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轉眼之間,到了四十八株靈藥。


葉雄的心都快跳出來。

他連拿葯的手都變得顫抖起來。

四十八種,成功。

四十九種,成功。

只剩下最後一種了。

「火靈,只剩下一種了,再熬熬。」葉雄提醒火靈。

「我相信你,加油。」火靈給他鼓勵。

葉雄將最後一種靈藥拋進丹爐之內。

最後一步,勝敗在起一舉。

靈藥進入丹爐之後,在火焰煉製之後,慢慢融化,跟其它四十九種靈藥融合在一起

接下來,是凝丹過程。

十分鐘之後,一陣濃郁香氣迎面撲來。

與此同時,丹爐之內,一串光輝衝天而起,一閃而逝。

「這是丹光?」

葉雄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在藏書閣呆那麼長時間,葉雄對煉丹一道已經很了解。

據說一些逆天的丹藥,在煉製成功之後,能引發天雷。

高級的丹藥,還會發出五色之光,甚至引動風雲變幻。

這些,都是他在書中看到的,從來沒見過。

書本還說,達到三品的丹藥,有機會能發出丹光。

能發出丹光,說明丹藥的品質非常高。

這築基丹是三品丹藥,但是葉雄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能煉製出發丹光的丹藥。

還好丹光只是一閃而逝,應該不會被發現。

如果被人發現的話,估計會引來大麻煩。

葉雄將丹爐打開,裡面一顆丹藥靜靜地躺在那裡。

體表程泥色,十分光滑,流光奕彩。

一鼓濃重的香味撲鼻而來,單單是聞一下,都心曠神怡。

滿室,都被這種丹藥的香味充斥。

看著這枚築基丹,葉雄激動得眼淚都出來了。

半年時間,總算沒白廢。

……

皇城學院,導師樓。

導師樓是學院導師住的地方,建在半山之上,從這個方向,能俯瞰整個皇城學院。

也這是為了能有什麼事情,導師第一時間能發現。

此時的頂層大廳,煉丹系導師胡夫正跟一名六十多歲,戴著黑色尖帽,留著一大把灰白鬍子的老者坐在桌前喝著靈茶。

這靈茶是用靈藥所制,非常昂貴,不是一般人能喝得起的。

灰白鬍子老頭叫布吉,是皇城學院的院長,一名金丹期強者,在整個皇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只是,他平常極少在學院,偶爾回來看看,學院事務一般由副院長管理。

這一次回來,他沒什麼事情,於是約了好友胡夫,喝喝茶。

他的目光,無意落到窗外,突然神色怪異。

「院長,怎麼了?」

胡夫目光落到窗外,但是什麼都沒發現。

「後山煉丹室可是有什麼煉丹系天才在煉丹?我剛才看到丹光了,雖然丹光只是一閃而逝,但是光線很純。」布吉院長問道。

「也許是我那幾名親傳學生在煉丹吧!」胡夫回道。

「不錯,這些煉丹系的天才弟子,一定要好好培養,以後就是南域的棟樑了。」院長呵呵笑,非常滿意:「皇城還差幾名煉丹師,如果資質好,到時候我向南帝殿下引薦一下。」

「太好了,我一定會好好栽培他們。」胡夫大喜。

如果能有學員進入皇城成為煉丹師,那他的地位就會水漲船高,這些學生是他親手教出來的,到時候他們飛皇騰達,還會忘記他嗎?

閑聊了片刻,院長就離開了。

胡夫掏出通訊器,打給自己幾名得意門生。

這幾名門生,是皇城學院有機會煉製三品丹藥的。

「趙洋,你剛才是在煉丹室嗎?不是,哦,沒事了。」

「黑涯,你剛才在煉丹室嗎?也不在,知道了。」

「多拉多,你現在在哪?出去了,我知道了。」

掛掉通訊器之後,胡夫臉色露出疑惑之色。

剛才他聯繫幾名學生,沒有一個在煉丹室,也就是說,在煉丹室之中煉丹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學生。

皇城學院,居然還有一名能煉製出三品丹藥的學生,而且還是能發出丹光的。

他居然毫不知情,怎麼可能?

難道是院長看錯了?

不可能,院長是什麼人,那可是金丹期的強者,怎麼可能會看錯?

胡夫霍地站了起來,朝煉丹室走去。

他得查清楚,到底是誰在煉丹。

(本章完) 胡夫來到煉丹室,直接找到管理煉丹室的一名導師,問他誰在裡面煉丹。

那導師也不知道,畢竟學員什麼時候來煉丹是自由,總不能一直跟著看吧!

最後,胡夫沒有辦法,只能將煉丹室的房間登記表拿出來。

裡面有兩百五十個煉丹房,有一大半登記,胡夫看得眼花繚亂,根本就沒辦法確定是那個學員煉製的。

他只能從實力上篩選,先篩選出精英班,再篩選出築基班,至於鍊氣班,他壓根本就沒考慮。

因為他覺得,鍊氣班學員是絕對不可能煉製出三品丹藥的,那怕是築基班,也非常勉強。

他做夢都想不到,就是這一個疏忽,讓他錯過了。

……

葉雄回到寢室,手裡拿著築基丹,越看越歡喜。

他幾乎可以肯定,如果服下這顆丹藥,他肯定能突破到築基期。

但是,服下這顆丹藥之後,境界是漲了,卻沒錢了。

沒有錢,他就不能購買更多的築基丹靈藥,無法煉製出更多的築基丹,怎麼賺錢?

想到這裡,葉雄決定先將築基丹賣了,先搞筆錢再說。

他現在已經有能力煉製築基丹,只要有靈藥,還怕煉製不成功?

他馬上聯繫蠍子,告訴他自己有一顆築基丹出售。

一個小時之後,兩人在老地方見面。

蠍子來了,他不是自己一個人來,而是帶了名女子過來。

女子跟他一樣,都帶著人皮面具,看不到真面目?

「獸,這是冷血,我帶來的驗丹師。」蠍子聲音之中,對女子甚是尊敬。

冷血,這名字一聽就是假的。

「丹藥呢?」女子聲音很冷,似乎對葉雄沒抱一點期望。

葉雄遇到冷傲的女人多了,見慣不怪,反正他是為了錢,對方能出錢就行,管她冷不冷。

他當下將裝築基丹的瓶子拿出來,遞過去。

女子很隨意地接過瓶子,打開瓶蓋。

一鼓濃郁的芳香傳來,少女眼睛頓時一亮,剛才的輕視瞬間就不變了。

她飛快地拿出那顆丹藥,在手裡觀察著,半晌之後,眼神之前,露出一種複雜之色。

「請問,這些丹藥出自哪位煉丹大師之手?」她忍不住問。

「小姐,這是隱私,恕我無可奉告。」葉雄回道。

「對不起,我忘記了。」女子將丹藥放回到瓶子里,這才說道:「這丹藥品質非常不錯,但這只是從外表來看的,至於實際效果,要試丹之後,才能知道。」

她想了一下,繼續說道:「這樣吧,我現在給你一百五十顆上品靈石,如果試過之後,效果好的話,我以後再加價,如何?」

這個價格遠遠超出葉雄的想像,他以為對方只是給一百顆上品靈石呢,沒想到會給出一百五十顆。

這麼多的錢,能再買七份靈藥,七份靈藥,以自己現在的煉丹水平,至少也得成功兩三次。

「沒問題,那就先一百五十顆。」葉雄當下答應。

「請問,這樣的築基丹,還有多少?」冷血問。

「看情況,能煉製出多少是多少。」葉雄沒有肯定的回答。

如果說自己能輕易煉製出,對方不嚇死才怪。

「要不,咱們再做一筆生意?」冷血突然問。

「說說。」

「我們提供給你築基丹的五十種靈藥,以進貨價格給你,十塊上品靈石一份,不過我們有個要求,就是你的築基丹只能賣給我們,不能賣給別人;我們有多少要多少。」

葉雄頓時不說話了,心裡思考著。

反正到時候自己煉製出來,賣給誰,他們也不知道。

有便宜不賺,傻子才幹。

他去靈寶閣多次購買築基丹靈藥,已經引起注意,長期下去,肯定會暴露。

對方這個要求,明顯更加保險。

「好,就這麼說定了,如果你們現在有築基丹靈藥的話,我先拿十份。」葉雄說道。

對方當下將五十顆上品靈石,跟十份築基丹靈藥,全部拿出來,遞給葉雄。

葉雄拿到東西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冷血站在原地,遠遠看著他的背影,沉默不語。

「小姐,這築基丹品質真的這麼好嗎?」蠍子忍不住問道。

「這築基丹是我見過品質最好的,起碼讓服用者提高三份之一築基機率。」

「那咱們豈不是大賺一筆?」蠍子驚喜道。

「我估計,至少得賣到兩百五十顆上品靈石。」

「一轉手就賺一百顆上品靈石,這幾乎是暴利了。」蠍子也忍不住嘆息。「可惜,不知道這樣的丹藥,這個傢伙有多少,如果數量多一些就好了。」

「蠍子,以後這個客戶讓我親自跟蹤,他所帶來的效益分成,還是算到你的身上。」冷血說。

「多謝小姐。」蠍子大喜過望。

葉雄拿著靈藥跟靈石,沒有馬上回皇城學院,而是去買了四面小旗。

這四面小旗,能組成一個隔離陣,以後在陣中煉丹,就不會讓丹香跟丹光泄露出去。

今天煉丹的時候,築基丹發光,讓他有種不詳的預感,所以他必須將這種危險消除到最小。

回學院之後,葉雄正準備回寢室休息,養精蓄銳,明天再繼續煉製築基丹。

剛睡半會,寢室的門被砰砰地敲響。

葉雄起床開門,洛可兒站在門口,一臉焦急。

「洛可兒,有事嗎?」葉雄奇怪地問。

「你最近在搞什麼飛機,沒見你修鍊過,雖然你實力很強,但是也不能大意啊!」洛可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說道:「我可告訴你,這一界鍊氣班的競爭,十分慘烈,有很多名學員,實力絕對不在你之下。」

「什麼競爭?」葉雄睡眼惺忪地問。

洛可兒眼睛瞪得大大的,突然問:「鍊氣班的大比,你報名沒有?」

「沒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