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越陽城城主當年外出歷練的時候,偶然得到的一本中品武學功法,之後在越陽城便少有對手,即便境界比他的對手他都能越級挑戰。


楚思雨則是在家族歷練中,自己在歷練之地得到的,這本功法是她自己所有的,就連楚家的家主都沒權力修鍊。

難道第三本中品武學就要出世了嗎?

宋青一把抓住宋二狗的胸前的衣服,兇狠的說道:「快說,是誰叫你來找我麻煩的?你這小子平時就唯唯諾諾的,你絕不會有這個膽子敢來我家找我麻煩,不說,我就把你另一隻手也打斷。」

宋二狗有些悲涼的說道:「宋有源。」

宋青聽了一愣,該不是這傢伙唬我吧!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宋有源?聽都沒聽過這個名字。

嘿嘿。

宋青一聲冷笑。

宋二狗一看宋青有些猙獰的表情,慌了,連忙說道:「就是藏武閣里的那個老傢伙。」

又是這個老傢伙?

好像自己跟他也沒仇吧!

怎麼三番兩次找自己的麻煩,從一開始進藏武閣就拿不能修鍊的功法給自己。

這好像是宋青自己選得功法,不過這老傢伙也不提醒自己,直接送給了自己,擺明了是要給宋青好看。

這次還專門找人試探宋青,宋青只感覺憤怒無比,一聲髒話罵了出來:「他爺爺的.」

宋二狗一聽這話,頭點得好像小雞啄米似的,有些激動的說道:「沒錯,沒錯,就是他爺爺的。」

這宋青真乃神人也,我都還沒有說出來,他就知道是藏武閣的那個老傢伙是宋石峰他爺爺,怪不得能打贏我,這次輸得也不冤。

宋二狗一時激動,根本不用宋青多說,直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說的清清楚楚。

藏武閣里的那個老傢伙就藏武閣的守閣長老,是個「臨」境高手,實力深不可測,很多人都猜測那個老傢伙甚至連家主都沒有他那麼厲害。

上代家主死之前,將這守護藏武閣的大任委託給了他,之後,他就一直守在藏武閣,從未離開過。

而宋白城就是他的兒子,也就是說宋石峰就是他的孫子。

可宋青跟他宋石峰也就是小輩之間的矛盾,小打小鬧,算不了什麼,再說一代守閣高手,怎麼會跟宋青一番計較呢?

還記得十四年前,宋青出生的時候嗎?

「糟糕,恐怕是要早產,這一不留神便是要出人命的。」

宋婆婆!

沒錯,宋婆婆其實就是他的妻子,當年宋婆婆死得不明不白,一個「臨」境高手竟然被剛出生的*嚇死?

他就一直心懷芥蒂,十四年了,妻子死了十四年了,自己卻不能為她報仇。

直到那天見到宋青去藏武閣選擇修鍊功法,更沒想到,宋青會選擇裁決九式這種功法,乾脆就將計就計,讓他去修鍊這裁決九式,也算是為自己的妻子報仇了吧。

可他千算萬算,沒想到宋青活了下來,還修鍊成了這威力強大的功法。

所以就派宋二狗來看一下,宋青到底怎麼樣了。

原來如此,原來那位宋婆婆是他的妻子,怪不得自己要修鍊裁決九式的時候故意隱瞞實情,不過也多虧了他,自己才因禍得福,修鍊成功這絕世功法。

雖然宋婆婆不是他有心殺死的,卻是因他而死,此次宋青且是心裡亂的很,算了,畢竟是自己的錯,他要為妻子報仇也是人之常情,聽說當初父親也是想要殺死自己的,不過最終還是下不了手。

只是這些年來,他從未關心過自己,就像沒有這個孩子一樣,當初就斷了那點父子之情嗎?可他還是給自己住,給自己吃,他還是愛自己的,只是因為自己還是他的孩子。

「你走吧。」宋青淡淡對宋二狗的說道。

不管是那個長老,還是自己的父親,都是苦命人。

罷了罷了。等到宋二狗跌跌撞撞的走出院子,宋青的眼睛一下子變了樣,變成了黑色的奇怪眼睛。

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眼睛?

母親和宋婆婆一定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不然兩名「臨」境高手怎麼會因此而死?

她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宋青對發生自己身上的事充滿了疑問?自己一定要解開這個謎題。

也算是對母親的交代,對守閣長老的交代,對宋家的交代。

畢竟自己在宋家長大,在這裡笑,在這裡哭,這是自己長大的地方,這是自己不能割捨的土地,不管以後會變成怎麼樣,自己絕不會傷害宋家的人。

我宋青對天發誓!

也許現在宋家並不接受自己,那我就要用實際證明,我是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的族人的。宋青的眼睛能夠把周圍的一切都看穿,卻看不穿自己。

這一雙眼睛真的是很神奇,宋青總感覺其中一定還有秘密,不過憑自己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完全掌握自己的這雙眼睛,而且如果這雙眼睛被人看到了,肯定會引起一陣風波的。

可這麼厲害的能力,總不能不用吧。

就像剛才和宋二狗動手的時候,用這個眼的能力,就算不使用裁決九式也能將宋二狗打敗,使用裁決九式需要消耗太多的勁力。

而且裁決九式的威力越大也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那些有心人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到時候肯定對自己不利。

畢竟在越陽城地界,中品功法還是非常稀少的,不然也不會只有寥寥幾部,那些厲害的傢伙肯定藏著掖著,等到需要的時候,便一鳴驚人。

自己還是低調一點,能少用就少用吧。

宋青抬頭看了一下,冰盤似的冷月高懸空中,樹木、山丘、人家隱匿在霧一般的月輝之中,撲朔迷離,朦朦朧朧,顯得神秘莫測。

宋青*咯噔一跳,黑色眼睛里的亮點好像變得前所為有的明亮,今天是滿月,宋青總感覺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怎麼回事?宋青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

家族裡的那些傢伙不知道都去哪了?

難道會跟此有什麼關係嗎?

宋青使用遠視的能力,一下子,整個宋家盡收眼底,靜靜地看去,宋家和平時也沒有什麼不同。

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感覺呢?

冰盤似的冷月依然在空中高懸,宋青黑色眼睛里的亮點且更加明亮了,宋青能明顯的感受到眼中的思念。

沒錯,就是思念。

黯陰的空中只有一輪明月和層疊馳逐的灰雲;

那深墨的,

那如鉛筆畫幅上烘染的,

如打輸了交手戰的武士的面色的,

如晶亮的薄刃上著了一層血繡的部分,

如美人失眠后眼角的青暈,低沉下多少慘惻的哀意,都由灰色層雲瀰漫了宋青黑色的眼睛。

滿月的邊緣好像有一絲黑影,這黑影正吞食月亮,黑影越吃越來勁兒,黑影漸漸擴大,光線慢慢消失。

月亮光亮的部分越來越小,變成了一把閃閃發亮的「鐮刀」。

又過了一會兒,突然變成一道「細眉毛」。

月亮幾乎被黑影吞掉了,只留下一條耀眼的銀邊。

宋青黑色的眼睛好像發出一聲悲鳴,慢慢的溢出血來了,宋青在黑色眼睛消失的最後一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情景。

高高的屋宇之下,她伴隨著喜慶的樂音,翩翩起舞。

精緻的木屐、小巧的鈴鐺、華麗的首飾、飛舞的裙帶,無與倫比的裝束映襯著這位絕世佳人。

皓齒朱唇,和著音樂一張一翕;

秀目峨眉,隨著舞姿一皺一舒。

靈動的佩環,隱約閃爍著淚漬斑斑;

粉色的裙紗,似乎牽動著愁絲縷縷;

清脆的鈴鐺,竟然碰奏出淋漓的凄涼;

沉重的木屐,分明打出錐心的悲愴。

宋青只感覺心中一下子空蕩蕩的感覺,好痛,好迷茫,腦海里的情景久久不能消失。

沒一會兒,天上的月亮又重新散發出光亮,那銀白色的月光好像把陰暗都驅逐了一般,月亮高高的掛在深藍色的夜空上,向大地灑著銀色的光芒,把山河村莊映照得熒光明亮。

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泄在宋青的身上。

一個透明的身影在宋青的身上緩緩的飛了出來,宋青能清楚的看到他的樣子,這是一位老者,發白的頭髮像一堆冬天裡的雪,稀稀拉拉的花白頭髮,整齊地朝後梳攏著,像蘸了水,沒有一根錯亂的。

看起來他年紀頗大,臉上的皺紋頗多,反而倒添了幾分慈祥的樣子,他蓄著銀白色的鬍鬚,鬍子不太長,也不濃密,卻修剪得體,頗有一番風度。

老者穿著一身的道袍,道袍上面的太極團案依稀可見,不知為何,宋青看到這位老者,心中沒有一點慌亂,就好像是自己的親人一般。

「你是誰?」宋青仔細的觀察了老者很久,這才開口問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你的前世,三千年了,沒想到過得好快,當年的恩怨,不知道那些傢伙們現在怎麼樣了?當年恩怨這一世必定要有所終結,天狗食月之時,你我便能有片刻的交談,只是你還沒有覺醒,而我只能指導你一些修鍊上的事情,你現在還太弱小了,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能了結當年的夙願,而她也在上面了等待了幾千年了。」花白老者緩緩的對宋青說道。

「她是誰?而我又是誰?」宋青問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宋青一直想知道的事,就是自己身上發生的奇怪的事情,因為這件事,宋青身上背負了太多的東西,別人的謾罵,欺侮,父親的不待見,和自己心中若有若無的愧疚。

為什麼自己要背負上這些東西?

「她是你最愛的人,是你刻骨銘心都忘不了的人,她在冷月上已經封印了幾千年了,而救她是你最希望做到的事情。」老者指著天上的月亮大聲的說道。

「我呢?我連自己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更何況去救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我只知道我現在是宋青,是宋家家主的兒子,我心中牽挂的人是楚家的天才,楚思雨。前世的東西我早就不記得了。」宋青有些憤慨的向老者說道。

「我還不能告訴你,以前的事情,千年前的事,太過驚世駭俗,你現在的實力,還不配知道這些東西,知道了千年的事,會影響你的修鍊,你只要努力的成為一名強者,站在最高的巔峰,你什麼都會想起來的,你什麼都能知道。這個世界太大了,遠遠超過你的想象。「老者語重心長的說道。

當年,在那最璀璨的星空下,手握死亡的鐮刀,多少強者如狗,兩族的恩怨至今也未了,摯愛的人也依舊無法相見,三千年了,三千年了,總要向那些傢伙們清算一下。

我知道你就在冷月上看著我呢,等著我,我一定會回來的。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聽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獨和嘆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記起?

曾與我同行,消失在風裡的身影。

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