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輕輕拍着她的後背。“沒事的,小杰沒事的。”


羅素素緊緊緊緊抱着唐帝的後背,將頭埋在唐帝胸膛哭得不能自已。

現如今她連最後的一個親人都失去了。

唐帝連忙安慰,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真是不會說話,翻來覆去都是沒事的沒事的,小杰沒事的,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連他自己都感到無力。

唐帝深深的苦澀着。

好在後方已經沒有箭羽,獅鷲騎士隊長這次被徹底甩開了。

唐帝再也支撐不住了,這次所激發的獅王紋章能量也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保護羅素素的那金色殼子失去了後續能量的補充也即刻消散不見。

“這就是你的極限嗎?”獅王與唐帝失去感應的最後一刻質問道。

獅王的聲音是嚴肅的質問,在唐帝聽來飽含失望與毫不掩飾的鄙夷,這讓唐帝雙目圓睜。

是啊,比起它的上一個主人父親唐天,自己可是毫無存在感。

嘆了口氣,望着晴朗的天空,自己要什麼時候才能跟父親一樣強大?

自己足夠強大的話,又怎麼會保護不了想要保護的人。

渴求變得更加強大,一直是唐帝的心願。

其實這一點上與唐天是同樣的,當初預知到科沃克危機的唐天也曾深深嘆惋過自己的渺小無力,雖然他可以獨善其身,但在浪濤面前根本無力守護自己的土地。

看着自己的土地化爲焦土,看着自己的人民受難落魄,這是讓一個領主最爲痛心與自責的事情。

這世界人要如何才能不顯得渺小,不斷的追求力量提升自己直至打遍天下再無敵手,還是不斷的拉幫結派吞併其他勢力直到制霸天下。

不甘於渺小,是英雄心中永遠隨着脈搏跳動的火花。

這是這一路,會有多少血淚風雨,又有多少英雄葬身在自己的路上,他們能否閉目安息…

..

所有的情緒再次包圍着唐帝,望着天空的雲朵,唐帝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做一朵雲多好,放手一切多好,什麼都不用管。

身子的傷勢和能量的耗盡傳來陣陣虛弱感,更使得唐帝覺得疲憊不堪。

這時候前方的高空突兀閃耀着熟悉的紫光。

“什麼!!!!”唐帝宛如遭受了晴天霹靂,努力的改變方向可是由於速度慣性,這樣突兀的改動是很艱難的,只有先減速。

幾秒過後,獅鷲騎士隊長和他坐下強壯無比的獅鷲張牙舞爪的出現在唐帝不足百米的半空。

“哈哈哈哈哈哈,怎樣,驚喜吧!”獅鷲騎士隊長拉滿了弓弦,笑看着唐帝,這一箭遲遲還沒放出來,弓弦繃得直作響。

對於獅鷲騎士隊長來說,千米之內的獵物簡直就是砧板上待宰割的魚肉。

箭頭瞄着唐帝,隨着唐帝的運動不斷微微改變指向。

獅鷲騎士隊長的整條手臂爆發出綠光,大弓上密密麻麻出現了並排的十支綠色箭羽,它們在不斷的融合,最終變成了一支墨綠色的大型箭羽。

獅鷲隊長嘴角微笑越發的燦爛,“小子,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真本事吧。”

十箭合一的墨綠箭還在進行着變化,整張大弓閃耀的光芒不斷灌注其上,墨綠箭的顏色在不斷髮生改變,最後變成了一支赤紅箭羽。

獅鷲隊長滿帶愛意的注視着這支箭“很少有人讓我使出這招,可能你是他們中最弱的一個。但是你是唯一一個讓我SHE出如此多箭還沒有擊殺的人,你有資格承受我的這一箭”

獅鷲騎士不斷自言自語宛如一個瘋子般“記住了,小子,你的死亡是會被讚頌的。”

獅鷲騎士微笑着,他根本不在意的讓唐帝繼續本竄,這短短時間唐帝已經竄出千餘米。

“記住我的名字吧,小子,這也將是你生前所聽說的最後一個名字。”獅鷲騎士隊長自顧自的說,不知用了什麼術式,雖然唐帝離他已經很遙遠了,但是還是很清晰地聽到他的話語。

“吾名蒼白眼,其實我的真名是楊撼,來自美麗的村落羅瑟琳。也歡迎你下輩子到那裏做客。”獅鷲騎士隊長也就是蒼白眼看着奔逃中還不斷張口出言安慰羅素素的唐帝很是友善的說了一句。

“享受你們在一起的最後時光吧。”

箭羽在弓上震動不已,箭體內狂暴的能量彷彿帶着咆哮。

這時候唐帝已經竄出接近三千米,但是蒼白眼的表情仍然毫不在意。

這一刻唐帝有種被人死死盯住的感覺,那感覺並不是來自於獅鷲騎士隊長,而是來自於那弓上待發的赤紅箭羽。

距離已經這麼遠了,那蒼白眼還不放箭嗎?半帶慶但更多的是不好的預感。

前方的密林之中有一尊巨大的狼人雕塑,唐帝就朝那裏竄去,現在他是不怕情況更混亂,就想趁亂纔好逃命。

那狼人雕塑好像是一個冷門的神靈,曾經亡靈的守護神,後來被唾棄爲邪惡的魔神阿努比斯。

唐帝也曾經在聽格魯森他們講解教廷始祖神故事時提到過,這個神靈好像是曾做過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被世人所銘記。

直到現在還有阿努比斯的狂熱信徒,看到他的巨大雕塑唐帝就相信了這一點。

“現在就送你們上路。”蒼白眼手一鬆,赤紅的箭羽帶着刺耳的尖嘯如鬼怪怒吼般飛出。

拖着長長的紅色軌跡,赤紅箭羽如一條長尾巨蛇片刻之間飛行了兩千多米,它的速度有增無減。

被赤紅箭羽鎖定,絕望的情緒莫名其妙生起。這一刻唐帝甚至覺得那赤紅箭羽是活物。

他祈禱自己不會中箭,祈禱羅素素不會中箭。

可能人到了真正絕望的時候,就會去給上帝禱告吧。

看着前方的巨大阿努比斯雕像,唐帝大吼“偉大的守護神阿努比斯,請您顯靈吧!”唐帝心中暗自發誓,如果阿努比斯這次能夠顯靈保住他和素素,本來不信任何神的他就信定阿努比斯了。

感受到後方一瞬間越來越大的嘶吼,察覺那帶着尖嘯的紅色箭羽來臨,唐帝胸口彷彿被大石壓住幾乎喘不過氣來。

還沒過來,就這麼大的氣勢嗎?

這一次,還能躲過去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線

本來說好的補欠,還是欠了十章。 今日就先到這了,前幾天上班打了瞌睡,雖然領導沒說,但是同事都說得不可開交,估計領導肯定也是知道只是給我面子。我也不好意思了,還是多睡覺。 腦海中閃爍着自己和羅素素一同殞命的畫面,唐帝拼了命的催動黑綾不斷改變方向極速飛行。

赤紅箭羽也如有生命一般跟在他的後面,並且速度比他的極速還微微快上一分,眼看兩者的距離迅速縮短。

唐帝大概也只來得及感嘆“完了…”

不管他怎麼改變方向,怎麼環繞山體,甚至是阿努比斯的雕塑,赤紅箭羽都隨着他的軌跡追來,也不曾撞擊到周圍的障礙。

不過突兀的阿努比斯的雕像確是將赤紅箭軌跡給擋住了,不知是不是它自己撞上的。

煙塵滾滾伴隨着劇烈的炸裂之聲,巨大的阿努比斯雕像被摧毀了,一道赤紅光芒從煙霧之中竄了出來,繼續追着唐帝。

阿努比斯雕像對赤紅箭羽的阻礙給唐帝爭取了寶貴的時間,眼看被追上了,現在又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如果此刻能夠突然從半空消失的話,大概才能夠躲過赤紅箭羽的鎖定吧。

而自己並不會瞬移。

蒼白眼在之前看到赤紅箭羽即將追上唐帝之後便扭頭離去了,他有完全的自信,唐帝今日必死無疑。說他自負也罷,但他的強大確毋庸置疑的實遠超唐帝。

唐帝開始僥倖以爲自己能夠逃脫,心中大大的感激阿努比斯,至少他的雕像算是救了自己一命。

可是很快發現了不對,赤紅箭羽並沒就此消失,依然追了上來,速度還有增無減,很明顯的,無法逃脫了。

不知道捱了這一箭會不會死,應該是要死吧。 要是自己獨自一人那也不至於這麼擔憂害怕。

可是羅素素現在和自己一起的啊,她絕對受不了這一箭,這是根本不用考慮的事情。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卻無法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麼? 又是這樣。

唐帝好狠自己的弱小,不談保護羅素素,這一箭他都的考慮怎麼保自己的命,似乎還保不住。

徒勞的做着最後的掙扎,赤紅箭羽是越來越近了,它的尖嘯聲越發刺耳,彷彿又是在嘲笑一般。

唐帝真覺得這傢伙是活的。

最後時刻,唐帝的大腦終於靈光一現。

對了,自己還真的曾經有過類似瞬移。

那是在幾年前,自己和莎莉墜落地下深淵,在地底大殿之中,莫名其妙的被手上戒指召喚進過一個金色大殿。

出來以後時間已經過去太多。

那也是讓莎莉發生意外的事情,每每想起來就心痛不已。

此時緊要關頭,唐帝連忙將自己的意志全部灌注在手上那枚古樸的黑色溫潤戒指上,唐帝帶着急迫的情緒希望得以再次進入金色大殿。

可是古樸的黑色戒指一如以前,如同裝飾一般毫無反應。

自從地底大殿那次過後,這戒指就像是一個擺設。

“不要啊!!!!”赤紅箭羽下一刻便會徹底結束唐帝和羅素素的性命,已經近在咫尺了。

唐帝已經絕望了,轉過身背對着紅色箭羽,將羅素素護在前面,但是他知道這樣的保護是毫無作用的,自己單薄的身子完全無法阻止赤紅箭羽。

在這生命的最後關頭,也再無法做其他的事情,唐帝決定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他緊抱着羅素素,

“雖然認識你不久,但我覺得我大概是喜歡上你了。”說出口又暗罵自己,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加一個大概來描述。

這都是要死的時候了,居然還顧這麼多。

其實唐帝所說的大概喜歡,已經超越了很多人所發誓說的愛吧。

他對羅素素,是一見傾心,仿若他們上輩子就相識。

羅素素盯着唐帝的眼睛沒有說話,她的髮絲隨風飄舞,劉海也被拂起,完全露出瞭如玉般精緻雕琢的臉龐,她的眼中有光芒在閃爍,讓唐帝深陷進去。

“素素,都是我害了你。這一世,我欠你。”唐帝真的滿是愧疚,本來羅素素和小杰和平和的生活在小山村,自己的出現給他們姐弟帶來了怎樣的橫禍。

羅素素同樣知道這是生命的最後時刻了,赤紅箭羽雖然鎖定的是唐帝,但她也能聽到那讓人發瘋的尖嘯,也看到了後方巨大雕像的徹底碎裂。

“沒事的。”她輕撫唐帝堅毅而滿帶傷痕的臉頰,輕聲道“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就留在了我心中。”

也是的,否則她第二次怎麼會這麼拼命的想要幫助、奮力保護唐帝,甚至還越過內心界限殺了人。

唐帝愣了,他的心中滿是開心的情緒,臉頰的傷痛因爲羅素素的觸碰下意識的帶起他喉嚨發出一聲抽吸。

羅素素趕緊縮回來手,關切的問“疼嗎?”

唐帝一手握住了她縮回的手,將之重新放在自己的臉上,說道“不疼.”

這時候赤紅箭羽已經距離他們不足五米,它彷彿有靈性,但並沒打算給這二位在生死中突然迸發出火花的小情人留出多餘的時間。

情竇初開,也是生命的終結時刻,唐帝此時卻沒有再想什麼,此事已成定局。他望着羅素素的面容,看不到身後的赤紅箭羽。

羅素素也笑着,點點小酒窩甜美無比,或許在死去的時候有所在意之人的陪伴,也算是一種巨大的滿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