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輪海之中,九門供養一尊的結構發力,磅礴的神力湧出。


羅墨再一次打出太陽聖拳,拳出如烈日,而這一次竟然是十日橫空,碾過天宇,氣勢如天帝駕馭金烏戰車出巡。

搖光道身再度打出混元聖光術,但是那些聖光化作的龍蛇這一次卻被聖拳碾壓的碾壓,折斷的折斷,完全不敵。

這門拳法的威力居然提升了好幾個級別,之前還能夠被搖光道身洞穿,現在卻根本抗衡不了這門無敵的拳法。

搖光聖子又驚又喜,他的修為在道宮五重天,可以逆戰四極秘境的修士,而他的這尊道身對付普通的道宮五重天修士也不成問題。

也就是說,這個剛剛修完了輪海秘境,還沒有開始修鍊道宮秘境的身體逆跨了五個境界對敵。

這是何等美妙的事情!

「很好,我很滿意你的體質。」

搖光聖子取出了一桿赤紅的神矛,彷彿將羅墨當成了獵物。

沒有比這更合適的獵物了,再強一些他恐怕鎮壓不了,而現在,正正好可以鎮壓,然後吞噬其本源。

「不愧是荒古前無敵的體質,而且你這門秘術我也很滿意,是九秘中可以十倍增幅戰力的那一秘吧?」

這簡直天大的驚喜啊,只要能夠活捉方寒,他搖光聖子就賺大發了。

「希望你對我的拳頭一樣滿意。」

羅墨揮拳沖向搖光聖子,而搖光聖子立刻操控道身擋在前面,將這一桿赤紅的神矛丟給道身操控。

兵器在手,道身的攻伐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漫天矛影帶着血色聖光殺來。

羅墨拳法一變,一手還是施展太陽聖拳,另一隻手則是施展太陰皇拳,陰陽流轉,形成了一張道圖,橫推過去,如一個巨大的磨盤將所有的矛影聖光都絞滅。

搖光聖子沒想到自己給道身提升了戰力居然還打不過,剛想喚回道身,羅墨卻不給他機會。

太陰太陽凝於雙拳,化作兩顆眸子,羅墨展動拳法,鯤鵬神形化出,張口一吸,天地都化作一張巨口,將搖光聖子的道身吞了進去。

嘭嘭嘭

被鯤鵬一口吞下去后搖光的道身還在不停攻擊,但隨後便有磅礴的神力壓制而來,將他鎮壓。

如此輕鬆便鎮壓了我的道身?

「呵,你也不過如此,我就算沒有聖兵也能鎮壓你!」

羅墨的這句話讓搖光聖子堅定了拿下他的念頭。

你沒有聖兵是吧?

他突然出手,快到了極點,和他的道身完全不是一個水平,聖光璀璨而熾烈,轟向羅墨的鯤鵬神形,要打碎它將道身釋放出來。

畢竟是自己體內的神祇,若是損傷了需要花費不少功夫才能修回來。

這既快又強的攻擊展現了搖光的部分真實實力,一掌拍在鯤鵬神形上,將其頭顱打得凹陷。

好硬!

搖光聖子也沒想到自己已經拿出一部分真實實力了,可竟然沒有一擊打碎對方的鯤鵬神形。

他該不會有八禁吧?

搖光聖子心中升起了一個念頭,隨後自己都覺得荒謬。

再天才再妖孽,也不可能在輪海秘境就有八禁吧?

逆行伐上戰勝比自己境界高的修士這種行為被稱為立身於禁忌領域,而能夠跨幾個小境界對敵就被稱為幾禁,八禁指的就是能夠跨越八個小境界對敵。

但八禁一般只有絕世天驕才能達到,而且從未有過在輪海秘境就達到的記載。

如果真是輪海的八禁,豈不是說他可以逆戰四極修士?

這……也太誇張了吧。

搖光聖子也不願意相信,但不得不相信,實在是眼前的情況太過詭異了。

難道說對方是修單一秘境的?

據說有修單一秘境的聖賢,莫非方寒是修的是單一秘境?

搖光聖子心思一瞬間轉了好幾次。

羅墨忍不住批評道:「你專心一點。」

爺的大心魔術可是能感知到一些的!

從一開始,搖光聖子就沒有專註於戰鬥過,總是在考慮很多,小心而警惕,心思駁雜。

於是他不再客氣,大血魄術施展開來,血氣如海,染紅半邊天宇,血海內騰起一條血龍。

奧義:血龍絞魔!

搖光聖子打出漫天聖光,但被如海的血氣給淹沒,這種運用血氣的法門是總容易轉化的法,而且羅墨永生法境界高,早已養出了一身磅礴血氣。

因此哪怕是用遮天法施展大血魄術,也約等於在以神通五重的修為施展大血魄術。

一條血氣凝成的龍形攻殺向搖光聖子,將他拖入無邊血氣之中,層層破除聖光,這種血氣攻伐之術給搖光聖子的感覺簡直像是一位四極秘境的修士在施展秘法。

他瘋狂使用聖光術,但是無效,這種血氣秘術太過強大,尤其自己的對手方寒一身血氣登峰造極,兩者疊加,聖人所創的聖光術根本抵擋不住。

在這麼下去,他恐怕就要敗了。

咚!

一面金鼓被他祭出,鼓聲一響,震散了茫茫血氣。

羅墨神念移動,被大靈魂術強化過的靈魂和神念感知到了異常,趕緊後退,但一股蘊含神力的音波還是轟在了他身上。

噗——

羅墨一口血噴出,竟然帶有陣陣馥郁香氣,不弱於一些寶葯。

搖光聖子頭懸金鼓,自信的笑道:「早就聽說荒古聖體的聖血比一些寶血還厲害,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你沒聖兵了?

我可是有聖主煉製的兵器護身!

他以神力震動金鼓,發出一道聲波,要封絕羅墨的神力,然後帶他回去慢慢處理。

這可是聖體啊,而且他的血真是太香了,把他養起來,以聖血沐浴,說不定也能修成這種無敵戰體。

而且還要拷問出他的幾種秘法,這幾種秘法實在是太強了,連他都心驚,非常渴望。

最後,當方寒的一切被壓榨乾凈,他就會吞噬其本源,以聖體的無敵體質來鋪就自己的道路。

但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羅墨揮手打出一盞青銅燈,聖威浩蕩,強大的氣機瞬間壓制住了搖光聖子頭頂的金鼓。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你陰我?」

我們之間有仇嗎?拐外抹角這麼久就為了陰我?

「不能這麼說,你不用聖主兵器我也沒打算用聖兵,我可是打算和你好好切磋一番的。」

你可是比茂名磨刀石還好用的搖光聖子啊。

「現在繼續吧,我不會用聖兵欺負你的。」

搖光聖子怎麼可能信羅墨的話,因為如果是他的話肯定會用聖兵的!

看着那盞聖威浩蕩的青銅燈,搖光聖子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既然如此,我只能帶你一起了。」

什麼?

什麼帶我一起?

羅墨不明白搖光聖子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緊接着天地暗了下來,雷雲匯聚,搖光聖子身上出現了一種奇特的氣息,一舉一動之間都在勾動天地大道,而這種氣息引來了天劫。

羅墨:?

這不是葉凡常用的手段嗎?怎麼被用到我身上了!

你這是要帶我飛仙啊!

搖光聖子也是沒辦法,他自認為眼前已是絕境,根本不信羅墨不動用聖兵欺負他的話語,因此想出了這雷劫破局之策。

趕快把聖兵收回去,不然你就等著看聖兵渡劫吧!

羅墨的確趕緊把青銅燈收了回來,而且有些蛋疼。

因為這手段一般是主角葉凡坑別人用的,沒想到他也被人用這一招給陰了。

這算怎麼回事兒?

話說這雷劫厲不厲害啊?

轟隆隆——

雷雲之中數道粗大的雷霆降下,劈向了搖光聖子,而羅墨那邊……

抱歉,雷劫好像無視了他。

羅墨都準備拿出欺天陣紋了,但雷雲根本沒有氣機鎖定他,他也就沒拿。

果然,雷劫只劈搖光聖子。

搖光聖子:???

他此刻內心有一萬個問號。

尼瑪的!

為什麼! 有的事兒,是越想越讓人害怕,而且這很多人,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對自己不自信,很容易就會被旁人給牽住了思緒。

就好像此時此刻,因為此前村長就說過這林子裡頭鬧鬼,儘管呢,我們一路走來,除了昨天晚上在那山坡上,發生點有驚無險的小意外之外,壓根就沒在遇到什麼邪乎事。

可這來鳳山鬧鬼的傳聞,卻像是一顆釘子似的,早就深深地扎在了我們心裡頭。

這會,那顯得格外飄忽鬼魅的砍樹聲,又是我們每個人都親耳聽到的。

陳八牛那傢伙嚷嚷的那些事兒,什麼以前爆發騰衝戰役的時候,工兵們會砍伐樹木搭建防禦工事,又的確是合情合理的。

在加上我們此時此刻,深處在這人跡罕至的林子當中,周圍本就給人陰嗖嗖的感覺,這些個事兒一串聯起來,難免就讓人浮想聯翩,自己個嚇起自己個來了。

我和Alice到還好一些,畢竟在塔克拉瑪干沙漠裡頭、在那棺材山裡頭,邪乎事遇到過不少,雖說這會被陳八牛那傢伙這麼已解釋,心裡頭也忍不住有些犯嘀咕,可也不至於嚇得夠嗆。

就是錢鼠爺那傢伙,之前本就一直在潘家園裡頭安穩度日,那裡經歷過這些風浪,那傢伙腦瓜子又靈泛,眼下這麼一遐想,當時就給嚇得變了臉色。

「八……八爺,您甭開玩笑,這鬼神的事兒,可不能瞎說!」

「鼠爺,我這可不是瞎說,這有理有據的事兒,您自己個想想看,八爺我說的對不對?」

咕嚕……

平日里和陳八牛這傢伙鬥嘴,總能保持絕對的理智,然後以一句話拿捏住陳八牛的錢鼠爺,此刻也是全然沒了以往的利索,只是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喉結都在不安的上下移動著。

「行了,八爺你少少胡說八道了,你這行為啊,這要是擱在以前,那就是擾亂軍心,要挨軍棍的!」

被我這麼一訓斥,陳八牛那傢伙這才悻悻的閉了嘴。

Alice呢看了一眼此刻被嚇得夠嗆的錢鼠爺,隨後又抬起頭掃視了一圈周圍,然後開口對我們說道。

「這地方樹木過於茂密,恰巧又是一個迎風口,所以這兒的樹木很難長得過於粗壯,反而很多會長得很高。」

「這樹木長得太高,大風一吹,樹榦左搖右擺的,有的樹榦內部就會發生斷裂,發出類似於伐木工人用斧頭砍伐樹木的聲音。」

等到Alice說完,我們三個對視了一眼,看了看周圍那些參天大樹,的確發現這片林子樹木長得很茂密、很密集,也沒有太多過於粗壯的大樹,反而是一顆顆樹長得都很高,風一吹,那些樹的確是左搖右擺的。

可我懂得風水術,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這片林子,壓根不是處在什麼迎風口的位置,反而可以說這林子裡頭風很小。

可這些話,我就算髮現了,而且有證據,我也不能說出來。

因為我如果把這些話說出來,不就等於是推翻了Alice那科學化的解釋?

那到時候,又該怎麼去解釋我們聽到的砍樹聲呢?

「這讀過書、喝過洋墨水的就是一樣,還是人馮小姐頭腦好使!」

「八爺,您好好跟人馮小姐學學,別整天扯那一套牛鬼蛇神的封建思想,這都二十世紀了,咱得相信科學!」

我對Alice那一套所謂的科學解釋,向來都是不去質疑、也不深信不疑的態度,陳八牛那傢伙則是顯得有些嗤之以鼻。

不過錢鼠爺倒是深信不疑,反正聽了Alice的解釋后,錢鼠爺原本被嚇得蒼白的臉色,瞬間好轉了不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