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趙二彪看着冷美人認真的說道:“女王警察大人,送給你的鮮花,爲我前天的魯莽行爲道歉,同時我也希望用鮮花表明我的心意!”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臉上雖然是露出了驚訝之色卻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和冷美人一起出來的冷美人的女同事卻紛紛起鬨。

“你小子夠癡情的呀!”

“好漂亮的花呀!”

“今天表現的還不錯,比前天的禮物強多了!”

就在趙二彪享受着冷美人的同事的讚美的時候,冷美人眼睛看着遠方,忽的開口了。

“趙二彪,你的老闆娘過來了!”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順着冷美人的眼神望了過去,果不其然,紅霞小飯館的老闆娘王紅霞風姿綽約的走了過來。 看着王紅霞遠遠的走了過來,趙二彪並沒有過多理會,而是看着冷美人急急的說道:“女王警察大人,你可能是誤會了,我和她一點兒關係也沒有的,頂多就是我經常去他那裏吃飯而已,那天他也是開玩笑的!也不用當真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看着趙二彪冷冷的說道:“你不用和我解釋的!你們有沒有關係關我什麼事!”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趙二彪不禁覺得有些莫名的失落感,不過,趙二彪卻並不想就此放棄。

趙二彪看着冷美人,將手裏的花朝着冷美人送了送。

看到這樣一幅場景,冷美人身邊的同事都勸冷美人將花收下,可是,冷美人冷笑了兩聲以後,將原本平放在胸前的手插到了口袋裏,拒絕之意十分明顯。

明日未臨 見冷美人這樣,趙二彪強忍住心中的悲傷,對着冷美人說道:“女王警察大人,希望能夠接受我的花,假如你真的覺得我哪裏做的不好的話,我可以改正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眼神冷冷的看着趙二彪說道:“我想我給你回的那條短信應該說的已經很明確了,你幫助過我,我很感謝你,不過,我已經通過幫助你的方式報答你了,現在我們是互不相欠了,我們現在僅僅就是警民關係而已,作爲一個警察,我一直覺得我是認真敬業的,可是,我也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還沒到被人送花的程度,所以,謝謝你的花,但是我不能夠接受!”

見冷美人這樣,趙二彪也不再端着,對着冷美人說道:“女王警察大人,你應該也知道我的心意••••••”

“我當然知道你的心意!不過,似乎你還不知道我的心意,今天在這裏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今天我不會喜歡你,明天我也不會喜歡你,我永遠都不會喜歡你,希望你早點的改變方向,不要再在我這裏浪費時間了!”

趙二彪將花輕輕的放了下來,然後慢慢的低下頭,底氣不足的對着冷美人說道:“我不覺得這樣對你是浪費時間!”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呵呵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二彪,我希望你看清現實,咱們兩個不是一路人,真的不是一路人,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而咱們兩個的生活是平行的,沒有交集的,如果非得往一起碰的話,只會瞬間激情,對你對我都不好的,今天我明確的告訴你,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聽到冷美人這樣的冷言冷語,趙二彪的心理已經幾乎崩潰,不過,趙二彪還是小聲的說道:“你喜不喜歡我是你的事情,我來不來找你是我的事情,你可以不見我,不過,我會一直都來的,直到你肯見我爲止!”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呵呵的冷笑了一聲後,然後面向趙二彪,對着趙二彪冷冷的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似乎是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希望,對着冷美人猛點頭。

見趙二彪這樣,冷美人繼續的問道:“你喜歡我是不是就希望我過得好?”

趙二彪聽到冷美人這樣說,仍然是猛點頭。

見到趙二彪這樣,冷美人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假如你以後每天來找我的話,我還是不會答應你的,而且,我會對你越來越煩,並且我也不會高興,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你不是希望我好嗎?”

趙二彪雖然意識到自己中套了卻不能夠說什麼,只是眼睛中閃爍着淚花,無辜的看着冷美人。

冷美人最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着趙二彪說道:“趙二彪,請你記住,我們以後就是警民關係,如果你以後有正事找我,出於我的職業道德我會見你,可是,如果你是私事打擾我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見你的!請你記住,咱們兩個不是一個世界裏的人!以後不要來打擾我!”

說完話後,冷美人毫不留情的猛的一轉身,拉着身邊的幾個同事便離開了,毫不留情。

冷美人的絕情連身邊的女同事都看不下去了,女同事紛紛的對着冷美人勸說。

“若冰呀!這樣不好吧!”

“是不是太決絕了,我看那個人不錯的!”

“若冰,你這樣可不好呀!他可是一個男人,是要面子的,一點面子也不留,是不是••••••”

聽到身邊的同事這樣說話,冷美人打斷說道:“不給他留面子也好,讓他知道,我是不會和他在一起的,讓他徹底的死了這份心!我這樣做也算是爲她好了!好了••••••好了••••••不說他了••••••咱們趕快走吧••••••”

望着冷美人決絕離去的背影,趙二彪心中說不出來的悲涼,趙二彪從來沒有感受到冷美人這樣的冰涼,這是一股深入骨髓的冰涼,這股冰涼可以瞬間熄滅對生活中其他事情的所有激情。

冷美人離去的背影在趙二彪的眼中變的越來越小,漸漸的要消失不見了,而感覺到冷美人的背影消失不見的一瞬間,趙二彪只覺得渾身好像被抽空了一樣,渾渾噩噩,迷迷糊糊,天旋地轉••••••

就在趙二彪倒下去的前一刻,王紅霞趕到了趙二彪的身邊,一把扶住了趙二彪。

扶着趙二彪站穩後,王紅霞朝着冷美人離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後輕輕的嘆了口氣,慢慢的搖了搖頭。

當王紅霞的視線從冷美人離開的方向轉到趙二彪的臉上的時候,王紅霞的臉上又充滿了平日裏那樣爽快舒坦的笑容。

王紅霞笑着對着趙二彪問道:“剛剛那個是你的朋友呀?她是不是有事先離開了?”

趙二彪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不知道王紅霞在說什麼,木訥的點了點頭。

王紅霞看着趙二彪手中的鮮花,哈哈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這麼漂亮的鮮花!我好喜歡!送給我吧!” 趙二彪將原本要送給冷美人的花送給了王紅霞,不過,趙二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將花送給王紅霞的,是左手送出去的,右手送出去的,還是雙手一起送出去的,趙二彪是一點點的印象也沒有,不僅對這個沒有印象,就連一路上和王紅霞說了什麼,怎麼回到的家,趙二彪都沒有印象。

趙二彪從這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醒過來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趙二彪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趙二彪朝着看了窗戶外面一眼,然後拄着雙手從牀上坐了起來,看着屋子裏面熟悉的一切,趙二彪才稍稍的感覺到自己不是在做夢。

趙二彪不知道冷美人那樣一頓冷冷的言語把自己怎麼了,不過,趙二彪清楚,自己肯定是中了冷美人的招,冷美人剛剛那樣的一段話實在是讓人心寒,寒冷入骨,刺痛骨髓。

剛剛起牀的趙二彪只覺得嗓子好像冒煙了一樣,口渴的很,而趙二彪隱約的記得,桌子上好像有水,所以,趙二彪便朝着桌子走了過去。

剛剛走到桌子邊上的時候,趙二彪猛的一把便奪過了桌子上的水,仰起頭來,咕嚕咕嚕,痛痛快快的喝了起來。

等到趙二彪放下水杯的時候,原本滿滿一大杯的水已經見底了。

趙二彪放下水杯,準備回到牀上繼續躺着的時候,不經意間看見了桌子上的一張紙條。

趙二彪心中好奇,拿起了桌子上的紙條送到了眼前,紙上的字娟秀漂亮。

“二彪,看見你難過的樣子我也很難過,我知道你一會兒肯定會醒來的,我做了一些飯菜放在了桌子上,一會兒你起來餓的時候吃。今天,我也很高興,因爲,今天你第一次送了我花,雖然我知道我這花本來不是送給我的。王紅霞。”

看完紙條,趙二彪順手揭開了桌子上的蓋布,而在蓋布揭開的一瞬間,迷迷糊糊的趙二彪有些驚呆了。

桌子上有十多種菜,每一樣菜都是色香俱全,葷葷素素,看得出來是很精心做出來的,這樣的規模,趙二彪只在隨份子的時候吃到過,看着滿桌子的飯菜,趙二彪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本來趙二彪只覺得口渴,現在看到這滿桌子的飯菜,趙二彪忽的便覺得餓了,想想也是,趙二彪晚上根本就沒有吃東西。

趙二彪掄起了筷子,每個菜夾一點兒,瘋狂的往嘴裏面塞着,只是一會兒,趙二彪的嘴便被自己塞的滿滿的。

趙二彪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曉得一個勁兒的向着嘴裏面夾菜,竟然忘記了嚼。

等到嘴裏已經塞不下任何東西的時候,趙二彪不知道怎麼了,兩行熱淚就好像是決堤的黃河水一樣,瘋狂的涌了出來,一滴接着一滴。

趙二彪沒有想到自己這樣一個堂堂的大男人竟然會這樣不爭氣的流出了淚來,想要控制,可是,趙二彪發現,流出來的淚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雨水,根本就控制不了。

ωwш◆Tтkan◆¢o

趙二彪只得任憑兩行熱淚模糊了自己的雙眼。

模糊了雙眼也好,也許就可以就此放下些事物,不把每一件事都看得那麼清楚,難得糊塗。

趙二彪再回到牀上的時候,已經好了許多,而不多時候,趙二彪便進入了夢鄉,而這一晚,趙二彪做了許多的夢,夢到了冷美人,夢到了王紅霞,甚至還夢到了孫莫愁,這樣的一通亂夢沒有讓趙二彪做出什麼實質性的決定,不過,趙二彪的精神卻好了許多。

“趙哥,昨天的戰況怎麼樣了?”趙二彪剛剛一進到辦公室,林子軒便對着趙二彪好奇的問到。

趙二彪朝着林子軒笑着擺了擺手,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也不行呀!給我出的主意根本就沒有奏效!”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湊到趙二彪身邊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怎麼了?碰壁了?”

趙二彪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後笑着對着林子軒說道:“像你趙哥這樣高智商的人倒談不上碰壁,因爲事情的結果,通過我的高智商已經大概的預測到了!”

林子軒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對着趙二彪問道:“冷美人說什麼了呀?”

趙二彪輕輕的搖了搖頭,故作深邃的說道:“冷美人說我們兩個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能夠在一起,後來我想了想,確實是這樣的,想像我智商這麼高的人,和冷美人肯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和我在一起她肯定會有壓力的!”

趙二彪雖然是調侃,可是,林子軒大概也猜到了冷美人昨天的態度,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決定下一步怎麼辦呀?”

趙二彪看了林子軒一眼,然後反問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林子軒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我覺得你應該放手了,我也聽出來了,冷美人似乎是真的不想和你在一起的!你們兩個應該是有緣無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呵呵一笑,然後看着林子軒說道:“你出的主意不怎麼高明!我得選擇性的採用啦!所以我決定不這麼輕易的放棄!”

“什麼?你還要繼續?”

“我沒說繼續,我就是說不放棄而已,我決定先保持這個狀態不變,不進攻也不撤退,給冷美人一些自己的空間,讓她好好的考慮考慮!”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點了點頭。

“你趙哥可是生命力頑強的小強,什麼也不能夠把你趙哥打倒••••••咦,對了,小林子,我這裏有一些新的資源!”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對自己說,林子軒趕快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真的••••••真的••••••太好了••••••我看看••••••我看看••••••”

就在趙二彪和林子軒兩個人在下面竊竊私語的時候,忽然有人站在公司的門口大聲的朝着公司裏面喊道:“趙二彪,你的快遞到了,粉紅系列全套情趣內衣!” 林子軒慢慢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彎着腰,在電腦前比比劃劃的趙二彪滿臉訝異的弱弱說道:“趙哥,情趣內衣!”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只是朝着林子軒擺了擺手,然後言語猥瑣的對着林子軒指着電腦說道:“不是情趣的,是制服的!哈哈••••••你快看••••••”

見趙二彪還沒有意識到,林子軒又輕輕的碰了碰趙二彪。

趙二彪感覺到林子軒碰了碰自己便回頭看了看林子軒,而林子軒一見到趙二彪看向自己便朝着公司外指了指。

趙二彪看着公司外的快遞員對着林子軒問道:“怎麼了?一個快遞員呀!有我的快遞呀?”

林子軒朝着趙二彪點了點頭以示肯定。

一見林子軒點頭,趙二彪便要站起身來,而一邊欲站起身來,趙二彪一邊小聲的嘟囔着:“我記得我沒在網上買東西呀!怎麼有我的快遞呀?奇了怪了!”

見趙二彪要這樣站起來,林子軒趕快一把拉住了趙二彪,然後湊在趙二彪的耳邊。

“趙哥,情趣內衣怎麼郵到公司裏來了,還是粉紅全套的••••••”

趙二彪隨手指了指電腦,然後說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嘛,不是情趣的,是制服的••••••什麼?你是說我有一件快遞,還是情趣內衣?”

話說了一半,趙二彪才猛的反應過來,對着林子軒訝異的問到。

林子軒點了點頭說道:“是呀!剛剛快遞員已經在門口喊過了!可能就你沒聽到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猛的一拍大腿。

“我的名聲哦!”

見趙二彪這個樣子,林子軒趕快對着趙二彪埋怨道:“趙哥,你也太不注意了,這種東西怎麼能夠往公司裏郵呢!”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看了看林子軒,然後滿臉無辜卻又滿臉認真的對着林子軒說道:“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呀!我買什麼情趣內衣呀!我根本就沒有買過!這都哪跟哪呀!”

“你真沒買過?趙哥,咱們哥倆可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趙哥是那樣人嘛!再說了,趙哥買了和誰用呀?哎呦••••••”

見趙二彪滿臉委屈的樣子,林子軒斷定真的不是趙二彪買的,不過,雖然是這般斷定了,還是無法挽回,畢竟,剛剛快遞員已經在門口大聲的喊過了,而公司裏面的同事也都聽到了。

趙二彪看着林子軒問道:“小林子,你說你趙哥現在應該怎麼辦?”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這個郵件你可不能簽收呀!你要是簽收了就默認是你買的了!”

趙二彪想了想,點了點頭。

就在趙二彪決定用這種拒不簽收的方式反抗的時候,公司外面的快遞員顯然有些着急了,對着公司裏面再一次的大聲的喊道:“趙二彪在不在呀?你的快遞到了!是一套粉紅情趣內衣!”

聽到外面的快遞員再一次的這樣喊到,趙二彪抓着頭髮的雙手恨不得將自己的頭髮狠狠的薅下來。

趙二彪想了想,然後無可奈何的看向林子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