畢竟,這同一個意思的兩句話,只是將其中的幾個字變上一變,那給人的感覺可就不一樣了。

容華沒好氣的道:「不去!真想見面,讓他來找我們,更有誠意!」

那亡者還有些猶豫:「可是,王上他身份尊貴……」

容華更沒好氣的打斷:「我身為九階煉丹神師和九階神陣師,我未婚夫乃九大至尊神獸之一九尾天狐,神尊修為,我們的身份就不尊貴了?」

那亡者似乎還想說些,容華不耐煩的道:「你走不走?不走就死這兒吧。」

話音未落,那亡者已經飛快地爬了起來,嗖的飛走了。

容華揉了揉眉心,轉頭看向君臨:「阿臨你說,這傢伙來我們面前演這麼一齣戲究竟是為了什麼?」

君臨微微垂眸:「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那個人,是的,那是個活生生的人,並不是亡者,他是用了特殊作用的神器偽裝成亡者的。

那個人身上,君臨『看』得清清楚楚,滿身罪孽,而且,看向他們的目光,充滿了惡意,信心滿滿的在算計些什麼。

君臨頓了頓,抬眸看著容華又問了一句:「為什麼阻止我殺了他?」

君臨殺意不加掩飾的時候,就已經打算動手,只是,洞悉他意圖的容華卻阻止了他。

說起這個,容華忍不住厭惡的皺了皺眉:「太噁心了!」

雖然那亡者,啊不,是那人說自己嚇得失禁這反應是模仿出來的,但那股臭味,和他離開之後,顯露出來的他之前跌坐的地面上那星星點點的翔……可不是想模仿就能模仿出來的。

君臨停了一下,沒想到是這個原因,他答:「我不在意。」他只想去掉隱患。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容華皺了皺鼻子:「可我不想髒了你的手。」也不想髒了自己的,嗯,字面上的臟。

君臨似是有些無奈:「放虎歸山,其患無窮。」 誰知道那偽裝成亡者的神人還會做出些什麼來?

那個人對容華的惡意太過明顯,君臨不想賭,也不願意去賭。★看★最★新★章★節★百★度★搜★追★書★幫★

容華眨了眨眼:「別擔心,我們先跟過去看看?」

雖然最後被那個裝作亡者的傢伙狠狠噁心了一把,但那傢伙一出現就覺得不太對勁的容華和君臨,就在那傢伙身上做了點手腳。

雖然之前因為一時之間的噁心,容華不願動手將人放跑了,但就這麼一會兒,還是能找的到的。

君臨睨著她:「所以,你放跑他就是為了看看他背後還有沒有人?」

容華沒有否認,只是笑:「被噁心到了也是事實嘛。」

……

眨眼間跑出數十萬里的那個偽裝亡者的傢伙狠狠的扯下了身上用來偽裝的黑袍,也是將他變成了亡者的特殊神器。

「嘖嘖,你這是……被嚇得失禁了?還真是狼狽呢。」幸災樂禍的嬌媚女聲響起。

身上還帶著失禁之後留下的痕迹,尖嘴猴腮,身材短小精悍的男人瞪了不知何時出現嬌嬈美艷的紅衣女子一眼:「若是換你去,怕是比我也好不了哪去!」

紅衣女子不屑的嗤了一聲:「呵呵,我怕是還真能比你好……誰不知道猴四一最是膽小怕事。」

那之前偽裝成亡者跑到容華面前的尖嘴猴腮,身材短小精悍的男人,也就是猴四一再次瞪了紅衣女子一眼:「什麼膽小怕事?我那叫謹小慎微!」

「本就是強者為尊,危機重重的世界,如今又面臨天地大劫,再加上我們還要參加那見鬼的鎮魂使之戰……謹小慎微,也就是你說的膽小怕事一點,才能夠活的長久!」

紅衣女子冷笑:「見事就躲,不管做什麼都要再三權衡有沒有危險,巴不得做每一件事都能是十成十的安全……活的這麼累,還有什麼意思?」

猴四一對著紅衣女子翻了個白眼:「不然呢?像你似的哪裡危險往哪鑽,生怕自己活得太長一樣?」

紅衣女子呵呵兩聲:「修行之路,本就是不斷在遊走在生死邊緣,壓榨出自己的極限潛力以求突破……你難道都沒發現,因為你的膽小怕事,你已經很久沒有突破了嗎?」

「明明也是天資不俗,悟性超群之輩,卻始終卡在瓶頸之處不得突破,每每有些機緣也因為你的猶豫小心而被錯過,白白浪費!」

「你枉做聰明,實則卻是愚蠢至極!」

猴四一被紅衣女子這麼連嘲帶諷,連貶帶罵,神色卻是相當平靜,語氣甚是雲淡風輕:「謹慎無大錯,最起碼我不會像你一樣,魯莽行事,最終帶累了自己最在意的人。」

紅衣女子聞言,神色倏然一滯,過了好一會兒,才從心中突起的悶痛中回過神來:「猴!四!一!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最在意……猴四一口中的人,不僅僅是紅衣女子最在意的,也是心中最痛。

那時她和如今一樣,也是哪裡危險往哪裡鑽,只是對自身實力卻不甚看重,因為她身邊有一個讓她安心無比的守護者。

有那個人在,似乎無論再怎麼危險的境地也能轉危為安,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可是,那個人對紅衣女子來說,是最堅固的守護,當時修為甚為低微,還不安分,凈往危險地方跑的紅衣女子卻是個天大的累贅。

只是,那個時候的紅衣女子天真的近乎愚蠢,她肆無忌憚,根本毫無自知之明。

於是,她就真的捅破天了,捅破了自己的天——某個險地,實力不行還不自知的紅衣女子,在那個人身受重傷還要與比自己修為高兩階的傀儡對戰時,撲了上去想為那個人當一擊。

她真的只是好意,可她的好意卻讓那個人死的更快……那個人翻過身把她護住,然後又接了幾下將她送走,自己卻永遠的留在了那裡。

從此之後,那個人成了紅衣女子心中最深刻的存在。

那人死後,紅衣女子在未曾找過他人保護自己,因為她心中明白,這世界上願意豁出一切的人已經為了豁出了一切,再也沒有誰,會像那個人一樣,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守護她。

所以,紅衣女子開始努力修鍊,不改往昔哪裡危險,就往哪裡鑽的性子,卻是秉著自己的實力來,最大限度的歷練自己,壓榨潛力。

用一種讓所有認識她的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將實力提升了上來,然後飛升仙界,再飛升神界。

只是,身邊卻再也沒有了一個沉默寡言,穩如泰山的高大身影護著她。

想起和那個人的往昔,被觸動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的紅衣女子眸中劃過了一抹淚光。

猴四一自知失言,沉默了片刻:「……抱歉。」

猴四一和這紅衣女子是從同一個地方來的,紅衣女子的事迹,在他們所在的大陸其實傳的挺精彩的。

紅衣女子頹然的擺了擺手:「算了,反正你這麼多年,也就喜歡拿這件事刺我了……這樣也挺好,自從飛升之後,除了你,我也找不到一個會和我說他的人了。」

仙界也好,神界也罷,雖然也有他們那個大陸飛升上來的前輩,但他們一對紅衣女子不了解,二嘛,就是了解了,沒仇沒怨的,也不會輕易提起紅衣女子的往事,戳她傷疤。

只有一個猴四一,有事沒事的時候刺他一下,刺完之後又道歉。

紅衣女子看了猴四一一眼,其實她說猴四一的話還是有不對的,這傢伙雖然太過膽小怕事了一點,但修為還真沒有因此落下過。

而且,不說同階無敵,但戰力也是同階中頂尖存在,只是性子擺在那兒,輕易不動手罷了。

「猴四一,既然你和清眉已經吵完了,是不是該說說為何沒把人帶過來了?」嘶啞的聲音響起。

只見周圍除了猴四一,紅衣女子清眉以外,又出現了一名雙眸沒有眼珠,弓腰駝背,滿臉皺紋,拄著蛇頭拐杖的瞎眼老人和一名光著上半身,身材壯碩,右胳膊上一枚倒骷髏印記的壯漢。

清眉挑了下眉:「瞎眼婆婆,既然你這麼關心,當時怎麼不親自去?」

拄著蛇頭拐杖的瞎眼婆婆頓了一下自己的蛇頭拐杖:「你這是責怪老身了?」

陰測測的語氣,毫不掩飾的殺意,顯然,清眉說的話損失不合瞎眼婆婆的意,瞎眼婆婆就會動手了。

清眉撇了撇嘴,還沒開口就被猴四一截過話頭:「瞎眼婆婆……」

瞎眼婆婆冷聲打斷:「老身正等著她說話呢,你插什麼嘴?」

猴四一冷笑了一聲:「所以瞎眼婆婆你這是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了?」

猴四一從來不承認自己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謹小慎微,頂多欺軟怕硬一點。

雖然瞎眼婆婆戰鬥力高絕,但猴四一也不差,同為神帝,猴四一自然不會怕瞎眼婆婆,與瞎眼婆婆對上也是絲毫不懼。

清眉也不意外,她和猴四一乃同一個大陸出身,且糾葛頗深,他們兩人看著關係不好,其實交情莫逆,所以並不影響猴四一在這種情況下為她說話。

而清眉也明白,若是換一個神尊,或者猴四一獲勝幾率不大的同階,猴四一絕對不會說一句話。

那光著上半身的壯漢這時開口,聲音如轟隆雷響:「瞎眼婆婆,你要找麻煩且先等等,俺還想聽猴四一說是怎麼回事。」

那壯漢一開口,瞎眼婆婆不說話了,很簡單,不如壯漢的意,壯漢會打人,而瞎眼婆婆並不是這壯漢的對手。

他們三個聯手也不是。

猴四一深吸了一口氣:「之前咱們想借口是根本沒有上心,是打著直接動手的主意,可惜等我到了地方,才發現,容華,那個似乎已經被欽定為鎮魂使的鎮魂使候選人身邊跟著九大至尊神獸之一的九尾天狐。」

「這並不奇怪,我們查到的資料中有,她在玄天大陸時已經和九尾天狐定情,互許終生。」瞎眼婆婆聲音嘶啞難聽,「說說她本人。」

百花圖卷 猴四一沉默了一瞬:「……盛名之下無虛士。」

「她給我的感覺,很危險很危險……或許就像是我們看過資料之後認為的,她氣運極好,但她本人,絕不僅僅是靠著氣運,和她背後的靠山。」

「更不僅僅是靠她的煉丹之術和布陣之術。」

「我們之前認為的,她離了背後的靠山,離了她自己那手煉丹之術和布陣之術,根本不堪一擊的想法真的是大錯特錯……」

「她似乎溫和的沒有一絲鋒芒,但給我的感覺卻是除了危險,還是危險,我的直覺在叫囂著讓我逃跑……」

說著,猴四一苦笑了一下:「然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在我們被她煉丹和布陣的光芒閃花了眼的同時,居然忽視了,當初她身具兩大至尊神器后不久,就傳出了她三箭,射殺了三個神王的事情。」

「在當時,她的修為是神君大圓滿,而現在,她的修為是神王大圓滿。」 清眉,瞎眼婆婆和那壯漢,三人聽聞,:///

瞎眼婆婆手中蛇頭拐杖重重一敲地面:「是了,她以九階煉丹神師和九階神陣師的身份揚名於神界,倒是叫人忘了,她也曾一箭殺掉高自己一階的神人。」

「再加上她的煉丹之術和布陣之術……此人,極是不好對付。」

清眉玉手握緊,咬牙:「這哪裡是不好對付四字就能夠形容的……猴四一的直覺可是從未出過差錯,既然他感覺那容華極為危險,恐怕我們和她對上,也是九死一生的下場……」

「難不成,我們這些候選人,便只能給她做個踏腳石,洗凈脖子待她來宰嗎?」

話到最後,透出濃濃的憤恨之意。

猴四一皺眉:「也沒有那麼糟糕,你真沒必要想的這麼悲觀。」

清眉瞪著猴四一:「不然呢?你別忘了,此次鎮魂使之戰的規則有變,便是我們想提前退出怕也是不能的。」

猴四一眉皺的更深:「我覺得你與其擔心會她對我們動手,不如去擔心其他的候選人,畢竟,除了她,也就只有我們四人身上的印記最為清晰了。」

猴四一說著,看了一眼那壯漢有胳膊上的倒骷髏印記,那印記,他們身上都有,是鎮魂使候選人專有的標誌。

清眉沉默了下來。

瞎眼婆婆空洞的眼睛轉向猴四一:「說到印記,你可從那位身上感應到印記的氣息?」

說起這個,猴四一搖了搖頭,神色頗為疑惑:「那位身上全無印記的氣息,你就是不知,魂之大陸上的那些亡者,究竟是從何得來那位同為鎮魂使候選人的消息,並且,還那般篤定……」

每一名被選定的鎮魂使候選人在鎮魂之戰開始前身上都會出現倒骷髏印記,而出現印記之後間隔數年到數萬年,鎮魂使之戰就會來臨。

而鎮魂使之戰開始之後,每一個鎮魂使候選人都會被印記帶往魂之大陸進行廝殺。

而有關鎮魂使的事情,也是在印記出現之後自動出現在他們腦海中的。

而印記出現之後,他們也會對其他候選人有所感應,有多少鎮魂使候選人,印記也會告訴他們。

而就在印記出現之後不久,就有魂之大陸的亡者出現在他們面前,看樣子,對他們這些鎮魂使候選人也是頗為熱情,盯著他們的目光也是滿滿的期盼,顯然是巴不得有一個鎮魂使出現。

有關於其他鎮魂使候選人的信息,也是這些找上門來的亡者告訴他們的——畢竟,雖然印記告訴了他們有多少鎮魂使候選人,並且能讓他們對其他鎮魂使候選人有所感應,但那些被他們感應到的鎮魂使候選人是個什麼情況他們卻是完全不知道的。

也是因此,他們才會知道容華的事情,並在今日找過去進行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試探。

那壯漢嗤了一聲:「這有什麼可想的?那些亡者畢竟生活在魂之大陸上,鎮魂使之戰所選出來的鎮魂使又是魂之大陸上當之無愧的掌控者,所以,他們能有我們不知道的手段,測出我們不知道的鎮魂使候選人的存在也不稀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