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輕喝一聲,昊天將手中的量天尺一抖。只見一道玄黃尺氣瞬間就猛漲千萬丈,向着盤古幡散發出來的混沌劍氣劈去。


兩股光華在星空空中猛的碰上,發出一陣陣雷鳴般地爆炸聲,驚得整個虛空都起了漣漪,似水波一般,盪漾着向着天際蔓延,卻是並不消失。

一股強大的氣勁向着昊天推來,似要將他掀倒在地,昊天一指腳下,出現二十四品混沌青蓮,護住全身,昊天晃了下,渾身便穩穩定住,一動不動。

這一下讓昊天心中大駭,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對上聖人,和聖人單挑過,心中難免有些忐忑。如今又如此與元始天尊拼了一招下來,昊天卻是發現,自己全力的一擊卻是被人家輕描淡寫的就化解了,看來自己雖然達到了亞聖地步,還是和聖人相差不少啊!

此時,元始天尊的心裏也是大驚啊!要知道剛纔自己的一擊雖然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實力,但這一下要是擱在普通的準聖身上的話,就算是他有着先天至寶級的防禦法寶。也絕對會栽上一個大跟斗,昊天居然能硬生生的抗住,實力不容小覷啊!

冷哼一聲,元始天尊舉起手中的盤古幡,也不說話,只對着昊天便是使勁一搖。

一道道充滿了混沌氣息的劍氣頓時如那漫天的劍雨,鋪天蓋地的向着昊天斬去。

昊天見得元始天尊搖動那盤古幡,心中便覺不妙,人比人,大家雖然拿的都是先天至寶,但是元始天尊乃聖人,力量可以從天道藉助,幾乎是無窮無盡的,昊天根本沒辦法和元始天尊比,這樣比下去,鐵定失敗。

眼見那一道道犀利的混沌氣息逼近, 昊天也不願想的太多,只揚手就將那手中的量天尺向着身前舞起,量天尺被昊天舞得“呼呼”作響,連帶着自己周身的虛空也被攪動起來,在昊天面前形成以個大漩渦,就如一面天然的大盾牌。

“噗”、“噗”、“噗”

混沌氣息卻破開昊天身前的大盾牌,餘勢不停,便如利劍刺進昊天。昊天頂上的混沌鍾發出混沌震波,抵消掉盤古幡的混沌劍氣。

昊天且舞且退,在消噬着混沌氣息之利,終於在退得數百丈後,那聲混沌劍氣終於慢慢停下來。混沌氣息再無力繼續攻擊,逐漸的消散在了星空之中。

元始天尊大喝一聲,身形一搖間,“轟”地一聲間,一道青光便沖天而起,卻是元始天尊使出了法天相地的神通,化作了一個數百丈大小的巨人站立在了無盡的星空之中。

元始天尊突然身形閃動。在不可察覺間,向前移動了一步。一聲怒吼,那手中盤古幡似被狂風暴雨擊中,猛地一搖。盤古幡散發出巨大的混沌劍氣,射向昊天。

昊天苦笑一下。 聖人之所以爲聖人。和一般的修士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天道地執行者與維護者,可以借得這天地宇宙之力爲己用。天地宇宙之力豈有窮盡之時?因此聖人又有着不死不滅的說法。元始天尊藉助天道之力,無窮無盡的混沌劍氣打來,昊天必敗無疑。

昊天一指,一個巨大的三角鼎從虛空中出現,擋住了漫天劍氣。乾坤鼎被元始天尊混沌劍氣這麼一撞,整個洪荒世界上一片晃動,無數生靈化爲了灰灰。衆位聖人再也坐不住了,紛紛到了虛空。

元始天尊欲再出手,卻被老子攔了下來。

元始驚訝道:“大師兄,這是何意?”

“昊天師弟已將乾坤鼎和洪荒造化合一,方纔師弟打在乾坤鼎上。天地震動。若是師弟再打下去,這天地破碎,昊天師弟雖然跟着大損,但這洪荒世界只怕不保。到時候老師怪罪下來,我等卻不好區處。”太上老君將元始按住,開口答道。

“未證混元,先合虛空,昊天師弟真是好算計!”元始聽罷,沉默片刻,嘆道。

正在這時,老子忽然只聞一道玄奧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落入他的耳中,他雙眼一亮,旋即恢復了過來,點點頭,掃了衆人一眼,老子說道:“紫霄宮再開。老師相招衆聖,我這便去往紫霄宮!”

說 完,老子也不理會衆人,只是他朝着元始天尊點點頭,一步跨出,已然消失在衆人面前。

昊天見狀,開口道:“既然鴻鈞老師相召,我等還是快去吧。”說完,他卻是朝着女媧娘年點了點頭,然後也一步跨出,下一步卻出現在混沌之中。昊天緩步在混沌中行走着,未幾便來到了那自封神之後未曾再開啓過的紫霄宮前。只見宮門大開,昊天淡然一笑,一步跨了進去。

昊天進得紫霄宮後,見衆位聖人紛紛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自己沒有坐位,站在了一旁。

衆人剛坐好,正上方的那個蒲團之上,鴻鈞再次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衆聖面前,衆人一震,忙起身同時拜道:“弟子見過老師,願老師聖壽無疆!”

鴻鈞面無表情地說道:“ 封神大劫已完,諸神已經歸位,爾等不該爲封神榜而爭執,今封神榜和打神鞭就放在天界,由天聾、地啞兩位道人單獨看守,爾等衆人不得干涉”

衆聖無奈,只得應承,道:“謹遵老師法言,我等定當緊記!”

昊天大喜,只要這封神榜不放在玉虛宮,天庭便不爲元始天尊控制。倒是原始天尊陰沉着臉,不知心中再想着甚麼!

“通天回到碧遊宮,閉宮靜修,千年不得出金鰲島。” 鴻鈞繼續說道。

鴻鈞道祖說完,也不再理會衆聖,在衆聖地目光下消逝不見了!衆聖若有所思,也紛紛各自告辭離去,各回道場! 昊天縱起遁光,往西方極樂之鄉而來,約莫一日的時間,終至西方勝境。

西方極樂淨土果然與中土仙山地風格大是不同,以通天教主所居無名仙山爲例,無名仙山景物奇秀。雲霞明滅。仙霧縹緲,紫芝崖上的碧遊宮與自然之境融爲一體。不分彼此。

而西方極樂之境則是一派金光寶焰之相,四處皆有異香奇彩,遠望去顯得光華奪目,昊天一路經過七寶林、八德池、菩提林等景觀。那七寶林中生有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琥珀、珊瑚七種果實,可大利修行。而八德池中碧波如玉,生有金蓮花數朵,寶光四溢。

來到須彌山,卻見一個童子正在等候。昊天知道是西方二聖知道自己前來,也不奇怪,跟着童子上山。

童子引他踏着階梯一路朝上而行,沿途盡是靈宮寶闕,過了那千層金閣,終至大雄寶殿之前。

童子請昊天在外等候,自己走入大殿,對上首的接引道人與準提道人行禮道:“啓稟二位教主老爺,天帝前來求見,正在殿外等候。”

接引道人頷首道:“你且請他進來。”童子將張昊天請了進來,昊天見那殿堂內極爲寬敞,隱隱有仙音異香繚繞。西方教兩位教主聖人坐在上首,接引居左,準提居右,下首有四人分立。

昊天一臉正色,上前行禮道:“昊天見過兩位教主聖人!願聖人萬壽無疆。”

接引道人請昊天落座,開口道:“昊天師弟,別來無恙?不知來我靈山有何指教?”昊天道:“久久慕貴教極樂之名,故來參仰一番。”

接引道人開口道:“呵呵,昊天師弟,你一路走來,覺得這極樂之鄉如何?”

“久慕貴教極樂之名,今日親見,果乃清淨勝境。” 昊天道。

西方二聖聽得面帶微笑,哪知昊天隨後語出驚人:“只是……尚有一樁不足,略嫌寒酸。”

接引道人知道昊天此來必有目的,當下不動聲色。準提道人雙眉一挺,問道:“請問昊天師弟,究竟是何不足?”

昊天沉吟半刻,反問道:“敢問二位聖人,何謂佛?”

準提道人面露驚訝,說道:“佛之一詞,乃我教內之語,不料師弟居然得知。佛者,覺也!一切衆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本有之如來智慧德相。以智上求無上菩提,以悲下化衆生者,可稱菩薩。”

接引道人也道:“衆生皆有佛性,衆人皆可成佛。”

“好一個衆人皆可成佛!”昊天微微一笑,手指略轉,指着大雄寶殿內的大量空處,說道:“依貧道看來,貴教之勢,當遠不止如此。單以此大雄寶殿來說,內中當有七佛、八菩薩、四金剛、五百羅漢、三千揭諦、十八伽藍之數。可謂繁盛無雙,而非如今這寥寥數人。我先前所言寒酸二字,正是此意!”

西方二聖皆面帶詫異,準提道人問道:“師弟何出此言?”

昊天說道:“道祖有云,在下一量劫,貴教將來興盛之勢。”

接引道人目光閃動。問道:“是啊,道祖有云,我教將在下一量劫傳教應無問題,只是目前還不知道該如何實施,實在讓人費勁心思。”昊天輕輕一笑,道:“ 貧道此次前來,就是送貴教一個機緣了。”西方二聖雙目一亮,看定昊天不語。

昊天和西方二聖密談了片刻,駕起祥雲,來到了靈鷲山覺圓洞。但見天際一道虹光閃過,一道人腳踏祥雲停駐一上前。

昊天擡頭一望,山前山有銅頭峽、銅頭湖,百丈山金鉢崖,天梯崖,後天門。園覺洞(前洞)。後山有長、短二溪。後洞有白虎懸崖。白虎崖之上有白虎逼真地印在懸崖上。在數十里處一見便知,遠觀其崖,雄偉、挺拔。成片杜鵑林帶。位於靈鷲山腳下,四周森林和灌木叢生。紅、黃、紫、白色刃多種杜鵑花,爭豔盛開,秋天滿山紅葉,層林盡染,奇每壯觀。

昊天讚許的點點頭,心道燃燈心性不怎麼樣,住的地方卻是洞天福地。再望不遠處,有一大雪山,終年積雪,山勢險峻,雄偉壯觀,幽谷青溪,高山湖泊,寧靜美麗。 穿過一段峽谷,進入匯源橋,山勢陡然增峻,山封林密,微見漂涉天際。登山至頂。天際豁然開朗,藍天白雲。大雪峯巍然屹立,雄偉壯觀。一瀑水從山崖直下,形成左右分流,形如“人。字,好似神筆書法蒼勁有力。沿河東岸而上。回南山,形如象頭。象耳、象鼻,好似精工雕作、栩栩如生。

昊天此來本就不想大肆宣揚,所以不見金蓮地涌,不見天花亂墜,唯有腦掛金輪,熠熠生輝。一揚手,一道彩光刷過,護衛靈鷲山的陣法頓時失效,昊天駕祥雲朝靈鷲山內而行。

護山大陣被觸動,在園覺洞打坐的燃燈瞬間被驚動。燃燈道人一陣疑惑,就要出洞查看,不想洞口禁制光華大作,這顯然是來犯之人已經到了自己洞府悶氣。

燃燈道人大爲驚訝。那護山仙陣。自己用所修玉清大法重新佈置一番,即使自己不熟悉的情況下也得一時三刻纔可能出來,如今這人還未露面,就在片刻之間破開陣法,要麼通曉陣法至理,要麼法力道行高深,可想而知,這來犯之人必定至少是準聖之流。而且還遠在己之上。

用起法力,鼓盪道袍,拿起乾坤尺,就要起攻擊。卻不想那洞口禁制連一息都爲撐住,支離破碎開來,隨即而來的是一句玄音,“貧道昊天。拜會燃燈道友!貧道不請自來,還望恕罪。”

語氣極其客氣,可是一想到擅自闖入他人洞府。大犯忌諱。要是燃燈的脾性,早就狠下辣手,聽都不會聽昊天半句廢話,只是此人名號一出,燃燈手勢一頓,被聚集的靈氣再度散溢開來。

燃燈一聽,心中雖然疑惑,但是不敢怠慢,言辭恭謹,言道:“原來是大天尊大駕光臨,真是蓬萃生輝。只是貧道所在簡陋異常,怕是怠慢了貴客,還望恕罪。”

昊天施施然的步入洞府,朝正對自己的燃燈道人一個稽,笑呵時的言道:“不礙事,道友真乃道德高士。不爲外物所誘,深得大道之意啊!”

但見這燃燈道人相貌奇異。雙抓髻,乾坤二色,皁道服,白鶴飛雲,仙豐並道骨,霞彩現當身。頭頂有靈光透出,照耀千丈之遠。

燃燈連稱不敢,請教主上座,叫來童子捧上仙茶,對面而坐,亦捧一香茗,默默無聲,一味品茶,似乎茶中有無限玄妙。

燃燈不知道昊天來意,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已,擠出一絲微笑,昊天言道:“不知道大天尊此來有何要事?”

昊天也賴得和燃燈兜圈子,道:“貧道此次前來,是送道友一個機緣來的。”

昊天祭起‘日月珠’,此珠閃出五色毫光,珠內自成一界,能容萬物,成諸天之象,表世間萬物。

燃燈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就認出了珠子的來歷,臉露笑容的說道:“此乃日月神珠。” 又微微一嘆息的說道:“想當初,那龜靈聖母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這日月珠在她手裏幾乎無人是對手,只是沒想到的是,她最後卻是魂飛魄散了,連上封神榜的機會也沒有”

龜靈聖母被昊天送去六道輪迴,昊天也不和燃燈多解釋,道:“龜靈聖母身隕後,此寶落入我手。我算此物和道友有緣,特來一趟。”

燃燈一算,大驚,發覺此物的確是和本人證道有關,卻不知道是什麼關係,天機模模糊糊。聽到昊天這樣說,大喜,須知洪荒中證道爲第一重要之事,昊天此次送寶過來,實在天大的喜事。不過燃燈心性謹慎,卻也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當下定了下心神,道:“ 多謝大天尊高義,不知大天尊有何要求?”

昊天輕輕一笑,道:“ 靈柩燈。”

靈柩燈乃是燃燈的伴生法寶,上次被昊天算計,燈芯化身馬善被送上封神榜,導致威力大降,燃燈心疼不止。現在昊天提出拿日月珠來換靈柩燈,燃燈一陣猶豫。不過燃燈也是決斷之人,終是自己證道纔是最重要的事。張口就要說:我同意了。”不過,話到了嘴邊,燃燈卻是又將他嚥了回來。因爲他想到,若是自己就這樣答應了,豈不是讓昊天看輕了自己。

於是,燃燈就裝着一副難以取捨的樣子,考慮了半天,昊天在一旁也不催促,只是耐心等待。最後,只見燃燈一咬牙,道:“想我也是多年修道,惟一心願就是大道能成。靈柩燈最是我的伴生法寶,也只能割愛了。”

昊天見此事都說完了,自己來的目的也達到了。卻是該離開的時間了。於是,對燃燈道:“道友,此間事了,那貧道就此告辭了。”

於是,昊天辭別了燃燈返回了天庭,取出靈柩燈,用扶桑樹和月桂樹樹枝揉和在一起,做成燈芯,送入琉璃盞。靈柩燈一霎那,火光突然暴漲,琉璃光華照亮天庭。昊天把靈柩燈送到六道輪迴六道救苦天尊處,掛在殿內,從此世上再無靈柩燈,只有照亮六道輪迴的幽冥燈。 且說西方極樂世界,一株菩提寶樹矗立,高千丈之餘,鬱鬱蔥蔥,枝幹挺拔,亭亭玉、立,樹冠茂盛如同華蓋,一道人端坐其上。面黃身瘦。挽雙抓髻,手持一散七彩光華的樹技。一朵雲氣墊在身下,周圍九朵白蓮圍繞,氤氳香馥。

一座經幢高聳,與這菩提樹一般高下,在頂端之上,舍利光雲凝聚,托住一面皮黃的丈六道人,柔和寶光周身綻放。

二位教主聖人燭照,緊緊盯着靈鷲山的一舉一動。不久,就見昊天從靈鷲山大出來,一道符光飛到西方極樂世界兩位教主手中。

兩位教主一見,大喜。準提道人眼光暴漲,大笑着對接引言道:“喜事啊,如今燃燈道人接到昊天師弟送的日月神珠,正好我等可以便宜行事

接引聞言,常年苦澀的臉龐上擠出一抹淺笑,對準提言道:“這燃燈道人也是紫霄宮中客,與我等一同聽道,只是氣運稍微薄弱一些,沒有在分寶巖撈到什麼好寶貝。倒是爲人能屈能伸,肯折腰侍奉元始天尊,而不去做一方教主,可見是打定要證得混元道果了

言語之中,不乏對燃燈道人的讚譽,想來也是喜歡燃燈道人的行事風格,肯吃苦,爲求終極目的,可以捨去衆人看重的麪皮,委身侍奉同輩之人。可敬耳嘆啊!

準提微微一笑,接過話語言道:“是啊,如此之人他日必有成就,堅韌不屈,甘心捨去身外之物,一心向道。孰爲可貴!”

說到這裏,準提一頓,嘆息道:“只是眼光有點差勁,拜入元始天尊座下,卻被束之高閣,封神大戰又出力甚多,卻沒有什麼獲利,元始天尊也沒有賜給什麼寶物。想來那燃燈道人也是心有怨恨吧。”

接引看着靈鷲山所在,笑道:“元始天尊最重尊卑等級,一見燃燈委身拜師,就低看其三分;況且二人說來同在紫霄宮聽道,輩分相當,只是身爲聖人,元始天尊又高半截,如此一來二人是亦師亦友。這要是在截教還可以,在闡教這是大犯忌諱。元始天尊哪裏容得他人觸動其至高無上的地位,這燃燈道人倒處於尷尬之境”。

準提撫掌同意,言道:“這元始天尊厚此薄彼,燃燈道人一寶未得,想來已經離心離德。今燃燈道人得到昊天師弟送給的日月神珠,也是他的一番造化。燃燈道人有了日月神珠,須有我西方的金身舍利大法,才能證道。我且去勸說一番,想來我西方又添一尊法位。燃燈歸我西方教,將是我佛教大興之時的開始。”

接引微微點頭。對準提言道:“昊天師弟真乃好算計了,我們也遵守其諾言,放烏雲仙回金熬島。”

準提急忙言道:“呵呵,通天教主在封神大戰中,已經切底失敗,現在在金鰲島閉關靜修。截教現在和闡教已經切底鬧翻,我們把烏雲仙放歸碧遊宮,增加截教的實力,更有利於制約和平衡元始天尊。”接引道人喚過蓮花童子,吩咐把烏雲仙從八功德池帶出,送其歸碧遊宮不提。

準提見接引處理完事務,於是言道:“師兄暫且看護我等門戶師弟我且去也!”言罷,朝接引一禮,七寶妙樹一刷,踏着一道金虹,飛出極樂世界,往靈鷲山而來。

燃燈道人在靈鷲山覺圓洞內祭起那日月神珠,正在細細的參悟起來。“闡教副教主好悠閒啊。”正在燃燈一心參悟日月神珠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響到。

燃燈聞聲,不由的大驚。自己洞府裏的禁制甚多,沒有這比自己高上兩層的修爲,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禁制沒有被破壞之時,將聲音傳進來的。自己如今已經是準聖初期巔峯的修爲,比自己高兩層,那可就是準聖後期的修爲啊。

燃燈定了定神,強道:“何方道友,還請現身一見!” 盜墓筆記 燈話音剛落,只見一個挽着雙抓髻,面黃身瘦,髻上戴兩枝花,手中拿一枝七彩的樹枝的道人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見此人,燃燈更是一陣大驚,因爲他認得眼前此人乃是佛教聖人準提。燃燈深施一禮,道:“燃燈見過準提聖人,不知道聖人來此意欲何爲?”

準提神神祕祕的言道:“貧道與道友自從紫霄宮一別,也有萬載未曾見面了吧。貧道今日得閒。四處閒逛,想起道友來,特來談經論道,道友覺得可否?”說完笑眯眯的盯着燃燈。

燃燈當然不會就這麼認爲。只是準提不說,自己也不好強求,於是在患得患失的心態下與準提論起到來。

這準提也是紫霄宮中坐上客。通曉道佛兩家法門,在與燃燈講道之時,不時敷衍佛門大法。

一時之間,天花亂墜,地涌金蓮。妙演三乘教,精微萬法全。慢搖鷹尾噴珠玉,響振雷霆動九天。說一會道,講一會禪,三家配合本如然。開明一字飯誠理,指引無生了性玄。

準提寶相**,佛輪高懸,皓同日月,普照寰宇。七寶妙樹輕輕揮灑。無數七彩光華閃耀,帶起片片光雨。

“轟”的一聲,一道金光瀰漫中,準提腦後佛輪中顯化出一尊庚金十八臂二十四金身聖像,金身黃白相間。又有那周圍光明火焰在繚繞燃燒,二十四寶相**,十八臂定掌乾坤。

準提金身黃色乃是佛教金光鑄就,象徵着胎藏界;白色乃是先天庚金本色。象徵着金剛界。黃白相間,是表徵其理智不二、定慧一體的緣故。有諸佛能出子子德之義。

二十四環轉如一,觀天上地下,念準提本體之咒。十八手各執寶貝。能破除世界一切之障,度化人道。右一手作說法相,第二手施無畏,第三手把劍,第四手把數珠,第五手把微若布羅迦果。第六手把錢斧。第七手把鉤,第八手把跋折羅,第九手把寶。左一手做正法相。第二手把如意實幢。第三手把蓮花。第四手把澡灌。第五手把索。第六手把輪。第七手把螺。第八手把賢瓶。第九手把般若波羅蜜經。金身周圍光明火焰。乃是以智慧光明來破除妄心黑暗。

準提賣力宣揚佛法,無數精妙大法在園覺洞中一一上演。燃燈一時之間心神撼動,被西方妙法所震驚,那不曾想過的另一番世界向他慢慢展露瑰麗的景色。心醉神迷,徹底沉浸在無量光明照耀的佛國大法之中,而不可自拔。

燃燈轟了一聲,突然心中起了明悟,知道自己成道的機緣就在西方金身舍利神通大法上,自己要證道,須藉助剛獲得的日月神珠,用西方大法參合而成。

忽然,燃燈咬牙,朝準提拜倒:“弟子燃燈,今日願棄道入佛。還望教主收留!”隨後就是三跪九叩,準提看到,露出欣喜的笑容,連忙將燃燈扶起:“好,好,我西方必定不會虧欠道友。道友且與我回西方極樂世界接受佛禮!”

準提隨即一劃虛空,與燃燈駕着雲光飛入極樂世界點中,見過接引道人。隨後接引和準提端坐十二品金蓮上,寶相**。 後燃燈繞接引佛和準提佛母三匝,而後低頭拜倒在接引和準提面前。

接引教主伸出右臂,將手放在燃燈道髻之上,檀口輕啓:“天道在上,今西方沙門賜予燃燈爲燃燈佛,爲我佛門三教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