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轟!!


最後映入徐焰眼裡間的,是一顆紅通通的火焰圓月!

然後徐焰與金千機一樣,眼前一黑便是昏倒過去。

…………

七星道人嘆了一口氣,彷彿面上的坑紋變得更加深邃,頭上本來沒剩多少的白髮又多掉了幾根。他轉身看向兩名少年,面上露出一抹憐憫。

警察的世界 百花盛開的年代嗎?

只是世途險惡,紅塵風雨交加,有哪一朵能茁壯成長,又有哪一朵能屹立到最後?

這時,宋之軒悄無聲色的出現,向七星道人行禮。

「送兩位師弟下去吧。」

「是的,老師。」宋之軒恭敬的道,一手拉著一手的後領,如提著兩隻小雞便消失於山道間。

七星道人再次坐回山邊,拿起那釣竿。

清冷寂寥的背影,彷彿更加蒼老了。

…………

七洗已過。

當徐焰與金千機再次醒來的時候,腦海中卻是疼痛無比。

每當勉強想要回想過去,似是想到了甚麼,卻又彷彿甚麼都沒有。

二人商討了片刻,最後也只得找宋之軒求助。

在雲府,七星道人的地位很特殊,雖然他以師為名,但其實從不直接教授著甚麼。不論是曲璇、王奇、許世昌等人若遇到甚麼困惑,都是直接找宋之軒,然後宋之軒替其解惑。

此刻,宋之軒彷彿早就知道二人會找上來。在案桌上更早已沏茶,當二人剛好坐下時,茶仍尚溫,剛可入口。

金千機細細的品味了一口,徐焰則如老牛嚼蠟般隨意把茶水倒在嘴裡,便急不及待的道:「大師兄,我不懂。」

金千機也是搖頭附和:「我也不懂。」

宋之軒呵呵一笑:「哪裡不懂了?」

二人相視沉默,卻都有點說不著重點。

宋之軒見狀哈哈大笑,也不再逗著二人玩:「你們覺得,老師所傳的絕學會是怎樣?」

徐焰張了張嘴巴想要說話,但卻沒有吭聲。畢竟所謂絕學,像王霸的【霸王卸甲】,絕對是一門強大的絕學。又像是左血戰賴以行走天下的【血戰拳】,也是一門絕學。

但七星道人給他們看到,只是一段段零碎的畫面,哪有任何絕學、招數、紋圖?

所以他們都說──看不懂。

因為有一些片段確實的落在腦海中,卻是無從入手。

宋之軒面上也回復認真神色:「老師只會傳授絕學,但卻不直接傳授。簡單來說,老師給你們的,是一顆種子。」

「這顆種子,是直接落在他們的腦海裡。」

徐焰頓時想起那滔天的火海,及那七輪高高懸掛的火焰彎月。

而金千機便是想起那無數座大山,及最後在腳下的那座大青山。 第四百九十章──世間有聲

「這枚種子,是不可多得的天道意境。也是老師認為最適合我們的種子。只要不時參悟其意境,腦海中便自生絕學。」

「所謂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醫道小王妃要逆天 「與其直接傳授給我們一門絕學,不如給我們提示及最直白的面對天道意境,藉此讓我們創出一門最適合自己,最強大的絕學?」

「就像本命紋圖一樣,只有最適合才是最強。」

徐焰與金千機面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隱隱明白了什麼。

宋之軒笑著說:「那枚種子,只要你認為是一門無比強大的攻擊術法,那便會衍生成一門攻擊術法。如果你認為是如何生存的防禦法門,那便是一門防禦法門。」

「正如之前所言,萬物皆道,萬道皆通。走哪道,走哪路,都是自己的選擇。」

「你們明白了嗎?」

…………

就在徐焰與金千機七天的【七洗】過去。

世間卻不像那般平靜。

徐焰與金千機成為雲府七徒后,著實令世間鬨動。

雖然二人已消失在神秘的雲府外門,那座本來是課堂的破廟,此刻當真成了真正的破廟。那本來讓他們上課的小宿舍已經消失不見,本來有著的掃地老人同樣不見,整個破廟回復以往的破舊,無數落葉零亂的散落在地上。

令那些有心查看雲府真正所在地的好事之人一個個無功而返。

彷佛不希望世間感到寂寞而遺忘二人。

徐焰的名字依然不斷的出現。

最令人震驚的兩件事其中之一,肯定是草煉宗師楚恆山公開宣布,已拜七先生徐焰為師學習煉兵之術。楚恆山成名已久,雖然有著馮殤與其並肩為草煉宗師。

但在很多內行人都是深知──楚恆山境界比馮殤還要高。

這也是為何馮殤向來討厭楚恆山的原因。

但這樣的楚恆山,宗師的楚恆山竟然拜了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為師?哪怕是堂堂雲府的七先生,此事也太過荒謬了。據說馮殤得知此事後,哈哈大笑了整夜,對楚恆山毫不留情的嘲弄。

當中最鬱悶的,莫過於剛與徐焰交手的周翎。本來要承認一名十多歲的少年在鍛造境界比自己高已經是相當鬱悶難受之事。而只是數月半年的時間過去,自己竟然變成了對方的徒孫!?

他難以接受,世人也是難以接受。

向來受人尊敬、崇拜的楚宗師,竟然成為了一名少年的徒弟!?

哪怕是雲府的七先生,他們都憤怒並難以接受!

只是,當半年時間的過去。

楚恆山【草廬】中,一片靈光閃爍,一件三階紋兵被他以煉兵的方式鑄造而出!而那次承接紋兵拍賣的,同樣也是玄武拍賣所,更是由相傳曾與七先生有私交的新晉商界新星──周重負責。

周重很認真,甚至從暗底里的渠道,把這件三階紋兵與楚宗師早年鍛造練手的三階紋兵互相比較。結果是這件煉兵出來的三階紋兵,比起楚恆山早年的作品要強上三成!

一些人嗤之以鼻,認為楚宗師往年的戲作豈能作比較?

不論如何,徐焰的名字仍然在滾滾紅塵中偶爾出現。

當然,比起這消息,第二個消息便更加駭人聽聞了。

當今的七先生徐焰,與明心公主識於微時,而當徐焰進入雲府時,竟然拐了公主殿下,以童子的名義帶進了雲府!

這個消息如同炸彈一般,震驚了天下!

據說北方楊家少主在聽到這消息后,都是目瞪口呆的搖頭道:「這小子……膽大包天啊!」又傳聞北方極北之地,焚天山領域中,夢家夢詩得知此事後,把自己關在密室,閉門不見。

當中那些流傳在茶寮及酒樓的說書先生更是樂不可支,只是數月的過去便把整個事迹畫蛇添足成一個窮家鄉村小子與流落在外的皇族公主相遇相戀的故事。

什麼深夜潛入宮內與其相會……

金千機也沒有倖免,因為最後藍明心是以金千機的童子身份進入雲府。說書先生沒有被打臉,反而更加興奮起來。什麼為了公主殿下,令兩位先生反目成仇……

當然,這是說書先生口中說出的,只能是故事,是虛妄。

那些凡人也只能從這種方式得知一些修行者的傳說,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彷佛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令他們與那些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拉上關係,自己也變得不再平凡了。

這些流傳出來的道聽途說,並沒有真正的被那些修練世家或各大學院記在腦海里。他們在意的,只是世間又多了兩位雲府的先生。

雖然這次雲府收徒,年輕一輩精英盡出。

哪怕最後由徐焰與金千機雲榜題名,但卻沒有真正的被很多人在意。因為這一代的年輕人太強了。像夢詩,哪怕現在依然立於青雲榜首。而楊天幸、萬爾豪,更多的認為因為徐焰與金千機沒有太多的勢力背景,才被雲府相中。

而也正因如此,徐焰與金千機成為雲府的新任弟子,沒有令當今天下的勢力分割有任何改變。若果成為雲府弟子的,是像楊天幸、金千機或李白的人,那麼整個南北雙方之間的勢力分佈都會有著大幅的改變。

總體而言,這次的雲府弟子結果雖然強差人意,但卻在那些大佬們可接受的範圍。

畢竟……

天才,要能夠成長起來才是天才。

不論哪一位勢力的大佬,都對自家的天才擁有強大的信心。

雲府弟子?

若是把成長起來的雲府弟子擊潰,豈不快哉?豈不代表擊敗了雲府?

…………

世間光明中有陰影處。

而真要說最陰暗之地,莫過於神秘之極的黑承塔。

它一直存在,卻從未必發現。

令向來被窮追猛打的屍紋道,苟延殘喘了千年之久。

只是此刻的黑承塔內,竟然滿滿的都是生氣與戰意。

因為他們舉辦起屍紋道中首次的比武大會──屍紋斗!

屍紋道已經沉寂千年之久,很多的屍紋道老人已經忘記了戰鬥,失去了熱血。但這次的屍紋斗,卻是把他們的熱血重新燃點起來。他們卻是駭然發現──屍紋道比他們自己的想象中要強大得多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人屍有妝

當今天下,四宮境、百紋境的修者雖然不在少數,但卻也絕對算不上多。要知道每一位能踏入這個境界的,已經足以在天下立足,成為一方霸主。像南皇城鼎鼎有名的各大世家,左家、黃家等的家主都是四宮境而已。

但屍紋道當中,踏入四宮境的竟然有十位以上!

而且別忘了,屍紋道向來是同境無敵的存在。 非婚彼婚 一位四宮境的屍紋道修者,足以應對兩位以上的同境修者!

而三宮境的就更多了,足有上百位以上!

此刻他們看向那戴著可笑的老虎面具的男人,卻不敢再露出任何嘲笑之色。在瘦虎幾個簡單的決定下,屍紋道深厚悠長的千年底蘊,以一個可怕的速度爆發著。

而今天,是屍紋斗中,人屍斗場的最後一戰。

天魂、地魄、人屍、白骨。

分別對應屍紋道中踏入九幽境的強者、四宮境、三宮境及二宮境的修者。只是當中排名會影響能夠獲得的福利及賞賜。但今天,卻是一個例外。

因為在場中人屍斗場這個充斥三宮境修者的區域里,其中一位是只有二宮境的修為。

這是一名青年的模樣男子,但他身上的氣息卻令很多人感到不喜。此刻的二宮境修為青年,面上總是露出陰冷的笑容,而雙唇卻是拿起姑娘家的艷紅脂粉,劃出了一個大笑臉。配搭起他那陰冷的笑容,古怪之極。但這種外貌的事情,在屍紋道這個本來就被世人認定是離經叛道的屍紋道中自然不會被在意。

真正令人在意的,是此人的傳聞。

曾經這名青年出過某些任務,每每遇上長相頗俊的少年男子,都會被他抓走折磨至死。其屍身上都有著極其恐怖的侵犯痕迹……

殺人不可怕,哪怕是變態殺手也不怕。

但對著死去的屍身也要如此侵犯……

這令屍紋道的人都感到發自內心的心悸。

而偏偏,此青年的實力極強。

只有二宮境的修為,卻足以與三宮境的屍紋道修者對戰不落下風。而他也是唯一一名敢報名參加人屍斗場的二宮境修者。越級晉階,在瘦虎定下的策略中,甚至會成為重點培訓的對象。但條件卻不簡單──必須越級挑戰並連勝三場。

而此青年已經勝過兩場了。只要今天,他能夠戰勝眼前的三宮境修者,他就成為第一名只有二宮境實力卻成為人屍級別的人。

但很顯然,這樣的人一旦出現,都會是對階級分佈的一次大地震。因為不論人間還是修者世界,階級都是森嚴的。他們不容許有人能夠隨便侵犯。

出戰的是黑子。

黑子很強,若非如此,那次南皇城的活動也不會派出黑子。屍紋道中強者如雲,強大的三宮境多不勝數。而黑子被選中並非單純因為他的強,是因為他的特殊性。他的飛刀詭道,放眼同境也是舉世無雙。

特別因為那次久違千年的首次屍紋道面世的行動,黑子也算是立下大功獲得一個殺人名額。當他踏入四宮境后利用其殺人名額獲得一個強大的屍魂,他都有望踏向九幽境!

但也正因此,黑子從來都不擅正面撲斗。他是適合隱藏在陰影中的刺客。

極強與極弱的混合體,令他以三宮境高階的修為出戰,卻沒有引來別的閑言閑語。

此刻黑子皺著眉頭,看著對面的男子。

他知道他的代號──妝龍。

特別是看著他那個用血紅色的脂粉畫出大大的笑臉,更加令他感到厭憎。屍紋道雖然顛倒陰陽,但並不代表每個人都是變態的。但立於他對面的那人不同,此人是真正的變態。

特別是,此人乃後天修成的屍紋道。

後天修成屍紋道,只能是【移魂入紋】。

每個經歷移魂入紋大法的,都身深千刀萬剮之苦。硬生生把已經入宮的紋圖抽出,就像從人身體內抽出筋骨之痛!因為紋圖入體,已經算是與自身合二為一,成為身體的一部份,不分你我。

這種可怕得足以將人變成瘋子的痛楚,扛不過去的直接就在進行移魂大法時,直接形神俱滅,甚至連靈魂都消散,不得遁入輪迴之中。

而眼前此人雖然扛了過來,但看他面上時不時露出或可怕或陰柔的笑容,黑子都覺得此人大概是瘋掉了。他眼角看了一眼那無言坐在最高座象牙寶座的瘦虎,內心泛過一抹警剔。

後天的屍紋道,雖然被他們這些先天屍紋修者不屑,但每一個能夠扛過【移魂入紋】的,無疑都是極強的存在。

…………

「請賜教。」黑子抱拳,看起來很光明正大──至少表面是。

對面的妝龍張開了嘴巴,無聲而笑,他面上泛過嫵媚,但當這樣的笑容出現在一名詭異妝容的男子身上,卻是很恐怖。

因為他已經看到,黑子那抱著拳的動作,其袖間已經出現了數柄屍紋力形成的飛刀。

Leave a Reply